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四十二章 石墨换铅笔

第四十二章 石墨换铅笔

  在六位穿越者的资料里,这个宋理宗死后,赵禥,南宋时期的第六位皇帝,宋理宗赵昀之侄,荣王赵与芮之子,他马上就登上了皇位。

  宋理宗无子,收其为养子,景定元年(1260年),被立为太子。

  景定五年就是今年,正式登基。

  第二年他会把年号改为“咸淳”。

  六名穿越者也知道,赵禥在位10年,在北方蒙元的军队大举南下,国难当头之际,但是他却把军国大权交给贾似道执掌,使南宋偏安江南的锦绣江山处于暗无天日之中。

  其实这个时候,他把政务交给谁也不成的,他们都是一个水平,谁接盘谁都得砸在手里。

  如果历史正常发展的话,他会在1274年8月12日驾崩于临安,庙号度宗,葬在会稽永绍陵。

  本来在他们的计划中,1274年,是他们全面撤回那面世界的一年,到时候啥都准备够了,不和这面的时空玩了,安心过有钱人的生活。

  但是张国安和安静的选择,让他们不得不有一些改变。

  他们要留在这个大宋,享受年轻二十多岁的感受和生活,这一下子,不得不让大家开始把目光投向了朝堂之中,简单地了解了一下他们。

  这个时候,最重要的一个人物,或者说争议最大的一个物出现了。

  贾似道出现在他们的视野中。

  早在公元1238年,这个家伙就登进士第,那时他的姐姐成为了宋理宗贵妃,遂擢为太常丞、军器监。

  京尹史岩之言其材可大用,遂升知澧州。

  从此他踏上了仕途,以至于二十年后当上了右丞相。

  还是在1258年吧,蒙古自己违约但是却是以“违约”名义入侵了南宋。

  这时南宋经过了一连串的惨败后,理宗令右丞相贾似道领兵出战,驰援鄂州,贾似道根本没有什么军事上的认识,于是在出征后与蒙军私下议和,并向蒙军游说朝廷会向蒙古进贡,第一次议和,蒙军并不愿意。

  及后,蒙古大汗蒙哥在钓鱼城一战中死于城下,贾似道得知忽必烈会回国夺回汗位,便看准机会,与忽必烈签订和约,表示愿意称臣、岁奉二十万两银、绢二十万匹。

  在私下议和后,贾似道与其他将领会师,并趁蒙军撤退时进攻,杀伤了仅仅一百七十多的外敌。

  一百七十多的数目对兵源充足的蒙军简直是微不足道,可是,贾似道却视之为“空前绝后”的战功,夸大自己的战功,连奉“捷报”,却不报蒙军撤退的真正原因,向理宗报道:“诸路大捷,鄂围始解,汇汉肃清。宗社危而复安,实万世无疆之福。”

  理宗收到情报后,被贾似道蒙骗,欢天乐地,赐贾似道卫国公与少师,更大力赞扬贾似道,令朝中的文武百官恭迎贾似道“凯旋”。

  之后理宗罢免丞相丁大全,从而使贾似道得以专权。

  贾似道得势后,立即作威作福,向理宗谗谮在军营中对他“无礼”的曹士雄与向士璧,称其曾在军中贪污及盗取官钱,结果两人被流放外。

  另一位将领高达曾在军中讽刺贾似道,于是贾似道在理宗面前说高达的不是,希望可以除去高达,幸而理宗还有点智慧,没有杀死高达。

  贾似道与同党编辑《福华编》,用以“歌颂”他于抗蒙军时的“英勇事迹”。

  及后,宋度宗登基后五年,贾似道为了测试自己在朝中的地位,便在度宗面前说自己年事已高,需返乡受福,度宗为了不要失去该“军事奇才”,便下旨准许贾似道可六日才上朝一次,也不用如百官般的行礼,到后来更是十天上朝一次,贾似道已证明了自己在朝中的地位几乎与皇帝相似。另一种说法认为不必上早朝是南宋“权相现象”,是每任丞相皆有的礼遇。

  在1267年—1273年,襄阳被元军围攻之时,边关的文书接二连三地传来,贾似道玩乐为首、国事其次之,一律不上朝廷。

  《宋史》载:“襄阳围已急,似道日坐葛岭,起楼台亭榭,取宫人娼尼有美色者为妾,日淫乐其中。唯故博徒日至纵博,人无敢窥其第者。其妾有兄来,立府门,若将入者。似道见之,缚投火中。尝与群妾踞地斗蟋蟀,所狎客入,戏之曰:此军国大事耶?”

