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七十一章 元旦之日的红包

第七十一章 元旦之日的红包

  鲍威和郭勿语拿着吴大鹏的名贴,还带着几色礼物,美美地吃完早饭后,就去给那个法可提辖拜年。

  目前,时空走私者们还不想亲自出面送礼,感觉有些早。

  鲍威和郭勿语穿着崭新的棉布衣服,感觉没有以前舒服了,好像现在的衣服太宽大了些。

  不过好在没有人再偷看他们的衣服笑了,本来嘛,海外行商的衣服太另类了。

  道路上现在人不多,但往来的都是去四处拜年的人。

  由于昨天除夜很多人家都守夜了,没有人起来这样早。

  他们的四轮/大驴车就在路上跑得轻松了。

  当进了东青门,到了菜市桥后,这里已经没有先前的拥挤了,可以看到满地的爆竹纸屑,空气中似乎还有淡淡的火药味道。

  大宋政府的公务员中有放五天假的,也有放七天假的,而这里的商贩一般都给自己放三天,当然,也有只放一天的,甚至不放假的,挣钱嘛,是个问题。

  在原先菜贩子的地方,现在搭起了大大小小的竹棚子,一些小商贩正在里面整理着货物,他们在等到这个城市真正从睡梦中醒来,到时候满城都会是关扑声了。

  他们两个当然不会玩这个了,赢不到钱的,他们还是要去柳条巷,那里的台柜会在这三天把赌桌都搬到大街上,让大家玩个痛快。

  不过现在时间尚早,至少要等到巳时以后,太阳两竿高才行。

  两人在路上说了,要多让主家出来快活,不能总呆在家里,这样对他们有好处,两个人心里都明白。

  但是主家们可不好说服,他们连临安城里最大的烟火盛世都不喜欢看。

  鲍威曾经用无比向往的语调对宋主家说:“每到除夜时,那凤凰山皇宫外的空地上,摆着数百架烟火,待到官家下旨,一一点上,哇,那真是世间难得的美景啊,全是烟火啊,要照亮了夜空呢,好看!”

  郭勿语曾经用无比向往的语调对宋主家说:“还有那众多富商大户,通常能放一整夜的烟火,还有那向天放出三响的爆竹,打到天宫了!”

  宋子强平静地听完了后,给了他们一个字的评价:屁!

  宋子强撇着嘴说:“你们的烟火都是一个样子的,连个颜色都没有,有啥好看的?最多加点雄黄冒黄烟!”

  两个人当就给震住了,烟花还能有颜色吗?

  宋子强得意地说:“你啊,往黑火/药加点**它会发出黄光,如果加点硫酸铜会发出蓝光,加铝粉、铝镁合金的,它会发出白光,硝酸锶会发出红光……如果想使焰火色彩更加艳丽,就要让火药燃烧得更彻底,你还要多掺入些**、镁粉等。

  它们受热后分解,能释放出大量的氧来助燃。

  这样的焰火点燃后,就会立即发生剧烈的化学反应喽,骤然间火药的体积猛胀1000多倍,才能构成多种多样的形状,千姿百态,绚烂多彩。”

  “------”

  两个人都傻眼了,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但是,真的有带颜色的烟花?!

  宋子强竖起一根手指,低声说:“你们两个小子听着,这一辈子你们就跟着张主家走,他让你们上哪儿,你就上哪儿,叫你们做什么,你们就做什么!

  不要怀疑,因为他的全家也和你们在一起------

  你们定会保住生命,别说看一个破烟火了。”

  当时宋子强的脸色真的是很严肃,两个人不自觉地就点头了。

  事后,郭勿语说:“老鲍,某发现了,但凡说大宋好的时候,宋主家都不高兴------”

  鲍威说:“老郭,说的有道理啊------某现在也发现了。”

  两个人坐在驴车上,你一句我一句的交谈着,他们就像是课堂上的差生一样,总能找到话题来聊天。

  结果他们很快就到了那个法可提辖的家门口。

  他们这时看到那大门的左边墙上贴一张青龙,他们知道这谓之行春;而且又在屋檐上插了一把芝麻秆,他们也知道这谓之节节高。

  法可提辖现在确实在家,但是他正准备去王提点家里拜年,他在家里差不多把那个所谓的转向架画出来了!

  小两口昨夜过了一个有意义的守夜,法可提辖认真地画,小妻子在旁边红袖添香。

  这是一个希望啊,他们到了第二天,一点也不困,年轻嘛。

  他小心地卷起画纸就要上王提点家去了,可还没有等出门,竟然有人来给自己递名贴拜年!

  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

  他连忙把他们两个都让进屋里,大家一起说着吉祥话。

  他的小妻子则又见到了礼物,又高兴地去煎二陈茶汤了。

  郭勿语见他家简陋,便没有了敬畏之心,七品之官也不过如此!

