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五十章 东山水晶镜的作用

第五十章 东山水晶镜的作用

  吴大鹏们进了临安城后,按照计划,他们在临安城御街的尽头处,找到了一家邸店,不大不小的,不会引人注意。

  临安城御街,是临安城里铺设的一条主要街道,是整个临安的中心大街。

  据《咸淳临安志》等文献记载,铺设临安御街一共使用了一万多块石板,十万多块香糕砖。

  这条御街南起皇城北门和宁门,也就是那面世界的万松岭和凤凰山脚路交叉口外,经朝天门,就是现今的鼓楼、中山中路、中山北路、观桥即今贯桥到今凤起路、武林路交叉口一带。

  这就是南宋临安城的中轴线,全长约4185米。

  它是大宋在南宋时期的皇帝朝拜祖宗时的专用道路。

  据说,皇帝车队走过时因为怕压坏石板,每次都要把石板拿掉,并铺上沙子。

  这条御街对百姓来说也很重要,因为它两旁集中了数万家商铺,临安城一半的百姓都住在附近。

  这条“十里”御街可分三段:首段从万松岭到现在鼓楼,是临安的政治中心,靠近皇宫、朝廷中枢机关,皇亲国戚、文武百官集中,消费与购买力最强,因此,这里的店铺大多经营金银珍宝等高档奢侈品。

  这里必定会是四名时空走私者的主要活动地区,但是要是在这里住,他们就呵呵了,不愿意的,离那些权贵们远一些为好,不是怕他们,而是我们只是来求财的,不求事儿。

  第二段是从现在的鼓楼到众安桥,以羊坝头,官巷口为中心,是这时的商业中心,经营日常生活用品,

  据《梦梁录》载,这里名店、老店云集,有名可查的多达120多家。

  最后一段从众安桥至武林路、凤起路口结束,形成了商贸与文化娱乐相结合的街段,这里有都城最大的娱乐中……北瓦,日夜表演杂剧、傀儡戏、杂技、影戏、说书等多种戏艺,每天有数千市民在这里游乐休闲。

  他们选这里,就是看中这里的人多和热闹,清静了还不成,否则,他们早去西湖边上了。

  不说别的,不管哪个时空,那里都是一个好地方。

  鲍威说:“主家,西湖边上才是清静的地方……”

  吴大鹏说:“在临安县城时太清静了,就想到这个热闹的地方住一住……”

  郭勿语说:“要不,可以去凤凰山吧,那里又叫客山,历来大商贾都寄居在那里,热闹呢……”

  吴大鹏说:“我们只是海外行商,哪里够得上大商贾?你好好干吧,将来住那儿去……”

  郭勿语顿时憧憬起来,鲍威开始嘻笑了。

  这家邸店位于下瓦子桥以南,名为纪家邸店,外面挂了四盏大红灯笼,上面书写了这四个大字。

  他们选的邸店是两层楼式的,后面还有院子,还有几趟平房,他们的车子可以停在马厩里。

  他们的那些驴子们一定很奇怪,除了还有同类外,竟然又遇到了骆驼!

  马厩还挺大的,有专人管理,当然,草料的费用都要按天算的。

  四个朋友要了两间上房,两个学生,去了中房。

  级别不够,差旅费肯定不一样,自古都是这样。

  大家忙乱了一气后,天色晚透了,就准备休息了。

  如果在临安县城,他们开办了红水溪工业园区,那么在临安城,他们绝不会办什么商业还是工业,受不了那个气。

  宋代从城市到乡村镇市的商业、手工业以及其服务性行业,大体上商业称“行”,手工业称“作”,都有同行组织,称为行会,类似近代的同业公会。

  官府将商铺、手工业及其他服务性行业,均按行业登记在册,有关人员必须加入各行会,否则不能从事该行业的经营,甚至各行业都有自己的服饰,“如香铺里香人即顶帽披背,质库掌事即着皂衫角带不顶帽之类”。

  那么官府需要的物品及工役都向各行会索取,这是白要的,会成为商人和手工业户的沉重负担。

  而且各行都有行头或行首、行老,他们负责安排行户向官府提供;并负责制定货物价格,如南宋临安府“城内外诸铺户,每户专凭行头于米市做价,径发米到各铺出粜”,等等。

  行会也是官府对工商业各业管理的组织,那个行首便是行会与官府交涉的代表。

  遇到清明一些的官员还成,要是黑一点的,他们可不想受这个王八蛋气。

  好在,这个要求大多只是在大城市里施行,一些偏远的地方,还是比较松的,临安县城没有。

  ――――――――――――――――――――――――――――――――

  在临安城御街中段区右边的清风坊的一户人家里,珍宝行行首刘钱这一夜睡得不踏实。

  原因很简单,知临安府洪府尊又亲自派人来催促了。

  几个月前吧,珍宝行业内忽然出现了若干好物件,特别是那所谓的东山水晶镜。

  那可真真是宝物!

