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二十九章 万士达的台湾行

第二十九章 万士达的台湾行

  当时万士达说:“现在南宋沿海上主要的造船厂都正兴旺着呢,造船工人有的是,你花点钱一招一大把。

  咱们不要他们的船型,到时候上马比他们强大好几代的帆船,你在这面的世界就无敌了。

  不难的,那面世界的各种帆船船型咱们都能制造出来,到时候我给你马上画图纸也行,制作出二十比一的船模都行,只要有合格的硬木,这南宋的船工就算是照猫画虎也能制造出来,这要是船队建成了,天下无敌了------”

  万士达说:“其实你都不用考虑给帆船加上什么原动力的,铁龙骨铁肋都是多余的,风帆技术就够用了,把一些重要的造船设备一配上,哪怕就是一个圆锯机,刨木机啥的,这造船速度立刻上升了------”

  万士达说:“火炮就更容易了,就是让我用砂模马上翻出一个来也是容易的事情,口径小一点怕什么?他们现在全都是跳帮战的水平,最多是拍杆!啥叫拍杆?就是一根柱子,上面绑着石头,靠近了你以后,放倒了砸你!对啊,不可能太长了,他们重心不稳!

  到时候,你那大炮就算只有五十米的射程,就算冲着他们的鼻子放炮,他们都要忍着,可乐死我了,哈哈哈------”

  万士达忽然闭上了嘴,他发现张国安和安静都对他投以希望的目光!

  万士达迟疑了,他慢慢说:“这个,完全不回去了,我还没有想好,但是现在,我喜欢两面穿越的感觉。”

  万士达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宋子强不以为然地说:“你还能一辈子漂在海面上?上陆地咋办?!”

  吴大鹏补充道:“你不要把台湾和海南想成我们现在所在的地方,这里都是经过上千年的开发------就拿台湾来说吧,现在的时空里,那里就是蛮夷的地方了。

  现在我们没有带关于台湾的资料,但是我敢断定,那里的疟疾、瘟疫都是格外凶猛的。”

  王德发仍然没有说什么。

  宋子强抢话说:“就是,就是,穿越是为了要过上好日子,不是要受罪的。”

  张国安笑着说:“可以不受罪啊,但是先建上几个作坊很难吗?”

  宋子强差点跳起来,说:“你就是一个教师罢了,你知不知道搞一个小企业有多难?好,就算资金咱不愁了,销售咱也不愁了,也没有吃拿卡要了。

  单单就是技术上的活儿就能把你累死------这个时候,宋人只能是纯体力工人吧?到时候技术活儿还不都是你干??”

  吴大鹏摸着下巴想了想,说:“强子,你先别冲动。我能明白,国安的意思和你不同,我们可以先培训一些技工嘛,简单的技术还是可行的,你又想到机加工去了------”

  王德发这个时候终于发言了,他说:“国安两口子的想法,和我们的原计划一点也不冲突,甚至还是互利的,在这面时空做大做强一些也是好事情,一定的自保能力还是要有的。招兵买马当山大王,有些扯蛋了,如果建一个工业区,就是几个作坊连成一体的样子,不难的……”

  这话算是定下了调子,当时呢,大家坐下来商量了一下,感觉可行。

  这样,大家最终取得了共识,并且按照要求都分了工,这件事情还是要一起动手去解决。

  所以,万士达这次来台湾其实还有一个任务,就是找寻南宋时期台湾开发情况的资料。

  ――――――――――――――――――――――――――――――――

  有关南宋时期海南的文字资料,网上一找一大把。

  早在南宋乾道年间,广州市舶司琼州分司就成立了,海口海关的雏形也就此建立了。

  南宋《诸藩志》曾载琼州所属琼山、澄迈、临高、文昌当时均设有市舶司分支机构检查过往商船,收取税银。

  这些都是大宋极为看重的收入呢。

  此时在广州、泉州与海南之间形成了两道海上货运走廊,在这两条海道上,总是有众多的白帆顺风而行,它们几日功夫即可到达目的地。

  这是一个自由贸易的时代。

  但是有关台湾的资料可就太少了。

  而且,台湾的相关研究者不喜欢把相关研究发到网络上,而是倾向于发实体书,这不得不让万士达亲自来查找一下了。

  台湾有文字记载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公元230年。

  当时,三国吴王孙权派l万名官兵到达“夷洲”,吴人沈莹的《临海水土志》也留下了世界上对台湾最早的记述,但是极不详细。

  隋唐时期称台湾为“流求”,610年,有一些大陆人群开始移居澎湖地区。

  到了大宋时期,汉族人民在澎湖地区已有相当数量,汉人开拓澎湖以后,开始向台湾发展,带去了当时先进的生产技术。

  12世纪中叶,南宋将澎湖划归福建**县管辖,并派兵戍守。

  万士达事先在网上查到了台湾有一家叫红龙书店的地方,那里说是卖一些对宋元明清时期台湾有研究的书籍。

  他感觉有意思,还真有卖这样书的书店,摆明了是不挣钱的。

  这家书店不大,书籍的种类也不多,整整齐齐地摆放在墙上的书架上。

  书架下还有长条桌,摆放着古色古香的椅子,供客人坐着预览。

  一个拐角处摆放着高脚花架,上面放着盛开的兰花,此时室内散发着淡雅的兰香气息。

  店内还有一处茶台,看整体的着色有年头了。

  万士达进去的时候,看见那个店主一个人正在用电热杯摆弄着功夫茶,动作非常熟练,是此中高手。

  他便自己慢慢地在那些书架上挑着书。

  那个店主看到万士达正在挑选着一些地方志的专门研究书籍,那些基本上都是一些固定的学者来看的。

  那样的人他大多都认识,很少看到类似万士达这样的人来看。

  这个雨天根本没有其它客人。

  店主张澄明见万士达的装扮不俗,两个人便坐下聊起天来。

  大家不用多说什么,几句话就知道对方的身份了。

  天下闽人一家亲嘛!