  咸淳八年(1272年),度宗前往祭祀式时,天落大雨,度宗接受爱妃胡贵妃之父提出归宫之建议。此举令贾似道不满,装出要离宫归家,度宗苦苦哀求,后听从贾似道的话,把心爱的胡贵妃送去当尼姑才得到贾似道的“原谅”。

  更荒唐者,贾还带蟋蟀上朝议政,庭上不时传出虫鸣声,甚至曾发生蟋蟀自水袖内跳出,竟跳黏到皇帝胡须上的闹剧,而襄阳被元军围困一事,却被贾似道一一隐瞒。

  又次,朝廷派遣贾出征,贾似道买通大臣,向度宗“说明”他应留在中央控制大局,而不该上前线抗敌。

  这些都是历史资料上的东西。

  ---------------------------------------------------------------

  当然,这个时空里还没有人比六名时空走私者更完整地知道历史史实,但是,他们现在只想发展好自己,没有实力,他们啥游戏也参与不了。

  但是,这个贾某人,他们将来可能要与他打交道了,现在了解一下不算错的,现在肯定是不搭理那些权贵们的,如果以后,那些权贵不惹到自己,他们之间会老死不相往来。

  宋子强和万士达,加上张国安和王德发上完课以后的搭把手,他们一鼓作气,首先就搞出了两台木工机床。

  这两台木工机床,除了必要的部位外,全是樟木和山核桃木料之类的木材。

  这些是他们在木行里挑选的成材。

  临安县城算是临安府的一个木料供应地,但是现在已经不是主要的了,这个时期,海外进口木料,已经是主流贸易了。

  当然,海外进口大多是大木和比较少见的硬木,比如紫檀木。

  这两架木工机床一台是脚踏式,一台是手摇式。

  他们用麻绳来带动传动轮传动,可对硬木进行车、削、磨和滚齿。

  两样机床唯一的区别就是,一台是单人操作,一台是双人操作。

  两人先试了试车,发现使用较果可以的,精度可达十个丝,磨合好后,应该可达一个丝!

  宋子强得意洋洋地对张国安说:“快点把你的学生叫过来,咱们从零开始吧,光学习计算也没啥用。”

  大宋技工学生们进来后,被眼前的木头物件惊住了。

  说它们是纺车吧,远比纺车要高大,这是甚么?!

  张国安教授对着大宋技工学生认真地说:“从今天开始,你们要加上一节课了……叫木工课吧。”

  宋子强教授这时接过话来说:“张教授,我认为还是叫机械加工课更好,你看,这个机械两字,正好都是木字旁的嘛……

  这节课呢,你们先看我和万士达教授的实际操作,然后再听从我安排,你们现在上机还是早了点,呵呵。”

  宋子强和万士达这两个教授,上课前也是备过课的。

  他们两个则要为那部水车加工关键零件,一系列的传动齿轮。

  他们要建造的激流式水车其实就是《天工开物》上的水转翻车。

  这东西结构简单,运行平稳,在明代时期比较流行,一日一夜可以提升几十吨水。

  但是它的运行速度缓慢,如果不进行变速动作,这个东西只能用来舂米和提水了。

  当然,他们现在用不着它做这样的粗使活。

  在大宋的天空下公开使用它,一点也不会骇世惊俗。

  他们现在决定用它来榨取核桃油,不是采用压榨法,而是螺旋挤压法,这个就需要一定数量的齿轮和齿条了。

  紫檀木可以充当吗?可以的,但是其实山核桃木就足够了,樟木也行,就算用个几十次坏了,可以随便换一个,有了木工机床,不算啥事情。

  紫檀木极少有大件产品,用在这里就浪费了,另有他用。

  杨七郎铁匠铺的一个伙计推着独轮车,送来了给他们铸造的皮带飞轮和车床的顶真底座。

  宋子强检查了一下,发现尺寸上完全合乎要求,只不过一些不重要的地方有些砂眼,这是因为他们的模砂目数可能不够级别。

  但是他关心的是,这些个皮带飞轮打磨得十分光滑。

  他好奇地问道:“你们用什么打磨的?”

  那个送货的伙计叉手道:“用条磨石……溪河里有的是……”

  宋子强感觉很好,还是不能低估他们的铸造水平嘛!

  宋子强高兴了,一下子又画了一些图纸,甚至让他们用自己喜欢称呼的好铁打造了一些錾子,当然这个不是用来加工五金件的,是对付硬木的。

  那个伙计等了半天后,迟疑地说:“七郎让某问问客官……你们还有这种笔吗?”

  宋子强递给他图纸,心里想,他们这是看中了这个铅笔容易画图啊,有眼光,便说:“没了,只有这一支,下次等有同伴从海外运来吧,或者你可以用石墨来换……”

  “……”

  石墨你不知道?

  宋子强又不耐烦起来,说:“你们铁匠铺常烧煤吧?有时候会在煤堆里捡到一种不能烧的石头,可能是块状,片状,软软的,还能黑到手?”

  那伙计想了半天说:“……莫非是石黛吧?”

  石黛是个什么东西?

  那个伙计补充说:“可用来画眉……亦可以磨碎后绘画……”

  还能这样用?!

  宋子强说:“这样吧,你下次来送货时,带来一些……我看看!”

  会了钱钞,宋子强打赏了他,还指望他能多多送来石墨呢!

  ps:我其实是双开,还有一本《我们的1654》,希望嫌我慢的朋友能先看看,别催我,让我有机会慢慢长大。希望大家看正版,帮帮我。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7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