  一查,原来是从临安县城来的一个商户,据说是从海外行商那里购得。

  此物一出现便引起了众人的注意。

  一些大户门马上重金买下,用黄花梨等硬木雕出合适的镜框,大多数竟不是给女人用的,而是自己留着把玩。

  五千贯铜钱,五百万钱啊……五十户普通人家的家财了!

  知临安府洪起畏有机会买到了一面。

  在南宋时期,官员是可以经商的,特别是一些大城高的官员。

  大宋时期的官员工资相比而言,是所有朝代中最高的了,五品以上就可以达到三十贯钱,大城市里的,还能翻倍。

  但是这里面有一个问题啊,这个大宋时期的物价可也是最高的了。

  更重要的一点,宋以前大多是大家族大地主门阀之类的子弟做官,就算也有科举制,但平民子弟尚少。

  而在大宋时期,宋太祖愿与天下读书人共同治理天下,而且宋真宗又用赤果果的“书中自有黄金屋”来诱惑读书人,所以,大多数官员都是凤凰男,一人挣钱,全家花。

  问题就来了,大城市里的物价贵啊,特别是临安城。

  在临安县城一人一天二十几文钱,可以生活下去。

  一间屋子最多五文钱一天的房租,上好的蒸饼七八文钱一个,一家五口人四五贯钱可以过上体面的生活,可以偶尔吃上肉。

  羊肉吃不起,猪肉还是可以的,鱼肉更便宜的。

  但是临安城不行啊,最便宜的房租,一天一百文!

  当宋子强听闻那纪家邸店一间上房一天竟然要他们八百文钱时,当时也有些乍舌,妈蛋的,这物价,简直是上饶和上海房价的区别了。

  尽管宋朝官俸的发放中、有钱、有绫绢、有禄粟、随员用人也有衣粮、还有职田、还有各种包括赐宅第在内的赏赐。

  而且官署还有公使钱,就是类似今天的小金库,专门用官员的福利发放,但是对在临安城任职的官员们来说,特别是凤凰男们,根本不够的。

  他们就想办法做生意,对于这一点大宋的政府不管的。

  这时在商品经济的冲击下,商人和官吏的联系日益增多,交往日趋频繁。

  关系也从之前的对立慢慢的和平演变成相互依赖、利用的关系,开始官商勾结。

  同时在朝廷"通商惠工"政策下,社会等级逐渐淡化,一些商人也变成了"同是一等齐民",商人子弟中的"奇才异行者"也可参加科考。

  知临安府洪起畏府尊是临安本地人,他的妻子郎氏,也是本地人。

  家里有临街房十多间,而且都是面临闹市,他便将这十余间门市房拆分开出租了,一个月收入不少。

  妻子郎氏嫁到他家时,又带了一套门市房,他便让家里的一个老仆借此开了一家绸铺,生意不错。

  所以,他有钱也能买得起,如果靠工资,他只能呵呵了。

  知临安府的工作,熟悉官场的人都明白,这个工作并不是好活。

  他们头上直接顶着皇上和其它各种权贵,人流量又是最大,事情还多,压力可想而知,也正因为很容易得罪朝中大臣,很多人坚持原则被革职,有的则主动离职了。

  知临安府的官员在一百五十多年里换了150多个!

  基本上一年换一个了!

  (注:但是这篇文章里,只能安排他了,而且要时间长一些了。)

  洪起畏的官运一直平平,长年在其他州县飘来荡去,夫妻间长年分居。

  后来,他托上了丞相贾似道的路子,送了重礼,这才得以调回来。

  回来后,工作是极累的。

  临安城内大小事情都归他管,户籍人口、收税并征徭役、颁布各种法令。

  实际上,南宋初年,临安府的最高长官为府尹,由太子兼任,直到乾道九年(1173),恢复设置知府及附属官吏。

  而且他还得要教育和法律引导民众,官吏各种诉讼案件,社会治安也得过问一下,忙得不亦乐乎。

  但是他还是比较满意的,毕竟他是在家门口上班,妻子温柔贤惠,小日还好吧。

  他得了一块东山水晶镜后,便送与郎氏。

  郎氏一开始喜之,但见其能使自己纤发俱悉,又惊之,感叹自己的容颜渐逝……竟然身上还未有半个子女,其实她才二十四五岁……竟不如那铜镜能让自己好看!

  但是,可不能再让大官人离开自己了!

  郎氏道:“官人啊,奴家以为,此物过于新奇,莫不如献于丞相了……你我也好保个长年厮守……”

  再送一份重礼?

  郎氏道:“奴家祈愿今生今世与官人不离开临安城!”

  好吧,祈愿上天,也不如给贾平章送礼……

  洪起畏府尊叹了口气。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7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