  在聊天中,万士达一直不太明白一件事情,就是1279年的时候,南宋为何不向着海南岛或者台湾,哪怕是南岛地区撤退呢?至少还有一丝生存机会啊!

  店主张澄明这时高兴了,好久没有人和他探讨一下历史了。

  他把茶水一饮而尽,说:“他们做不出这样的选择!

  当初他们带着小皇帝逃跑的时候,这一群人,是以陆秀夫为首的文官负责指挥,而了解海外情况的水军将领恐怕没有话语权,就是有这样的建议他们也不可能接受。

  从他们的教育和经历来看,他们的大陆情结是不可能割裂的。

  另一个,台湾当时基本还是荒蛮之地,南宋的移民不过万户,生产力很有限,作为战略后方有点不现实,粮食不会马上**上就出来的。

  呵呵,他们可能还看着海里的鱼而没有办法打出来……

  再者,就算是南宋那群人都逃到台湾,他们也不能保住江山。

  忽必烈时,曾两次出征日本,都以失败告终。这说明元朝陆军十分强悍,水军就不行了。

  但是要攻打台湾,可就不同于日本了,日本有自己水师,南宋这时候的水师则基本受了重创!

  而且台湾本岛和海南岛的登陆点太多,离大陆太近,元朝可以组织第二、第三……n次梯队,使陆上战斗继续进行,所以还会被攻陷的可能性极大。

  还有一个史实,1281年(元世祖至元十八年)元军东征日本因台风失败,迂回台湾,道经澎湖设澎湖巡检司,企图进取台湾地区,作为征日本之准备。

  该地方区划当时隶属于福建泉州府,主官为澎湖寨巡检。

  这个澎湖巡检司不但是澎湖群岛的首次行政区划,也是台湾的首次官署设置。

  这个史实说明什么?说明了当时泉州的回回薄寿庚早就把澎湖群岛献给元朝了,澎湖那是台湾的大门啊,这个时候已经属于元朝了,就是说台湾很早被蒙古征服了,他们敢回去吗?

  再退一步讲,南宋在台湾与元朝分庭对抗,收复河山,几乎不可能,南宋抗金就是一个例子,何况南宋根本不是元朝的对手。

  如果他们能在台湾发展起来,或许台湾到现在就不是一个地区了,人力和物力的体量是没法子比的,原因你懂得。

  再说明朝时,台湾同样是属于明朝的。

  朱重八可不会放弃这块属于自己的土地。红巾军起义时,是打着“宋”的旗号的。保不齐寄居台湾的南宋残余会趟浑水。

  可历史上,在朱元璋之上的“小明王”,也“不幸”在江上遇难而亡,朱元璋自不会放过他们。

  那么元朝能会放过跑了的南宋小皇帝吗?不可能!

  当时元朝是依靠着已经投降的南宋水师来攻打他们的,这些人也懂海情,那一定会盯死这帮子人的!

  综上,个人认为南宋无论逃到哪,也保不住江山,大势已去,难逃此劫。

  当然,一切皆是假如。”

  店主张澄明的长谈结束后,窗外的雨淅淅沥沥地下大了些。

  万士达品了一口茶,说:“你说那时台湾不足万户,依据是什么------”

  店主张明澄拿出自己的笔记本电脑,从中找到一个文件,给万士达看,说:

  “这是我从一些古籍家谱中找到的信息,可以推测出当时还是主要开发了澎湖列岛,而在台湾岛的本土上,主要也就是在笨港这个地区,他们并没有进行深度开发,当时的死亡率很高,十之七八死亡也许夸张了,至少死了一半是有可能的------”

  “那么你对那个时空的土著有什么看法?”

  “哈哈,他们当初只不过是南岛的一些土著,渡海而来后,迁到山区里住了------这具体人数不清楚了,若是不负责任的推算,不过几万人的样子。”

  万士达当时脑补了一下所谓南岛国家的人种模样,笑了,他们不算啥。

  他买了几本相关的书籍,准备扫描成电子文档,当然,也拷贝了一份店主张明澄的那份文件。

  店主张明澄乐呵呵地说:“啊呀,现在的人都浮躁了,不肯踏踏实实地研究点问题,万先生什么时候还能再来聊一聊天呢?”

  万士达笑笑说以后再来,其实他在心里想,再也不会来了。

  当把相关的书籍都扫描成了电子文档后,自己先看了看,感觉张国安两口子的计划还是有搞头啊。

  就算不用跑那么远,现在小日本那里的冲绳也是个好地方,琉球群岛也可以嘛……

  但是真要是让他舍弃了这一面的世界,只能留在那里,他可真不舍得。

  他靠在宾馆的窗户边,吸着烟,看着雨后的台北。

  此时,台北正是灯火辉煌的时候,众多现代化建筑上正无声而晶莹的闪烁着,台北,正在展现着它迷人的风采。

  万士达还是叹了口气,洗洗睡了。

  当他铺好了从福建到台湾的路子后,回到了老家。

  他先找到了他要托付的那个原来的同行,询问了一下海关缉私方面的事情,结果那个朋友告诉他,啥变化也没有。

  万士达暗中找到了那个曾经欺骗过他的油头,结果,人家活得好好的不说,听那个同行介绍,人家的生意还更好做了呢。

  万士达一时无语。

  他恨恨地离开了老家,快快地去福州做飞机离开,心想,你等着,到时候,我再往你的上级领导那里寄材料,原来你是假打啊。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7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