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四十五章 培养“四有精神”的大宋青年

第四十五章 培养“四有精神”的大宋青年

  吴大鹏气哼哼地回到家里,把这件事情给大家讲了,众人轰笑不停。

  这个时空的法律或是什么条例,在他们的眼里都是儿童级别的,对付这些东西的办法多多的。

  张国安说:“你管这件事就是不对了,应该叫牙郎马云去想办法,他才是干这个的……”

  万士达也说:“本来就感觉那个小子以前挺格色的,何必找他办事呢?给谁一个挣钱的路子不行?”

  宋子强说:“人参啊,你弄点千年人参啥的也是钱呢。”

  王德发一开始没有说话,但是听到他的朋友们说人参,他笑了。

  宋子强从不查资料,他知道他的朋友们会搞清楚一切。

  根据资料记载,大宋时代应用人参的数量蛮高的,从他们的医药组方水平分析,那数量可以超过唐代了,所以对人参的需求量可以说是有增无减。

  为解决人参药源问题,大宋时代大力发展陆上和海上的人参贸易。

  此时人参的进口渠道,陆路是边境民族间的榷场互市,海外则靠港口贸易。

  后来,随着北方金的兴起,宋与金的人参贸易活动十分活跃。

  再其后,退到南方的宋代势力继续维持其统治地位,此时的人参主产区全部丢失,他们所需的人参主要依靠海路,由这个时期的高丽地区进口人参。

  所以,这时空的人参要比那面世界的产品相比较而言昂贵一些,当然,这个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了。

  这个时空的高丽参全是野生的,但是野生的价钱也不合适。

  大家最后算了算,不要了,除了犀牛角外,带其它药物的性价比太低了。

  比如那个所谓的乳香和没药在那面的世界有的是,在大宋的,则有多少就能卖多少,但是性价比太低了,属于小贩子的水平了。

  吴大鹏一直负责与这个临安县城的商家们打交道,这本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任务,但是他感觉却很轻松。

  这个时空的经商者们,还是非常有商业精神,还没有经过蒙元时代鼓动抢劫他人的榜样精神的洗礼。

  所以,在这样的商业精神氛围下,大家都有得谈,价钱还是可以互相商量的,用不着摔杯子来吓唬人,一切都变得简单。

  所以吴大鹏感觉自己的精力没有发泄出来。

  这里面的原因是自己变年轻了,或者就是性压抑了。

  不过肯定是前者了,大宋政府对老百姓的下半身不太管的,这个临安县城里就有妓院,但是除了张国安,他们四个人都去过,可是也都不想再去了,原因无他,这个时空的女子大多都是贫乳的,而且在审美上不太符合大家看待女人的标准。

  他们四个连那个妓院的名子都记不住。

  宋子强说:“没有意思呢,但愿临安府能有好一点的小姐……除了下面,啥也没有,都没有那两个村妇可爱。”

  万士达佩服宋子强的品位,他肯定地说:“一定会更好,听说那里还有西夷女子?”

  王德发说:“呵呵,你不怕有异味啊……”

  吴大鹏乐了,说:“到时候不怕的,用香皂咯吱咯吱洗一洗,喷点香水,可好了。”

  其实最好的办法是养成,但是,这哥四个可还是真心不想留在这里,现在全是帮张国安他们两口子的忙呢,红水溪工业园区也快要初步成形了。

  吴大鹏对他们招的这十九个学生感到满意,这可不单纯是工人养成了。

  宋子强翻着眼睛说:“不拿他们当工人,当啥?”

  吴大鹏冷笑着说:“你要把他们当成有理想,有道德,有纪律,有技术的四有人才。

  只不过那理想要符合我们的核心利益,那道德要符合我们的道德观,那纪律要是听我们的话,跟我们走。

  技术嘛,你们教一些就够用了,前面三个有可就要靠我教导了……”

  宋子强毫不在意地说:“你要洗脑?我看你真是闲的,也不太可能呢,他们年纪都大了些。”

  “啥叫洗脑?真难听,咱是思想教育!

  那些小白,就是到了四十多岁时他一样还是小白,为啥?因为他在高中、大学受的教育或是经历就决定他一生了,不会轻易改变的……你要是教他思考吧,他就能和你恼了,一百个不服气呢!

  他们一般还没有学过逻辑课程,那话一说出来,你都听不明白他在说什么……我倒是觉得他们正是受教育的好时候呢。”

  “你随便,不过时间可不多了,我们还要去临安府呢。”

  “放心吧,我的课程绝对够用,全是精华,你等着张国安两口子感谢我吧。”

  吴大鹏教授精心设计了自己的课程,他把自己的课分成三个部分。

  这第一个部分,就是解决“红水溪工业园区会给我们带来什么”这个教学中心任务。

  这里包括几个小项,都是要切实能解决问题的。

  第一堂课,吴大鹏教授的表现得到了大宋技工学生们的欢迎。

  他当然不会傻到采用生硬的灌输方法了,也没有时间反复讲重复讲,立典型,树榜样也来不及了。

  所以深入浅出一些的才是王道,加上还有各种段子呢?

  学生们都想用手中的铅笔把有趣的段子记下了,可惜大家现在识字还都不多。

  六个时空走私者倒是向这个时空妥协了,好吧,你们用繁体字的人多,咱们尊重你们的生活习惯,谁叫我们人少呢?!

