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六十六章 时空走私者的收获

第六十六章 时空走私者的收获

  这场家宴结束后,时空走私者的收获极大。

  他们现在有了驻临安城办事处。

  地点是偏了一点,距离临安城东青门足的十公里远了,不过不怕,他们有四轮/大驴车,交通情况良好。

  让他们欣慰的是,虽然是郊外,但是这里的石头桥和临安城里是一样的,都能通过他们的车,想想也对,他们的太平车就是主要运输车辆嘛,私人还有高脚独轮车。

  他们后来重新装修了一下房子,着人打造了一批新的生活用品,等一切妥当搬进去了后,也就差几天要过年了。

  这将是他们在大宋的第一年,匆忙了些,但是收获还是让人满意。

  他们观察过,临安城里的木匠、铁匠、泥水匠人手数量充足,而且手艺水平不差的。

  当然,他们使用的工具差了很多。

  那里有正厢房两间,一个大堂,八间偏房,一个仓库和牲口棚子。

  院子足够大,可以盖上一个大作坊了。

  那房子四周大多是菜地,还有花圃。

  可以负责任的说,这个时空临安城里鲜花的销售比例超过了后来的所有时空。

  信奉丛林法则的邪恶势力,只会喜欢鲜花一般的女人,绝不会喜欢鲜花的,也不会让别人喜欢。

  元朝时代,就会都种草了。

  他们还得到了大量的年货,还有一些日用品。

  其实还有两个使女,两个男仆,但是他们婉言谢绝了,怕会是卧底。

  大宋的南宋时期,政府严禁略卖和诱卖大宋子民,就是指通过抢劫和拐骗的办法来买卖人口。但是对于亲人的自愿,甚至自卖还是不管的,但是要立契约,上市卷,还要交税。

  一个男仆几十贯,一个使女最多一百贯,至于会一些手艺的人还是要贵上一些的,比如最便宜的厨娘,就要三百贯了,像是身边人、本事人、舞女或者拆洗人、针线供过人,这都要按质算价钱,但是如果以小镜子来折算,不贵的。

  针对大宋士大夫们对镜子的热爱,张国安夫妻两个发过誓的,就算搞上一万年,也要把镜子搞出来,就不信普普通通的银化反应能怎么难?!

  他们上人市上买了五个男童,四个女童,都是十一二岁的样子,这些都是经过精心挑拣而选出来的,他们大多看上去聪明些,而且身体健康些,整个人市上,那一天他们也就挑出这一些了。

  成年一些的人,就买了两个成年男仆,三个使女,还有一个厨娘和一个拆洗人。

  以后遇到合适的还会买。

  这一些人都是在人市上买的,渠道合法,手续建全。

  在那人口买卖的市卷里,大宋政府还明确标明着给双卖买双方三日的时间来后悔,过了三日,这一合同就永久生效了。

  这一些人也都是他们自己挑的,将来是身边人嘛,一定要放心才行。

  当然大宋对略卖或是诱卖人口还是严厉打击的。

  宋真宗赵恒当政时,南方贩卖人口之风严重,曾任尚书都官员外郎的周湛,到虔州,就是现在的江西赣州,履职时发现,当时江淮一带的人贩子,常到虔州拐骗人口,然后贩卖到岭南一带。

  周湛遂发起了一场大规模的人口解救行动,首先想方设法抓捕人贩子,共解救出被贩卖男女2600名,并提供饮食,让他们回家。

  同样对那些被迫留在外国的大宋子民还是管的,

  宋真宗当政时,北方契丹人建立的辽国掠走了大量中原汉人,时东京留守王旦曾上书:“愿出金帛数十万赎其人”。

  这些都付之以行动了。

  他们住的那个地方叫尚家村,但是奇怪的是,村子里好像没有姓尚的人家。

  吴大鹏他们刚刚住下时,还拎着一些果子,去到离得近的邻居家看了看,还行,就是城郊农民的样子,有一些农民的朴实,又有一些市民的狡黠。

  大家都对这个地方比较满意,没有啥挑的了。

  刘钱行首还真给他们联系了一些蕃商,说是只要出钱买,几百个劳力没有问题。

  大宋的法律不适用在他们身上。

  说实话,贩卖人口,在大宋的南宋时期已呈国际化现象。

  这个时候已有非洲黑人被贩卖到大宋,至于周边国家人口被贩卖到大宋的,和大宋人口被贩卖到周边国家的,历史可能还更早。

  被贩卖到大宋的非洲黑人,在唐宋时代被称为“昆仑奴”,或者“鬼奴”,

  民间航海家汪大渊所撰《岛夷志略》中“加将门里”条目内,就对当时国际贩卖非洲黑人的情况有所交代:“丛杂回人居之,其土商每兴贩黑囡,往朋加剌,互用银钱之多寡,随其大小高下而议价。”

