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六十八章 吴大鹏大战理学派

第六十八章 吴大鹏大战理学派

  大宋到了南宋时期,由于种种原因,轿子的使用数量超过了车,各级官员偏重于坐轿,很少乘车,因为轿比车要平稳,对于懒散成风的南宋官员来说,坐轿是一种特殊的享受。

  官方加强了对于轿子等级的划分,同时取消了对车等级规定,这表明,宋朝上流社会已经把轿当成都市了首要的出行工具,要不然时空走私者也不会急忙打造四轮/大驴车。

  曾经有一名官吏要到云南去赴任,就是坐着用由六人抬的大轿从京城出发,一直抬到云南,这真是恐怖。

  当然,这也说明轿子已经成了人们重要的长途交通工具,南宋在官员“公车”上率先完成了交通上的去轮化发展。

  当然,民间客运上,老百姓还是用牛车的。

  一是比较高级的客车,独牛厢车,二是能坐多人的大客车叫三牛厢车,而且带卧铺,还分层呢。

  民间货运上也还是用太平车和独轮车的。

  宋理宗时代,他还曾经想要派出两千辆太平车援助涿州,但是被人劝阻了,那玩意平常运输可以,要是上战场,基本跑不掉了。

  大宋工部制造御前军器法可提辖当然对太平车十分了解了,所以,在车水马龙中,突然出现了一个这样的物件,他当时就呆住了!

  这物件是如何一回事情?!

  他眼见着那四轮驴车要走远了,匆忙跑了上去。

  在这样的路上,驴车是跑不过他的。

  他追上前,看见了是一个得意洋洋的孩子在赶车,他的旁边还坐着一个成年人,看上去好像是一个商人。

  他边快走,边侧身叉手道:“这位大商,有礼了……”

  万士达此时正在闭目养神,享受这冬日里难得的阳光。

  这时他听到了有人打招呼,他睁开眼一看,只见一个年轻人正在对着自己叉手。

  他随手拍拍鲍威,让他停车,鲍威拉了缰绳,又拉了手闸。

  在制造御前军器法可提辖的眼里,这车轻巧地停了。

  不知道为什么有一头驴子不满了,叫了起来。

  万士达跳下车,回了一个礼,说:“这位朋友,何事之有?”

  “……某是工部制造御前军器的一名提辖,姓法,名可。不知道大商如何称呼?”

  提辖!万士达不知道为什么先想起鲁达鲁智深来了……但是,与眼前这个小白脸儿对不上号儿。

  他能有二十岁?像个大学生。

  “……某是海外行商,你可称某为万士达……”

  鲍威也下来了,他怕万主家听不明白那人的话。

  制造御前军器法可提辖这个时候恍然大悟,此物件此定是来自海外,难怪他先前从没有听闻过。

  他说道:“大商,可否让某观察一下车底……”

  万士达笑着说:“这有何不可?请便!”

  他看见这个年轻的提辖一提直裰的下摆,弯腰就钻了进去。

  万士达看了一眼车子上的手闸,鲍威这孩子不错,手闸已经被拉死了。

  他听到车底下那个年轻人高呼:“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万士达仰望着天上的白云,三千年啊,这个民族或许现在学会了?

  一切还都不好说。

  那个年轻人满手油灰的钻了出来,说:“大商,可否驱赶一下?或者让某上车?若是真有用了,将来官家赏你一个散职是一定的了……”

  靠,就这个诱惑?!

  万士达点点头,把自己的地方让给了他坐,正是晒太阳的好地方呢。

  他自己钻进了车厢。

  制造御前军器法可提辖兴奋地坐上了四轮\大驴车,看着那个小孩子熟练地松了手闸,开走了。

  两个人在车前开始兴致勃勃地聊起天来,万士达在车厢里眯着听他们讲话,靠在军厢壁上心里核计怎么利用这件事,若是吴大鹏在这里,会怎么办。

  到了买菜的地方,那个家伙还不走,说要再看看,车在这菜市里行走太慢。

  他还热心地帮助买菜,还会侃价,还帮着往车上拿。

  好吧,这样的人,你总不能赶人家走吧,随意跟着了。

  菜市批发市场就是菜市批发市场,果然青菜的种类不少。

  他们买了大白菜、韭黄、冬葵、瓠等青菜。

  冬葵就是苋菜,瓠就是葫芦,这东西淡而无味,没什么吃头,不过早晨盐渍了后,用来当小咸菜还是不错的。

  那个家伙也买了大白菜,先放一起了。

  万士达看着他跟着忙活了半天,便好心地说:“你家在何处,送送你吧。”

  那年轻人摇头说:“某想见见这个四轮驴车在野外运行如何……”

  结果,他愣是坐着车跟到了尚家村。

  这一路上,他把自己当成自家人了,把四头驴子折腾地够呛,驴子都叫好多声了,表达了强烈的抗议。

  制造御前军器法可提辖大声地说:“单单就是转向灵活这一点,绝对是运输军辎的良器……”

  万士达想,妈蛋的,你再想想车厢!多一点联想!这要是从里面往外射击,啥能跑了?!

  制造御前军器法可提辖大声地说:“那车厢的尾部若是都设有铁勾,可以首尾联成铁桶阵!

  万士达想,不错呢,对付印地安人的办法……呸,我们就是殷地安人……

  制造御前军器法可提辖大声地说:“此车还省畜力……”

  万士达不得不说话了,他说:“我们到家了,你想喝杯茶,还是自行回去?”

