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四十四章 让古人闪了面子

第四十四章 让古人闪了面子

  事情要找总是能找到的,文科生吴大鹏终于给自己找到了事情做,他要在医药材料上做点文章,这也是一个利润增长点呢。

  他事先查了一下这个大宋的医疗资料后,心里有了办法。

  他去拜访了李家大郎生药铺的李德老板,就是在路上遇到的那个去收购药材的小老板,毕竟大家有过交往。

  一个药铺老板都要亲自去收药,可见规模是不可能大的,很容易对付。

  他随便在街上一打听,便知道了地方。

  亲自找上去后,发现,那里果然是小小的门面,门口悬挂了一个阴阳旗幡,说明这里还有做堂医生。

  他进去一看,里面有三个人。

  一个是那个李德老板和他的小娘子,还有一个病人。

  他扫了一眼便看到,疑似是他小娘子的女人长得不错,有这个时空的一种特点,小巧,水灵,而且更重要的是比较丰满。

  吴大鹏事先买了两斤干果,总不能空手登门吧?

  人家还是个正儿八经的坐堂医生呢。

  李德老板正在给一个老者号脉。

  他用眼神示意吴大鹏稍等。

  吴大鹏大大方坐在了椅子上等着,眼睛四处看看,感觉和那面世界的中药铺子差不多呢。

  铺子里有前柜台,后面也有药柜子,那药柜子一人多高,涂的是桐油,只是淡淡地一层,露出木头的花纹。

  每个小小的药柜抽屉上都用宋楷写着药名子。

  这个他就不感兴趣了。

  大宋时期的人还是很现实的,宋楷是秦桧所创,到了南宋末期时大家也都认为秦桧是大奸臣,但是人品是人品,政治是政治,作品是作品,南宋政府没有封杀它,毕竟宋楷字形使用方便,都用习惯了。

  他其实对那柜台上摆着的戥子感兴趣了。

  那是一杆铜戥子,他看到那秤有3个提钮,看那戥子的外观大小,度值应该是为分、钱、两的。

  那面世界的重量单位与大宋时期比,应该是要按一比一点二八折算。

  那个小巧的铜戥子,估计是称不了一宋斤的。

  称量准确与否不知道,但是看上去使用方便。

  墙上挂着梅花雪景图,图上是草书题字,吴大鹏看不清楚写的是什么。

  李德的小娘子正在清理着药柜------

  挺不错的一家药铺。

  这个大宋政府设有较为健全的医事组织,其中包括为民间提供医疗服务的机构。

  这里面具体有翰林医官院、御药院、太医局和惠民和剂局。

  其中,为民间提供医疗服务的机构主要有二,一为翰林医官院,二为惠民和剂局。

  至于御药院,它的主要职能是服务皇帝和少数皇亲国戚,与老百姓几乎没有任何关系。

  太医局则侧重于推动国家医学教育以及医生考核,虽然也能提供医疗服务,但比较有限,其行政职能远大于医疗救护职能。

  翰林医官院,隶属于翰林院,绝对的事业编制,医生数量多,医疗设备先进。

  他们常常受皇帝的指派到各地探察、救疗百姓。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翰林医官院的驻泊医官制度,即医官轮流前往地方参与医疗服务的制度。

  如果发生疫病了,大宋政府经常为染病的民众免费提供医药,同时乡绅富商也大力协助。

  在宋朝三百余年间,共发生了大规模的疫病近四十次,基本上都被控制住了。

  没有发生欧洲地区那样,一死就会死一大片的现象。

  当然,这个时空大宋百姓有一个很好的习惯,喜欢洗热水澡,基本上吧,上一点规模的邸店都提供这样的服务。

  想当初林冲在发配的路上,也是能在邸店里洗洗脚,只不过被人用了热滚水。

  吴大鹏这一次来找李德老板是有自己的目的。

  他想看看,能不能多弄一些珍贵药材,比如说犀牛角之类的。

  在那面的世界里,吴大鹏的那个医生朋友一次无意中说:“这玩意现在几十万块一只了,还有价无市呢……家里有这玩意才能算上档次的人物,其它的都是土豪了!”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吴大鹏总是对能按照克来计算的东西感兴趣,那么多弄一些这样的珍贵药材,无疑比总是弄文物好。

