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五十四章 谁比谁傻一点

第五十四章 谁比谁傻一点

  珍宝行行首刘钱从屋子里再出来时,他的脸上是一片淡然的笑。

  吴大鹏真心佩服他们了,这货摆出一幅见过高分子合成树脂产品的样子,竟然还能如此平静,憋些劲儿不问此物为何材质。

  万士达说:“你刚才看的是蓝色的夜明光,我这里还有绿色、红色、白色、黄色、粉色几种……如同大宋一样,同样以红色为尊贵……”

  珍宝行行首刘钱都不会笑了,因为万士达真的拿出来了这样颜色的夜光宝石。

  吴大鹏在旁边心里话说,小样吧,不装了,一会儿还要吓一吓你!

  万士达说:“你开个价吧,如何交换……”

  “此物,你那里有多少?”

  “我等来自殷地安大国,那里距此……”

  珍宝行行首刘钱的屁股上像是装上了弹簧,一下子跳将起来,声音都有些变调了,说:“你便是那临安县城的海外行商!”

  “------正是!我等上岸后,寻找失散的同伴,才到……”

  “可还有那东山水晶镜?!”

  “------有------还是大尺寸的------”

  “甚好,甚好!拿来给某看看……”

  吴大鹏笑了,这个东山水晶镜的名声还传去了呢……好吧,他们从自己的包袱里抽出一面来,递给他看。

  他们身上的两个包袱里一共有十面方形东山水晶镜,还有两公斤左右的七彩夜光石头。

  珍宝行行首刘钱这时候来了一个纵身小跳,跳了过来,拿起来一看,那镜面果然如先前见过的那些一样,俱能照得人须发皆悉,而且比先的要大上些许,而且是方形的……

  珍宝行行首刘钱的手有些抖了,但是他坚持捋着胡子说:“你那夜光宝石是好物件,但是那匠师的雕刻手工太差了……像是给童子玩的玩具了,没有韵味!

  东山水晶镜虽然还是好物件,比过去大些,只可惜尺寸还是尚小……”

  贬损才是买家,你看这家伙的眼睛里全是攫取的神色了。

  这就对了,咱们开始实打实地讲价吧。

  双方坦诚相告,珍宝行行首刘钱的意思是,你们有的他全部都要了,双方可以商议折价。

  但是,他却能看出这两人明显对他现有的货物不甚满意,这样他心里就有些发虚了,店铺里的那些货色,本来就不是给大户的!

  只见他们其中一人摇着头说道:“你店中的珍宝确实多,但我们看上的少,怕是还要到别家店铺看一看了。”

  那人还想要到别人家的店铺看看!

  他微微地一笑,看来,不拿出更好的物件来,是休想谈成了。

  珍宝行行首刘钱也早就从他们的需求上看出道道来了……他们喜欢犀玉之物,尤其是对古董感兴趣……

  “某有商朝的酒器!周朝的也有!但是你的物件怕不够了……”

  两人听完后心里一抖,可能上亿的东西到底是出来了,而且这货的话非常可信。

  商、周时期的青铜器,在宋以前时一直被视为至高无上的器物,青铜礼器的拥有,集中于显贵手中,并作为身份的象征,古代青铜器因此成为历代帝皇的珍藏工具,宋代皇室就是其中最为显赫的珍藏者,宋室所藏古青铜器达6000余件之多,宋徽宗就是其中最为热衷于青铜器的文物珍藏家,按《宣和博古图》纪录,徽宗内府所藏青铜器达839件。

  北宋时期的《考古图》及南宋时期的《续考古图》等等著作,这个时候也纪录了其时民间大量的青铜器藏品,宋代青铜器珍藏民俗之盛,可见一斑。

  珍宝行行首刘钱看见两人对视了一眼后,点点头。

  先前开口的那个人说:“你先拿来让我们看看,若是真实的,我手里还有东山水晶镜……”

  “那包袱里有多少面?!”

  “看看你的货色了------”

  珍宝行行首刘钱的眼睛有些红了,他想要把这些都吃下。

  他去叫来伙计,不知道说了什么,那伙计离开了一会儿,便又领着四个伙计回来,他们抬上来两个大木头箱子。

  伙计打开了盖子后,两个人望去,也是大喜,那里面的白锻子上,果真躺着几样酒器!

  珍宝行行首刘钱这时却平静了,他看到那两个人的眼睛闪闪发亮。

  他得意地等着两人向自己求教这两套酒器的来历,海外行商如何能懂得,这都是好大的学问呢!

  但是他哪里想到,那两个人只关心那青铜器上是否有铭文,连能不能看懂都不管,还小心地抠了抠那铜锈,怕是做旧的呢。

  这两人对这个青铜器的理解,也就是两样:看铜锈,知道有铭文的更贵------当然,他们又不是傻子,造型花纹还要好看,这是一定的了!

  两人轻轻摸着那杯口上的双虎造型,心中大叹,不管什么时候,权贵们都喜欢老虎啊------

  珍宝行行首刘钱看他们的表现,感觉这两个人不识货,没有这样来鉴赏青铜器的------

  这个时候,万士达悠悠地说:“你认为……多少面可以换得你所说的商周青铜器?”

  珍宝行行首刘钱想了想说:“至少要你们那包袱里的了……”

  万士达倒吸了一口凉气,说道:“且容我们两个人私下里商量一下……”

  珍宝行行首刘钱一听就乐了,只要商量就足矣!

