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二十七章 大宋工艺品换人民币(三)

第二十七章 大宋工艺品换人民币(三)

  宋子强一直认为吴大鹏主任多事,为什么要建设乡村?拿了钱跑掉才是正道。

  吴大鹏主任说:“这点钱算个啥?你以为够过日子啦?”

  宋子强说:“我只是说大家分一分钱,没有说不准备再赚钱了……这个社会,还有嫌弃钱多的吗?我还准备写一本励志的书呢。”

  吴大鹏主任说:“就这点钱,你就开始坐立不安了……”

  宋子强说:“妈蛋的,我咋没有想到,这个有钱了后,我还不能去熟人面前花了……”

  吴大鹏主任说:“网购吧,你现在学一学这个。”

  宋子强说:“我刚学会了,不难……”

  吴大鹏主任和宋子强在后山村一直呆着。

  吴大鹏主任安安心心地按照计划走,宋子强却有些坐立不安。

  他想买的东西很多,然后想想又一一否决了;他想做的事情很多,然后说说就又算了。

  比如他在网上看中了一款豪车,百八十万的,不当回事情,但是后来算算它的后续花钱,顿时感觉没有啥意思。

  底盘低,耗油高,维修贵,妈蛋的,我宋子强以后还为它活着了。

  比如他恨恨地说要找最贵的小姐,妈蛋的,他们哥俩出去玩了,竟然没有带自己!。

  吴大鹏主任笑了笑,打开自己邮箱,调出一些信息。

  那里面啥样的都有,全是万元级别的水平。

  宋子强怒道:“你来逗我,她们那里是镶钻的吗?”

  吴大鹏主任悠悠道:“你看完再说话……”

  宋子强认真审查了她们的资料,详细了解了她们的一切后,感觉有道理。

  他斜着眼睛说:“这些人,你是不是都上过?”

  吴大鹏主任说:“你当我有这个体力吗?这是我公司里办公室主任给我的资料,选吧,不管她在哪里,都能给你调来。”

  “调这里来?”

  “哪能呢,我在这个市里的宾馆里早都订了包间了……”

  宋子强想了半天突然说:“啊,你们在外边玩了了,我却要守在这里,亏死我了!”

  吴大鹏主任平静地说:“强子,现在你心态变坏了,好好平静一下。”

  宋子强被吴大鹏主任拖到了一处无名山的山顶上。

  事实上吴大鹏把宋子强拖出家门后,又是宋子强把吴大鹏主任拖到了山上。

  体力上,吴大鹏主任现在是远远比不上宋子强了。

  后山村周围的山峰很多,他们当然挑了一个最容易攀登的,就这样还把吴大鹏主任累得直喘,在山顶上休息了半天。

  宋子强说:“这还没有二百米高呢……”

  吴大鹏说:“我不是叫你来登山玩的,你现在看看周围……”

  宋子强看了看,看啥?

  “你不觉得我们的后山村像个盆景吗?”

  “是像,我们就像里面的耗子了。”

  “如果两千米高呢?”

  “我们就像是蚂蚁了。”

  “这就对了,你站得越高就更应该把别人看得更低……你愿意像耗子和蚂蚁那样活着吗?你现在手里的钱只提高了你的物质要求……精神上,你还没有做好准备……所以,我希望我的哥们平淡一些,你要想到,我们以后会更多,我们比原先那些龟孙子强大多了……不要被低级的欲望迷惑了。”

  宋子强掏出烟来,两个人抽了起来。

  他想了一会儿后问道:“你和万士达是不是找小姐没带我了吧?你跟我说的这样冠冕堂皇……”

  ――――――――――――――――――――――――――――――――

  万士达坐着飞机回到了福州,然后匆匆去找自己的路子。

  福州是他现在住的地方,但是路子却主要在泉州的一个小镇上,那是他的老家。

  万士达以前养过渔船,接着又干过改装和修船的活,但实际上他还曾经是个石油走私犯。

  万士达大专毕业以后,进了一家市级国营单位,但是后来同样下岗了。

  他接过了老爸的事业,开上了一条三百吨级的捕鱼船。

  开始还可以,他又贷款弄了一条五百吨级别的,心想,好好干几年就把本钱挣回来了,以后全是自己的了。

  但是形势发展得太快,转眼就有了变化。

  后来,他对自己的朋友吴大鹏主任说:

  “那几年真是赔钱啊,如果出海捕鱼,按照渔船每天24小时消耗燃油约1吨多算,这就10000块钱。船员工资每年30多万元,每天平均下来也不是个小数,不管在海上有没有捕到鱼,这些钱是必须要消耗的。

  2009那年鱿鱼的价格,与2008年同期相比低了许多,每斤能差1块5毛钱。2008年鱿鱼每斤能卖6块钱左右,还抢着要货,而2009年的价格落到5块钱左右还没人要。

  现在近海没东西了,就得往外国那跑……要是让韩国海警抓了,还好,罚你款就完事了。

  要是叫北面的抓了……什么都没了。

  所以我不得不卖了船还贷款,才参加那事的。”

  吴大鹏主任当时生气地说:“你早点跟我说啊,我这面还能帮助你!”

  万士达当时想了想说:“走私行业要是一个正经的生意,我能不告诉你们吗?!要是让人抓了,我这不是拖朋友下水嘛!”

