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七十章 在大宋的第一个春节

第七十章 在大宋的第一个春节

  当时,法可提辖把这一整天的经历说了,他的小妻子听了后也是大喜。

  若是此物能得到军用,它会在战场上会如何如何的,她一个小女子倒是不操心这个,但是可能立一个大功那就太重要了!

  那样会减少磨堪的时间啊……

  说实话,她是一心盼着官人能外派出去,哪怕是一个小县城也是好的,过上知县太太的生活,可是比现在好上太多了!

  紧接着又有好事来了,那些海外行商又是着人送来了数样年货。

  看看吧,好运气不断呢!

  小妻子乐得不知道如何是好,赶紧亲自给那个赶车的下人煎了一碗二陈茶汤,其实她只会煎这种茶汤,因为只要把秋天吃过的桔子皮晒干后再一起煎茶汤就够了,这样省事又省钱。

  鲍威喝得开心,而且这个小娘子还挺漂亮的。

  他喝完两碗后,拒绝了法可提辖给的十文钱,算了,你留着吧,某的几个主家哪次不是上百文的打赏?

  小两口的房子可以算是这个时空的蜗居了。

  两间房,不过四十平米,一个小小的院子,驴车都进不来。

  法可提辖的小妻子,还有各种罐子装了些土,搭了花架子,一一把它们摆上。

  其中有一个黑陶罐子里开了一朵不知名的小红花,也许由于它处于特别向阳的地方,而且还避风,那朵小红花在冬季里开得格外漂亮。

  连花也知道,这个春天怕是要不同寻常。

  ――――――――――――――――――――――――――――――――

  除夜到了。

  王德发拿着买来的烟花爆竹,分别塞进鲍威和郭勿语的怀里,让他们领着众多小孩子,连三个使女都算上,出去放鞭吧,等着放完快活后,回来吃除夜饭。

  这个时候,临安城里可能放得正欢,这里听不到。

  但是周围的邻居们也有零星放的,由于这里远比城里空旷,所以,鞭炮声音传得远了。

  鲍威和郭勿语两人领着这一帮子人出去后,外面顿时更加热闹了。

  王德发在院子里侧耳听到,那些孩子们发出真诚的笑声了,这是多日来都没有过的。

  确实管得严了些,学习也累了些。

  过年了,让大家都忘了过去吧,一切重新再来!

  广元酒店的那个外派厨子果然带着若干帮手,推着几辆高脚独轮车来了。

  那个厨子事先见过这些海外行商的炉灶,对他们把锅灶分开的做法大加赞叹!

  这家伙回去后就学着打造了一套,特别是那大马勺子,他刚刚看见那女厨子的颠炒动作,一下子就看明白了这个办法的用意。

  那装炭的铁桶式炉灶更是一看就明白了,这就是大号的茶炉啊……

  他当时还给宋子强说明他的看法呢。

  “大商,在下看明白了,这是除了让灶工用风箱来控制火候之外,便又多了一个方法控制,可惜呢,那女厨子手劲不够,只能前后颠动,若是还能再加进左右颠动,定会效果更好。在下做了十几年的厨子,一直未曾想到……”

  这是一个学习型的厨子!

  可宋子强关心的是,他能不能给点专利费……可惜那厨子没有提到。

  现在,那个厨子指挥着帮手们开始做菜了,整个院子响起了锅碗瓢盆交响曲,还有不时能闻到传出的香气。

  院子外则还有孩子们在发出欢乐的声音,鞭炮声,声声入耳。

  嗯,真有过年的味道。

  四个大男人开始打麻将了。

  这是他们找木匠加工的,宋子强把纸样给他们看了,硬质木材的,涂了桐油就可以。

  本来还可以弄成象牙的,但是又玩不了几天,不费那个事情了。

  这个时候已经有象棋了,基本上就是后世的样子,规则差不多。

  但是麻将还差一些,不太一样,只能自己做。

  四个人围着桌子开打了。

  打了几圈后,宋子强乐了!在那面的世界他从来没有赢过他的朋友们,从来都是输的,但是,现在,大赢了!

  天黑透了,开始掌上了更多的灯,那厨子来报,菜肴备好。

  厨子还感到奇怪呢,人家都是一道一道的上菜,这些海外行商有意思,要一起备好,他还要想办法来保温。

  厨子说过,那菜的香味会害了很多,但是,这些海外行商不在意的。

  这就开始吃饭了?宋子强还有些不愿意下牌桌,大赢啊。

  虽然广元酒店的这个外派厨子的所有费用,刘钱行首早都付了,但是按照大宋的规矩,还是要在打赏一份讨喜钱。

  宋子强生这个厨子的气,一是不给专利费,二是手气正足时,他弄好了菜!

  于是他一个人只给了一百文,还是按人头算的,一家一份,都没有理会那个厨子的身份!

  这样使自己心里好受些。

  但是他不知道,人家出门后,每个人都主动上交了一些,这也是他们的规矩。

  吴大鹏在门口嗷嗷叫了几嗓子,那些孩子们就像是小鸡崽回窝棚一样陆续跑回来了,真是的,连三个使女也是玩出了汗,不过也都是十五六岁,还是孩子的年纪。

  临安城里吃除夜饭时,都要喝屠苏酒,据说是用大黄、白术、桂枝、防风、花椒、乌头、附子等中药入酒中浸制而成。

  大宋时期,一般人饮酒,总是从年长者饮起;但是饮屠苏酒却正好相反,是从最年少的饮起。

  也就是说合家欢聚喝饮屠苏酒时,先从年少的小儿开始,年纪较长的在后,逐人饮少许。

  咱们入乡随俗了,就按照大宋的风俗办!

