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三十六章 大宋红水溪工业园区(六)

第三十六章 大宋红水溪工业园区(六)

  从面相上看,安静远远要比孙刘氏两个人年轻,但是在心理上,她们两个可能是两个小孩子了。

  这种优越感觉让安静变得更加的宽容和理解,女人味十足。

  刘氏和孙氏对安静的一切东西都感兴趣。

  刘氏好奇地问道:“安小娘,你脸上擦的是何物?”

  “这叫雪花膏,我家国安说了,相当长的时间内,我只能用它来护肤了,以后我们会生产出来的。”

  刘氏小声地说:“我也想试一下……”

  安静爽快地说:“好吧,你先去把脸再洗一遍吧。”

  孙氏好奇地说:“安小娘,你说的那种香皂何时能生产……”

  “不要着急,只要我们现在只是用它洗手和脸的话,在我们用完之前,我家国安就生产出来了……”

  刘氏回来后,安静教她一点点擦到脸,脖子,她顿时整个人都香喷喷了。

  这个时期,大宋继承了唐朝的香文化,并且进一步发展了它。

  香文化所需要的香料是海量的,但是大多都只能从海外进口,因此在价钱上,绝不是寻常人家能够用上的。

  孙氏见了眼红,也马上要了。

  安静也让她去重新洗了脸,帮助她擦好。

  第二天,她们两个人干活时总是偷着嘀嘀咕咕的,当然,由于还算灵巧,她们没有耽误了干活。

  她们两个还要负责给大宋技工学生们洗衣服。

  安静发现,这个时空使用的皂豆还是相当好用的,她担心将来他们想制造的肥皂不会好卖。

  张国安笑着说:“静静,不要担心,产量是个问题,工业化的产量能击败一切手工业。

  你如果用心的话可以看到他们生产的陶碗,我推测他们的陶器窑就已经实现了准近现代化的生产方式,要不然,产量不会这样大,你看每一户人家都有了,但是瓷器则不一定了……”

  好吧,男人的事情让男人操心了。

  临安县城里的一个裁缝又来了,他实在是想要购买安静的针。

  上一次他们想用这个针来充当手工费用,安静拒绝了,她就带了一包针!

  但是她没有想到的是,这一个大男人竟然为了一根针再一次走这样远来。

  安静大方地说:“这样吧,不提卖了,我送你一根吧。”

  那人听了后大喜,却连连称使不得,但是他最后还是没有拗过安静,收下了。

  第二天,那人又夹了两只母鸡来了,放下就走,但是被绑了两脚的母鸡不可能走了。

  你看这事闹的,一根针换了人家两只鸡!

  刘氏和孙氏却认为那个家伙赚着了,应该值三只鸡!

  安静笑着说:“他哪里能带了三只鸡……”

  刘氏和孙氏两人蹲下来一摸鸡肚子,高兴地说:“正好呢,还是下蛋鸡。”

  安静看了看那鸡,真有意思,也都是小小的样子。

  张国安笑着说:“你看,在这面的时空,手工打制一根针实在太费事了,不便宜的,而在那面世界的工业化生产,马上就便宜极了……”

  好吧,男人的事情还是让男人操心了。

  孙氏和刘氏从那次以后,很固定,三天要安静帮助她们各擦一次雪花膏。

  时间长了她们和安静到底是混熟了。

  孙氏说:“擦了雪花膏,我家三郎晚上多要了我一次。”

  刘氏说:“我家二郎也是这样。”

  安静听了后想脸红,但是没有红起来,这个时期的女人谈起此事好像心平气淡的样子。

  大家都是女人,也无妨。

  但是她们总是偷着嘀嘀咕咕地说什么?!

  孙氏小声地说:“你家大郎好长大的身子,真不知道你若是像我等这样小巧,可能吃住劲?”

  刘氏小声说:“怕甚?大石板压不死小蟹子!”

  两人说完笑成一团。

  安静这一次脸红了,她说:“你们两个想尝一尝我家大郎的味道吗?”

  那两个女人终于不敢说话了。

  安静想,原来她们偷着是议论我啊,但是也知道要脸呢。

  安静决定不留让她们闲下来,要不然还真能扯个闲话呢。

  国安买回来了八头驴,安静叫她们还要去驴圈里喂驴。

  那一对母鸡隔天能下一个蛋,不错,安静便又去买了二十几只鸡,叫她们还要去鸡窝里喂鸡。

  好在那些大宋技工学生自己要负责自己的寝室卫生,要不然她们还会更忙。

  但是这些劳动也挡不住她们总是主动靠近安静的热情。

  女人之间到底是不太可能保住机密的。

  她们知道了夫子罩和霸王叉这两样物件。

  安静的内衣不算情趣内衣,但是在她们的眼里简单是极品之物了,这本来是安静找地方偷偷晾晒的,还能不洗吗?