  犀牛角这东西,始见于《神农本草经》、《唐本草》,在大宋时期,它也是被认为是珍贵药材。

  据《宋史》记载,公元1054年“京师大疫”,仁宗皇帝当即令太医配置药方,并从自己的私人财物中拿出两只犀牛角,其中一只是极为名贵的通天犀。

  内侍李舜举认为这种宝贝不可多得,万一给老百姓用光了以后很难再找到,希望能够留下来供皇帝专用。

  仁宗却说,“吾岂贵异物而贱百姓?”,强调百姓最为贵重,相比之下这些所谓的宝贝又算得了什么,当即“碎之”,掺入药中救济百姓。

  仁宗还命太医选拔高明的医护人员赶赴病区,根据病人病情配发相应的药品,以防止“贫民为庸医所误”。

  有人如此评论仁宗,称“仁宗虽百事不会,却会做官家(皇帝)”。

  实在不知道“百事不会”这个判断得自何处,但一个急百姓所急,把百姓放在心上的皇帝,才是真正的好皇帝。

  专制社会嘛,一切都只能和皇帝本人的好坏挂钩。

  那个李德老板给病人看完病后,又给那人抓了几副药,吴大鹏看见他熟练地使用着铜戥子合药,不一会便把草药包好。

  虽然这样的街头药店在东汉时已出现,但多是个体民营性质,到宋代时才纳入到政府医疗体系中。

  大宋时期积极开办官办药店,提供疗效、价格都有保证的成药,深受老百姓欢迎。

  同样,也还保留着个体民营性质的药店,这个能起到补充作用。

  李德老板的这一家药铺便是如此,《金瓶梅》里的西门庆大官人也开了一个。

  大宋朝廷为了让老百姓能吃上“放心药”,在熙宁三年(公元1070年),宰相王安石在变法中实行了“医改”,在新实施的“市易法”中,将主要的民用药品纳入国家专卖。

  对于个体民营者的药店则是加大监管力度,由于国家专卖的主要民用药品价钱低廉,所以个体民营者药店里的药物也就实在贵不到哪去。

  大宋的老百姓有充分的选择权。

  在“吃药方便”的同时,大宋朝廷也裁减了一些原本只为高层服务的宫廷医药机构,增加慈善性质的民间医药机构,推广“养病院”。

  元祐五年(公元1090年),担任杭州通判的苏轼,为了控制当地疾病流行,给穷人提供就医方便,他创建了“病坊”,起名“安乐”,崇宁二年(公元1103年)由官府接管后,易名为“安济坊”。

  “安济坊”是一种带有平民医院性质的慈善医院。

  此后,“安济坊”这类平民医院在多地建立了起来,这样呢,大宋朝廷基本解决了百姓“看病难”的问题,在尽量让穷人“看得起病”方面,他们的成效显著。

  李德老板给那病人送走后,来到吴大鹏身边,一掀自己的直裰,便坐到他旁边。

  他心里记着此人先前是那海外行商的劳力,不过这些时日,就换了装束,成为商人了,看来那些海外行商的势力果然不小。

  他们在红水溪边大建什么工业园区的事情,县城里也都在议论此事,因为他们的声势大,这里毕竟只是一个县城。

  吴大鹏和他客套了几句后,直接奔向了主题,他想要犀牛角。

  李德老板好奇地问道:“那犀牛角大部分都来自己海外,你那殷地安国竟然不出产此物?”

  这个小子记忆力真心不错。

  吴大鹏笑道:“确实如此,我那里唯独此物没有……”

  李德老板说:“犀牛角是官家和买之物,民间卖的极少,不好得到……”

  吴大鹏笑着说:“你这里若是用于医药,还是急用,该当如何?”

