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八十七章 北方奸相阿合马

第八十七章 北方奸相阿合马

  大宋政府似乎找到了转变国运的办法,这个消息也很快通过商人传到了北方。

  当有一些人正在为这件事情忙乱时,大元政府的阿平章可合马对这个事情,也给予了高度的重视。

  在这个时空里,南有贾平章贾似道,北有阿平章阿合马。

  历史真是公平的,两个地区一家一个所谓“奸相”,在中国的历史上,很难看到这样热闹的一幕。

  当然,当初贾似道确实有凭借裙带关系占了先手的嫌疑,起步要比阿合马快了一些。

  阿平章阿合马现在还正在积累业绩呢。

  和许多强盗集团组织的成员一样,他的早年生平不详,只知他是察必皇后的父亲按陈那颜的陪嫁奴隶。

  1262年,忽必烈任命他兼管中书左右部,兼任诸路都转运使,专门委任他处理财政赋税方面的事。

  阿合马上奏忽必烈下令分条规划,向各路运司宣布晓谕,也就是把过去随口随意索要赋税的强盗办法改成按照规章来,这有利于强盗集团组织向成为正式政府方向转型,这个时候没有啥合法性的概念。

  钢刀底下出政权。

  忽必烈强盗集团组织初期,集团里的各级官吏没有俸禄,这等于公开地让他们去勒索百姓,贪污中饱。

  这就严重影响了强盗集团所需要的正常的统治秩序,是一个亟待解决的重大问题。

  1263年,强盗集团正式成立政府了,还起了年号,叫至元。

  阿合马马上就订立条例,要减并州县和规定官吏员数,分别品级官职以给俸禄和颁发公田,并且要计算月日以考核优劣。

  但是,当时大家都正抢得欢,没有人搭理这样的事情,忽必烈也没有在乎。

  所以并没有施行起来。

  直到后来吧,阿合马任中书平章兼任制国用使的时候,正式规定了京、府、州、县、司官吏的俸禄和职田。

  这个简单,直接把大宋政府的那一套搬来,对于先进的文化制度,大元政府从不抵制。

  阿平章阿合马为强盗集团组织经济运行的正规化和可持续性发展操碎了心。

  阿平章阿合马推行食盐国家专卖,禁止食盐走私,并增设巡逻队。

  为了扩大税源,阿平章阿合马还把过去豁免赋税的僧道军匠等作为征税对象,从而增加了国家的财政收入。

  打击“权势之家”偷税漏税行为是阿合马理财的另一个有力措施。

  很多蒙古贵族与大商巨富一起从事商贸,但他们依仗权势,经商拒不交税,这是公然的违法行为。

  阿平章阿合马要理财,必然要和他们作斗争,也就触犯了他们的利益,自然引起了他们的反对,这为他以后的倒霉埋下了伏笔。

  当时河南钧州、徐州等州都有炼铁设备,他请忽必烈授予宣牌,以振兴冶炼的利益,现在是要生产创造啊,不能再抢了,

  阿合马把清查到的三千户没有户籍的百姓,用他们来加强炼铁行业,每年上缴铁一百另三万七千斤,用这些铁铸锻农具二十万件,换成粮食上缴给公家的一共有四万石。

  阿合马在各路设平准库,钞一万二千锭,作为钞本。并且买卖金银,以维持物价平衡和保证纸币的信用。

  初期钞法施行十分严密,并且盐、茶等税收都用纸钞,保证了纸钞雄厚的物质基础。

  他同时大力推行户籍制,把百姓固定在原籍中,以便能保证税源的稳定性。

  同时,实行税收的“钩考”制,这是一种财政审计手段,由朝廷派员到各地清算钱谷等项,以防止豪强隐瞒和官吏贪侵。

  如地方上有把熟田冒充为荒地以逃避赋税的,有因避免差徭而隐报户口的,也有富民买贫民田而仍旧由贫民交税的,统统给予纠正。

  阿平章阿合马所做的一切,为后来顺利灭掉南宋,完成蒙古殖民化统治打下了坚实的物质基础。

  但是奇怪的是,他的结局比贾平章贾似道更惨。

  在强盗集团组织内混,做正经事的,一般没有啥好结果。

  临安城内盛传的水晶球法阵将改变大宋国运的事情,已经传得沸沸扬扬。

  最终传到了阿平章阿合马耳朵里,他也有些担心了。

  这是一件大事情,危害了大元政府的安全!

