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七十二章 沈千千巧遇少年郎

第七十二章 沈千千巧遇少年郎

  年轻的制造御前军器所法可提辖从工部何侍郎的官宅里出来后,脑子里还是木木的。

  他没有听出何侍郎是要采用还是不采用他献上的物件,也没有听出是表扬还是批评他,总之,他本有进士榜上二甲第三名的成绩,智力不差的,但是没搞清楚何侍郎的官话是何意。

  可见,无论什么时空,这个官话都是另一种语言表达体系,需要重新学习和训练的。

  年轻的制造御前军器所法可提辖,官场上的事情,还要好好学啊。

  何侍郎没有出来看那四轮车,倒是留下的他的画,然后他不知道怎么就出门了。

  他先前在去王提点那里时,好像也是这样被推到了何侍郎家里……

  年轻的制造御前军器所法可提辖坐在车上,拿着鞭子,一时间不知道往哪里去好了。

  好吧,他就等着放假结束后再说了,总是还要上班的。

  等着他回到了家,那两个可爱的少年郎还没有来……

  ――――――――――――――――――――――――――――――――

  柳条巷子里的几家台柜终于敢把他们的赌桌摆放在大街上了。

  这一天也是他们的节日,可以公开设赌,可以连续三天呢。

  那几家台柜里的伙计全都穿着新衣服,青衣小帽,头上插着大红花。

  喊叫声此起彼伏,这一条街顿时就没有办法穿过车马了,全是人。

  男女老少高矮胖瘦美丑全有了,只要相信自己命好的人,全在这里了。

  铜钱的哗哗啦啦声,骰子的叮当声,喊大喊小和喊数字的声音都有了。

  鲍威和郭勿语两个人的眼睛红了,这又是发财的机会了。

  他们一抹身就钻进人群了。

  小娘子沈千千也提着篮子来了,这里也是卖卤货的好地方。

  很多合法的进行公开聚赌者玩得开心,所以他们基本上都能玩一天,若是饿了,随便买点胡饼、蒸饼将就着吃了,当然它那里面若是夹点卤肉,再喝上几口茶汤,就更好了。

  此时不管柳条巷子里的哪一家台柜都提供上好的茶汤,就算有路过的人渴了,也可以随便喝,每一家都是这样的大气,要是再能够记着自家台柜的招牌就行了。

  沈千千是一个爱美的小娘子,元旦之日就算还要做生意,但是如何能不打扮自己一下?

  临安城的小娘子,在这个时候,不论出身贵贱大家都会是一袭长裙飘飘,这长裙又叫做罗裙。

  元旦之日,那些在御街上正在走动的小娘子们多了起来,她们身上的罗裙,款式和色彩非常多,可以让人看花眼了:细布麻裙、多幅罗裙、黄罗银泥裙、大红纱裙等,都是这个时空城市里的流动风景,随便看,就是让你看的。

  小娘子们的脸上怎么能少了饰品呢?

  珍珠可是这个时空最潮最流行的饰品,她们在两颊、太阳穴、眉心都装饰洁白的珍珠。

  大户人家的女儿可以在珍宝店里随便买上几件吧!

  但是小娘子沈千千不行,她只好去一家街边的小商铺里,买了半枚珍珠的头饰,美丽地贴在了眉心处。

  随着中午的临近,买胡饼、蒸饼的人多了,也顺道买了她的卤货,夹着吃,很方便。

  生意还是不错的,但是,她的秀眉却微微皱了起来……

  大家只是买货了,没有人和她扑买,也是,人家都正忙着赌钱呢。

  那天,那个傍晚,那两个呆头呆脑的少年郎,或许再也不会出现了……

  柳条巷是鲍威和郭勿语的福地。

  他们又赢了!足足两贯铜钱,这不是会子……

  两人心里记住了吴主家告诉他们的概率,也记得宋主家告诉他们的算法……

  这时他们身边一个猥琐的中年大叔大口嚼着胡饼,那里面还夹着卤肉吧,味道很香,他们的肚子咕咕地叫了起来,走了!

  出去吃些好吃的,都是赢的……

  两人想到了广元楼,那里的茶点绝好!

  小娘子沈千千刚卖了一份卤肉,那又是一个中年大叔,他正在色迷迷地看着自己,讨厌的,她收了铜钱就走,只能留给他好看的背影了……

  她这时看到了那两个少年郎,他们竟然又一起出现了!

  天神,又要走好运了……

  “少年郎,少年郎!”

  鲍威和郭勿语两人正在得意地走着,那广元楼里有王家婆婆的雪米糕,寻常人两盘子都不够吃的,入口即化,香甜满口。

  这时两人听到好像是有人叫他们……

  他们一齐转过身子看去。

  一个小娘子在冲他俩挥手,她穿着红背心,绿罗裙,那长裙曳曳着,看不到她的鞋……

  ??

