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五十三章 夜光石值钱不?

第五十三章 夜光石值钱不?

  就在这条御街上,总共不到两公里的路程,他们走了差不多一个小时!

  但是终于还是到了珍宝行一条街,这里依然是个人声鼎沸的地方。

  大宋时期的老百姓是真喜欢逛街啊。

  他们先是在外面观察了一会儿,看中了一家门脸最大的珍宝店:刘家珍宝店。他们需要有实力的接盘手,或者至少能有更好的东西可以交换的店铺。

  在外面看去,那店铺里出出进进的人中,间或有身着奇装异服之辈,一看就不是大宋人士,大宋男人往头上插花但是不会插鸟毛的,而且那里的主要客人都是穿着一身花团锦簇绸缎的人。

  个个看上去都像是人傻钱多的样子。

  这就最好了,他们如果对这样明显身份不同的人物都淡然处之,全盘接受,那就说明我们几个人进去也是无妨的。

  于是他们也学着那些人的样子,施施然地走进去了。

  这家珍宝铺子里在墙上打了若干木格子,上面摆了若干摆件,大多是金银铜锡之器,还有一些象牙雕件之物。

  店铺中间还摆着摆台,上面摆着一些珍珠、玉石件。

  这个摆台的旁边还有专门的伙计候着,明显这些东西在他们的眼里贵重了一些,也确实如此,连对玉石不会太鉴赏的宋子强也明显感觉比临安县城里的货色好一些。

  店铺的四角处都是摆放着绿色的植物,还有盛开的鲜花在散发着芳香。

  他们知道,这个时候的花农和菜农学会了利用马粪或是生石灰来充当暖窑-------

  他们也学着店铺里的其他人那样,背着手,溜溜达达地观看着。

  他们的两个学生也都是看入了迷,全是天下的珍宝啊!

  当然,他们还没有让自己的学生看他们带的东西。解释起来太麻烦,学生们问题多多------

  让大家高兴的是,他们还看到了许多犀牛角的工艺品,妥了,这些个全要了,足有十几斤了!

  说实话,他们都没有见过真实的犀牛角工艺品,但是也恶补了一些知识,怕被宋人骗了。

  由于没有见过真实的样品,所以也只能是简单的常识,比如牛角底截面,有圈状的角朊层,而犀角则没有这样的圈状角朊层等等。

  还有更让他们开心的,竟然还看到了青铜器制品!

  吴大鹏一看就知道这个是仿造的。

  前文中提到过,两宋时代可称之为伪造的兴盛期。

  其原因很简单:第一宋皇以后,商周青铜器出土多。大量真器的出土为仿制、伪造提供了样品。第二,宋代是“郁郁乎文哉”的时代,学术研究空气浓郁。

  士大夫们的生活基本很舒适,有钱也有闲。

  这个宋代仿造伪造的青铜器不仅数量多,而且质量也较高。无论从青铜原料的来源的筛选,冶铜和铸造技术,宋代都超过了商周。

  但也因为一味仿古,没有了创新,总给人呆板,缺乏生气的印象。

  这些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是宋代的,这就可以了。

  这一次由万士达和吴大鹏要主谈,要是花钱买的话,打死他们也不干的,他们肯定拿不出。

  他们要交换,他们对自己手里的货物有信心。

  不过,上一次先去质库抵押钱的做法被证明是愚蠢的……

  万士达喊来伙计,声称要与他们的大掌柜谈一笔好生意。

  那伙计看此人衣着平常,但是气质不凡,似乎口音中带着闽地语音。

  便上了二楼请示去了。

  御街两边的商铺,大多是两层结构,也有三层的,这可以看此地的地皮甚贵了。

  不一会儿,那伙计下来了,请他们上去。

  万士达和吴大鹏便背着包袱上楼去了。

  楼上果然有大户室,一看就是招待vip人士的。

  两人在座位上坐好,等着大掌柜来,这个大户室散发着兰花的香味。

  万士达看了一眼吴大鹏说,然后小声说:“他们最好手里还有私货……”

  吴大鹏点点头,也小声说:“肯定有,沉住气……”

  按照计划,他们要先用夜光石试试水,这个东西,由于轻便,他们带得多了些。

  刘家珍宝店的大掌柜正是刘钱行首,他还是在为那个东山水晶镜发愁。

  虽然现在那贾丞相现在回到了家乡,一时间洪府尊也没有催促得太紧,但是听闻官家和太后亲自手书催促他回来,也是催得紧,因为前线上那京湖制置使吕文德回报说,鞑靼现在又兵逼下沱了,所以官家和太后当然着急了……