  六个人手里都有繁简字对照表,再说他们的手提电脑里也有这个转换系统。

  提到了铅笔,说几句。

  这铅笔算是红水溪工业园区第一个半手工业产品了。

  宋子强教授让大宋技工学生古剑山先用石臼细细捣碎研磨石墨,然后再在铁臼里继续磨细。

  不合格就重新来。

  宋子强对着满脸黑灰的古剑山说:“小子,跟着学吧,学会了都是你的……”

  古剑山乐得屁颠屁颠的,这是教自己一门手艺呢。

  然后他又加了百分之八的粘土,对上水和芝麻油,然后用硬木模具,借助杠杆的力量压制成形铅笔芯条,又把它浸了一遍麻油,阴干了两天,然后直接用铁炉桶烧焙。

  宋子强教授对正在努力拉着风匣的古剑山说:“小子,你要掌握好火候,能缓别急……”

  古剑山满头大汗,拼命拉着,但是心里却乐开了怀,这是教会我一门手艺呢。

  早期的铅笔比现在的铅笔要粗糙得多。

  开始时是用羊皮包裹石墨块,然后是用线缠绕石墨做成铅笔,这是第一根有条状石墨笔芯的铅笔。

  在使用这些铅笔时,当露出的石墨用完后,人们就要把线拆开。

  后来,人们将一根雪松木条的中间挖空,然后将一根石墨从孔里戳过去粘住,来制作铅笔。

  这是铅笔设计的又一个重大的飞跃了。

  而宋子强教授决定采用自己的方法,谁叫他有木工机床呢。

  他让古剑山继续去研磨石墨,焙烧铅笔芯,然后他找来郭子仁。

  他们先将大块的雪松用带过来的圆锯小心地切成薄板。

  然后,用木工机床在每一块薄板上切割出8条凹槽。

  宋子强教授说:“郭子仁,这个槽的深度要精确一点,正好要等于铅笔芯的一半,到时候好合上它们。”

  郭子仁的眼睛亮亮的,满脸木粉灰,说:“知道的,知道的,这是教我一门手艺呢!”

  接着,他们在每一条凹槽里放入一根笔芯。

  当这些笔芯放好后,将另一块带凹槽的薄板用这个时空木匠们常用的胶水,一种树胶,粘到第一块薄板上方。

  等那胶水干了后,最后再切割开,然后镟成圆柱形,用桐油浸过。

  宋子强教授一点一点地教他使用木工机床。

  这个小子眼睛瞪得亮,学得挺用心。

  宋子强教授说:“只要你有这种机床了,那些靠手工制作的人是无论好何也卖不过你的,他们以后可能山寨的产品会比你的贵很多……要注意那个凹槽……”

  郭子仁把脸上的木粉灰擦了擦,认真地点头记住了。

  古剑山不高兴了,干活时有些嘟嘟曩曩的。

  宋子强教授说:“闭嘴,你就是专门做铅笔芯的,他就是做铅笔杆的,这叫做分工合作,你懂不?!大家以后谁也离不开谁……”

  古剑山要哭了,他才不干这样的脏活呢,他最后带着哭腔说:“某不是这个意思,宋教授骗人呢,这哪里有铅,却偏叫它为铅笔?”

  宋子强教授眼睛一瞪说:“我做出来的,我就叫它铅笔,怎的?!”

  总之吧,这个铅笔可用,但是不太耐磨,没有掺进碳黑呢。

  但是,这个也让那些学生们高兴了,这物件还真好用,比在沙盘里写数字方便多了……

  这一项技术或许肯定会泄漏出去,但是他们不在意的,石墨的真正用处可不是在这里。

  那些大宋技工学生,被宋子强教授强行规定了用铅笔的姿势,不过他们也很快就适应了,没有人能像拿毛笔那样用的。

  毕竟六个时空走私者自己都改成用繁体字了,你们有啥不可以改的?!

  还好,学生们还是有识字的,甚至还有会写一些的。

  吴大鹏教授在课堂上说:

  “红水溪工业园区是什么地方?它是一个工业的摇篮!你们是谁?你们将个个都是富翁!你们要相信我们的话,照我们说的去做……”

  郭子仁目光闪闪地举手问道:“吴教授,现在的工钱确实是高,但是如何能保证三年后也是如此呢?!”

  吴大鹏教授说:“到现在为止,你们发现过我们有说话不算话的事情吗?没有吧……三年后,你们的工资一定会更高,翻番了!

  我为何敢作出这样庄严的承诺?因为我们对财富的看法不同,你们把银子和铜钱当成财富,而我们会把你们当成财富。

  当然,没有了我们,你们可能达不到这个标准了,没有了我们,你们可能又会过上没有中午饭吃的生活……”

  古剑山的眼睛笑咪咪的,说:“吴教授,那么红水溪工业园区能开办多久?”

  吴大鹏教授说:“只要条件允许,我们想要多久就多久,可以这样说,这里可以让你们过上体面的生活,娶个漂亮妹子,有大房,还有名车……”

  说到这时,大家都笑了……

  吴大鹏教授观察着每一个人的表情,发现他们都露出了兴奋的笑容,特别是鲍威和张德培两个人,他们兴奋地互相捅咕起来了……

  这时,吴大鹏教授突然大声说了一句:“但是!你们只能跟着我们走,认真和我们学习,听我们的话才行……离开了这里,你们就啥也不是了……”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7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