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六十七章 吃一顿大宋的年夜饭

第六十七章 吃一顿大宋的年夜饭

  在这几个时空走私者为了朋友的事情忙乱时,人家大宋老百姓正过着一年中的好日子呢。

  从踏入腊月到除夕期间,大宋老百姓有两个节日要庆祝,首先迎来的是腊月初八的“腊日”。

  这一天,临安城的寺院要选用胡桃、松子、乳蕈、柿栗等小巧食材,煮成“腊八粥”,赠送给施主之家。药店则将虎头丹、八神、屠苏等中药材装入小布囊,叫做“腊药”,馈遗大家,用于腊月的保健。

  寻常人家也会做“腊八粥”,邻里之间还要相互馈赠礼品。

  到了腊月廿四日,是大宋历法上的“交年”,家家户户不论贫富,都要准备蔬食饧豆祭灶,夜间请僧道看经,备酒果送神,所以白天街坊间市声鼎沸,到处都是叫卖“五色米食、花果、胶牙饧、箕豆”等祭灶用品的声音。

  市井中还有“迎傩”的祭神队伍,敲锣打鼓,向各户人家“乞求利市”。

  这有些像那面世界里常有给商店送财神的事情了。

  对大户人家与中产之家来说,添置年货,自然不成问题,但对生活于城市底层的贫穷家庭来说,少不得要花销一大笔钱,恐怕也应付不了这个过年的开销。

  不过,穷人也有穷人的办法:进入腊月之后,街市里的贫穷人家,三五人为一队,装神鬼、判官、钟馗、小妹等型,敲锣击鼓,沿门乞钱,俗呼为打夜胡,亦驱傩之意也。

  这是一项很有意思的习俗,“驱傩”只不过是这一习俗的形式与附加功能而已,更重要的功能是它给了城市贫民一个获得救济的机会,同时又不失体面。

  许多大户都纷纷给了个打赏,图个一年的吉利。

  这样许多的穷人总会有些额外的收入来过年,算是财富上的一个自我均衡。

  忙乱了几天后,大家总算安顿下来了,过了几天的悠闲生活,等着过年。

  这几天中,这个刚刚组建成的小团队,在一点一点的融合。

  还好,到现在没有发生什么激烈的矛盾冲突。

  明天就要过年了,现在吴大鹏、宋子强和王德发这三个人打着这个时空的叶子牌,玩法很简单的。

  吴大鹏说:“这是一个穷人也讲究体面的时代,而且是穷人也不算太仇恨富人的时代,因为他们也有机会成功……”

  宋子强不在意地说:“哪个时空不一样?自己不努力就是不行。”

  王德发看到他们又要冲突起来,马上说:“那个郭勿语又打学生了……”

  大家静了一下,果然,听到偏房里传来郭勿语的嗷嗷叫声,他又发火了,这小子,教学一点也没有耐心!

  王德发把手里的牌一丢说:“我去看看,帮帮他……”

  王德发一走,只剩下吴大鹏和宋子强了,两人大眼瞪小眼的,没有话说了。

  今天一大清早时,万士达就带着鲍威驾着四轮/大驴车走了,他们只是去采买一些年货。

  其实前两天,刘钱行首已经给他们送来了许多年货了,只不过他们还想要买一些青菜罢了。

  刘钱行首不仅送来了许多腊肉腊鱼,竟然还有骆驼肉!

  这样,两头活肥羊就不算什么了,几只活鸡更不算什么。

  当时随行的还有一个厨子,他说他在明天除夜时,领着人来给大商们做除夜饭。

  刘钱行首想得真周到,他们原先还想要自己做呢,这一下子就省事了。

  当时吴大鹏就点好了二十道菜,大家一致认为这些个菜还算可口。

  他们点了蟹酿橙、酒香螺、南炒鳝、两熟鱼、芥辣虾、水晶脍、虾元子、莲房鱼包、酒蒸石首、抹肉笋签、炙骨头、荔枝白腰子、酒蒸鸡、蜜炙鹌子、炒鸡蕈、冬瓜鲊、莼菜汤、江瑶清羹、鱼辣羹、鳖蒸羊……

  那个厨子当时就拿出了铅笔,记到了一个小本上。

  当时大家都愣了,不会吧,他们在临安县城制造的铅笔都流传得这样广泛了?!

  那个厨子看他们好奇,便解释说:“某是广元楼的外厨,不是茶酒博士,经常记不住客人点的菜肴,见有新开张的酒店,有小二用此物,感觉甚是方便……”

  大家服了,这大宋真是与众不同。

  闹义和团时,家里若是有铅笔,全家都要被砸死的,这到好,大宋的老百姓是只要对我有用,管他是什么来头呢,拿来就用。

  那么底层百姓都这样开放,他们的中层、高层更没有问题了。

  所以,我们的前期准备看来过于小心了,步子太小了。

  那个厨子又说:“刘行首还说,所有食材都要某给备好的,不用大商们操心除夜饭……就连下人们吃的馎饦,某也会给准备好。”

