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六十三章 对石见银矿有计划

第六十三章 对石见银矿有计划

  在这个冬季里,西湖边上依然是游人如织,尽管此时西湖真的没有啥景色。

  西湖湖水发白,水波不兴,万士达知道,冬天嘛,水里的有机物少了。

  远处的雷峰塔,在远处的夕照山上有些落寞的样子,吴大鹏知道,在嘉靖三十四年,倭寇入侵杭州,疑塔中有伏兵,于是纵火焚塔,那塔檐等木结构件被毁,仅剩砖结构赭黄色塔身。

  此后,人们传说塔砖可以驱病健身,底层砖块被挖一空,终于在20世纪20年代倒塌了……

  在那面的世界里,那个新建的雷峰塔不是在原先的位置了,而且还安装了豪华的透明电梯,门票四十,最上层还有小卖部……真黑啊,给所谓的古塔安装了电梯,你说,他们是怎么想出来的办法?

  吴大鹏当时真是倒了胃口,可不敢再胡乱联想了。

  眼下,整个酒楼都热闹闹的,快要过年了,可大宋的闲人还是这样多。

  这一顿酒菜吃得妥帖,其它的菜肴不须多说,单单就是吃了正宗之极的西湖糖醋鱼也算是一个收获了,酸甜口的,味道不错。

  大宋在北宋时期,河鱼确实比较高贵。

  一尾鱼开价将近一百文,算起来要好几十块人民币呢,也是宴席间少有的东西。

  一整条鱼端上来一定是非常隆重的事情。

  那时候的材料是黄河鲤鱼,现杀下热锅,汆一下就端出来的,浇一个酸酸甜甜的汁在鱼身上。

  现在的人可能会觉得有些腥气,可是吃鱼就是吃腥啊。

  后来到了大宋的南宋时期,这种烹饪方法被他们带到了临安城里,西湖糖醋鱼开始闻名起来,而且由于这里的河鱼土腥气弱了些,本地人也开始这样吃了。

  其实整个浙江地区只有临安城附近这样吃鱼。

  江南水乡,河鱼都是量产货,这道鱼走进临安城人家的寻常餐桌。

  在酒量上,古人休想和现代人拼了,特别是吴大鹏主任之类的人,很快那个三原小井和那个牙郎都被吴大鹏两个人灌得迷糊糊的。

  四十来度的酒,对他们来说不算啥,但是两个古人就不行了,什么甘香凛冽的猛夸一气儿。

  他们两个也没有敢让他们多喝,大家还要谈生意的。

  鲍威想跟着尝尝,但是吴大鹏没有让,小孩子喝啥烈性酒?!喊来一个赶趁,给他上了一碗乌梅茶汤。

  这个时候的酒楼排他性不强,没有外菜莫入的说法。

  吃饭这一会儿,就有数个赶趁的,或是茶博士、经纪人之类的穿插其间,兜售自己的点心、小菜。

  还有赶趁的上前问,要不要叫歌姬弹唱助兴,不要的,还要谈生意呢。

  大家谈着谈着,不知道怎么回事,三原小井和牙郎竟然赛起宋词来了!

  吴大鹏他们两个人对了一下眼神,谁听他们在这里整些文青的事情?

  太小资了吧!

  好好挣钱的买卖谈成了这个样子,那两个家伙低一声高一声没完没了,他们两人也插不上话了。

  不过,反正也谈得差不多了,他们经常借着尿路出去走走看看。

  说这个酒楼里热闹闹的,是因为这里还有一帮子来赶趁的人。

  一些当地的老百姓在生活无着的情况下,就选择了去酒楼做赶趁这条路。

  他们吹箫、弹阮、歌唱、散耍,在顾客的身旁,吹拉弹唱伴奏助兴,顾客满意了,就给一份打赏……

  丰乐酒楼的经营者则对他们唱好唱坏,耍优耍劣不太挑剔,似乎只要会唱个曲儿,能逗个乐,就予接纳,让他们在酒楼谋生,只要他们能让顾客高兴。

  现在临安城里的酒楼,对这样的赶趁人的需求量很大呢。

  看来真正精明的酒楼经营者,无不将此视为酒楼生意兴隆之本:那就是酒楼要想吸引人,除了饭菜的质量和环境外,必须还要有雅俗共赏的文化娱乐。

  丰乐酒楼的经营者就弄得不错,在楼梯拐角都摆放着鲜花。

  现在特别是在二楼,这里正是唱乐喧天,笙弦聒耳的时候,不知道是谁点了他们演奏,看样子要挣到钱钞了。

  丰乐酒楼的经营者为了进一步笼络住光顾酒楼的客人,好像还雇佣了妓/女在酒楼作招待,这就好似现代的夜总会了。

  现在刚刚黄昏,他们就能看见,约有数十名浓装艳抹的**,聚坐在约百余步之长的主廊上,以待酒客的呼唤,那里也摆着不少绿色的植物,几个妓/女还冲着他们两人使媚眼,意思是,你想低俗一下不?

  吴大鹏拿出了主任的派头,脸上全是正气的样子:“不约,妹子,我们不约!”