  大家谈话便给,很是放松。

  法可提辖这时忽然说道:“某也会驾车,不如借用一下,去去便回------”

  郭勿语心想,他这是要用来炫耀吗?

  只听法可提辖又说:“正好可以让王提点看看实物------”

  鲍威喝着二陈茶汤,感觉这里面放糖霜了,有些甜,真心好。

  他便快乐地说:“拿去吧,某午后再来这里取。”

  法可提辖大喜,说道:“甚好,甚好!”

  三个人在门口分手后,郭勿语埋怨自己的小伙伴,说:“老鲍,下次他人相求,不可以答应得过快!”

  鲍威这时却没头没脑地说:“为何?行不行只是一句话,何谈过快过慢?”

  “你看吴主家每次回别人话时都要沉思那一下,让人感觉万分沉稳------”

  “哇,等某像他一般大时再那样做吧!”

  两个少年说完话后,肩并肩地走进了临安城的巷子深处。

  关扑的地方,他们是知道的,闭着眼也能摸去。

  --------------------------------------------------------------

  现在全城都放大假了,百姓图个自由自在,住在凤凰山的大宋官家倒是更辛苦了些。

  元旦这一天,天还不亮,疏星还环绕宫阙之时,皇宫钟楼里的钟声响起了,大宋官家做的第一件事是烧香祭祀,为苍生百姓向上苍祈福。

  这时,皇宫大门未开,百官都等候在门外。

  待到大宋官家烧完头香,虾蟆梆鼓并作,已经是六更天,也就是6点钟左右,宫门大开,百官随着一位手执梃仗的引导人入宫,依次排列在殿廊下。

  此时,有太监尖着嗓子喊道:“班齐末?”

  一旁众禁卫人员齐声回答:“班齐!”

  这一声喊有说道,名为“绕殿雷”。

  这可是新的一年里的第一喊,这一声喊可谓惊天动地,在整个凤凰山谷地里回荡,这是要为我大宋喊出几个自信来的。

  接下来是复杂的仪式,百官朝贺,外国使节觐见,还有步步不可错了规矩的皇家庆典,很复杂,也很无聊,不说也罢。

  仪式完毕后,工部侍郞何必下了朝,他同他的上级工部尚书孙望道了别,坐上了自己的轿子回家。

  这个过程年年如此,没有新意。

  我大宋官家又是在殿堂上劝勉了一番,大意就是让大家紧密地团结在“师臣”,也就是贾平章贾似道的周围,要在这新的一年里,继往开来,团结一致,为我大宋谱写新的篇章!

  我大宋官家也只能这样说,必须这样说,否则,大家都不会玩了。

  我大宋官家的话越空,越大,大家的官越好做,要是官家上来一句说希望工部为我大宋谱写新的篇章,整个工部里没有能睡好觉的了。

  昨晚是除夜呢,本来就没有睡好,爆竹声太响,自己四十多岁的人了,才不想去守岁。

  在嗑睡中,何侍郎迷迷糊糊地到了家。

  他掀开轿帘,看见大门旁停靠了不少轿子,看那轿子的级别都是民间人士,这时候来了精神。

  还有一辆四驴子的太平厢车,想必也是用来运送礼物的。

  但是,这是谁这样不长眼色?为何用如此显眼的方法送礼?

  他心里笑笑,这都是平民啊,不是官场之人,当然有不通事理之人了。

  今年,城内诸多水道还要疏通;那城墙、码头、塘石也还要修备。

  当然,还有诸多我大宋重点工程都要一一落实,此事还是要和孙尚书定夺。

  这些工程可以征民傜,也可支钱犒之------那些送礼之人,便是各路工头了。

  轿子直接进了正大门,他才不会落地等他们呢,要一个个地接见才行,这里面的说法是,要在送红包的人中挑选一下才行。

  毕竟,他不会独自收下的,这里面还有其它人的份数,王尚书是头一位了,自己是第二位,还有一些重要的手下。

  今年的红包行情挺好,有个好征兆,内容越来越厚。

  但是也遇到怪事情,自己的一个手上也递上了名贴,一看名字,想了半天,才想起制造御前军器所里好像是有这样一个人,他当初好像是拒绝那个谁的当女婿的要求吧?本来可以外放为官的,结果留在了这里。

  这小子着急了?不过明年就可以外放了,已经都商定好的,到时候某在帮助他美言几句------

  等到他接见了制造御前军器所法可提辖时,何必侍郎差点没有气歪了鼻子,当时就想一脚把这个不知道好歹的小子踢飞了!

  元旦之日,没有给某送红包就不说了,竟然与某提什么四轮驴车,某什么样的四轮车没有见过?!

  法可提辖涨红了脸,说:“何侍郎!此物一出,辎重运解不成问题了,在下可立军令状!”

  何侍郎到底是想笑了,这小子,还是年轻人啊,凭白无故的就往自己身上揽责任------哪里懂得为官之道?果真还是需要好好地磨堪啊!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7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