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三十五章 大宋红水溪工业园区(五)

第三十五章 大宋红水溪工业园区(五)

  王德发教授知道张国安教授的目的,这个遵守规矩的习惯,要在比赛中养成最好。

  任何比赛都有规矩,都要双方共同遵守,否则,那就是单机游戏了。

  比赛的结果,张国安教授不在乎,他一开始是亲自担当裁判员,让这帮大宋技工学生开始比赛。

  第一名有奖励,每人煮熟的鸡蛋一枚。

  无论是在哪一个时空,年轻人们都有一种竞赛的欲望,张国安教授非常欣慰地发现,他们和那面世界的年轻人心态是一样的,喜欢和同龄人竞争,喜欢有个输赢,这就好,只要你们有年轻人应该有的激情和斗志,知识层面小白一些,一点关系也没有!

  怕的是麻木和冷漠……

  这一天只比三场,只为了一枚熟鸡蛋的比赛还真很激烈!

  或者说鸡蛋不重要,只不过是张国安教授成功地挑逗起人家的胜负心。

  张国安教授在他们的比赛中,只得不停地高喊:

  “侯东方,你现在是后排队员,上网起跳头球了,犯规!”

  “鲍威,你触网了,犯规!”

  “郭子仁,上臂触球,犯规!”

  “古剑山,你连击了,别搞小动做!”

  “吴杰,不许在场内吐痰!”

  事实上,张国安教授一点也没有在意他们的输赢,但是他们三支队伍自己在意。

  他们都是在下课时间来比赛的,每场也不过二十分钟,但是羸的队伍成员,在吃晚饭时,总是先把鸡蛋在桌子上敲得啪啪做声,得意洋洋地吃着白水煮鸡蛋。

  这一天三场次的比赛,或者让他们的学习生活有了乐趣。

  他们为了赢,不得不合理地利用规则,不得不去认识墙上写的规则。

  成员间还要学会团结和配合,甚至不久以后。他们还发展出一些技战术来。

  他们对这种游戏的理解,可比对四则运算的理解深多了。

  张国安教授不可能每场都给他们当裁判,这时,那个个子最小的,名字叫王征的学生便有了重要用处。

  没有一个年轻人是没有用的。

  王征满面激动,竭力装出一种威严的样子,学着张国安教授的样子呢。

  王德发教授和张国安教授两个人在旁边抽着烟,旁观着他们快乐地在玩着,能把这么一个简陋之极的游戏玩得开心,这也许才是真正的快乐。

  王德发教授说:“你这个法子好,体育比赛能看出一个人的品性,也能培养出他们的纪律,你真是很用心啊。”

  张国安教授说:“再过一阵子,我把那网撤了,让他们再冲撞,冲撞,嘿嘿,他们的友谊就更深了。”

  王德发教授说:“一年以后吧,现在太早了------”

  “知道,不能心急!”

  球场上传来了学生们的欢叫声。

  在南宋,年轻人不会踢蹴鞠,就有点像在那面的世界里年轻人不会打网游一样。

  他们果然是人人都会踢上几脚的,那球本来也就是充气的,飞行速度很慢,这样,他们的比赛就没法子不激烈。

  传闻蹴鞠始于黄帝,开始用于军事训练。

  那鞠是用皮子做成圆形,里面装满毛发。

  战国帛书上有记载,说是黄帝杀死蚩尤以后,“充其胃以鞠,使人执之,多中者赏”,这真是和现代足球是英格兰人用敌人的人头来踢着玩才开始的传说,有相似之处了。

  两汉三国时期,蹴鞠发展较快,不仅娱乐性蹴鞠得以继承,出现了表演性蹴鞠。竞赛性蹴鞠出现了,特别是开始用于军中练兵。这样有训练武士的作用外,也用于丰富军中生活,使战士保持良好的体力和情绪,“今军无事,就使蹴鞠”,就是这个目的嘛。