  那几个妓/女未必能听明白,但是能看懂他们拒绝的意思,于是又板起了化着浓装的小脸,不理他们两个了。

  整个主廊里充斥着她们的天然香脂味道,不算刺鼻。

  这些妓/女未必全是从事皮肉行当的,她们的作用主要是使酒楼的气氛更加活跃,酒客则潇洒悠闲,各取所需:饮了,数杯邀当垆美人共话;醉了,醺醺地在花团锦簇中品尝秀色……

  要是和她就想低俗或是牵手以上,酒楼里还有休息室,肯定没有人抓的。

  妈蛋的,宋人的生活太低俗了!

  难怪后来的元朝政府狠抓扫黄工作,狠狠地罚他们款……

  总之,这顿酒席很好地增进了双方的关系,除了期间他们大谈宋词之外,其它的生意谈得开心。

  吴大鹏和万士达不要他的日本刀,因为这个时候,宋人买这个只是装饰品,主要是用它来辟邪。

  再说了,也不让带到大街上啊,属于管制刀具,就是没有日本刀实名制,也不要它。

  万士达也曾经好奇地问牙郎,如果日本刀在大宋畅销,那么为何没有见到大宋的军人用它当兵器呢?

  那牙郎当时笑笑说,一柄日本刀便宜的则要五万钱,贵的则要十万钱……

  这个意思就很明显了,成本问题是大问题。

  折扇更不要了。

  万士达要优质的硫磺、铅和锡,有多少要多少……

  三原小井当时正和那个牙郎吟诵宋词,两人摇头摆尾的,喊得非常欢气。

  先前,他便一口答应下来,只要让他当这个宋货代理,只要能与刘行首说和了,那些物件不费事的。

  这样,这顿酒席,除了鲍威一人不算太开心外,剩下的人个个欢喜。

  吴大鹏后来又给鲍威上了一蒸的眉寿酒尝了尝,他只是感觉辣。

  怎么就不能喝那两蒸的酒了?!

  ――――――――――――――――――――――――――――――――

  在王安国自己的计划里,他是非常看重对日本的利用,同文同种嘛。

  比如说日本的石见银矿就是必须拿下来的一个地方,这叫资源共享。

  他不仅图希那里的银子,还有伴生的金铜铅锡,这些可都是好东西。

  石见银矿现在是在石见国境内,更为关键的地方是,现在它们还没有被发现,要等着到16世纪时,才开始有出产。

  石见国现在是日本的令制国之一,属山**,石州。

  它的周围都是小国,东是出云国和备后国,西南是周防国,西是长门国,南是安艺国,北面日本海。

  当时张国安说:“看看吧,它们那里的国越多越好,越破碎越好……”

  该国南端的中国山地是与山阳道诸国的分界线,山脉一直延伸到海边。

  只有高津川流域形成了吉田平原,这就够了。

  当然,这个计划,要等着他们在流求南部平原开发出一部分后才开始的,现在自保的能力还都不足。

  当然,他们还要在这个临安城里有一个存放或周转货物的仓库,囤积和转运啥的有大用处。

  这当然就需要这个仓库安全而且长久。

  他们的牙郎笑道:“有的,有的,城郭内的北关水门里,有水路周回数里,自梅家桥至白洋湖、方家桥直到法物库市舶前,有慈元殿及富豪内侍诸司等人家,于水次起造塌房数十所,为屋数千间,专以假赁与市郭间铺席宅舍、及客旅寄藏货物等。

  那里四面皆水,不惟可避风烛,亦可免偷盗,极为利便。

  盖置塌房家,月月取索假赁者上交巡廊钱,用来顾养人力,遇夜巡警,不致有疏虞。”

  如果真是这样,很好,吴大鹏还专门和他去看了看。

  他看见在城北关水门内水运航道两岸,有富商或官宦人家建成的塌房几十处了,高高低低的正在水面上。

  每处有房屋几百间甚至千余间,数千间塌房依水而建,鳞次栉比,规模可观。

  吴大鹏心想,这就是商业繁盛的表征,大宋现在还真是一个半垄断半自由的经济体系,基本上还是能解决一部分供求的矛盾,只要你给了百姓一定的自由,一切都好说。

  这个塌房为大规模储存货物提供了安全场所,确实在很大程度上解决了货物存储过程中的防火防盗问题。

  又因为塌房建在河湖岸边,也大宗商品的运输提供了便利,确实也促进了商品流通。

  牙郎很快就租好了塌坊,按照吴大鹏的要求,足足租了二十间大屋。

  吴大鹏进去看了看,差不多有五六百平方米了。

  现在是海上商业淡季,所以好租,哪怕是暂时空着也不怕,可能还不够呢。

  又过了两天,珍宝行刘钱行首派来了一个店伙计来邀请万士达和吴大鹏,说是有要事相商,并且请他们两个到自己的家中吃饭。

  吴大鹏和万士达商量了一下,感觉能请去他的家里吃饭,这是极大的面子了,高看了不知道多少眼。

  他有事所求,这就好。

  先前,郭勿语向鲍威打听了他们那天的经历后,嫉妒得很,眼睛红红的,说:“某先前路过几次,想,何时能进去快活一下就满足了,但没有想到你倒是先去了。某当时还要帮着宋主家拎包,真是大大的不公!”

  鲍威却笑着说:“莫急,他们不会在分头办事了……一定还会再去的。”

  结果,他们真不会分头行事了,却又不带他们一起出门了,让他们好生看管青铜器!

  真是气人呢。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7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