  你们要是转变了国运,我们怎么办?!

  阿平章阿合马上奏了大汗忽必烈,声称要警惕大宋政府正在研制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我们要提高警惕------也就是这个意思吧。

  鞑靼也是一个崇拜石头阵法的民族。

  他们当年在草原混日子时,经常用石头堆砌起小丘,估计原来是用于指路和辨别方向的,后来逐步演变成祭山神、路神和祈祷丰收、家人幸福平安的象征。

  大汗忽必烈听完整个事情后,马上就信了。

  大汗忽必烈大声地说道:“蓝天上的一切都是属于雄鹰的,大地上的一切宝物都是属于英雄的。我便是英雄,那些水晶球应该属于我!

  雄鹰有尖锐的利爪,我们有锋利的钢刀------”

  阿平章阿合马眨着湛蓝的眼睛,恭谨地说:“无所不能的天下万众仰慕的伟大的大汗忽必烈,再勇猛的猛兽也要有休息的时候,我算计了一下,南下攻宋,还要再等三年!”

  阿平章阿合马随口报出了一串数据。

  忽必烈听了后,当时就无语了,所谓的国库都成了这个样子,空旷地如同大草原了。

  他去年领着军队,刚刚击败了在宗王阿速台等大多数蒙古正统派的支持下的大汗合法继承者阿不里哥,那是一场生死之战!

  他在整整四年中,终于击败了合法的大汗继承者弟弟阿不里哥后,钦察汗国、察合台汗国、窝阔台汗国,还有一个早都独立的金帐汗国都拒绝承认自己,他仅得到一个远远的伊尔汗国支持。

  这个伊尔汗国必须介绍一下。

  早在1252年,大汗蒙哥遣同母弟旭烈兀分镇波斯,统兵侵略尚未降服的国家,以搠里蛮军和出征克什米等处的蒙古军一并隶属旭烈兀,又命诸王各从所属军队中签发十分之二随从出征。