  到了南宋时期,蹴鞠发展成为娱乐为主了。

  他们的蹴鞠艺人组织了自己的团体,叫做“齐云社”,又称“圆社”。

  这是专门的蹴鞠组织,专事负责蹴鞠活动的比赛组织和宣传推广。

  这个齐云社还制定了《齐云社规》,其中有“十紧要”:要和气,要信实,要志诚,要行止,要温良,要朋友,要尊重,要谦让,要礼法,要精神。

  “十禁戒”:戒多言,戒赌博,戒争斗,戒是非,戒傲慢,戒诡诈,戒猖狂,戒词讼,戒轻薄,戒酒色。

  张国安教授就这样创造性地把蹴鞠规则给改了,让他们完全以对抗为主,目的明确,而且难度降低了。

  但是他却欣赏齐云社的社规,那说的都是一些常识性话,也让牙郎马云和比赛规则一起写了,贴到墙上去。

  咱们来个古今结合吧

  在这样的比赛中,他们还真看出了这些学生的一些特点。

  比如侯东方,比较大度,不计较。

  比如鲍威,赢一次就骄傲。

  比如梅乐芝、吴迪沉稳,有度。

  比如郭子仁、古剑山、萧湘喜欢耍小聪明;张德培和郭勿语和封争喜欢较真儿。

  如果不是时空的限定,他们在性格特点上和那面世界的年轻人没有区别!

  当然,知识含量和眼光见识那是没有法子比,但是,只要人的核心属性不变,这些附属的功能和作用算个啥?

  它们是最简单的事情!

  大宋技工学生们在这个让他们痛并快乐的学习期间,还有一件让人高兴的事情,那就是这里的饭菜真好吃。

  安静一个人不可能做了这么多的饭菜,也做不了这么多人的家务,只能请了两个妇人帮厨。

  那牙郎马云越和他们交往越感觉有意思,开几家作坊,这是常有的事情,招募劳力工匠,更是平常了,甚至还有专门帮助主家到别家挖大工匠的人牙。

  但是能把作坊开成这个样子的,他是第一次见,真是闻所未闻。

  包吃住,置办衣服,培训劳工,这也正常,但是哪里有他们这样的程度?!

  有些拿钱钞不当一回事了。

  不过给自己的也不少,不说啥了,让做什么就做什么。

  帮厨的女人是附近的村妇,她们当然高兴做这样的兼职,一来离家近,二来那主家给的钱钞不少。

  她们一个叫刘氏,一个叫孙氏,都是三十岁左右的样子。

  长得小巧但是动作灵活。

  女人之间的沟通实在是方便,她们三个没有通过牙郎帮助说几句,熟了。

  每天早晨都有菜贩子主动把需要的蔬菜等食材送来。

  安静让她们去河边洗净,然后让她们按照自己的要求先期加工出来。

  到了南宋时期,后世的主要蔬菜都出现了。

  当然要除了红薯、土豆、木薯、辣椒、包心菜、四季豆、番茄、西葫芦、生菜、菜花、洋葱这些东西。

  很简单的一个区别方式,在这块大陆上,凡是实力强盛的时期,外来的物种都要加一个“胡”或是“蕃”的字,在实力弱小的时期引进来的,就是要加上“洋”这个字了。

  安静让菜贩子送来了一些胡瓜,也就是些黄瓜,芹菜,空心菜,还有扁豆和菠菜之类的蔬菜,肉类是猪肉,还有一些鸡蛋,一些河鱼。

  这个时空确实比那面的世界温度高些,在浙江,差不多一年四季都可以种植蔬菜。

  临安县城周边已经有专门种植蔬菜的农户了,想必那个临安府行在周围更多了。

  孙氏和刘氏两个一进厨房就吓了一跳。

  这个时空,锅灶还是没有分开的,是连在一起。

  但是,这间厨房里的锅灶却是分开的。

  她们见到安静可以把一个铁锅端起来上下颠着,那铁锅竟然有两只木把手。

  那个铁锅下竟然不是灶台,而是……灶桶。

  这个是一开始时找铁匠浇铸的一个铁炉子,然后张国家教授用黄泥把内部糊出个炉膛,燃料直接用木炭了!

