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五十八章 两碗心灵鸡汤

第五十八章 两碗心灵鸡汤

  宋理宗在世时,就以崇尚理学着称,他为赵禥选的老师,也多是一些理学名家,受此影响,度宗对理学也十分偏爱。

  早在作太子时,他就在一次前往太学拜谒孔子时,提出增加张栻、吕祖谦为从祀,深得理宗赞赏。

  即位以后,他提拔了一些理学之名士为官,理学门徒也占据了从中央到地方的很多职位。

  但是传闻赵禥做皇太子就以好色出名,当了皇帝以后还是这样。

  也许是少年时被管教太多,受性压抑了?

  这个时期,根据宫中旧例,如果宫妃在夜里奉召陪皇帝睡觉,次日早晨要到合门感谢皇帝的宠幸之恩,主管的太监会详细记录下受幸日期。

  赵禥刚当了皇帝时,有一天到合门前谢恩的宫妃有30余名!

  其实六名时空走私者对此不信服,一天三十次,还余,这是什么身体!

  因为他们牵手以上的经验都非常丰富了,他们打死不相信,再好的**也达不到这个效果吧?!

  联想到十几年后,这个大宋政权的结束,也许越是末世来临,越是要开始出现违反常识和常理的事件?!

  但是不管怎么说吧,这可真令人不解,此人虽然度宗推崇理学,但理学家提出的“存天理,灭人欲”的信条却几乎对他完全不起作用,他仍然每日沉迷于美色之中,醉生梦死。

  这也许就是传统文化的先进性了,做人嘛,必须宣传让别人做一套,自己要做另一套。

  但是,他的能力有这样强大?就算他能吃伟哥吧,难道大宋皇帝想吃啥药就给啥药?

  ------可是这毕竟是官方的记载,

  在纪家邸店里,四个男人一边吃着外卖,喝着小酒,一边妄议着皇家秘闻。

  他们不害怕的,因为比他们还八卦的新闻小报,大宋都不管,他们怕啥?

  那两个小子到底是在晚上七点多钟回来了。

  他们两个今天嗨了一下午。

  临安城里有一句民谣:南瓦衣山衣海,中瓦卦山卦海,上瓦南山南海,下瓦人山人海。

  下午时,两小子先去了众安桥南,羊棚楼旁的北瓦子,在那里的勾栏里听了几段子小张四郎的小说,哈哈笑了半天,这个人可是有名气,一生不离北瓦子;又接着看了傀儡和杂技,嘴里还不闲着,吃着各色干果,喝着茶汤,给着打赏,真当自己是富家公子哥了。

  然后又跑到中瓦子的柳条巷子玩扑卖,两个小子走运气,从两三家台柜里羸了好几千文铜钱。

  这时间就差不多了,两个人想回去了。

  但是,当他们两个路过盐桥下,蒲桥东的蒲桥瓦子时,他们遇到了一个妹子,一个卖卤鸽的妹子……

  宋子强打断了他们的叙述,鼓着眼睛,生气地说:“你两个当时定是看中人家漂亮了!”

  两人连连摆手,说:“绝不是,绝不是,现在还想不起她的模样……只记得她拿着的篮子上,写着千千卤味……”

  宋子强更加生气了,说:“人家这是明明白白告诉了你们两个,这叫‘抽老千’,还是叠字的!这不是正好骗你们两个嘛!”

  原来,他们两个人看到了一个女孩子,一手提着一篮子卤鸽,一手摇着一个大签筒喊道:“十文钱,抽三支签,若数字大过二十有三,便可得一只大卤鸽!快来抽签啊------”

  两个小子当时来了兴趣,十文钱得到一只大卤鸽?太便宜了!平常都要卖三十文一只的……

  他们两个围了过去看,那签筒里共有12根竹签,每根竹签上都刻着数字,有的刻一,有的刻二,有的刻三,一直刻到一十二。

  当时那妹子说:“抽吧,两位小哥儿,三根签就得到一只大卤鸽------”

  当时,鲍威和郭勿语两个人,手指碰手指地算了下,数字太多,感觉算不清楚,但是差不多合适吧?

  那个妹子看见了他们穿的是怪衣服,也看到了他们的兜子里和身上的小褡裢都是沉甸甸的,便又说:“两位小哥儿,你们是给海外行商做活儿吧?”

  然后她又掩口笑道:“怎么会差些许布料?穿着难受否?”

  当时鲍威一本正经地说:“你哪里知道,某穿这个真舒服呢!”

  郭勿语说:“五文抽一次可否?”

  那个妹子马上板起了脸儿,说:“不可,未见过有这样小气之人------”

  郭勿语当时没有在乎,反正某有铜钱在兜里。

  两个人还是抽了。

  结果两人花了五百文钱,才得了六只大卤鸽!

  数学再不好,他们两个也知道赔钱了!

  那个妹子眼珠一转,说:“你们若是想五文一次也可,扑买吧,一个浑成,便白给你一只,没有浑成,便送我五文钱!”

  郭勿语点头说:“好的,好的!”

  鲍威说:“算了吧,已经有了六只卤鸽了------”

  郭勿语却说:“莫要着急,要赢回一些!”