  但是女人的东西,想逃过女人的眼晴,挺难。

  两人一见到,就哎呀哎呀的惊叹。

  这若是临安府里玉春苑的姐儿学去,那还不迷死人?!

  安静想生气,但是见她们绝不是怀有恶意的感叹。

  这个时空,大宋政府不管老百姓的下半身,民间对性服务者也并不歧视,当然,也不会高看。

  宋徽宗无论多么宠爱李师师,也不会让她做一个将军或者给她建一个歌楼。

  但是,大宋朝的性服务者们却是比较有品的。以玉春苑为例,这里的小姐大多是从小培养,琴棋书画、歌舞侍人之类的,无所不精。

  甚至,她们的穿着和打扮要引领整个大宋妇女界发展潮流。

  这个时空的女性没有《vogue》杂志,但是她们只需要去玉春苑看一下那里姐儿的样子就行了。

  她们代表了最新的服装潮流,她们代表了最新的化妆打扮,她们代表了最新的生活方式。

  所以,孙刘氏能说出这话来,绝对是骄傲和认真的,这个安小娘,太了不起了。

  好吧,安静只能接受这一种表扬方式。

  她们在安静的指导下,很快学会了裁制夫子罩和霸王叉,自己回家偷偷缝制起来了,然后又向她要雪花膏擦了。

  这时,安静严正地警告她们,不允许当她的面来交流她们自己的性生活,总之吧,牵手以上的就不成,会封杀她们的。

  孙氏和刘氏在临回家之前,吃吃地笑了,道:“安小娘,你们那里真是怪,妇人家的事情都不让谈,莫非都是口中一套,心中一套?”

  安静说:“你们两个停用一次雪花膏!再说说看?!”

  安静说的话从不改变,两人到底是怕了,以后要是都不让用了,可如何是好?她们再也不敢多说话了,灰溜溜地走了。

  ――――――――――――――――――――――――――――――

  这个期间,张国安和王德发还把原先在天目山上藏着的私货都带回来了。

  两人各自牵着一头驴,快去快回。

  私货一直好好的。

  这里下过了几场雨,但是由于保护良好,没有淋湿。

  那个宗申正向三轮摩托车咋办?!

  两人商量了一下,决定下一次把那帮子人拉出来,一方面当个远足活动,另一方面让他们用人力拉回来,骑行是肯定不好了,现在这柴油可金贵着呢。

  原先的那个地方挂着的小动物身体,现在有的都腐烂透了,只剩下白森森的尸骸在风中摇摆。

  此时的天目山地区大约有二百多平方公里,这里的动物种类多,时常有老虎出现。

  当然,这个时空的正常老虎还是天生怕人的,它们大多在深山里。

  当六名穿越走私者在这里穿越时,没有遇上,还是很正常的。

  这里的植物也是茂盛,种类也是颇多。

  这里的土壤也是有层次区别。

  土壤随着海拔升高由亚热带红壤向湿润的温带型棕黄壤过渡。

  海拔600米以下为红壤,海拔600米至1200米为黄壤,海拔1200米以上为棕黄壤。

  数千年间,植被演替积累了腐殖质丰富的森林土壤,覆盖全山。

  这里的山货自然也是众多了,所以他们很随便就弄了些有用的东西回来。

  现在张国安和王德发对这个时空的警惕之心,越来越淡了,就连安静也敢独自和两个村妇到临安县城里逛街。

  他们快速回来后,马上就设计了一次远足活动。

  他们认真地对那些大宋技工学生说,以前他们从海外殷地安地区来时,把一辆三轮马车丢在了天目山附近,这一次去,正好还要同时带回来。

  那些大宋技工学生顿时高兴起来,噢,噢,我等竟然可以去郊游玩。

  呵呵,他们本质上还是孩子啊,连一向陈稳的梅乐芝和吴迪都大笑了起来。

  王德发对张国安说:“你留下吧,上一次有这些学生在,现在都走了可不成。我带着他们走一圈,正好能看看他们的性体。”

  他们其实早都找木匠打制了驴车子,只不过这个时候还有打制好。

  他们上一次回来时,他们顺道买了许多的山核桃。

  这些山货当然是天目山的特产,很便宜的,要多少有多少,只不过他们当时带不过来。

  这一次去,同时也要好好的收购一翻。

  王德发领着大宋技工学生们走了,他们的这间草顶屋难得的清静了下来。

  上一次他两个去天目山取回私货时,安静让两个村妇陪自己睡了。

  这一下子可好,安静不得不看了她们两个人的夫子罩和霸王叉的样子了。

  安静小声地喝道:“你们两个小声点,别浪笑,千万别让那些孩子们听到!”

  她们两个这才平静了下来。

  说实话,在油灯下观看,她们那种手工制作的松松垮垮的样子货,竟然能说迷死了自家的男人,这都是些啥水平啊。

  现在吗,张国安和安静在这一晚上,难得的牵手以上了好几回,这家伙,感觉到生命的真正质量了。

  他们大喊着,没有人再敢说他们低俗了。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7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