  1256年,旭烈兀军攻灭盘踞马拶答尔,也就是那面世界的伊朗马赞德兰省诸山城的“木剌夷国”,这是一个崇拜刺杀的国家,属于伊斯兰教中亦思马因派的势力。

  1258年攻陷巴格达,杀末代哈里发灭黑衣大食,也就是阿拉伯帝国阿拔斯王朝。

  1259年,分兵三路,入侵叙利亚。

  次年春,旭烈兀得知大汗蒙哥卒于四川,于是留下先锋怯的不花继续征进,自率其余军队退回波斯。

  九月,怯的不花军在阿音札鲁特埃及苏丹忽秃思军击溃,蒙古所占叙利亚诸城尽失。

  旭烈兀回波斯后,获悉忽必烈已经自己授权即了大汗位,并与幼弟合法的大汗继承者阿里不哥发生了汗位之争,遂不再东返蒙古。

  当看到忽必烈取得了优势后,他向争位双方派出使者,表示拥护忽必烈为大汗,指责阿里不哥。

  大汗忽必烈遣使传旨,将阿姆河以西直到埃及边境的波斯国土和该地蒙古、阿拉伯军民划归旭烈兀统治。

  于是,原由大汗政府直接管辖的波斯地区,实际上成为旭烈兀的领地,从而建立了又一个王朝。

  其领土东起阿姆河和印度河,西面包有小亚细亚大部分地区,南抵波斯湾,北至高加索山。

  旭烈兀以蔑剌哈,也就是那面世界的伊朗东阿塞拜疆省马腊格为首都,设宰相以掌管全国政务,任命了各省长官,命长子阿八哈领汗国东部呼罗珊等省地。

  1262年,钦察汗国别儿哥汗为争夺旭烈兀控制下的阿塞拜疆地区,发兵来攻,双方激战两年多。

  别儿哥虽然退回,但此后两蒙古汗国经常为领土争端发生冲突。或者说一时间整个原本的蒙古帝国正在混战中。

  大汗忽必烈无法从伊尔汗国那里得到物资上的支持,不过却可以得到一些回回工匠,可以为他们制造回回砲。

  而且现在他们刚刚定都在大都,大部分人还都居住在帐篷里。

  整个北方地区一切都刚刚平定不久,老百姓手里啥也没有,加税或是直接抢劫是没有用的。

  大汗忽必烈只能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一种悲伤之情充斥了整个金色的大帐。

  阿平章阿合马眨着湛蓝的眼睛,恭谨地说:“无比英勇、睿智的大汗,我们可以暂时不用武力,可以用恐吓的办法来得到。

  至少要让他们交出一批水晶球来,破坏他们的希望,并且让他们在醉生梦死的情况下消磨掉一切反抗的意愿!

  狮子的吼叫也是一种武器。”

  大汗忽必烈点点头,说:“这样的事情,你去办吧------”

  阿平章阿合马毕恭毕敬地倒退着出了大汗的金帐。

  这时候,他看到了金帐外面那插在地上的巨大的九斿白纛,那悬挂在大铁圈上的,九条纯粹用白马尾毛编织的飘带,在蓝蓝的天空下正在微微飘动,展现出一种难言的霸气!

  这将是一个伟大的帝国,他阿合马将与这个帝国同在!

  回去后,他马上着手准备了。

  一是派出人马去向大宋政府讨要水晶球,不给------就出言恐吓,再不给,就算了,反正也不吃亏。

  二是他安排了人手,准备去那个什么海外流求荒岛击杀海外行商,不可以让他们成功!

  破坏总比建设容易吧。

  在这个时空,南北方还没有完全撕破脸皮,还在做着生意呢。

  他们现在做生意的地点就是在樊城。

  1336年那会儿,襄阳城连同城内大量物资、武备也在内讧和自相残杀中落入鞑靼人之手,劫掠殆尽后被焚毁一空,并将襄阳居民全部强迁到鞑靼统治下的洛阳地区,襄阳城成为一座废墟。

  襄阳也失去了其河南屏障,成为直接与鞑靼接壤的边防前线。

  此后,襄阳除一度为鞑靼人所占有外,基本上于荒于人烟状态,直到宋理宗时代的1251年,京湖安抚制置使李曾伯派荆湖副都统高达、幕府王登率二万一千名荆湖军才收复襄、樊两座毁弃的空城。

  襄、樊二城隔江对峙,宋军在江中立木桩,用铁锁链连接,中间铺以木浮梁架设的浮桥将二城联为一体,使之守望相助,互为犄角、唇齿相依。

  襄阳南有岘山山脉,西有万山遮蔽,汉水成东北二面的天然屏障,东南有鹿门山拱卫。

  经过高达几年对襄、樊二城的修复,让驻军家属移居襄阳,通过浚河、开渠、屯田、免租、移民等活动使襄、樊渐渐恢复生机。

  虽然没有恢复到昔日“甲于西陲”的实力。

  但也重新成为“城高池深,兵精而食足,师出必克,敌入軏败”扼水陆要冲的军事重镇。

  即使南路不通,依靠优势的水军,也可保水路与郢州、江陵、武昌的畅通。

  大宋政府在这里储备了十年的军备。

  1261年,忽必烈听取背叛了大宋的水军将领刘整的建议,到武昌用玉带贿赂南宋所倚重的京湖制置使吕文德,请求在樊城外设立进行两国边境贸易的榷场,获吕文德同意,鞑靼人又以防盗为借口骗得吕文德同意在鹿门山筑围并建筑白鹤堡,这样就在宋军的鼻子底下建立了立足点。

  大宋与鞑靼在此的商贸活动一时还挺红火。

  鞑靼商人卖些牲畜中草药,大宋商人卖些丝绸茶叶,总之,买卖还挺红火。

  两方面各自收各自商人的税务,一时间相安无事。

  京湖制置使吕文德还被表功了呢。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7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