  制造御前军器法可提辖大声地说:“某渴了,想叨唠一杯茶汤,二陈皮茶汤就行……”

  靠,这家伙上脸呢!

  “二阵皮茶汤没有,清水煮茶要不?”

  “然!”

  万士达第一次有心想踹飞一个古人的想法……

  大家对这个空手上门,还是一个提辖的人,还是死皮赖脸的人没做好招待的准备。

  先以陶瓷碗和清水茶汤饮之。

  吴大鹏出去了一会儿,又回来了,大家明白,他是去查资料了。

  这里的人哪里有知道大宋工部制造御前军器法可提辖是个什么鬼?

  鲍威和郭勿语也不知道,这家伙还是穿着常服。

  吴大鹏回来后,用手做了一个七的数字,大家明白了,这是一个七品官员。

  吴大鹏皮笑肉不笑地说:“再来一碗茶汤否?”

  这小子已经喝了两碗了,真渴了。

  “不了,不了!”

  “要不要来点果子?”

  “正好,腹中有些饥饿……”

  好吧,吴大鹏挥手让使女端上来两盘江婆婆雪米糕。

  结果这家伙一个人吃了半斤有了。

  吴大鹏看着两盘子里的最后一块,说:“算了,都吃了吧,省得剩这一块儿太寂寞……”

  他真就拿起来吃了。

  这期间,大家也都知道了他的家世。

  这是一个凤凰男,老家是虔州府三口水村人,父母双亡,由家族周济,中了二甲第三名。

  大宋时期完善了此前科举的很多弊端,也确立了最佳的考试内容。

  其一是糊名制度的确立,就是把考生所填写的姓名、籍贯等一切可能作弊的资料信息全部密封,还有专门的誊写院,使主考官和阅卷官无法得知每张卷子是谁的。

  其二是考试时间的最终确立。

  唐朝每年一考,国家动用的财力、物力、人力可想而知。

  大宋时期定为三年一大比。

  这个时间直到满清的宣统间最后一次科举,没有任何改变。一般小说中提到的“大比之年”,就是指这一年有礼部会试,要出状元了。

  其三是文风的转变。他们将延续了百年的程文考卷全部黜落,所取文章,都是言之有物论之成理的“古文”,所以苏轼、苏辙就占了大便宜,因为这两兄弟最善于议论古今成败之理。

  其四是考试内容和科目的转变。

  宋朝前期的拿手绝活儿还是诗、赋、论,前两项更是绝活儿中的绝活儿,那是要按照韵书去写的,一旦出韵,再好的文章也是零分。

  但是至大宋起科举不再考诗、赋而专考经义。

  大宋到了南宋明期,明确规定进士考试共分五甲。

  比如现在的文天祥那一榜,一共录取了六百零一人,其中一甲二十一人,二甲四十人,其余为三甲、四甲、五甲。

  从宋理宗时期开始,理学成为统治思想,新学、蜀学在科举中遂完全被排斥。

  吴大鹏其实最恨所谓的理学了,他对这些崇尚理学的知识分子也不稀得搭理,但是他没有想到古人还有这样赖皮赖脸的,还是一个进士出身。

  正七品绝不是戏剧里一个芝麻官的概念。

  那家伙,要是外派出去,管一个县的地盘。

  便是现在,他啥也不是。

  吴大鹏想打打他的脸。

  吴大鹏皮笑肉不笑地说:“如果你能回答我的问题,我就给你引见制造这辆四轮/大驴车的工匠。”

  “请言之。”

  “存天理,灭人欲。此言何解?”

  吴大鹏心里话,我有一百条办法来侧面攻击这一条理论,而且还不与你发生正面冲突。

  你们现在都信奉这一句话吧……

  那个小子来了精神,说:“某师从陆象山先生的关门弟子,云斋先生,自认为那天理、人理、物理只在吾心中,心是唯一实在,即宇宙是吾心,吾心便是宇宙!然心中有理,为何常人却不识得?私欲甚多,便被此遮蔽。所以‘‘存天理,灭人欲’方可为义理可存可得!’”

  吴大鹏晃乎了一下,妈蛋的,你们说的是人欲,但又偷换成私欲了!

  吴大鹏说:“以饮食为例,孰为天理,孰为人欲?”

  制造御前军器法可提辖神采飞扬起来了,还站起来了!

  他大声说:“朱子曾曰:‘饮食者,天理也;要求美味、奢侈,则是人欲也。’”

  吴大鹏也大声说:“以太平车和四轮/大驴车为例,孰为天理,孰为人欲?”

  制造御前军器法可提辖想都没有想,直接说:“太平车和四轮/大驴车皆为天理,若是镶金嵌玉以求奢华者,则为人欲!”

  哎呀,吴大鹏感觉这小子不太好对付啊……

  最后他找到了一个突破口,故意生气地说:“你们为何不把‘人欲’解释清楚了!你们知不知道会弄乱很多思想的!”

  “理要自己用心悟……”

  “好吧,你现在自己悟这个四轮/大轮车的结构吧,我不想引见那个大工匠了……我就不信你能悟出弹簧钢的成分……”

  “……”

  制造御前军器法可提辖一时大窘,无言以对。

  大家都在微笑着看这个年轻人。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7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