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六十章 大宋也有碰瓷的

第六十章 大宋也有碰瓷的

  每二天,大家分头忙乱起来。

  吴大鹏先找好了牙郎,要领着他和万士达去联系日本商人和高丽商人。

  其实就是其它什么地方的商人也行的,这个是必须要接触的,让牙郎领着去找总比自己去找强。

  他们需要大量的海外之地的农民,特别是在他们还不把农民当人看的时候。

  如果没有农民的参与,开发台湾的台南平原是一个笑话。

  吴大鹏一点也没有人种歧视的意思,因为大宋农民更适合后期开发工作。

  大宋的双季稻种,确实是从占城传来的,但是,从大宋双季稻的亩产在一般情况下能达到二石左右的水平看,大宋农民更适合精耕细作,而不是野蛮开发。

  事实上,吴大鹏事先已经向牙郎确认了一下,问他能不能雇佣到日本农民或是高丽农民。

  那牙郎是一个中年人,经历不少,专门给别人的各种生意牵线搭桥,特别是买货雇人之类的。

  其实女人也有从事这一行的,就像《水浒传》里的王婆了,她就靠着这些杂趁养口,为头是做媒,又会做牙婆,也会抱腰,也会收小的,也会说风情,也会做马泊六……

  那牙郎说:“某虽然没有听过要雇佣倭国农民的事情,但是想必不难。许多大户都找过倭国使女来用,农民嘛,也应是可以……”

  大宋时朝,江浙地区尤其是明州、泉州等地有大批商人到日本贸易,往往为了等待信风要在日本停留半年以上。

  这时的日本尚流行走访婚,晚上任何男人进入某个村庄,村庄里的女人都会开门延纳,何况是外国人,这让她们感觉更新鲜更好奇。

  更何况这些外国商人都很富有,不仅不会空手而来,而且比日本男人更温情脉脉,所以宋朝宁波等地的商人来到日本,走访当地的女人,和日本妇女结婚生子是司空见惯之事。

  但是这大多是包**的性质,至于说可不可能扶正,看大宋商人的心情了。

  当然,也有随船而来充当外来妹的,可以挣到比在日本多多的工钱,若是有大宋人收留,就留下来,若是找不到接盘的,就回家乡。

  好在“大和民族也不计较血统问题”,当时的乡村和庶民家庭仍然保留了不少母系氏族社会的传统,“孩子等于是村落共同财产,谁当父亲都无所谓”。

  这里有一个度种的事情,想必是真实的。

  当年大宋人周辉偶然碰到一些漂流到中国的日本人,他顺便询问了日本的风俗,并记在他的笔记里:

  辉顷在泰州,偶倭国一舟漂泊在境上,一行凡三二十人,至郡馆之。

  或询其风俗,所答不可解。

  旁有译者乃明州人,言其国人遇疾无医药,第裸病人就水浜,杓水通身浇淋,面面四方呼神请祷即愈。

  妇女悉被发,遇中州人至,择端丽者以荐寝,名“度种”。

  他所云,译亦不能晓。

  后朝旨令津置至明州,迩便风以归。

  如此说来,“度种”即借种生育,对于当时的日本人来说的确是非常可能的,就像那面世界不少中国女人争着找老外一样,因为那时中国经济文化远比日本发达,中国人自然是“优等”人种了,度中国人之种自然可以改善日本人之种,在被人轻视的日本庶民看来也可以提高他们的身份。

  前文说过,这个时期日本正是镰仓时代,武士阶层正式登上了舞台。

  日本在农业经济上也发生了变化。

  原先庄园内的大名主、土豪,成为了幕府的地头。

  他们倚仗幕府的势力,居住在庄园内,代表庄园领主管理庄园。

  庄园领主把庄园的一切经营全部托于地头,地头每年向领主缴纳一定的年贡和租税,这种形式称为“地头请所”。

  由于庄园领主们经常会为了“请所”而产生激烈纷争,因此镰仓中期以后,又出现了另一种称为“下地中分”的经营方式,即把庄园耕地和庄内农民分为“地头分”和“领家分”,地头断绝与领家的一切关系,完全独立于领家。