  吴大鹏主任当时笑得不像个样子,说:“正正经经做生意还能致富嘛?你脑子进海水了吧……”

  那时万士达叹了口气,说:“还真是进海水了。”

  那一阵子,福建沿海兴起了私人走私台湾蓝油的风气。

  这个与台湾施行的渔业帮助政策有关。

  蓝油是指台湾当局提供给渔船专用的渔业补助用油,是在普通柴油中加入蓝色添加剂,使油品颜色呈蓝色,因此俗称“蓝油”,以区别于普通柴油。

  台湾的柴油价低,补贴大,他们当地的走私头头先向台湾渔民收购剩余的补贴油证,然后向台湾石油公司统一购买“蓝油”,再将其贩卖给大陆。

  这里面可是利润巨大的:走私头头手里的台湾蓝油一般5000人民币出手,大陆这边的油价将近8000人民币。就算大陆这边也有补贴,但是少很多,发放还慢。所以这里面的利润动人心啊!

  可是现在,谁也没有能量做到当年的厦门赖老大那样派头,能和重量级挂钩,几万吨的搞。

  于是,广大走私分子与时俱进,采用蚂蚁搬家的形式,几十吨几十吨的来,极少有超过二百吨的。

  大家都这样搞,不算是新鲜事儿。

  万士达算了算这里面的成本和利润,决心投身于这个很有前途的事业中。

  他果断卖了贷款买的五百吨渔船,买了艘25米长,5米宽,50吨的钢壳船。

  狠下了一番功夫改造它。

  他虽然是大专毕业,但多年的一线工作,让他对小型船的改造了解很透。

  他还把钢壳外贴上木板,这样雷达反射能降低一些,能貌似木壳渔船。

  常柴220马力的船用发动机不要了,他换上了去报废车厂淘来的日本重载车400马力的柴油发动机。

  起落架是自己焊接的,重心也是自己反复调整的,重新换了冷却系统,同时千辛万苦地调好传动配置。

  这个小型船一次能装20吨的柴油。

  当时费时费事都不怕,只要省钱。他还给油仓设计了一套遥控自动抽油泵设备,这是他用车库门遥控装置改造的。

  他计算了一下被缉私艇发现到追上的时间,还可以,边跑边能把原油抽到海里十吨左右,那样就只剩下十吨了。

  如果再计算走私税额怎么也达不到5万了吧?最多罚款,不会进监狱。

  罚款对他来说是常态。

  他一趟一趟地跑着,一个月中的最后一趟,也就是第十趟,眼瞅着把卖渔船的亏本钱和买船、改装的费用挣出来了。

  这时候,他突然发现在自己常跑的路线上,出现了一艘缉私艇!

  完蛋了,他被盯上了。

  幸好那时离海岸还近一些,他疯狂地逃窜,20节的速度气得缉私艇嗷嗷地直追。

  他第一时间启动了抽油装备,心里流着血一样看着蓝色的油不停地喷向海里。

  那一片海域他熟悉,他紧急靠在一片沙洲中,连滚带爬地窜上海滩,遁掉了。

  船,他不要了。

  在外地潜伏了几日后,他没发现有什么通缉令啊,派出所上家门之类的事。但仍是不放心,偷偷地回家交待了几句,拿着一些钱去广州打工了。

  吴大鹏主任当时听得津津有味,这个朋友对自己隐瞒了不少经历啊。

  但是吴大鹏主任觉得他说的还是有漏洞。

  “不对啊,你一次带二十吨,那应该一次挣四万多吧?九次也应该要四十万了吧?前面你说贷款买的渔船卖出去后你亏了十万,又买小船和改装也不过十五万,怎么九次还没挣出来呢?”

  万士达当时不好意思地笑了:“我忘说了,买油时要向那面的油头交百分之十的管理费,要不你买不到蓝油;卖油的时候,要向这面的油头也要交百分之十的管理费。那样一般不会被抓。”

  吴大鹏主任更奇怪了,说:“更不对了,这面的油头收了管理费,怎么还会被抓?”

  “我给油头打电话了,油头说新换了队长,新官上任三把火,第一把就赶上我了。”

  “那船能不能要回来了?”

  “油头说不能了,现在官面上还正研究着怎么对付我这事呢,要是去要船的话反而引起了官面上的注意。”

  “那油头没给个说法,平常保护费白交了?!”

  “他在我们那里黑白通吃,小弟无数。我怕给家人……”

  吴大鹏主任火了,说:“妈蛋的,你就这样认了?!”

  万士达平静地说:“又能怎样?我本身就是干犯法的事,而且油头可以分分秒秒让我家人受难。算了,我最后还搬家了……”

  吴大鹏主任想了想说:“算了,现在是他们的天下,忍了吧。”

  万士达下飞机后,直接在机场回到了老家,那里他太熟悉了。

  他很快就找到了合适的运货人手,这个人可靠而且技术还相当不错,那是以前的一个同行,各方面情况大家都比较清楚,人品相当不错。

  大家敲定了托运服务的方案后,万士达问他当地的情况,他已经好多年没有回来了。

  “你们现在还有搞蓝油生意的吗?”

  那个同行恼火地说:“本来还是可以搞一点的,挣些小钱,结果不知道从哪里新调来了一个队长,这货一点也不认以前的账,真刀真枪地下手抓石油走私,结果现在大家都不太好玩了!”

  万士达听了后非常高兴,他感觉有了报仇的机会,他知道很多内幕,他要寄材料给这个队长!

  他给吴大鹏主任打了电话。

  吴大鹏主任在电话那面直叹气,这些人就算是有钱了,也没有做好有钱的心理准备啊。

  他认真地说:“我说老万啊,咱们现在是有钱人了,都不和他们玩了,这仇报的没有啥意思……”

  “这心里憋着一口气,难受呢。”

  “那你就那么信那个新队长……”

  “他至少现在是真刀真枪地干呢。”

  “老万,那你先忙我们的事吧,偷着寄一份材料得了,千万别先露头,最后的结果还不确定。”

  “好的,我也是这样想的。”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6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