  安静的厨艺让孙刘氏两个大开眼界。

  只见她横面操刀便将洗净后的一支支胡瓜直接大力拍碎,扫进木盆里,洒上事先化开的大颗盐水,然后淋上芝麻油,倒上醋,又拍碎了若干头蒜进去,最后抓起一把红粉放到里面,一拌就完活了。

  这是何菜??

  安静笑笑说:“男人们喝啤酒时就喜欢的下酒菜,拍胡瓜!”

  好吧,那红粉是何物?

  “辣椒面,可惜剩得不多了。不过我带了些种子,等到在园子里种下了,以后就多了。放心,里面有辣度不高的品种。”

  安静爆炒芹菜的样子也吓了她们两个一下。

  这个时空,极少用油爆锅炒菜的,煮、蒸、炸,哪怕是烤才是他们宋人厨艺的强项!

  但是爆锅炒菜的香气能说明一切,这种做法就是好吃!

  韮菜炒鸡蛋的香味也证明了这一点。

  直到安静最后来了个酱焖河鱼后,孙刘氏才算感到她们找到了熟悉感和存在感。

  大家都是女人,做菜的差距不要像身高那样大好不好?!

  两个帮厨的女人也喜欢这里,这里一天是三顿饭,而且吃得还好,相比之下,她们自己常年煮饭,然后再煮些空心菜蘸酱下饭,最多蒸个河鱼之类的,好吃多了。

  煮饭是为了省米,但是这里是一水的干饭。

  好吃,而且能吃饱肚子,又有钱赚,能不让人开心吗?

  安静还在院子里和院子外开出了好到两亩面积的菜畦。

  当然,这个主要是让那些大宋技工学生们干的。这里的人,人人通农艺,一个两个菜园子,不当一回事情。

  安静欣慰地在市场上看到了胡椒,你说要是没有了它,喝羊汤有啥意思?

  没有辣椒也不行,五个大男人中,四个是无辣不欢的人。

  这个时空倒是有一种叫茱萸的种子能有些辣度,但那只不过是微微辣的级别,不够刺激。

  安静这次种下了两种辣椒,一种是中等辣度的菜椒,一种是高等辣度的朝天椒。

  她当然不会直播种子了,那样出苗率太低。

  她挑了一块光照充足,地温能高一些的地方,自己精耕细作地开一片育苗田,还施了一些塘泥做底肥。

  孙氏和刘氏的皮肤本来只是偏黑一些,但是相比安静的白晳,两人就觉得自己太黑了。

  农村妇女嘛,能白起来吗?

  她们两个平常也是要下地劳作的。

  她们便也帮着安静劳作。

  孙氏说:“安小娘也会农作之事,真没有看出来------”

  刘氏说:“安小娘为何要弄出这样一片地来?将要种些什么?”

  安静想了一下,这个时空虽然已经有了温室和育苗移栽技术,但是,只是有了,远远没有普及。

  她说:“这叫育种田,可以提高种子的出苗率。

  我们这一次主要是培育出辣椒来------你们觉得辣椒面味道好不好?”

  两人对视了一眼,说:“那辣椒面竟然能让人出一身细汗!实在是令人通体舒畅------好物件!”

  安静笑了,心想,那只是中等辣度。

  她又说:“这里还要培育花生、卷心菜和菜花的种子,其他的以后再说,我担心现在地温还不够高,等到春天时,积温增长后再培育,这些都是好吃的蔬菜。

  只要我们用心培育,我们就一定会得到自己想要的美好生活。”

  孙刘氏两人又对视了一眼,小心地说:“啊呀,安小娘知道的真多------”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7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