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六十九章 大宋不讲血统论

第六十九章 大宋不讲血统论

  宋子强笑了,这个叫什么法可的提辖满脸窘迫的样子,竟不知道在哪里像是自己的儿子了。

  他的的儿子学习成绩好,但是社会知识……与自己争论时,呵呵,就是这个样子吧?

  吴大鹏看到宋子强笑了,知道他会帮他了,多少年的老朋友了,明白的。

  吴大鹏说:“我只是和你开个玩笑,有关四轮/大驴车的结构图画,我们可以送给你,但是,我们想要一样东西,可否送我们一些官家的书法或是图画?我们殷地安国极为尊崇大宋文化……最好是宋徽宗官家的……”

  宋徽宗在位时曾经广收古物和书画,扩充翰林图画院,史称宣和画院。

  北宋灭亡后,兴盛一时的徽宗宣和画院随之结束,一些画院画家经过辗转逃亡,逐渐集结于南宋的都城临安,先后恢复在画院中的职务,成为南宋画院的骨干力量。

  别的不多说了,在2012年1月2日,在广东中翰清花拍卖有限公司主办的“清花岁月”跨年拍卖会上,备受关注的宋徽宗瘦金体《千字文》拍出了4亿元天价。

  而且据史料记载,宋徽宗赵佶经常举行书画赏赐活动,所以,也许可以从一些大臣那里弄到,但是难度不小。

  宋子强这个时候眼睛都有些绿了,他接过吴大鹏的话,说:“放心,只要你能拿来一张字画,我敢保证你们能造出上得了战场的四轮\大马车,向老天爷发誓!”

  制造御前军器法可提辖当时想了想,海外之人迷恋大宋风物,这实属平常。

  想要一张官家的字画,也不算奇怪,但是能造出上战场的车啊……

  吴大鹏悠悠地说道:“大宋的风采,让远在天边的化外之人也是推崇无比啊……”

  这个年轻的制造御前军器法可提辖真心地笑了,小样吧,还挺阳光的。

  他当时说:“好说,好说,待某请示一下王提点……”

  大宋初期还是比较重视新军器的研制和军器产品质量的。

  因此除宋初严禁民间私蓄军器外,其它时间大度鼓励士民创制新兵器并将其献给国家,由官府作坊仿造使用。

  如太祖时试验兵部令史冯继升所进火箭、床子弩;真宗时新造木羽弩箭、盘铁槊、火箭、火球、火蒺藜、海战船等;仁宗时新造冲阵无敌流星弩、拒马皮竹牌、独辕冲阵无敌流星弩等;神宗时所造新式军器最终名者为百姓李宏所献身臂弓,此外还有斩马刀、狼牙箭、劈阵大斧等;到了南宋时期新造的军器则有克敌弓,赣筒木弩、突火枪、长竹竿火枪、回回炮等。

  但是这些都属于民科级别,其实的作用不大,抵不住金国的兵马,更别说是鞑靼的凶猛骑射了。

  但是也是表明对军器的质量很看重

  神宗时,他所建立的所谓“西宁法式”的军器制造标准,则在哲宗、徽宗朝为奉为圭皋,有不如式者要受到惩罚,直到现在也是,故对大宋军器质量的稳定,有一定的作用。

  这个年轻的制造御前军器法可提辖当时就保证想尽办法得到,这个四轮驴车对大宋无比重要……他很快就告辞离开。

  吴大鹏说:“让驴车送你吧……”

  他这时拍着额头方才想起这里是郊外了,还有大白菜没有拿呢。

  万士达送他时,随手拎了两只鸡,几条腊肉。

  他明显是第一次收礼,小脸马上通红了,连说:“这可如何是好,这可如何是好……”

  万士达一直在旁观听他们聊天,他叹着气说:“临安居,大不易啊……”

  这个年轻的制造御前军器法可提辖马上说:“尚可,亏得官家赁某公房,夫妻二人生活尚可……”

  大宋时期有一种行政机关,叫作“店宅务”,这种机关负责管理和维修国有房产,并向租住公房的人收取租金。

  这个州县一级的城市差不多都有一个或者一个以上这样的机关。

  但是也不是所有的下级官员都有这样的待遇,所以,这小子是大宋体制内的受益者,所以才会这样热爱大宋吧?

  万士达看着那驴车走远了,然后返身回正堂了。

  吴大鹏正在琢磨着利用这小子呢。

  他说:“那小子是自己撞进来的,看看吧,老天爷都帮助我们呢。不管怎么说,他也是体制内的人物,这样年轻就是正七品从六品,级别上看,不小了。”

  宋子强说:“咋办?你想让张国安也混进体制内去?他不可能干……”

  万士达接过话说:“我刚才送了他一些食物,你们看见没有,他直裰的下摆,都是有补丁?”

  王德发赞赏地说:“我也看见了,你做得好……”

  “对,老万。”吴大鹏连连说,“你做得好,多给他一些小利,在别人最需要的时候,给他一些物质上的帮助是让人忘不掉的……我们商量一下吧,做一个性价比最高的计划。”

  在大家的研究中,他们制定了一个办法,想办法帮他外派,出去弄个县令当一当,这样性价比最高。

  到时候在他管理的县城里,那岂不是更舒适?!