  结果,这一次的运气没有站在他们这一边了。

  郭勿语连续抛了十几次三枚铜钱,结果,没有一次是三枚铜钱全都背面向上的!

  一个浑成也没有,白白交了好到一百文钱了,亏死了!

  换鲍威吧,结果也是一样的------

  然后两个人开始不服气了!

  宋子强听到这里后,笑了,说:“看看吧,数学不好的男人会被女人欺负的!”

  这时,他心里有了惩罚这两个小子的办法。

  他说:“继续说下去------”

  还说什么?

  两个小子运气差到极点,他们身上的铜钱,小褡裢里的铜钱都给那个妹子了,也没有抛出一个浑成来!

  后来那个妹子实在看不下去了,说是没有见运气如此差的人,而且还是一次见了两个!

  便把篮子里的卤鸽都送给他们了,当然,两贯多铜钱是不会还的------

  宋子强哈哈大笑,说:“妈蛋的,三篮子卤鸽也买出来了,亏死了!”

  鲍威和郭勿语两个人都要哭出来了,但是还没有完。

  宋子强还让他们用笔和纸来算数!

  先去把一到十二的数字任选三个相加,和值是个位数的列一行,是十位数的列一行,二十位数和三十位数的又分别列出一行,别说加法不会!

  然后再把三枚铜钱的所有可能性列出来,比如:正正反。

  真是的,两人输了钱,还要算数学,这种委屈与何人诉说?!

  他们知道,此时钱塘门外的丰乐楼,就算已经将近二更,还有大船停泊靠岸,那些服饰鲜丽的贵公子,挟十几个姬妾,登楼狂欢,歌童舞女,伴唱伴舞,一时间,喧沸的丝管弦乐,传遍西湖上空,一定会使人忘记了这是入夜了------

  他们知道,在那大街上还有许多四处游动装有茶汤的车担,卖茶汤的小贩,那些奔走累了、唇干舌燥的市民,让他们呷一口香茶,饮一碗甜汤,提神爽气,以继续去那有“夜场”的勾栏瓦舍游玩------

  他们知道,一队队太平车,从城中出发,乘着夜色,缓慢而又稳健地走向嘉会门,为明日远航的船只送去货物,一条条水渠,流淌淙淙,清澈而又动听,穿城入槽,四方贯通,那些夜间加工麦面、茶叶的水磨之声在空中回响,一扇扇被灯火照亮的作坊纸窗,将织工的精细,铁工的辛劳,药工的专注,印工的细致……像剪影一样,一一映现。

  但是,他们却要算数学,若是不好好算,宋主家会踢屁股的。

  这一切都是那个穿着红夹背,青襦裙子的小女子害的------来日定要找她算账!

  终于,他们把数字都算出来了,可能性也都写出来了。

  宋子强敲着纸说:

  “从概率的角度讲,你们的赢面是很低的!

  那三枚铜钱同时扔,可能扔出八种结果:

  正、正、正

  反、反、反

  正、正、反

  正、反、正

  反、反、正

  反、正、反

  反、正、正

  正、反、反

  在这八种结果里面吧,只有一种结果是浑成,即反、反、反,所以你们扔出浑成的概率只有八分之一,平均每扔八回才能赢一回!

  五八四十,你们要花四十文钱买一只卤鸽,你们这两个傻小子!

  当然,这还只能是平均,实际情况呢?你们两个的运气差到极点了!

  看明白了?”

  两人恨恨地点头,但是还记不起那个卖“千千卤鸽”女子的样子------

  宋子强又敲着另一张纸说:

  “你们看看这些数据,那签筒里12根竹签,从中任意抽3根,可以得到220种组合,你们再点点,一共有53种组合的和大于23。

  用53除以220,就是你们的赢面不到四分之一!

  就算你们抽四次中了一次,有好运气------你们别抢话,要是那小妹子的签筒里面有欺诈,嘿嘿------有话说话,瞪什么眼睛?!”

  鲍威说:“某敢担保,这里没有欺诈!”

  郭勿语也重重地点头,表示没有。

  宋子强不想告诉他们社会有多丑恶了,就想给他们灌一碗心灵鸡汤。

  “有运气这东西,但是,你们千万不能依靠它,运气是个屁!你要流自己的汗,吃自己的饭,用自己的双手和技术去发展,还好,这里还算是一个勤劳可以致富的社会!

  实在想吃卤鸽,才三十文一个,买来吃了,不就行了?”

  鲍威小声说:“不是某想吃,某和小郭都知道主家们喜欢用此物下酒------”

  这一碗心灵鸡汤还给了宋子强,让他心头一暖,想起了自己的儿子,他们比自己的儿子还小。

  在那面世界的儿子是不会想到给老爸买卤鸽下酒的-------

  他轻轻揉了揉两个臭小子的头,说:“算了吧,快去睡,明天大家都有得忙,要给我们带路!”

  蒲桥瓦子在这夜色里依然是人声鼎沸,沈千千提着篮子,摇着签桶仍然在四处叫卖着,现在,她好像没有那样的好运气了。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7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