  “可以到临安府惠民和剂局申请购买……”

  “你看,若是你声称治医所用,岂不就可以买卖了?”

  “某岂不是要做假?!”

  “怎么叫做假呢?我确实是需要啊,一只还不够,你若是能联系了其它医家,多弄一些,我可以给你两倍的价钱……”

  这货又开始装了,只见他一甩袖子,喊道:“春娘,送客……”

  吴大鹏心里勃然大怒,你妈蛋的,又和我装!让你多一条挣钱路子还不成吗?!

  你还真当犀牛角是珍品了??

  这个时期它只能算是贵重,就像那个紫檀木料一样,贵是贵了些,少是少了些,但是肯定能买到。

  中国地区原本是有犀牛的。

  中国犀牛是指原分布在中国境内的3种犀牛:大独角犀就是现在的印度犀,小独角犀就是现在爪哇犀,还有双角犀就是现在的苏门答腊犀。

  这个时空中,中国犀牛广泛分布在南方各省,主要栖息在接近水源的林缘山地地区。

  所以说呢,此时那个湖南、湖北、广东、广西、四川、贵州甚至青海都有分布。

  这个犀牛在中国的南部地区是可以捕猎到的,在那面的世界里,直到1922年在云南打死了最后一头后,他们才彻底在中国大陆上消失了。

  现在,它们的数量恐怕比那面世界里山里的野猪都要多。

  吴大鹏看都没有看那个李德老板的小娘子,起身便昂然而去。

  妈蛋的,我跟不会挣钱的傻逼打什么交道??

  你们的大宋政府把好卖的生意差不多都垄断了,动不动就和买,你还装逼假正经!

  宋朝时期的“和买”大多是官府向民间购买丝麻产品﹐以保证庞大常备军的军装供应。

  为此﹐官府需在丝麻产区置场和买各种产品。大致自宋仁宗赵祯时﹐各地已开始用不同方式减克和买本钱﹐这样和买成为民间沉重的负担。

  北宋晚期﹐和买已部分演变为定额税﹐南宋初期﹐更完全演变为定额税﹐官府不再支付和买本钱。

  在不少地区﹐和买额超过夏税额﹐成为南宋的重赋。

  但是南宋政府对待海外行商货物的和买有所不同,一般都是当面付款,或者以和买来充当海关税,要不然海海外行商下次不来了。

  这样,他们就把货物中的犀牛角的经营完全控制在官府的手里。

  民间或许可能也有经营,但是绝对是非常态下的经营。

  吴大鹏当时看着李德老板小小的样子,如果想揍他,分分秒秒之内便打倒。

  但是,谁会和一个古人一样?

  吴大鹏回来后找到牙郎马云,问他有没有办法。

  牙郎马云说:“犀牛角是官家喜好之好,百姓……”

  吴大鹏说:“闭嘴!一面东山水晶镜可否换到一只?!”

  牙郎马云马上眼睛圆了,说:“哪里用得了那么多?换两只也可以换到!”

  宋代,使用犀角制成器皿尤其是杯盏已蔚然成风。

  传说犀角杯跟象牙筷一样,当装有毒素的液体入杯,会泛白沫。

  以至于每每皇家饮宴时犀牛杯子都不离手,这样,大量亚洲犀角涌入中国,材质药效略逊于亚洲犀的非洲犀角也随着丝绸之路涌入,宫廷和民间的富户莫不沉浸在对犀角的渴望和仰慕中。

  犀角除其广泛保健、药用疗效外,在民间还流传犀角有辟邪镇凶护平安等作用。

  人们视犀角为“物之珍”“国之宝”列道教里的“八宝”之一;被后世尊为“性恭俭”的南宋皇帝宋孝宗,腰部的佩带据说也是犀角制成。

  有需求就有供应,只要商路通畅。

  所以吴大鹏一定能买到,这是个时间问题,以后再也不想认识那个李德狗屁了。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7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