  “加将门里”,位于今非洲东海岸;“朋加剌”,即今孟加拉国,是当时的黑人交易中转地。

  文中提到的“土商”就是国际人贩子,是长期在东非做生意的阿拉伯商人,专以贩卖黑人为业。

  进入大宋境内的“黑厮”,有的是由土商直接贩卖至大宋境内的,也有的是大宋海上商人从朋加剌顺便带回来的。

  大宋除了大量的黑人,还有一些高丽女人

  被贩到大宋的外籍女人以高丽人为多,其中绝大多数是年轻女性,曾经有人赞其“肌肤玉雪发云雾”。

  毕竟大宋的男人口味没有那么重,黑人妹子,还是接受不了的。

  当时的权贵人家以有高丽女人为荣,“达官贵人,必得高丽女,然后为名家”。

  这就好办了,他们直接委托刘钱行首定购二百名黑厮,其中有二十名女性,最好会种地的。

  刘钱行首当时听完后就笑了,说:“那鬼奴愚笨不堪,只会些力气活儿,大宋农民有的是,你们莫非是想买田地------”

  吴大鹏当时摇头说:“还不曾想!现在不是时候------”

  这个时期前文说过,大宋政府并不仰制大户的土地兼并,可以说全国已经开垦出的土地中,百分之十的大户占了百分之七十的总面积,同样,土地也就经常发生流转,参与买卖的土地占了总面积的百分之二十还多。

  所以购买田地也是常事。

  吴大鹏这次说的是实话,王安国夫妻两个认为当前的主要任务是为开发流求做准备,而且宜早不宜迟,所以大家也就帮助他了。

  买块地当地主的生活,他们还是不想的。

  他们搬到了尚家村后,开始了另一类生活,毕竟要过年了。

  刚买回来的九个童男童女还算好,没有发生哭着找爹娘的事情。

  鲍威和郭勿语来活了。

  他们要负责教这些孩子们的学习,不管男女,先把他们学过的内容教育了他们!

  他们还要喂驴,特别是半夜还要给驴加餐!

  郭勿语说:“某只比那些童子大两三岁,却要干这样多的活!”

  鲍威说:“还可以吧,想到某竟能当教授,真是让人快活!”

  郭勿语眼珠一转说:“两人一起在半夜起来喂驴太不方便了,不如分开,今晚是你,明晚是我------”

  当时鲍威就答应了,这让郭勿语心情好点儿。

  他偷着在心里计算了一下,几个轮次后,自己正赶上是除夜呢。

  那时大家都守夜不睡,所以根本不要半夜等着喂驴了。

  宋子强也没有闲着,他和买来的厨娘打成了一片,还连带着那个拆洗人和三个使女。

  厨娘叫春娘,是个寡妇,也没有孩子,她是属于自卖的。她说自己才二十九岁,但是宋子强怎么看也认为她至少三十五了,但是这个不重要。

  宋子强问过她的厨技,发现她会做的菜肴大多是靠大锅煮的,当然,这是大宋的特色,但是这不行啊。

  宋子强开始教她炒菜,从麻婆豆腐开始,一气儿到咸口的锅包肉,十几个菜,每天都练一练。

  还要学会颠木柄马勺子,这个是找铁匠定制的,一个手不够劲儿,两手颠!

  还好吧,毕竟她还真有一手的刀功,墩板功夫不错。

  还把拆洗人和三个使女也拉上了,这是让她们见识一下,到时候能打打下手,帮个厨什么的。

  之所以能买一个拆洗人,是因为她自称还会针线活儿,属于多面手。

  她叫喜娘,谈吐大方。

  她说她是南归之人,这一路上,家里的人陆续死在路上,她却活着回到了大宋,真是万幸啊。

  她说她已经三十五岁了,本想再嫁人,但是别人都嫌弃自己不能生养了,所以只能自卖了。

  当时,宋子强就说:“谁说不能生养了?才三十五,正是生二胎的好时候呢,很多比你岁数还大的人都能生二胎,国家允许你生了啊,要高兴!”

  结果他把喜娘给劝哭了,喜娘说:“要是再生,还真是二胎!”

  宋子强莫名其妙了,怎么哭了?

  最后把她买下来了。

  宋子强经常要亲自做示范的,他把铁炉子烧得旺旺的,马勺子一架上,那油火顿时起了两尺多高,他在这油火中炒着菜,不时颠动两下。

  一会儿就搞定了一道菜。

  旁观的五个女人不时发出“啧啧”的赞叹声,这更让宋子强骄傲了,最好的厨师永远是男人。

  其实在时序一进入腊月时,临安街市上的年味就越来越浓了,家家户户开始用猪肉、羊肉、鱼肉腌制腊味,腊味不但可作年货,还可以储存到明年夏天。

  所有的市场上迎来了节日消费的旺季。

  街市尽卖撒佛花,韭黄、兰芽、勃荷、胡桃、泽州饧等年货;商铺“竞售锦装、新历、诸般大小门神、桃符、钟馗、狻猊、虎头及金彩缕花、春帖幡胜之类;小贩沿街叫卖着锡打春幡胜、百事吉斛儿等吉祥物,以备元旦悬于门首,为新岁吉兆,当然又有市爆仗、成架烟火之类的。

  当时,大家也都感受到了这年味,但是还不得不为四处购物忙乱,本来可以叫牙郎去进货的,但是有些东西的叫法不同,牙郎也不知道他们到底要什么。

  所以只能自己去找。

  他们手里有这个时空里的一切资源坐标资料,但要是他们需要的东西,大宋已经开发出来了就更好了。

  比如现在,信州铅山县出铜无算,常十余万人采凿,这整个采矿和冶炼过程的人手都是在一起,真是令人感叹。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7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