  当然,现在不是时候,因为他们还没有做出让这个小子感动的事情来,光是给他跑一个官,真不算能让他死心塌地地跟他们走。

  吴大鹏举起一个手指说:“利益,这小子的利益要一直和我们在一起才行,这样,他才会跟我们捆绑在一起,对我们是言听计从。

  这有难度,但可行。”

  宋子强说:“费这个事情!我看这个时空,我们占山为王,他们也不能把我们怎么样。”

  大宋政府确实战斗力比较弱,而且喜欢招安。杀人放火受招安,这个还真不是传闻。

  当土匪的,打得过就称王,打不过就受招安,成本挺低的。

  但是,看你这点出息吧,当山大王,丢人不?!

  大家没有搭理宋子强,宋子强也是说笑的,开个玩笑罢了。

  王德发说:“先让这个爱大宋的青年,过个好年吧。”

  对,大家一致同意,让这个小子一点点感觉到,以后和我们在一起,好处多多,当然,也不能让他白拿。

  大宋的公务员不是可以公开兼职吗?到时候让他也帮帮我们,报酬给多点儿。

  计划就这样安排设计好了,这时,鲍威也赶着四轮/大驴车回来了。

  再去一趟吧,多带些吃食给他送去。

  鲍威这孩子就这点好,有同情心,他也见那个法可提辖家里贫寒了一些,便乐呵呵地又再跑了一趟。

  话说法可提辖回家时,他的妻子正在缝补衣物。

  他的妻子是他原先在老家迎娶的,那时候,他还没有高榜得中,全仰仗着家族的供养,才能安心读书。

  家族的族长感觉他可能会有前途,便将自己娘家亲戚中的一个好女子许配于他,当时成婚的花费,由于毕竟是在农村,也不算太多,都是族里全拿了,算是家族全额投资他身上了。

  可是待到他高榜得中之时,发生了些意外。

  由于他相貌堂堂,举止不凡,小样儿的,还挺阳光的,便为一个权势之家所看中。

  揭榜之日,权势之家便派出十多个壮丁突然簇拥至其邸店,把法可小青年围堵住了,他怎么挣扎也没有用,只好被裹挟着前往。

  不多时,他看到一位身着高官袍服的人来到他面前,人家还是正三品呢。

  那人说道:“某家只有一个女儿,长得并不丑陋,愿意嫁与公子为妻,不知可否?”

  当时的法可深深鞠了一躬,老老实实地说道:“某出身寒微,如能高攀,固然是件幸事,要不您等某回到家乡和妻子商量一下再说,如何?”

  当时那个高官苦笑不已,说:“若是夫妻不安者,可和离,不坐,你可明白?某可以给付一笔钱钞……”

  这话的意很明白了,你法可完全可以以感情不和而离婚,没有问题的,我是有钱人,可以给女方一笔银子,当青春补偿金了。

  在大宋时期,女子离婚或是再嫁都是平常的事情,而且离婚时还可以分走一部分财产,再嫁时,也很容易。

  当时法可光明磊落地说了一大堆充满正能量的话,这使得那个高官铁青着脸无语了,只得把他放走了,后来寻机把他弄到工部里,当个闲差,也算是小小的报复了,磨堪嘛,在哪里都可以。

  这也怪法可正能量的话说太多了,让人恨得很。

  大道理有的是,这家伙站在道德至高点上说个没完了。

  那个高官本来也是无奈的。

  大宋时代的科举制作为古代最先进的人才选拔制度,一直是古代社会优秀人才的聚集地,在科举考试的千军万马中杀出来的书生们,个个都非凡夫俗子,哪怕他是凤凰男出身,如此优质的男人当然引得各家长辈使出浑身解数为女儿钓一个金龟婿了。

  大宋时代的高级官员中,科举出身者占了压倒优势。

  就拿北宋时期的正、副宰相来说,科举出身的人就占到了90%以上,南宋比例更高。

  当时评价一个家族兴盛与否,有无美好的未来,其中关键的一条就是看其有几人登科或几个女子嫁给士子。

  这样,金榜题名的士人自然就成了豪富之家择婿的首选,屡屡上演“榜下捉婿”也就不足为怪了。

  但是进士女婿市场也是供小于求,咋办?抢吧。

  当然,还可以用钱钞来引诱,这样就造成了一个强势的卖方市场,进士们纷纷“娶妻论财”。

  不管怎么说了,到了大宋时代,门第观念已经淡薄,婚配更注重个人才能和钱财,而导致这一变化的原因则与大宋时代高度发展的经济、文化等因素密切相关。

  所以,这种婚姻观念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历史的进步,总比血统论好吧?

  当一个时代的血统论甚嚣尘上时,你要明白,退步了……

  但是法可的选择只能让自己过上清贫的生活。

  好在临安城内鱼虾极为便宜,三十文钱可以买到一大篓子。

  他也只能写诗安慰自己的妻子,写诗道:只把鱼虾充二膳,肚皮尤作小池塘。

  好在比他小两岁的妻子也不是大家出身,也可以吃些苦,但是按岁数算也就是高中学生的水平,偶尔也可能抱怨些……

  但是他这一天出去回来后可高兴坏了,整个人都是得意洋洋的。

  他的小妻子见他手中拿回的年货,顿时高兴地说:“我的大官人,莫非你扑买赢了?或许也该我家走运了!”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7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