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七十三 上元夜惊魂前传

第七十三 上元夜惊魂前传

  此时御街上家家商铺的门前都搭起了灯棚,悬挂着花灯。

  那灯上还画着许多故事。

  大家一边走着,一边点评花灯的美丑。

  这时候,鲍威和郭勿语看到迎面来了一群的小娘子,两人当时紧张地都不会笑了,把头低下了,他们两个好像得上了美女恐慌症。

  吴大鹏等人也看到了,他们却笑嘻嘻地公开欣赏着她们。

  只见她们都是衣装鲜丽,珠翠冠儿,腰肢纤袅,就是一群小美眉啊,看年龄都是下了晚自习的初三女生……当年他们都去初中接过孩子放学。

  当大家擦肩而过时,他们的耳边还能听到她们银铃般的笑声,好像她们还在说了些什么……听不懂她们的话了,好像是吴侬细语,她们是苏州来的?

  郭勿语这时却悄声对吴大鹏主家说:“吴主家,她们还议论你们了,说你们是好长大好长大的汉子……”

  噢!四个男人听到这话乐了,他们一齐转身看去,现在怎么能忘了呢,自己也是年轻人了!

  可是没有想到的是,那一群小娘子,竟然也在回身看他们,好像还在对他们品头论足呢。

  啊,大家的眼睛变得目光炯炯起来,有个地方迅速在充血,她们是初三女生,可咱们也才是大学刚毕业啊。

  当她们发现了那四个长大的汉子在回身看她们时,呀,她们叫了一声,又全都扭身快步走了……莺歌燕舞也无法形容,她们那是紧张?好玩?诱惑?

  总之,笑得花枝乱颤了,还是扭着屁股走了。

  大家对视了一眼,心里明白,后悔带着这么多的人出来了!

  根据他们的经验和资料,这时候跟了上去,一个小小的搭讪,准能到手!

  男女之间,语言绝不是沟通的障碍!

  但是,这个时候,他们无法当着这些个毛都没有长齐的小子们去扯一扯,有些太无耻了。

  不过以后机会有的是。

  元宵节也是中国传统节日中一个浪漫的节日,而不是让你只想到吃元宵。

  元宵灯会在传统社会中,给未婚男女相识提供了一个机会。

  传统社会的年轻女孩不允许轻易出外自由活动,但是过这个节却可以结伴出来游玩,或者可以单独出来游玩。

  元宵节赏花灯正好是一个交谊的机会,未婚男女借着赏花灯也顺便可以为自己物色对象。

  当然,原本就有情人关系的少男少女,则可以公开牵手行路,挽臂逛街,由于这样的情侣数量太多,让他们看了恍如后世。

  原本以为的保守、封建和男女授受不亲哪去了?

  甚至就有那抑制不了低俗感觉冲动的少男少女们,偷偷跑到桥下,树林中,草丛里,做些牵手以上的事情了。

  他们到底在干什么?令人好奇。但是总不能去偷看人家在干什么吧?

  这些传奇一样的充满浪漫的情调,后来经过不同的鞑靼政府的严格管理,高压扫除,所有浪漫全都消亡了。

  鞑靼政府的特点之一就是,他们不仅关心你的大头,还关心你的小头。

  当然他们自己可以随便的。

  后来的元宵节,只能让你想到吃了。

  在御街上,他们还遇到了很多拍番鼓儿的人,他们敲着水盏,打着锣板和鼓儿,三五为队,带着一两个小孩子跳舞唱小词。

  唱些啥?在这喧闹的环境里听不清楚。

  他们一行人看了看,便顺手打赏几个铜钱。

  鲍威和郭勿语负责这样打赏的事情。

  但是,他们的眼睛还是主要盯在了地上。

  元夕花市灯如昼,平日深居简出的妇女趁此机会外出时,她们头上插有各种珠翠环绕的饰物,名目众多,材质众多。

  当她们和情人携手并肩,走到人稀处,那朦胧的月色又遮掩了多少美好情感的萌发,而且头上又会掉落多少饰物?

  但是,鲍威和郭勿语这个年龄段的少年郎,哪里会关心那春光无限的景色?

  他们当然是更关心美女的饰物。

  到了二更时分的样子了。

  知临安府洪府尊已经坐着小提轿出游啦,他的后面,各种舞蹈队前簇后拥地跟过来了。

  鲍威和郭勿语赶紧说:“主家,快跟上去,他们会发钱钞的,每人都能得到几文钱,白白给的!”

  吴大鹏一看,那队伍里的围观人群,人挤人的,长达十多里路!

  他说:“小子们,咱们是有钱人啊,你说这要是挤过去,挤伤了,挤丢了,损失有多大?

  再说了,你们总盯着地上干什么?好好看护自家人,回去人人有打赏!”

  “噢!”