  同意不同意已经不重要了,他一定要都得到!

  ……这些人果然是海外行商,青铜器物,这城里哪家珍宝行里哪家没有几件,但是哪家有东山水晶镜?!

  切切不可让他们走掉了……

  他笑着说:“无妨,某可以把玩一下那各色夜光宝石吗?”

  “当然,你可以认真看。”

  万士达挑全了以发射出不同荧光色彩的夜光石,递给他,这时心里想,他说的对啊,下一次我们不妨找人设计一些款式,后期加工简单啊,带过来时有些匆忙了。

  他们两个看到那个家伙回到了自己的休息室,还礼貌地关紧了房门。

  珍宝行行首刘钱在门后抚心大慰,总算解决了洪府尊的大事,而且自己还能和贾平章有了干系。

  贾平章对古董之物那是极有心得,特别是金石之物,哪怕有机会聆听一下教导,也是好的,若是他能将收藏的古董转让一二,珍宝行中,某家店铺更是行中翘首了!

  万士达和吴大鹏两人强忍着没有发出笑声,真的发财了,等会儿再多要一点,看看他能拿出什么来!

  对于镜子,六名穿越者有自己的计划。

  一开始时,他们本准备四处开花,有多少卖多少,换回东西再说了。

  但是,张国安两口子确定不回去了,这就要改变一下打法了。

  先用几面小镜子来宣告我们有这东西,然后,用大一点的涨价,再然后,再运大一点的------但是,不能四面开花了,怕给张国安两口子拉仇恨值!

  因为,玻璃之物,虽然现在西方也有了,但是,他们在光透度上还远远不成的。

  肯定不如张国安以后所要制造的质量,再说了,一个普通的银化反应,他也当然能对付了。

  所以,以后的镜子肯定会大降价,那么,先前能买起镜子的人,可能会恨极他们,这不是好事情。

  张国安当时说:“没有事吧?你们发财的大计不能受影响!真到能造出镜子的那一天,还不知道会是什么时候呢------”

  吴大鹏说:“不行的,四十多岁的人了,想问题再不周全点,年纪都要狗吃了,小心最好!所以啊,我感觉就找一个代理人,啥事情都让他出头!想挣钱的人多了,他可能还乐不得当这个前台代理呢------”

  大家那时都点头认可,这样稳妥。

  吴大鹏说:“国安,当市场上只有我们一家供货时,它的价格就是由我们决定了,出货多少都不会耽误我们发财的!”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交给这个人行不?

  万士达在宋人的vip室里小声用普通话说:“交给他可行,这个人不像能沉住气的样子-----这比老谋深算的人好。”

  吴大鹏说:“古人能有啥见识?妈蛋的,我要是真想留在这里,称霸全球有没有?

  ------可以,先让他当一个阶段的前台代理再说,不行换人。

  一会儿,你继续讲价,结果不重要,过程重要,要让他知道不会那么轻易能得到的,你往宇宙真理上吹!”

  最后的结果是,在珍宝行行首刘钱又交出自己的玉佩后,连带着原先吴大鹏等人事先看中的物品,他们几公斤的东西,换回来人家几十公斤了。

  而且,人家还要负责送货。

  王德发在楼下面等着不急,他对宋人的漆器水平也是大加赞叹。

  中国是最早认识漆的并能将漆调成各种颜色,用作装饰之用的国家。

  早在六七千年前的河姆渡文化中,考古工作者就发现了一只木胎红色漆碗。它揭开了中国漆器光辉的制造史。

  用漆涂在各种器物的表面上所制成的日常器具及工艺品、美术品等,一般称为“漆器”。

  生漆是从漆树割取的天然液汁,主要由漆酚、漆酶、树胶质及水分构成。

  用它作涂料,有耐潮、耐高温、耐腐蚀等特殊功能,又可以配制出不同色漆,光彩照人。

  在中国,从新石器时代起就认识了漆的性能并用以制器。

  特别到了宋朝时代,这个中国的炝金、描金等工艺品,对日本等地都有深远影响。

  可以负责任地说漆器是中国古代在化学工艺及工艺美术方面的重要发明。

  新石器时代的漆器制造处于探索阶段,主要制作生活用品。

  漆色以红、黑两种单色为主,髹漆工艺仅有彩绘和镶嵌两种。

  战国、汉代是漆器制造空前繁荣的历史时期,大量制造各种实用与观赏品。髹漆工艺主要有描彩漆、镶嵌、针刻等。

  装饰纹样盛行动物纹、云纹、几何图案,特点是色彩丰富、线条奔放、勾勒交错、气韵生动。

  东汉以后,漆器制作进入了缓慢发展时期,但其间也取得一些令人瞩目的成就。

  这项技术在后来又得到了快速发现,比如唐代的金银平脱工艺、宋代的雕漆工艺都得到高度发展。

  雕漆简单,就是把天然漆料在胎上涂抹出一定厚度,再用刀在堆起的平面漆胎上雕刻花纹的技法。

  王德发盯着一个木胎雕漆件对他的学生鲍威说:“你看到了什么?”

  “漆器!”

  “这是漆包线啊------”

  “------”

  宋子强看着一幅唐代的仕女图对他的学生郭勿语说:“你看到了什么?”

  “画!”

  “错了,是低俗!”

  “------”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7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