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八十一章 才华就像少女的怀孕

第八十一章 才华就像少女的怀孕

  无论在什么时空,任何私人组织层面的努力,也不如国家层面的。

  各项物资准备的节奏加快了,特别是其中的人力资源,他们上报的各种人力要求,都是立即能得到满足。

  他们就连兽医的要求都很快得到了满足。

  这让他们先前准备的行动像个小商贩一样的水平了。

  这个大宋政府除了一直缺钱外,其它的物力、人力真的是啥也不缺,甚至连最凶猛的敌人也不缺。

  看来,他们真的太需要水晶球了,太需要一场大大的法阵来改变国运了。

  或者他们也迷惑自己远比他们的敌人更文明,但是为何却会让对手屡屡打压?!

  只能寄托天上的神仙了……

  时空走私者们确实是想利用人家大宋的势力来办自己的私事。

  他们要在流求开辟出一个新国度,他们要在那里建成一个让人舒舒服服活着的社会,没有生存的恐惧,知道明天只能会更美好……

  当然,他们还要完成人家大宋的要求,这个绝对是简单的事情,不骗人。

  事实上,人家大宋也在利用他们。

  整个大宋的临安城,以及官场上都在纷纷扬扬地传说有天地精灵的祥瑞出现了。

  “天现祥瑞,神佑大宋!”

  这种传言是人们喜闻乐见的,一时间大家以谈此事为荣。

  那个所谓的法阵,被人为的夸大作用了,竟然有人还说能集中宇宙的力量!

  贾平章贾似道任由人们去议论和猜测这件事情,他高兴地发现,对他的推排细界法的议论变少了。

  他虽然绝对没有学过舆论宣传引导之术,但是却也会利用某些事件转移人们的注意力。

  当然,那个法阵也是他一心盼望的,如果真有用了,对他来说是一举两得呢。

  至于那几个海外行商不断索要的物件,真是不值得一提了。

  ――――――――――――――――――――――――――――――――

  当吴大鹏派出鲍威和郭勿语去临安县城接来张国安两口子时,没有想到的是,他们那里也有了变化。

  这一路上,两个半大小子也对张主家说了一些事情,这两口子对临安城的变化事先有了心理准备。

  见面后,安静对大家说:“优秀的人才,就像怀孕的少女一样,时间越长,你越掩盖不住的!

  所以别怪自己影响了计划,计划都是人订的,再改呗,怕啥?”

  安静的话真暖人心,五个原本怀着猥琐心态,想弄一把就跑的时空走私者都要重新审视自己了,我们是人才啊。

  他们开始纷纷赞美安静。

  “好了,讨厌的,别恭维我,知道你们想法多!”

  安静脸有些红了,她挥了挥手,走了,有鲍威和郭勿语两个半大小子,她可以了解这个站点的事情了。

  张国安和安静这一时期在红水溪工业园发展得挺好,各种技术的推进没有想象中的难。

  当那些半大小子们越来越能熟练的使用木工机床后,他们开始批量加工硬木构件。

  这些都是他们事先设计好的木屋房构件,加工好后,用桐油细细刷过。

  他们先在红水溪工业园内学习组合安装,结果还不错,等熟练后,四个半大小子,一上午就能搞定一间二十平方米的木屋。

  之所以还是慢一点的原因是因为要给房顶做防水层工作。

  张国安观察过,用树胶拌了白灰去塞缝隙,然后再涂一层树胶的办法不是最好的办法,这可还可以再摸索。

  那些半大小子们高兴了,他们第一次见过这样建屋!

  而且这些屋子还是给他们分配的住房!

  萧湘个子小,身体还算灵巧,常常被安排到房顶做防水工作,做着做着就有些烦了,说:“张主家,这里的人家你也都看到了,他们有用稻草盖顶的,莫不如只涂过一层桐油后,就盖上一层稻草就行了,这样省树胶。”

  张国安见过这周围有人家确实如此,好像也不算漏水。

  他说:“好,等这样处理后,你住这样的木屋……”

  萧湘想了想,说:“那铺上三层稻草就绝对不会有问题了……”

  张国安还是招了些木匠和铁匠。

  这些半大小子学习糅制轮子和箍桶还是有些难了。

  很多铁匠活儿也是这样,他们学不了,张国安也不会。

  他们建起了铁匠铺后,胡镇北自己跑来了,说是要入伙,这家伙常常跑来看新鲜。

  红水溪工业园区现在在临安县城里比较有名了。

  第一个就是他们出产的铅笔,谁也没有想到这个物件竟然能畅销。

  甚至等在他们门口,出产一批就买走一批,那钱钞挣得飞快,让人眼红。

  第二个就是他们的核桃油,几乎人人都吃过核桃,但是没有想到这物件竟然可以榨油!

  那核桃原本在天目山上是漫山遍野的,不值钱,但是按照他们的方法榨出的油真是好油啊。

  但是人家还不卖呢。

  马上就有油坊来跟着学的了,但是他们发现天目山区里产核桃的地方,红水溪工业园区基本都收购到了!