  当时整间屋子都热闹起来了……当四个男人让春娘和喜娘也先喝时,她俩捂嘴笑着说:“主家不要开玩笑了,某可要比你们大多了……”

  吴大鹏装作严肃的样子说:“休得废话,叫你饮了,你便饮。”

  一切行动听指挥,这么简单的道理你们不懂?

  好吧,天亲,娘亲,不如主家亲,两个人饮了,还挺有酒量的样子。

  这一次的除夜饭,除了四个时空走私者,在场的所有人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他们没有留下印象,是因为他们当时只是把自己当成过客。

  而且,从这以后,他们的除夜饭越来越热闹,他们哪里能记得这么多。

  吃完饭后,大家齐聚在大厅里了,开赌!

  吴大鹏给所有人都包了讨喜钱,全是崭新的铜子……这是有意换得的。

  女的开始打双陆,还真都是押上钱的,每走一次,都能引起女人们的伊呀叫声,高低不同,但是她们的眼睛都盯着棋盘。

  男的则直接掷骰子了,他们大大小小的脑袋,凑成一圈,盯着陶瓷碗里的几个发出“叮叮”跳跃声的骰子。

  赢的人高声叫,输的人低声叹息,总之吧,他们玩得欢气。

  四个人则重新摆上了麻将,开打了。

  快到半夜了,这一次轮到郭勿语去给驴子喂加餐,他的聪明劲儿起到作用了,大家都没有睡嘛。

  他高高兴兴地出去了。

  刚出去,吴大鹏乐了,他做成一把清一色!

  在场的全体人员都分一百文!

  又过一会儿,王德发也做成一把,同样待遇!

  再过一会儿,万士达也做成了!

  郭勿语喂完驴后,乐呵呵地回来了,结果发现大家手里都有了新钱,忙问是如何一回事情。

  听完了鲍威的炫耀后,他大大的恼火,岂有此理,不带这样不公平的!

  但是就这样了,咋办?

  他心里酸溜溜地挺难受,别人都有,某没有……

  但是他眼睛眨了眨,想到了办法,他不玩掷骰子了,开始给四个主家端茶送水。

  他在四位主家旁边逡巡着,看看他们有什么要求,那桌子上是成堆的会子,啥面值的都有!

  他搬个凳子坐在宋子强的旁边,心里盼着他也来一把什么清一色。

  但是宋子强迟迟没有做成……

  他看着看着,感觉自己都会了,可是到牌局散了,还没有做成!

  干嘛,欺负人吗?!

  吴大鹏则对他今晚上的表现格外满意,这小子有眼光。

  他递过一堆会子,对郭勿语说:“来,闭上眼睛抽一张!”

  郭勿语乐坏了,他闭上了眼睛,抽了一张……

  他赶紧打开一看,又怒了,是三十文钱!算上折阅,也就是一个上好的蒸饼!

  但是大家都散去了,主家说了,小孩子不能熬夜,不守岁了……

  后半夜,他翻来覆去地睡不好觉,鲍威倒是快乐地打着鼾声,可气的!

  岁除之后,元旦来临。

  一早起来,两个仆人把春联和门神都贴好了。

  这时候,他们收到了刘钱行首派来的下人,拿着刘钱行首的名片来拜,还带了几色的礼物,都是些棉布丝绸之类的,说是知道大商们家里添了些人手。

  这个礼物正好,他们已经给所有人置办了两套新衣服。那些小孩子长得快,以后当然还会需要的。

  接着那个下人提到了一样物件是大家没有想到的,刘钱行首有烟瘾了,问问他们手里还有那种烟没有。

  一盒烟就上瘾了?!

  好吧,他们送还的礼品就香烟了,火柴则没有给,这个时空也不是没有生火的手段。

  郭勿语早晨起来晚了些,他是被铜钱碰撞声吵醒的。

  他看见鲍威正在快乐地数着崭新的铜钱,一垛垛的,还摆着整齐。

  郭勿语又有些生气了,他想起来,自己只得了三十文会子,想起来,那个吴主家当时好像是一直在输,当然那大面值的会子都输了……

  郭勿语恨恨地说:“鲍威,你信不信上元节那天,某能捡到金钗?!”

  鲍威说:“不可能的。若是银的或铜的,某还相信……大家之女都是乘轿子的……”

  郭勿语想想也是,平常百姓哪里可能戴上金钗去观看灯火?!

  他又说:“走,一会儿去关扑去。赢自己的人有何意思?”

  鲍威想想,说:“好,一会儿看看主家有何吩咐……”

  郭勿语笑了,说:“定会要派出去送拜贴……”

  果然,在院子响起了吴主家的声音:“小的们,都起床了,吃早饭!鲍威和郭勿语,你们两个去送礼!”

  元旦当天,朝廷下令当日免收公私房租,更允许京城百姓“关扑”三日。

  临安城内几乎所有东西都可以参加关扑,尽管畅想那是一幅怎样的画面吧!

  城内随处可见关扑的人群,关扑者通常会“歌叫关扑”,通过吆喝声来招揽行人。马行街、潘楼街等热闹去处都搭起了彩棚,棚内陈列珠宝首饰、衣衫鞋袜、花朵玩物等日用品,任人关扑。

  舞场和歌馆的欢声笑语不绝入耳,车马在街上挤成一片。而各大寺院刚撤下岁除的宴席,又摆开了大斋会来吸引游人。

  鲍威和郭勿语商量好了,一会儿就去大大的赢上几次。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7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