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七十四章 上元夜惊魂

第七十四章 上元夜惊魂

  铁胳膊张万当时眼睛就红了,撸着胳膊就要冲过去,但是鬼见愁李千马上拉住了他。

  这个时候的场合不适合!

  此时街上的巡丁太多,若是惹事,可不是当街打一百大板的之类的处罚了。

  上元节是万众狂欢之际,难免会有人浑水摸鱼,或诱拐儿童,或偷劫财物,或调戏妇人。

  为防范这样的奸人趁火打劫,趁着广大人民群众喜庆之时作案,大宋政府在上元夜会时加强巡警的数量,同时命令都辖房使臣等,分任地方街道,以缉奸盗。

  都辖房也就是大宋政府设于城市里各个主要街道地区的治安机构,大类那面世界的派出所,平常专以缉捕为职。

  同时,凡是热闹人多之处,皆点巨烛、松柴照路,亮如白昼。

  加派大量兵卒巡逻和站岗。

  五步一岗算不上,百十步内便有巡丁,此时不可造次啊。

  还有,临安城都辖房也会在这时搞“法制警示”:

  有关部门在繁华热闹之地点燃巨烛,四周都照耀如昼,警卫押着囚犯数人,遍陈各样刑具,并用布幅纸板写明他们的犯罪行为。

  比如“某人为不合抢扑钗环,挨搪妇女。”

  这个意思是说,这些不法分子乘人不备抢夺观灯妇女的环钗饰物,或趁着人流如潮对观灯女性耍流氓。

  然后,都辖房使官员会当众宣布对他们的法律惩罚,还要罪加一等。

  实际上这是一场表演,那些被当众宣判的囚犯,并不是真的犯了盗抢财物与调戏妇女之罪,而是监狱里的犯人,被官府临时提出来充当一回“群众演员”,以配合官方的“法制警示”。

  但是官府的用意很明显,通过这样类似新闻联播的手段来达到震慑效果,姑借此以警奸民。

  但是,若真有闹事者,抓到了也是重罚,所以还是小心为好。

  鬼见愁李千马上低声叫过两个小弟来,让他们悄悄地在后跟住他们。

  鬼见愁李千接着又低声说道:“走,大家回去操家伙!”

  他们悄悄转身回去操家伙了。

  钢刀是没有的,但是齐眉哨棒、粪叉、铁尺之类的,还是应有尽有。

  盯稍的人不断回来报告,他们是一群人,但大多都是小孩子和女子,只有那四个壮汉能有一搏。

  他们的身上不像是藏有兵刃------

  “看他们衣服华美,出手大方,定是有钱人,待痛打一顿后,狠狠敲上一笔钱财,方能解开我等的心头之恨。”

  铁胳膊张万摩手擦掌地大叫个不停!

  大家同时也把棍棒在地上敲打个不停,大肥羊来了!

  “duang!”“duang!”“duang!”

  这十几个人都跃跃欲试,这一场打斗,而且他们是赢定了------

  但是鬼见愁李千却依然冷静,他冷冷地说:“到时,大家不要近身,只用棍棒粪叉拍去,不可让他们走脱了一个!”

  有个手下说:“大哥,要不要把他们的人全部拿下?”

  鬼见愁李千轻蔑地说:“不管那些女人和小孩子,若是碰了他们,我等便会和柳条巷子的‘巷子忽律’杨三杨四哥两个一般模样了!让同行笑了去------”

  “巷子忽律”杨三杨四哥俩个偷偷在柳条巷子开了一家台柜,招人来赌博,他们好抽些和钱,这本是可大可小的事情,官府向来是睁一只眼睛闭一只眼睛。

  但是,有一次一个外地客商带着家眷来到临安城,一边来游玩,一边来经商,结果在这里赌光了钱,还借了他们哥两个的赌债,然后把家眷押在了邸店,自己回家乡取钱,结果三个月过去了,那个人还没有回来,他们哥两个看人家娘子生得好看,能卖上好价钱,便强行将她卖给外地人贩子,连孩子也不曾放过!

  等到那客人回来,还了钱,却找不到自己的妻子,便找他们辩理,他们自知理亏,却着人将他打个半死,丢到了城外。

  结果,那人挣扎着告了官。

  这一下子,犯了大案,强卖他娘子和儿子,是重罪,要流三千里,徒三年啊!结果巷子忽律这个时候也变成了地里的蚯蚓,一群人等也作了鸟兽散。

  道上的人也没有同情他们的,纷纷耻笑他们,罪不及妻儿,期不过半年,这哥两个毫不仗义呢。

  鬼见愁李千想了想又说:“某看那四个人身材长大,若是将来能听从于某,或可以当四个好打手------”

  铁胳膊张万听了后有些恼恨,说:“那还打不打他们一顿了?还要不要他们的钱财了?”

  “当然要打了,不然怎能让他们服气?!当然也要财钱了,算收了他们的投名状钱吧------”

  这样,大家把基本的行动纲领确定下来,至于说一些基本的行动技术,那个都不用讲的,以往时时有和别家社团打斗过的,大家斗争经验丰富着呢。

  ------------------------------------------------------------

  吴大鹏等人逛街时,怎么能不吃点什么?