  不过也没有关系,他们可以到远一些的地方收。

  油坊里有人来看他们的激流式水车,一眼就看明白了,还建议说,此物若是和翻水车联用,可以把很多旱田改成水田啊……

  张国安笑了,说:“我们又不是来种地的,还真没有想到这个用法。”

  那个油坊里的人高兴起来,觉得自己甚是聪明。

  红水溪工业园区对别人这样公开的赤果果的仿照根本不在意,以张国安的本意来说,他更看中这些半大小子在这个发展过程中对技术的理解,哪怕是初级的。

  但是也有不明白他本意的人。

  古剑山对别人的仿照就不满意。

  他对张德培说:“张德培,张主家也太不在意了,什么人都可以进来观看嘛?这些可都是主家想出的办法,不可以轻易让人学了去……”

  张德培憨厚地笑了,说:“学就学呗,主家说过了,将来咱们又不会在这里,呵呵……。”

  古剑山说:“弄个围墙挡上吧!”

  张德培说:“好办法,你等着,某去找主家说说……”

  张国安听完张德培的建议后说,拍着他的肩膀说:“好小子,有自己的想法,但是有些事情是瞒不了别人的,与其让别人想办法来偷,不如大大方方地让他们知道,以后啊,我们还有更好的。比如你焙制的铅笔芯就是比别人的好,别人要是不亲自问你,他们就是学不会……”

  张德培乐了,说:“某有主家给的工业温度计,他们是没有,呵呵……”

  安静和两个帮忙的村妇关系也越来越好,她们可以一起逛街,一起购物。

  安静劝她们说:“送你们一个机会,回去把家里的田地都划出一块来,我教你们种玉米,这可是老品种的甜玉米,生吃都好吃……”

  两个村妇就信了,回家去商量了,一块地而已,家里的人很容易答应了。

  安静亲自去指导他们施加底肥,而且起了垄,然后就开始在自己家的育秧地里开始育秧苗。

  当然,她们还是以购物和家里活儿为主,一大帮半大小子能吃呢。

  这一天,她们逛到了县衙附近时,看见了一张告示,上面写着胡进县令的悬赏,说是家中的孩子总是咳嗽,一时间无法医好,求天下名医来给治疗一下,当重重酬谢,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安静回想了一下自己带的药品,想到了有镇咳宁还有止咳糖浆。

  回家后,就和张国安商量,看看能不能送他一些。

  张国安想了想说:“咳嗽的病因有好多种,你确定咱们送去用了,就有效果吗?再说了,这些药是大家一起带过来的,随便送人,这……”

  安静明白这话里的意思,叹了一口气。

  这个时候张国安正在忙着建炭窑,他指挥着雇工在山坡上掏洞,而且用砖砌出墙来,还在底部设计了木焦油的导流管道。

  对木炭和木焦油这两者,目前来说,他们更需要后者。

  前者,这个时空有的是卖的,后者,则没有。

  虽然他已经让人去搜集了,但是自己能加工出一些更好。

  梅乐芝和吴杰曾经好奇地问道:“张主家,要那种黑乎乎又发臭的水有何用?”

  张国安认真地解释说:“那里面有木酷液,有木沥青,可以当农药,杀死地里的虫子,杀死吃粮食的虫子……木沥青,则可以防水啊,抹到房顶上岂不是更好?”

  两个半大小子瞪大了眼睛,说:“你像你们给我等吃的打虫药那般?”

  他们要给培养对象服用片剂驱虫药,这个是原计划里的一个安排,尽量想办法让培养对象健康的成长,这个都是必须的。

  当时,这些人从没有听闻过这事,一开始有些害怕,但是侯东方不怕的,一口就咽了那小白片,然后才接过安静手中的水碗,又一口吞下水。

  他抹抹嘴说:“安教授给的物件哪个不是好吃的?!”

  那些人看侯东方若无其是的样子,可才敢一一吃下,然后,他们被自己排泄出来的蛔虫吓坏了!

  张国安趁机讲了为何生吃食品时一定要多多清洗,一定不能轻易喝生水的原因,这样,那些半大小子刻骨铭心地记住了这件事。

  但是那臭哄哄的,所谓的木焦油竟然也会杀虫?!

  张国安趁机又说道:“小子们,老天爷给人类的一切东西都有它的用处,有的看起来无用,只不过你还没有发现它们的作用罢了……你们想想看,有没有一样东西是没有用的?”

  梅乐芝马上说:“那我等肚子里的虫虫有何用……”

  张国安没有想到他会想到这个,便说:“在殷地安国,曾经有肥胖女子用它减肥,很有效果啊……”

  梅乐芝和吴杰想着那虫虫的样子,脸都吓白了。

  晚上的时候,安静睡不着了,她对着张国安说:“我今天又看到那个启事了,你忘了,原先那个孙老师的孩子一直是慢性咳嗽,当父母的看了会有多痛苦啊……不如给他几份药,试吃一下吧,没有听说喝止咳粮浆会出事的,一次两片镇咳宁,也不会出事的……”

  张国安知道安静的性格,凡事只要提两遍的,那就是真放在心上了。

  “好吧,你明天让那个村妇送去一些,万一有用也是好事情。”

  “嗯,我听你的。”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7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