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八十九章 历史会记住你的

第八十九章 历史会记住你的

  王德发以过来人的经验,耐心地对法可提辖说:“你看,这么多天了,你献出的转向架都没有引起你上级领导的重视,你再献出火绳枪也会一样没有用处……他们根本不是做实事的干部!”

  “……”

  “不如这样,你跳过他们,直接投向贾平章贾似道门下。

  投靠是一门学问啊,这一来,他现在需要年轻人当他的帮手,二来,这两样东西也都会大有用处的。你们两上都能得到业绩,这叫双赢。”

  王德发的话是有道理的。

  事实上,火绳枪的作用不必多说了,那个四轮转向架的用处太大了。

  大宋在这个时期军事物资是不算缺少的,但是常常会出现在后方,物资堆积如山,而前线却紧缺的情况,运力不够……所以,本来可以解决一定问题的办法竟然卡住了,怎么办?跳过去!

  去投向同样需要业绩的人门下!

  但是那个法可提辖却说:“贾平章推行那公田法扰民甚重……”

  王德发听了后,差点笑喷了,我靠,你一个凤凰男也跟着高层既得利益者们起哄?!

  人家反对公田法,那叫装逼;你也跟着反对,那叫傻逼!

  王德发还是耐心地教导着这个凤凰男出身的官场初哥,说:“那你说说,现在谁能站出来解决问题?还能有什么办法好呢?”

  “……任用贤能,劝农耕,务蚕织……”

  又都全是空话虚话,王德发不想听下去了,说:“得了,你这些办法能解决通货膨胀问题?能让大宋马上解决财政问题?这一刀砍向富人集团,总比砍向老百姓好!”

  “……”

  “你别跟着人云亦云,小伙子,要动一动自己的脑子……最受损失的人是谁,他们为什么反对,为什么会用极端的个别现象来掩盖基本盘问题?

  一定要分清楚什么是让大部分人受益,还是让小部分人受益的决定,这都是基本常识,你要认真想,不要盯着个人的人品问题,不要只想着下半身的问题……我见过比这更狠地抹黑别人的办法……”

  “……”

  王德发摆了摆手,又说:“算了,给你一个机会,你打制出火绳枪来后,我让你直接去献给贾平章贾似道……”

  法可提辖一时无语,他似乎听明白了什么,又似乎糊涂了,有些词语他听不明白,但是有些还真有道理。

  人的经历,决定人看问题的高度。

  王德发不是一个成功者,但是他的经历可以当法可提辖官场上的老师了。

  六名时空穿越者现在需要贾平章贾似道的大力支持,他们同时也想支持他,双赢呗。

  当然,他们也知道没有他们的帮助,人家老贾也能挺十年。

  万士达看着物资准备的加速,高兴地说:“大宋政府的配合态度真好,都不好意思了,等着到时候救他们一把吧。”

  这个计划又要变!

  宋子强当时就火了,说:“有病啊,当个**圣母啊,整个社会都坏掉了,让他们自生自灭吧,下次再回来咱就是享受年轻,好好把流求这个地方开发出来才是正道,那个啥,给他们一点回报就行了,别想多了……”

  最了解他的还是吴大鹏,他说:“你这个家伙,只要别乱跳脚骂,我们保证让你发大财,家里全摆着吨级的现金。”

  宋子强乐了,说:“妈蛋的,我哪里有那么病态?就想过上好日罢了,哈哈。”

  其他人都以目示意。

  这个家伙,是真正热爱金钱的人啊。

  但是宋子强就是这样保持本色,大家也都只能接受。

  吴大鹏慢慢接收着那三千厢兵,他们陆续从周边的州府赶来。

  他们其实就是失地、失业的人士,还有一些犯罪分子。

  在大宋时代,失地了,失业了请别担心。

  这样的人还有一个比较另类的很容易的再就业机会,那就是参军。

  由于大宋时代实行的是募兵制,所以不论禁兵、厢兵,还是南宋时期的屯驻军等,一般都采用常年招募的办法募集兵员,随到随要,多多益善。

  比如所谓的“流民入厢”就是宋朝的一个特定政策。

  每逢各地发生重大灾害时,大宋政府就将流民中身强力壮的人挑选出来,编入厢军,供给他们简单的食物、微薄俸禄或者没有俸禄,让他们服役或劳作,借此将流民中的“祸乱之源”全部掌握在手中。

