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三十三章 大宋红水溪工业园区(三)

第三十三章 大宋红水溪工业园区(三)

  其实王德发教授现在上的所谓课程,只是别有用心的科普课而已。

  他的险恶用心很明显,他要为上马红水溪工业园的原动力做铺垫。

  他们确实是要用水力,甚至他们还可能动要用畜力。

  为此他们都买了足足八头驴子,这一下子都让临安县城的牲畜市场产生了价格波动。

  市场上收税的市司都直呼是多年未遇到的大手笔,其实不值一面小镜子的价钱。

  这个可不能乱炫耀。

  但是这些原动力只是一些掩饰,在核心的原动力上,他们只能用蒸汽机。

  宋子强曾经建议直接用大飞轮柴油机,他笑呵呵呵地说:“那玩意儿你烧地沟油都是可以的,用处大着呢!抽水、碾米、粉碎,带上发电机它就发电,装上车它就驱动,皮实耐操,用不着一点电子设备!我闭着眼都能拆卸和安装,你信不?”

  万士达都要笑死了,说:“老大啊,你知道这个时候油料都缺到啥程度了?他们现在还没有以炒菜为主,只爱蒸啊煮啊之类的,为啥?缺油啊……”

  不过,南宋时期,整个时空里的世界各地都是缺少植物油的,原因不用解释了。

  他们观察过,这个临安县城里主要售卖的是麻油和动物油。

  宋代以前大部分都是芝麻油,其它油料的记录很少,这和产油率有关,其实主要和原动力有关。

  大豆,这个时空早都有了,产量也可以,但是他们哪里有能力压榨出豆油来?

  只能说是芝麻等麻类种子好压榨一些。

  当然了,技术总是会增长的,都是会非常缓慢的。

  好在到了宋代后用于榨油的油料作物开始增多了。

  北宋庄绰在《鸡肋编》里记载:“油通四方,可食与然者,惟胡麻为上,俗呼脂麻。河东(今天的山西)食**油,陕西又食杏仁、红蓝花子、蔓菁子油(菜籽油),山东亦以苍耳子作油,颖州亦食鱼油。”

  刚才说了,这大豆在大宋种植历史很悠久,但是更本不是这一时期的榨油原料,原因表面上是大豆的含油低,只有16~19%,实际上还是压榨能力有限的。

  就算是到了几百年后的明代了,他们用压榨法来榨油后,这个出油率也仅为5%。,而这个芝麻含油较高,达到45~50%,而且还容易压榨,用压榨法能获得接近35%的出油率。

  另外一种出油率很高的桐子,但是它榨出的桐子油不能食用,只能用作燃料和涂料,而且原料产量还很低。

  所以除了芝麻,其它的食用油油料作物很少有超过25%的出油率,这就是芝麻油在很长的时期内独领风骚的原因。

  所以如果在南宋的大街上看见有卖大豆油的人,他差不多是明代穿越来的。

  花生的含油很高,约为45%左右,用来榨油也能获得较高的出油率。

  但是如果你遇到了叫卖花生油的人,那么他铁定是明末清初以后穿来的。

  抓起来吊打没有错的,都穿越这么久了,他还没有能改变了什么,你不吊打他还等什么?

  花生是美洲植物,是在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以后,才开始在世界大陆传播。

  这个花生传入中国的时间大约是在16世纪,当时它由沿海传入内陆地区的速度还很慢,所以直到乾隆末年,花生仍然是稀见的筵席食品。

  同玉米和辣椒一样,这个时空里都是大宋找不到的。

  在这里只能向一位笔名姓金的写手呵呵了,除了穿越者,所有人都是吃不到的,哪里可以随便在一个小饭店里买到?

  对了,还有蚕豆这个普通豆类,它是在元末时才出现的。

  但是不管怎么说吧,这个宋代人吃的食用油品种增加了,而且他们对油炸食品的热爱也是前所未有。

  沈括在《梦溪笔谈》里记载:“今之北人喜用麻油煎物,不问何物,皆用油煎。”真是恨不得芝麻都要用芝麻油煎一遍再吃。

  这种爱好大概也传染给了周边的国家,游牧民族国家自产的动物油估计都不够吃了,他们就常常向宋朝索取。

  大宋政府每年不得不向辽、西夏以及后来的金进贡岁赋以维持和平,据《宋史》记载,在进贡的物产里面,其中就有油。

  南宋时期曾出使金国的洪皓记录了这么一件事情,金国对待宋朝来访的使团,在生活待遇方面,酒、肉、面、米每人都有供应,但只有副使以上级别的才每日供给油。

  你看看吧,在当时所谓强大的金国,油是多么宝贵的生活物资。

  至于用什么方法来榨油,历史资料里只有“炒焦压榨,才得生油”这般的寥寥数语。

  其实也就是这个方法了,所以就算上南宋本身,也不是食用油出产丰富的主儿。

  所以想用食用油做原动力的燃料,这个成本先不说,供应量都是问题。

  宋子强当时只得干笑着说:“我是技术大叔,不是供货大叔,我留着到时候做紧急备用动力不行吗?!”

  万士达说:“当然可以了……但是你要考虑穿越时空时浪费虫洞能源的问题。”

  宋子强这时候得意了,说:“你给我一个普通机床,铣床和磨床,中碳钢料材,我就可以给你加工出一台来,不用专门带的。”

  这个办法好,但是还有没有更好的办法?

  那个时候宋子强开始认真起来,当时他看出张国安夫妇两个是极为认真的了,一脸的严肃,所以也主动参与帮助设计一套工业原动力的发展体系了。

  他们确定了以木炭为初期发展的工业动力燃料,没办法,临安县城周边不产煤,而且整个浙江地区都是贫煤区。

  或许有小煤窑?但是只有等着穿越回去再确定地址了,只能先设定木炭了。

  但是这个时空的木炭可不便宜,比煤炭又贵多了,咋办?