  这个时空是有饺子的,但名字却叫角子,馎饦就有点儿寒酸了,因为它没有馅儿,只有面片。

  大宋人过春节,也是机关放五天假,商店关门放三天假,大家都上街玩耍,回家赌博,朝廷也恩准在街上可以公开大赌三天。

  但是一般的小门小户没有什么积蓄,只能吃馎饦了。

  所以一般的大户人家能在过年时给下人们吃这个,也算可以了。

  吴大鹏笑了,说:“我们的风俗与大宋不太一样,过年所有人都要在一起吃……”

  王德发点头说:“你再从你们酒店里带十几样冷盘来,角子嘛,我们自己包。”

  王德发是广东人,但是有这样一帮子北方朋友,二十多年来,大家经常聚会,他也学会了包这个。

  那个厨子无语了,没有见过这样的大商之家,住得这样寒酸不说,竟然能和下人们一起吃饭。

  是的,如果他能在饭口时来看他们吃饭的情形,会乐死的。

  他们是在一条大长桌上一起吃饭,大大小小的人全上桌。

  说实话,他们还真受不了自己吃好的,然后让别人吃差的做法,吃着不舒服。

  除夜的大餐解决了,他们还想着再买一些新鲜的青菜,于是万士达便抢着去了。

  临安城自古就有东菜、西水、南柴、北米之谣,东青门外多是种菜的地方,因此在桥东形成菜市,也故有此桥名。

  大宋的人喜欢用当地的市场名字来编地名:

  比如编篱插花之细竹的地方叫竹竿巷,马市街卖牲口、皮市巷则卖毛皮。

  鲍威现在饶有兴趣地赶着驴车,万士达则坐在他的旁边。

  今天天气特别好,阳光暖暖的,照在人的身上很舒服。

  鲍威扬着驴鞭子说:“万主家,以往每到寒食节祭扫时,便有众多少妇泪妆素衣,提携儿女,酒壶肴罍,出东青门姿意纵游,那时会分外热闹……”

  万士达这时靠在车板上,身子随着车体的晃动而晃动。

  他笑咪咪地说:“怎么?你小子想妹子了?”

  “……”

  “这有啥不可以说的?现在能想到将来,说明你小子有长远的眼光,不过,这个世界很大的,不要看着眼前这点地方……”

  鲍威翻着白眼,心想,某哪里想过妹子了?!

  但是说到世界很大时,他就喜欢听了。

  “万主家,某听过王主家、张主家说过世界之大,难道乘船向东行,真的能从西回来?某怎么也不信这大地竟是一个球体……”

  “小子,不用信,到时候,你可以亲自走上一圈,不就明白了?”

  “某只坐在河船,海船未曾坐过……”

  “小子,会坐到的,一切都会经历到的,不要着急。”

  到了菜市附近时,马车、驴车开始多了起来,他们的四轮大驴车在众多车辆中,拐来拐去,显得异常灵活,根本没有出现像太平车那样,下来人员搬动车尾。

  在众多“司机”的啧啧称赞声中,鲍威昂着头,像是一个开着宝马车的阔少一样牛逼,把驴鞭子在空中还打出了花样来。

  这到底是引起了一个工部制造御前军器所提辖的注意。

  大宋时期政治体制的主要特点是加强中央集权,在职官制度上,中央集权、百官权力分散、重文轻武。

  宋代专制主义中央集权达到前所未有的程度,基本上消除了造成封建割据和威胁皇权的种种因素。

  为了防范文臣、武将、女后、外戚、宗室、宦官等六种人的专权独裁,宋朝廷制订出一整套集中政权、兵权、财权、司法权等各种制度。

  可以说,专制主义中央集权的加强是从宋代逐步发展的。

  他们的官职机构,采用的是三省六部制。

  其它的先不说,他们一直对工部不太受重视。

  在大宋的南宋时期,将军器监和都水监并归工部了,工部的职权才有所扩大了。

  同时,工部还兼管军器所和文思院;高宗时还设立制造御前军器所,委任提点官二员和提辖、监造官各若干员,负责制造武器;文思院负责制造金银、犀玉等器物,设提辖官一员、监官三员。

  制造御前军器所从来不是一个肥差,在南宋后期,军器监事务稀简,成为储才之所。

  储才之所,其实就是放置闲官的地方,这里的提辖,不过是正七品,但其实没有实事可做。

  想一想也是,他们有啥能力研制新型武器?这本来就是一个以诗词为胜的社会。

  大宋官员的工资高是事实,但是一些闲官就惨了,特别是在临安城里的闲官。

  他们月入不过十五贯,若是在外地做县官也可以,因为有官田补助,还有一些小金库,甚至可以入股一些行商,原因,你懂的。

  但是,要是在临安城里可就紧巴极了。

  制造御前军器法可提辖就是这样的一个角色。

  有一次,他的妻子想吃羊肉。

  他苦笑着写了一首诗:一斤羊肉九百钱,你我难在临安闲。若有一日能外放,定让口腹时时鲜!

  这个意思就很明白了,想吃羊肉,等外放吧。

  这一天,他来菜市也想买些青菜,毕竟这里是批发市场,要比家门口的菜市场便宜些许……

  这时他看见了一辆四轮驴车在车流中轻巧地转着弯,竟然毫无难度!

  他的眼睛都变直了!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7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