  所以说,贾丞相回归朝廷是一定的,只是看时机了,所以自己这个东山水晶镜的问题还是要解决啊。

  这些事情,行首刘钱是从新闻上看到的。

  这个宋代确实有报纸,官办报纸多为手抄版,被称为“邸报”,又称邸抄、朝报、状报、除目;民间或私办报纸,除手抄外,还有印刷版,称为“小报”,偶尔也称“新闻”。

  宋初时各州都要设进奏院,办公地点则在首都开封,相当于今天的驻京办。

  全国250多个州,设置在开封的进奏院多达200个。

  太宗朝太平兴国六年,中央开始设立都进奏院,直属门下省,对各州进奏院、进奏官进行专门管理。进奏院职责之一,是将朝廷“政事施设、号令赏罚、书诏章表、辞见朝谢、差除注拟”类新闻,分类拟成条目,统一发行,“播告四方”,这就是邸报的由来和目的。

  都进奏院负责状报的采编、发行,成为史上最早的新闻管理和报刊发行机构。

  编发官报的目的,一是迅速传达中央政策、法规、文件,以便各地官员要亲自去贯彻落实,二是希望用邸报中那些活生生的升迁、降黜新闻,来规范约束勉励各地官员。

  官报发行周期相对稳定,有5日报,有旬报,有月报。

  一般由都进奏院将中央、地方各类信息汇总选编,上交枢密院审查大样,待审核通过才能发行。

  但有关军机、边情、灾异、兵变等重要消息,通常不准上报纸。

  报纸也不是公开发行,读者群比较窄,只有一定级别的官员,才有阅读权。

  到了北宋末年的时候,政府的新闻控制力减弱,民间小报开始发行,至南宋时期则遍地开花。

  这时候,南宋的小报算得上是英国《太阳报》的祖师,为了吸引读者眼球,假新闻、假圣旨、假奏章不时出现。

  有时候,那官方的邸报还没有出来时,那些坊间的大小书商,往往还要抢先一步,把朝廷尚未发布或不宜于公开的政务动态、花边新闻刊发出来,内容囊括“省、院之漏汇,街市之剽享有,意见之撰造”。

  小报的新闻记者大多兼职,统称为“探报”。

  这些狗仔队员,利用职务、地缘、亲缘关系,采用非正常手段,孜孜不倦探听各级内部消息,负责宫廷新闻的叫内探,负责中央机关的叫省探,负责各地衙门的叫衙探。

  问题的关键是,大宋朝廷对此竟然漠不关心,任由流言在报纸上满天飞!

  宋子强当然在邸店里时就看到过了,他愤愤地说:“大宋政府真是的,这公开造谣,也不好好管管!”

  吴大鹏说:“人家管啥?因为人人都知道是假的,就是图个乐,挣点小钱罢了。”

  当然,这个报纸是要收费的,一张要十文,不过有时低些,有时高些,和内容是否有刺激性有关,甚至还有盗版的……这可真是让人无语了。

  这个报纸啊,大宋的官员没有信的,当然不会买,其实老百姓也没有信的,一般人心疼钱也不买,一个蒸饼钱呢。

  有两钱而且又有闲的人买,当个乐子了。

  不过也有真事,比如上面说贾丞相料理完宋理宗的葬事后,因为悲伤过度,于是辞官不做了,回家乡休养。

  可这个时候,鞑靼大军又兵逼下沱了。

  现在的官家和太后手书急令贾丞相回来,现在大家都在猜他何时能回来呢。

  当他听说外面有不像是本地客商的人来商谈大生意,便从自己的休息室里出来了。

  他向着万士达和吴大鹏微微一礼,说:“得罪,小店让客商久候了……”

  万士达和吴大鹏一见,感觉是个有货的主儿,沉稳而且有一种见过世面的气质。

  至少这身上的暗花缎子应该值不少钱,特别是他腰间挂着的玉佩。

  绝对是好料子,吴大鹏有数的,一千万好出手,两千万等客户。

  万士达便把他们的用意说了,声称要以货换货。

  珍宝行行首刘钱捋着长胡子,淡然地笑着,说:“可知某的犀玉青铜之物。价值几许?”

  他的意思是,他的东西比较值钱,看这两个人穿着上,太不出众了。

  商人从来都是以衣帽取人,这个不分空间,万士达和吴大鹏的穿着确实是有些平常了。

  万士达解开自己的包袱说:“我有夜光石……黑暗中,可照数步远,越到暗处,此物越亮!”

  吴大鹏看到那个宋人大掌柜的眉毛动了动,像是感兴趣了。

  他插话道:“可以演示一下!”

  万士达拿出一块夜光石来,用双手捂出一个黑洞状的手形,又露出一点缝隙示之。

  吴大鹏看到这个中年大叔眉毛跳了两跳,知道这是起作用了。

  他笑着说:“大掌柜何不亲自去里屋试一试?”

  中国古代的建筑,不管是啥样子的,就是透光性差,那里面如果是休息室,那么肯定能找到更黑的地方。

  那个大掌柜小心地拿起那面世界里三块八毛钱批发来的人造夜光石小挂件,这是一个漂亮的小海豚造型。

  这不是石质!行首刘钱心中说道,但是又不想让对方看出自己不认识。

  他回到自己的休息室里,找了一个角落一看,果真蓝莹莹散发着一种神奇的光茫,差不到能达到可以认字的程度了!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7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