  宋子强自信心满满地说:“我给你们加工几台机制炭机械吧,把这里极多的稻草和容易都到的树枝条,甚至以后发展起农业后的花生壳和玉米芯材都利用上,这样的原材料不缺就行。

  我把那机械设计成螺旋预压,活塞冲压的二级压缩工艺,这样不伤害模具,更加节省动力。

  再说了,那个机制炭的产热性与抗炼性与中质煤接近,含硫还极低,一下子就能把这个木炭价格打下来了,关键是能供应上生产用了。

  我在那面的世界都不知道接手做过多少套了,门清呢。”

  吴大鹏说:“要那么多木炭干什么?我们总不能想着去卖炭吧?”

  宋子强冷笑了,说:“不懂了吧?我们一下子还可以上马两种原动力……锅驼机和煤气机嘛!”

  宋子强先介绍了一下锅驼机。

  这个锅驼机有自己的特点,它是锅炉和蒸汽动力机连在一起的动力机器,有的装着轮子,可以移动,也可以固定放置。

  锅驼机的用处大了,它可以带动水车、发电机或其他各种机械,用煤炭、木柴、油等做燃料,适于农村使用,特别适用于这个大宋的时空。

  锅驼机与水泵、水车相配可进行灌溉排水;与发电机相配可发电,提供电力;并可直接驱动脱粒、碾米、榨油、锯木、食品加工和机械制造中的各种工作机械。

  它是将蒸汽机安放在锅炉上面或旁边,并与水泵、阀门等辅机组成的一个紧凑的整体动力机组。

  从锅炉来的蒸汽进入蒸汽机,在汽缸中膨胀做功,使主轴转动而输出机械功。

  另外,大型锅驼机使用后的乏汽还可作为热源,供加热、蒸发、干燥和取暖等之用。

  锅驼机的功率一般为10~20马力(1马力=5瓦),很少超过100马力。它的类型较多,但基本型式不外乎立式和卧式,固定式和移动式。

  锅驼机的优点是:可燃用各种地方性的劣质燃料和可燃废料,操作、安装和维修简便,工作可靠,制造简单,成本较低。

  缺点是:升火准备工作时间较长,在暂时停车时必须保持锅炉在热备用状态,热效率较低,装置较笨重。

  直到21世纪初,锅驼机还会在工业不发达的地区和边远农村得到应用,许多工厂都曾设计制造过多种类型的锅驼机。

  但随着小型柴油机的大量出现、电力网的普及和各种能源的综合利用,作为孤立动力源的锅驼机已基本上被淘汰。

  当然在石油供应紧张的情况下,燃烧各种杂料的锅驼机经过技术改造,有可能在局部范围内得到应用。

  吴大鹏吃惊地说:“这不就是给大宋准备的原动力嘛……我以前没有见过它。”

  宋子强依然冷笑着说:“这算啥?我还没有说煤气机呢!”

  煤气机一般由缸盖、缸体、曲轴箱、曲柄连杆机构、配气系统、点火系统等组成,由于它需要和煤气发生器联动,所以大多用于发电站和动力站作为固定动力。当然也可固定在船舶、车辆等上,做为输出动力。

  锅驼机用钢材和铸铁较多,当这两样产量还不多的时候,大批供应锅驼机是有困难的。

  这时候煤气机轻便,热效率高达15%左右的优点就显现出来了,它用钢材少,成本低,搬运方便,所需要的材料自己都能解决,因此煤气机可以成为他们将来动力机械发展的重点。

  煤气机的结构与汽油机相似,按混合气点火方式分为柴油煤气机和火花点火式煤气机。

  柴油煤气机以煤气为主要燃料,煤气与空气通过混合室混合后进入气缸,在活塞接近压缩行程上止点时,喷入少量柴油作为引燃燃料将混合气点燃。

  因此它也属双燃料发动机。引燃油量按热量计算,相当于煤气机全负荷运行时总热耗量的5~15%。负荷改变时引燃油量一般不变。

  这一种不合适他们,不要了。

  还有一种火花点火式煤气机,它在活塞接近压缩行程上止点时用电火花点燃混合气。

  这个可以用,他们认为蓄电池技术不难……

  但是也要命的是,这个煤气机虽然灵活轻便,但不易操纵,管理保养比较困难,很容易出毛病,这就需要提高使用者的技术水平了,教会大宋时代的技术员使用机器,并且在使用时注意安全;机器要注意保养,坏了要修理,这都需要掌握修配和保养的技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还要懂得煤气机的构造原理。

  这个到时候也慢慢培养吧,不是太难。

  当大家设计好原动力的发展计划后,信心都来了。

  但是,安静有些担心地说:“听你们说这样多,这要带过来多少设备啊……”

  宋子强哈哈大笑说:“不用大家操心了。咱们不是有宗申车三轮摩托车嘛,我先用它的柴油发动力当我设计的机床的原动力,加工出锅驼机来,先把机制炭项目整上去!带点砂轮、刀具和模具过来就开始工业化发展了……”

  安静吃惊了,说:“就靠这点东西开始工业化发展?!”

  吴大鹏指着头说:“还有这个呢……”

  万士达伸出手来说:“这个……”

  张国安说:“我们……”

  王德发说:“我们事先还要培养一批初级的技术员……”

  初级到什么程度,先从蒸汽机的原理说起……这不上几节课都是围着这个谈的,直到他们有了初级认识。

  还要想办法引导他们接受煤气发动机呢,这也都是王德发上课的险恶用心。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7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