  但是那些有名气的大酒店早就人满为患,看来不少有钱的大户跑这里小酌。

  随着夜深了,此时已经万人空巷,几乎所有人都出门观赏花灯,街市上人多得连找个吃饭喝酒的地方也都没有了。

  御街上的小娘子们还都是穿得漂漂亮亮,出来尽兴游赏,甚至彻夜不归,而且她们还三五成群地占了酒店里的座位,公开饮酒。

  他们只好奔向了路边的小摊位。

  可这个时候,就别指望能有精美的食品了,那些叫卖“市食盘架”的小贩中,有名气的人家都是守候在宫门外边,等着赏灯的嫔妃宣唤,皇室中人这时如有叫买小吃零食,他们出手会非常大方,那几十倍的赏钱打发下来,有些幸运的小贩,一夜之间就发了财。

  当然,你拿出的货色也要让人家满意。

  现在路边的小摊上不过是卖些油锤、粘糕、卤货------

  除了卤货,鲍威和郭勿语对这些都喜欢吃。

  他们也感觉奇怪,主家很喜欢饭后让大家吃果子,不吃还不行呢。

  这不,一买就是一篓子一篓子的橘子,他们倒是能轻松地拎在手上。

  现在还有好多好玩的地方没有走到。

  比如到灵隐寺祈福,那里的小娘子最多,能捡到更好的饰物……

  比如到西湖上泛夜舟,那湖面上漂泊着各色花舫,花灯明亮,歌伎的歌声此起彼起------

  还有众多的皮影戏呢。

  在热闹的上元夜,文静的仕女都出门赏灯了,好动的儿童又如何肯呆在家里?他们都是拦街嬉耍,竟夕不眠。

  但小孩子懵懂无知,人潮拥挤之下,极容易走失。

  这个问题,大宋政府也应当给予解决。

  于是大宋政府想出了一个办法,他们在每一坊的巷口,在没有乐棚的空地方,多设几处小影观棚子,里面放皮影戏,吸引小朋友进来观看,以防本坊游人小儿相失,以引聚之。

  这个演出费用则有官府来出,而且演出者若是十分卖力,引得成年人也来看,那当然还可能得到一份打赏。

  大宋男女,是从不吝惜打赏的。

  郭勿语不满地对鲍威说:“连小儿都可以游玩一夜,某为何要回去?”

  鲍威说:“主家们说年少时要多多睡觉,不可耗夜------这一定是道理的。”

  “有何道理?”

  “你自己去问------”

  郭勿语想了半天,没有敢上前问在前面带路回去的几位主家。

  只能乖乖地跟着回家了。

  在路上,王德发感叹着说:“好果不是亲身经历,感受不到大宋的可爱,尽管它也一样有各种毛病------”

  宋子强不愿意听了,说:“除了人多之外,还有啥?那为啥鞑靼政府能赢?历史的选择嘛!”

  吴大鹏冷冷地说:“那你是认为广大南宋人民欢迎鞑靼政府呗?”

  宋子强抓抓头说:“反正是人家赢了,钢刀底下出政权------”

  吴大鹏也叹了口气,说:“还是丛林社会啊!”

  万士达则笑着拍吴大鹏的肩膀说:“从来都是丛林社会!”

  王德发想想,没有说话。

  他们带着的小孩子都是人手一只灯笼,在他们决定要出城前,吴大鹏让他们互相撞灯。

  这是南宋的一个风俗,认为上元节的灯笼不能留给下一年,那样会把晦气带到下一年的,最好就是烧掉,这样能把上一年的晦气也烧掉。

  吴大鹏心知肚明这可能是卖灯笼人编出来的,若是大家都留着,他们第二年能卖给谁?

  但是入境随俗吧。

  在他们存放四轮/大驴车的地方,他们找了一块比较空旷的地方,让那些小孩子们互相用灯笼撞击了。

  这个节日,大宋政府当然还格外注意防火。

  所幸大宋政府已建立了一套比较完备的消防制度,一百多万人口的临安城内,配置有五六千名专职的消防官兵,请注意是专业型的,不是当几年不做的。

  而且每二三百步设一个巡察火警的哨岗,作为城市制高点的望火楼也是日夜有人值班瞭望,一旦发现哪处起火,立即敲响警报,附近的消防队很快出动救火。

  还有大型的水压车呢。

  看来,人人都是有破坏欲望的

  在孩子们格外欢喜的相撞中,这些用竹筋编成的灯笼很快就破碎而燃烧起来。

  一堆破碎的灯笼堆积在地上,燃起了火苗,照亮了这一块地方。

  孩子们都拊掌大笑。

  火光也照亮了四个人的面孔,他们都是阴晴不定的,真的能带走上一年的晦气吗?

  事实证明不能。

  他们让鲍威和郭勿语赶车带着孩子们先走,然后和两个男仆,几个女佣们慢慢在后面跟随。

  这个时候,天上没有一丝云雾,明媚的月亮早都爬过了柳树,升到了空中。

  一轮明月照九洲,几家欢乐几家愁。

  大家说说笑笑走到了一处地方时,只见忽然打出数支火把,一个人哈哈大笑着从树后转出。

  四个时空走私者看见十几个汉子,从树林里,从草丛中出来了,他们手里都拿着棍棒……

  我靠,这是有组织有预谋地拦路抢劫啊!

  女佣们吓得直叫,两个男佣也吓得直哆嗦。

  吴大鹏沉稳地对他们说:“你们都站到我们后面去,把射界让开------”

  他们没有听懂什么叫射界,但是让他们躲到后面可听得清楚,赶紧照做了。

  四个人沉稳地站成了一排,面对着那十几条大汉。

  他们的佣人们这时却感觉他们好像一堵墙一样……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7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