  通过“地头清所”和“下地中分”这两种方式,地头逐渐转化为在地领主。这种转化,是建立在对农民的支配和管理的基础上的。

  如此,在地领主对农民有更大的支配权,同时,他们又是对南宋贸易的主要力量,也是坚定的支持者。

  所以,那个牙郎的自信是有原因的。

  这个时候的日本商人大多住在嘉会门外的码头区,他们各个方面都以模仿大宋商人为荣,如果人家不开口说话,还真无法一下子区别开。

  至于高丽商人,他们大多是做短暂的停留,由于种种原因,他们极少在临安城居住。

  宋子强和王德发则要去购物,货色还需要不少呢。

  在计划中,他们要买一些必要的东西。

  比如硝石和硫磺,不仅制造火药有用,靠他们加工农药化肥也需要。

  这个时空的硫磺和硝石却不是专卖,民间购买的数量,不比官方的少。

  在大宋时期烟花爆竹产品的品种繁多,并且具有烟、火、光、声等不同的效果。

  到了南宋时临安城内已开始举办多种大型烟花晚会,甚至当时的许多烟花爆竹制作技术一直沿用至那面的世界。

  南宋民间的鞭炮制造非常发达,种类上也很多,大家在街上也看见过好几批游商拎着筐贩卖,当时看见了,但是因为那时光顾着为弄到青铜器高兴了,谁都忘买了。

  回到纪家邸店后,大家才想起来这事情,又匆忙叫店小二出去代买,倒是很快买回来了几样。

  毕竟,现在快过年了。

  他们当时撕破了烟花爆竹外面裹着的草纸后,一检查那火药,大为失望,这最多是只能算低端燃烧的**……

  他们点燃了后,果然是冒着浓烟燃烧了,从速度看,这个可当不成火炮和火铳的发射药。

  它各项纯度和配比可能不是很好。而且肉眼可见,木炭颗粒就有些大了。

  大宋早在神宗时代,设置了军器监,总管京师各州的军器制作,规模宏大,分工很细,其中有“广备攻城作”,即国防工场,其中就有专门研制火药的作坊。

  从此火药制造的进步很快,到了北宋末年,便已有“霹雳炮”、“震天雷”等爆炸性很强的武器,表明那时对于提纯硝硫已经很有经验了,但这只能是相对的。

  据北宋抗金将领李纲的自述,靖康元年他曾用霹雳炮击退金兵对汴梁的围攻。其时的炸/弹已是以铁作外壳,威力极大。

  据《金史》描述,这种炸/弹“火药发作,声如雷震,热力达半亩以上,人与牛皮皆碎迸无迹,甲铁皆透”。

  但是,为什么没有达到质的转变呢?

  原因在于火药发明之后,设计师和匠师们就一直想不断改进它,设法增强它的威力。

  除了火药配方的调整外,更关键的是提高硝石、硫磺的纯度。

  可是关于硝石的提纯,直到宋代仍无很大改进,只是简单的煎淋加上蒸发浓缩加上重结晶。

  两人没有稀得用牙郎,因为他们发现,这两样东西,要是到药店去买,质量能更好一些。

  临安的药铺主要集中在炭桥以西,那条路上,两边的药铺幌子如树林一样多。

  郭勿语介绍完毕后,心里有些不开心。

  他不愿陪着宋主家,可是他却非要自己了。

  为何不选鲍威?

  他们路过果子店时,宋主家眼睛都不看一下,那里的甘橘、甘蔗和各色干果,都是极好吃的。

  他们路过茶坊时,宋主家的眼睛还不看一下,那里各色的茶药汤,盐豉汤、荔枝圆眼汤、湿木瓜汤、白梅汤、乌梅汤、桂花汤、薄荷汤、枣汤、快汤……都是极好喝的。

  他们路过……

  郭勿语忽然听到宋主家怒喝一声:“妈蛋的,你也敢来欺负我们!”

  他一哆嗦,抬头看去,见宋主家正揪住一个泼皮壮汉,举起拳头便打去!

  街上的人流立刻闪出了一片空地!

  临安城里人口密集,人流拥挤,哪天都会发生几起打仗……

  郭勿语也想冲上去,但是发现对方是有五个破落户泼皮之多!

  他便悄悄退后了……

  原来刚才王德发在行走时,被一家卖香包的铺子吸引了,那家像是新开业的,竟然请了五个艺伎轮流唱卖,歌声非常入韵。

  结果一下子撞到了一个汉子的身上,把那汉子手里的一个小罐子撞掉了,在石板路上碰个粉碎,而且里面似乎有一只蟋蟀,几个纵跳便跑了。

  王德发刚要道歉,那汉子竟然先是勃然大怒,喊着非要王德发赔上百贯钱不可,听口音,这个汉子是中原人。

  他还想来抓王德发的衣服!

  但是,宋子强在后面看得真切,从动做上看,这个流氓是故意的!

  怒了,妈蛋的,跑这边来也能遇到碰瓷的,还敢抓我朋友……他当时一步上前,先将那个小子揪住了,热血上头了,抡拳头打去!

  人群里这时又冲出四个来,王德发快速掏出电击棒来,随手按开了……然后一下就倒一个!

  宋子强的动作很快,揪住他后,两拳就将对方打倒!

  看到对方还要爬起来,上前一个弹腿,鞋面正踢在他血淋淋的脸上,那汉子不动了。

  宋子强回身过来,见王德发奔着最后一个去了,他喊道:“交给我,他们不是会武术嘛,妈蛋的,我让他来!”

  王德发刚一停身,那个家伙看见宋子强大步冲来,撤腿就跑!

  宋子强也不去追,叉着腰哈哈大笑,心里真是爽气!

  王德发悄悄把手里的电击棒收了起来,其实也是带枪了,但是还不至于用上它。

  这不是主街,巡丁不像是御街上那样,每隔二三百米便有两三个,所以现在还没有看到有来的。

  人群发出了叫好声,宋子强得意地做了一个罗圈揖。

  王德发连忙拉着他走了,等派出所来抓人吗?!

  郭勿语乍着舌头,有些发呆,宋主家人高马大,不算什么,但是看着有些文弱的王主家竟然……

  王德发叫他了一声,他清醒过来,连忙跟上,看到地上有一个正在挣扎着想爬起来,他也狠狠踢了一脚,脚疼!

  他们急行了一阵子后,发现没有人跟上来,便又放慢了速度。

  不久就到了地方。

  他们两个人便去药店挨家挨户买,同时发现那里还有铅和水银,也是一同买上。

  他们知道,中药方子里,这些也是能入药的,所以他们坚决不用宋人医生看病,传说中的神医也不成的。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7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