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四十七章 我们去临安府 (一)

第四十七章 我们去临安府 (一)

  红水溪工业园区当然不能只以生产加工铅笔为业了,随着激流式水力车的开启,他们慢慢进入了状态。

  核桃油油坊首先开工了。

  王德发找铁匠胡镇北打制的人力去壳铡刀非常好用,可以将核桃呈直线摆在铁槽里,用力下压,一次可以铡开四枚,这效率比人工用铁锤子砸可快速多了。

  但是抠果仁,还得人工来,不过也是专用的小长勺子,效率也快。

  铁匠胡镇北打造完后,自己先是反复试着,感觉很好用,他问道:“客官,此物某以后可否照着打造?”

  这家伙还知道专利权呢,王德发笑着说:“可以啊!”

  这东西算个啥?再说了,一看就明白了。

  然后胡镇北铁匠坚决只收铁料钱,人工费分文不要,王德发没有争过他。

  原本看他的铁匠铺子挺清静的,才找他,这样也好,省了工钱。

  干活时,不怕学生偷吃呢,这东西吃多了上脑子,油脂太多了。

  其实如果不是考虑到动力问题,他们就索性来个连壳带果仁一起榨油,虽然降低了出油率,但是在时间上可太省事了。

  然而动力不足啊,只能先这样了,还能多一个木炭的收获。

  南宋时期,已经出现了焦炭。

  虽然没有大批量生产,但是也能买到的。

  牙郎马云早就被打发走了,去四处购买石炭和焦炭,有多少要多少,只要往红水溪工业园区里运就成了。

  这个活儿比较简单,跑跑腿就挣钱了,牙郎马云就喜欢干这样的工作。

  这一天晚上,六名时空走私者又坐在了一起,吴大鹏等四个人要去临安府了,有些事情要好好商量下。

  吴大鹏说:“国安,我们只能先帮到这了,毕竟大家都要富起来……”

  张国安说:“朋友们的帮助够多了,剩下的我自己可以操办。”

  宋子强说:“你们两口子有特殊情况,我现在觉得留在这个大宋也挺好的,那帮小子现在越来越可爱,都会是你的好帮手呢。”

  万士达说:“如果你有啥意外,你就往天目山区里跑,加上你们两个人的枪,没有人能靠近你们了。到时候等我们回来……”

  王德发说:你们说说看,是不是我们要是不带物品穿越时,会不会省能量呢?”

  宋子强不高兴了,说:“发仔,就算是这样的,我们也得带东西穿越回去!”

  王德发拍着他的肩膀说:“肯定要带东西过去了……我是说要是不带东西回来,是不是能节省能量?”

  宋子强马上笑了,说:“差不多会是这样,我们试一下就知道了!”

  吴大鹏刚才看了王德发的表情,说:“大宋没有你想象的那样美好,当然,要是比烂的话,我们还算是非常幸运,更幸运的是这个县城还算不错,要不然,也不是那样顺利,再往下发展……这毕竟是一个专制集权的社会,一切皆有可能。”

  王德发点点头说:“我只是想享受年轻二十多岁的滋味……”

  一时间大家集体无语。

  别再问他们是要金钱,还是要青春的话了,让太让人纠结了。

  宋子强感觉到不安,他连忙抢着说:“我们是现代人,在这里晚上一抹黑,你睡都睡不着,感觉像猪呢!”

  宋子强又说:“在这面世界,你就算有金山银山又有啥意思?你说你能买什么吧?破铅笔他们都当成稀罕物……”

  宋子强接着说:“我想了,咱们要做一辆四轮大马车,六头驴式的,舒舒服服去临安府!”

  万士达被转移了注意力,说:“用不到那么多头,四头够用了,别太招人注意。”

  宋子强不在意地说:“几头驴算个什么……”

  这时候外面响起了驴的叫声,似乎听了这个评价有些不满意了。

  宋子强心中一慌,妈蛋的,不是有人要偷驴?!

  他一步就冲出去了,原来是那两个村妇在饮驴时,不小心把木桶打翻了。

  看着两个村妇手忙脚乱的样子,宋子强哈哈大笑,说:“看看吧,连个白铁皮桶都造不出来的时代,有个啥意思?!”