  她是……

  那个小娘子轻盈地到了眼前,冲着他们甜甜地笑了,那脸上仿佛是春光般灿烂,还好像有红霞飞上了她的双颊……

  她的眼睛像天上的星星了,又黑又直的眉毛格外好看……

  ~~~~

  两个人的心不自觉地加快了跳动!

  “两位少年郎,不识得某啦?”

  小娘子沈千千举起了手中贴着“千千卤货”纸条的篮子。

  !!

  ……原来是你啊,两人开始邪邪地笑了起来……

  ……后来,他们两人拎着一篮子的卤货去了法可提辖的家,取回了自己的四轮/大驴车。

  法可提辖看起来不像是高兴地样子,但是这个不关他们的事情,那四头驴子和车都安好。

  法可提辖的娘子说:“天神,你们把人家卤货的篮子都赢来了?!”

  鲍威笑笑说:“……是的。”

  郭勿语则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

  人生每一个阶段的痛苦,都是定义不同的。

  有时候是丢了心爱的玩具,有时候是输了几贯钱,有时候是失去了甜美的爱情,还有的时候是无法让人接受自己正确的建议,特别是上级……

  对鲍威和郭勿语这两个少年郎来说,他们还只是输了几贯钱的痛苦而已,但是,能连续输两次,这也许是自己的错了。

  在回去的路上,两人总结了自己的错误。

  当时,他们指出小娘子沈千千的抽签和扑买都是极不公平的!

  他们是用数据来说明的!

  当时,小娘子沈千千瞪着好看的大眼睛一会看看这个,一会看看那个,最后说:“若是你们不认同,可以换一个方法呗,为何要这样激动?”

  好吧,最后三个人换了方法,用猜枚来扑买!

  他们把原先装着竹签子的笔筒倒空,然后,三个人一齐向里面投铜钱,轮流猜,猜准数目的赢!

  这个公平哦。

  结果两个人一起输了四贯铜钱……

  其实两个人还偷偷做了鬼,他们在最后还偷偷给对方打了手势,告诉他自己投了多少枚……

  但是,还是输了。

  最后,小娘子沈千千又不好意思了,她把那篮子里的卤货和篮子都送给他们两个啦!

  但是那个篮子加上卤货也不过九百文钱……

  两个人垂头丧气地赶着四轮大/驴车回去了,吃饭时一点都不碰那个卤货,别人倒是吃得有滋有味。

  事后,吴大鹏问了他们两个人,他们照实说了。

  宋子强在一边听了后,马上编了歌谣,唱道:

  “小小娘子清早起床,

  提着篮子上市场。

  穿过大街走进小巷,

  遇到两个少年郎。

  卤货虽美卤货虽香,

  无人来买怎么办?

  少年郎啊少年郎啊,

  交出他们大钱袋……”

  后来这首歌谣不知道是谁给起了名子,叫《千千阙歌》,流传很广。

  但是当时听了后,两个少年郎都要气哭了,输钱又输人!

  吴大鹏当时说:“你们又上当了……她太熟悉那个竹筒了,你们熟悉吗?我敢说她天天在玩那个竹筒!”

  这个元旦的夜晚没有月亮了,小娘子沈千千的房间很黑,黑暗中,只听见发出了若干枚铜钱相撞击的声音!

  她喃喃地说:“竟然还能错了两次……”

  吴大鹏当时又说:“那个姑娘真心不错,智力在你们两个之上,而且还会收手,给你们留有余地……等着吧,这个姑娘我定会雇佣了……”

  两人齐声叫道:“不要啊,不要啊,吴主家!”

  “闭嘴,叫人听了去,以为我把你们怎么样了……”

  随后的几天两个人过得没滋没味。

  但是日子仍是飞快地滑过……转眼到了正月十五日了。

  这是一个全城大狂欢的日子,天上的明月似乎都让临安城夺去了光明。

  当然,他们是以这个时空的标准来看的。

  他们带上了所有的成员,一个不差。

  小孩子,一辆车够用了,其他人都是走一走。

  他们一路欢歌笑语,听说是晚上九点以后最热闹,他们决定晚上六点就出发。

  他们一路就先来到了官巷口一带,鲍威和郭勿语说过,这里有傀儡戏。

  吴大鹏等四个人站着看了一会儿,只见确实就是类似后世的木偶戏,幕布后面有人牵线,还有配音,但是说什么听不懂。

  那舞台也没有布景,灯光还暗,真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水准,观看的人还真多。

  有几个小孩子挤不进去了,想要哭了。

  他们四个把他们一下子抓到自己的脖子上,让他们骑着看。

  其实好多带着孩子的老百姓也都是这样做的。

  骑在宋子强脖子上的小孩子,看得哈哈大笑,宋子强说:“小子,要是尿我脖子上,我就揪下你的小鸡/鸡!”

  那个小孩子吓得不敢再笑了。

  大家看了一会儿,就走了,这一晚上要演二十四场,谁能全看他们?

  孩子们当然不愿意了,但是谁敢违了主家的意思?

  幸好还有其它可玩的。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7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