  然而,这样的厢兵实际上是奴隶待遇,他们辛苦完成各种劳役,甚至被官员当家奴,所获收入仅仅是养活家人的口粮。

  于是,厢兵常会发生大规模逃亡。

  尤以大家族出生的人为甚。他们接受的教育多,手眼活泛,所以不甘心沦为奴隶,有时甚至鼓动全军逃亡。

  逃跑的厢军被抓回来,基本上是死路一条,要按军纪处理的,所以他们多数逃入山野间成为流贼。

  而如果部下逃亡殆尽,主持厢丁迁移的“厢首”也会乘机逃亡,沦落成为大盗与恶贼。

  还有一个来源就是各种配军。

  宋太祖在建国后创立折杖法,除了将徒刑减为与杖、笞刑一般,只需杖打即可赦免其罪,另将传统五刑中的流刑减轻里程数,但仍须服役。

  这项改革是为了革除唐末以来的滥刑恶政,在效果上的确也减轻了犯罪负担,此外有鉴于折杖之后死刑与流刑间的差距过大,另外新增设一项刺配法作为贷死的恩赦,亦有助于减少死刑的宣判。

  在宋代法制上便产生了“配军”制。

  配军是编入军队的意思,让他们在厢军中当杂役,比如林冲所受的“配军”,去军料场当看守。

  当然配军的名声不好听,贼配军,就是一句骂人的话。

  总之,这其实是一种另类的维稳手段,或者也可以说是与广大百姓分享商业经济发展的成果,只是分配得少点,但好过没有。

  一点也不给你分享,你不是也没有办法?

  所以,这种算是救济也好,财富再分配也好,使得大宋政府的社会维稳工作与其它王朝比起来,好的多,可以看出他们的维稳功能还行。

  但是,这样的兵能不能打仗就是另一回事了。

  这一批主要是州郡地方的杂役厢军。

  他们平常的工作主要负责物品的生产及制造、仪队开路、守护皇陵、河道疏通、水陆运送、道路修护、堤防建造、牲畜畜养、修筑城池。

  知临安府洪起畏把这些人安置到南校军场,责令在那里搭建帐篷,以俟出海。

  吴大鹏招集来二十个厢首,准备先开一个小会,也好统一一下思想。

  他抛出第一个议题就是,大家为什么要跟他出海三年。

  当他讲到为了大宋梦,为了大宋转变国运后,他发现那帮子人始终是一脸的麻木,还有个别的打起了哈欠,不过态度上倒还是恭敬的。

  为了这次会议,他现从市舶司那里要借一套官服,点名只要六品的。

  临安的提举市舶当时请示了贾平章贾似道,得到了认可,此时正准备给他们一个“主殷地安国市舶”的名誉称号,六品嘛,也算是了,可以特事特办。

  但是吴大鹏一时穿不进去,太小了,又匆匆找人仿制,还好不算难。

  所以那些厢首们看他上去,吴大鹏就是一个高大壮实的文官。

  吴大鹏当时看着他们的表情,心里明白,这一招不好使呢。

  他接着抛出第二个议题,出海三年后,他们能得到什么。

  这时二十个厢首的表情马上变了,耳朵都要立起来了。

  看到没,这人的自私本性不分时空的。

  吴大鹏说:“尔等跟某三年后,言听计从者,一律奖赏万贯!”

  天神!所有人的眼睛都亮了……

  吴大鹏说:“日常之中,按月给俸,每人二十贯!”

  噢,真不少……

  吴大鹏说:“那些杂役厢军,如果也是言听计从者,三年后一律奖赏千贯之资……”

  天神!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这要多少钱钞……

  吴大鹏说:“日常之中,也是按月给傣,每人十贯!”

  噢,真不少……

  吴大鹏最后的总结性发言说的大概意思就是,只要跟着他们走,听他们的话,保证都能过上好日子,若是信的话,现在就发这个月的工资。

  “信!如何能不信?但听主市舶安排……”

  看看吧,崇拜金钱的社会,也是有好处的,容易被收买。

  当时,他们都乐呵呵地拿着发放的会子回去传达这次会议精神了。

  在自认为对金钱社会比较了解的吴大鹏看来,底下的那些杂役厢兵们也一定是会满意。

  果然,当吴大鹏主市舶穿着崭新的官服走在他们居住的帐篷营里时,那些杂役厢兵们对他那是完全的毕恭毕敬。

  吴大鹏心里笑道,真不知道你们到了那荒岛上后,上哪里花费这些会子?到时候,我们就又会把它们挣回来了,你们信不信?

  十几个船长,也被吴大鹏一一搞定,只要能用钱钞搞定事情就不是个事情。

  当然,他现在无法能让他们保持忠诚,但是,只要能就事论事的解决问题,忠诚这东西,有了更好,没有也无妨。

  吴大鹏当上了这个无名而有实的主殷地安市舶后,其它五人便成了五大纲首。

  这一队要商队不是商队,要军队不是军队的队伍算是成形了,有了基本的指挥结构。

  当一切都准备差不多时,该出发了。

  这个时候吴大鹏又被贾平章贾似道接见了。

  吴大鹏乐呵呵地对法可提辖说:“你做好了选择?”

  法可提辖默默地点点头,说:“正是。”

  “你做了一个无比正确的决定……历史会记住你的。”

  “……”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7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