  孩子们的高兴似乎能盖过那队伍里收到了铜钱的人的高兴了。

  那支队伍最后来到市西坊,那里有一座临时搭的展台,上面摆着用米糕做成的盆子,内点油灯,照耀夺目。

  据说这一个夜晚,光是公家花费的灯油就有五千斤!民间的不算------

  那个洪府尊登上了高台,也听不到说些什么,于是他们在那里一起嗨起来了,实在是听不清楚他们在互动什么。

  他们一行人又到了丽正门看灯楼,那里可是皇宫的大门。

  大街上到处都挂着花灯,而灯楼就是搭起了木头架子,把花灯集中起来,向立体上要空间。

  这里的灯楼大约有十五米高的样子,上面挂满了各式各样的花灯,在没有电灯的夜里,显得更加绚丽多彩。

  灯架上大约有数千只各色精巧的花灯,各种动植物的形状都有,正中间用五色玉栅灯排成“皇帝万岁”四个大字,周围的小花灯上贴着很多小黄人,也就是宦官,就算是放到那面的世界里也是让人亮瞎眼呢。

  那上面有旋转如飞的“戏马灯”,也就是走马灯,外侧用五色蜡纸糊成,里面的小纸人在蜡烛光里动起来了。

  还有一些所谓的无骨灯。

  它们是从新安,好像就是那面世界的安徽歙县,运来的,听说它们是用绢囊装粟为内胎,用火烧后去掉粟,所以看起来像晶莹剔透的玻璃球!

  还有一些蒙着羊皮的灯,上面镂刻出精巧的花纹,染上了五颜六色。

  这个真是巨无霸了。

  其实刚才他们已经看过了官府摆的大型花灯。

  在临安府治门前搭起的彩灯灯楼已经大得像座山,看上去比屋顶还高呢,但是和这个丽春门前的灯楼比起来不行的。

  因为大宋的官家也会来看,只不过是在内宫的城墙上,不大一点看不了。

  这时候热闹的人群忽然有一些骚动。

  原来是大宋的官家坐着小辇,登上了城楼看风景。

  那里升起了皇家彩灯,还是龙形的。

  在那皇家彩灯的照耀下,只看见金炉脑麝如祥云,五色荧煌似炫转,照耀天地。

  吴大鹏这时候叮嘱了大家,看热闹的百姓太多了,常常有被挤倒的,大家都要小心。

  一会儿,那个大宋官家下了城楼后,会设宴招待文武群臣,肯定会喊市井舞队来表演。

  万士达偷偷拿出小型望远镜,看向城楼。

  结果,就算那里的灯光似乎很明亮,但是效里还不是太好,加上他们不知道为什么总喜欢焚香,弄得烟雾缭绕的,只是影影绰绰看到一些人影。

  四个人都看了,看到的内容都是一样的。

  鲍威和郭勿语两人看众人站定了,正在赏灯,便又去四下里看地寻找!

  结果他们终于有了收获,郭勿语捡到了一个锦绣钱囊!

  那里面有铜钱若干!

  他刚拿着去向鲍威炫耀,结果发现鲍威正在拿着一支银钗发愣!

  郭勿语一见,眼睛又红了,这一支银钗能卖上两贯钱!

  可气的是,有小孩子嘴快,告诉了主家------

  吴大鹏说:“都拿来给我看看------”

  吴大鹏接过鲍威先交上来的银钗,他看见那银钗上似乎有字迹,仔细看,是一个小小的柳字。

  郭勿语不太情愿地交上了,怕主家不给他了。

  吴大鹏看那锦绣上正好是绣了个梅花,竟是“梅”字的形状!

  真是巧妙啊------

  郭勿语看到吴主家还了他们捡到的物件,乐了,也没有在意吴大鹏说的话。

  吴大鹏说意味深长地说:“说不好,这两样是你们未来的姻缘啊------人世间的事情不好说的,没有人可以看透------”

  郭勿语私下里对鲍威说:“老鲍,老鲍,咱俩换换吧,反正是捡来的!”

  鲍威说:“那送你了!”

  郭勿语说:“不好,还是换换吧------”

  在众人回去时,只听得有锣声分外明亮地响起,围观的众人齐声喝采。

  宋子强人高马大,他探头看去,却是一伙舞“鲍老”的。

  只见那跳“鲍老”的中年大叔,身躯扭得村村势势的。

  宋子强看了,呵呵大笑起来。

  这声音引起了一伙子人的注意------

  美好的地方也会有泼皮破落户来混水摸鱼的,他们是大宋时空下的真正的**。

  他们碰瓷、敲诈、扒窃、设局作赌,仗着人多,劫别人的富,济自己的贫。

  上一次被宋子强和王德发暴打的,便是人称“铁胳膊”的张万。

  此时,他的伤刚刚好,正和自己的兄弟,在另一条街混活儿的“鬼见愁”李千一同带着小弟们,一群阿猫阿狗一样的人,在这御街上游玩。

  柳条巷子他们是不去混活的,那里的人会动刀子,他们惹不起。

  北瓦子里的勾栏瓦肆他们也不去混活的,那里有大哥罩着,人手比他们多。

  大酒楼大商铺他们也不去混活的,那里有官员的背景。

  所以,他们平常在小商铺或是游商,外地人身上混点活儿,当然,偷个菜,顺件衣服这样的事情也做。

  但是铁胳膊张万竟然被外地人打了,竟然一点反抗能力也没有,而且对方只是两个人!

  就算是他们两个都是人高马大的,大家也是在道上混的,人人都有两下子,不至于一个照面便被人打倒吧?

  鬼见愁李千来探望兄弟时,细细问过了,那些小弟只是说,当时全身一麻,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点穴神功?鬼见愁李千说:“如此也好办,再遇到,不与他们近身便可!可以用棍棒嘛------”

  上元之夜,他们如何能不出来游玩?

  但是这一次到不是为了混活,御街上巡丁也是众多的。

  他们也在一起看着那伙舞鲍老儿的,这时铁胳膊张万听到了几声大笑,抬眼看去,正是那日殴打自己的大汉!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7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