  安静想说什么,张国安早都做好了准备,他偷偷拉了安静一下,说:“安静,你再去拍几根黄瓜吧,多放些辣椒面……”

  其实他已经用眼睛告诉安静了,宋子强怕大家不带东西回去,抹黑这里很正常,好女人不会点破男人的小心眼。

  安静也用眼神说,好吧,听你的。

  在水力榨油坊榨出第一桶油后,哥几个也要开始准备准备东西去临安府了。

  他们按照事先的准备打造了一辆四轮/大驴车,这样他们可以轻轻松松地行路了。

  临安县城到临安府的道路好走,而且由于经常要向着临安府运送木料石料啥的,路面经常会被人平整,虽然不过一百多里地,但是这车还是要有的,可以当移动仓库用。

  这辆四轮/大驴车的四个轮子,他们是找工匠煣制的,加工这个他们还是比较擅长的,木匠用整片的轮辋与轮箍以增加强度,同时还把轮毂镶了金属边,这样可以减少磨擦。

  当木匠送来时,他们多付了工钱,光看那轮毂上的铆钉就说明人家非常认真。

  他们这一辆四轮大驴车的其它部件,就自己加工了,简单的,用旋转式硬木前轴以转动方向,前车桥与双辕杆是制作在一起的,但它通过旋转的枢轴与底盘连结起来,因此易于转向。

  这个如同那面世界所说的转向机构一样,但是它最早在中世纪末的欧洲开始出现,还可以追溯到15世纪欧洲的战车,而且可以推断,当时前轮比后轮小。

  这种前转向机构也是大多数16世纪以后的旅行车的典型特征。

  但是,至于可以转向的前车桥就不是什么新设计了,因为大约公元前1世纪凯尔特工匠就使用了它,基本结构一直到现代的四轮马车也没有啥变化,最多是材质上越来越坚固。

  其它的部件就是宋子强和万士达的事情了,他们把那三轮摩托车的板簧和弹簧都装备在车厢下,这样,在较为崎岖的路上也不会伤害到整体结构,至于人坐上去也舒服些。

  当然,四轮大驴车想快速行驶,也快不起来,原动力在那里摆着呢。

  他们想要,驴子们不一定能同意。

  车厢的四面是山核桃木,顶部厢盖和内部结构只用了雪松木,这样可以降低整体的重量。

  他们在车厢上三面开了窗户,都用竹帘子遮挡着。

  还开了一个可以推开的天窗,如果路上遇到了什么埋伏,哥几个瞬间就能把这个四轮大驴车变成可以移动的喷射着火舌的堡垒!

  妈蛋的,我们只想挣点钱,别来惹我们……

  有了木工机床的帮助,他们加工起来很顺利。

  那些大宋技工学生们也能帮助一些小忙,最起码刷刷桐油是没有问题的。

  那个小二来到这个团队后,顿时感觉很好,张国安教授让梅乐芝和吴迪两个人负责帮他把学习赶上来,尽快的让他学会他们几个月学过的东西。

  但是小二的数学也是不好,而且非要把数字变成了铜钱,他才能慢慢算清楚。

  这个不急的。

  吴迪和吴杰一边忙着自己的事情,一边观察着这辆四轮大驴车,因为这个好像和他们的见过的不同。

  甚至他们还钻到车底下去观察转向机构,慢慢也就明白了原因。

  六名时空走私者始终弄不明白,这个民族为什么没有发明出可以转向的四轮马车。

  事实上,所有大宋技工学生都见过四轮马车,但是这个时空的四轮马车全是不能自己转向的。

  在东方,在那面的世界里,考古专家从春秋早期的秦公墓中已经挖出了铜制四轮车模型,这说明在比春秋更早的时期,就已经有了四轮马车。

  但是它只是给秦公运送棺材的,只能一条线式的行路。

  另外还有别的考古又证明了,甚至在更早的时期,在西周吧,还有三轮马车出现过,因为有专家用三千多片陶瓷碎片复原过一个模型。

  但是这些东方式四轮马车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它们都没有转向装置。

  甚至直到二十一世纪六七十年代吧,在那面的世界里,也没有见过带转向装置的四轮马车,想要拐弯时,完全是靠人力在车后横向用力来抬,一点点搬动车尾转向,如果上面有重物的话,那真是一种苦逼的行为。

  发展两千多年历史的两轮马车,与四轮马车在技术上比,落后是一定的了。

  当然,如果单纯比轻便的话,还是两轮式车的了。

  两轮马车的车辕与车体刚性链接,所以马匹走动或跑动时候,那个震动是直接传递给车体的。

  车体与车轮也是刚性连接,即使有所谓伏兔,一种简单的减震器,但减震效果也非常有限,所以乘坐是非常不舒服的。

  此外车辆的体积和载重能力也受到限制,因为马在拉车时还要同时承受两轮马车的本身重量。

  四轮马车的车辕与车体采用铰链连接,马匹的上下波动并不直接传递给车体。

  车辆的体积可以做的更大一些,尤其是在后期的设计中,如果增加了弹簧减震之后,乘坐的舒适性有所提高了。

  这里离临安府有一百多里呢,要舒舒服服地去。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7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