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九十章 大宋,我们够意思了

第九十章 大宋,我们够意思了

  贾平章贾似道应主殷地安国市舶吴大鹏的要求,单独接见了他。

  两个人在贾府的书房里展开了亲切的交谈。

  在交谈中,贾平章贾似道表达了对此次为大宋祈福行动的殷切希望,盼望他们早日实现目标,顺利回归大宋,为转变大宋的国运做出自己的贡献。

  主殷地安国市舶吴大鹏则表示,大宋是一个拥有悠久历史文化的大国,是一个负责任的大国,作为一名一直仰慕大宋文化的海外行商,有责任和义务为大宋转变国运的事业付出自己应有的努力……

  书房中,双方的交谈非常融洽,整个会场的气氛非常好。

  主殷地安国市舶吴大鹏感谢以贾平章贾似道以首的大宋政府领导们,对他们这次行动的大力支持,希望大宋的领导们能紧密的团结在以大宋官家为核心的周围,在各个领域中,不断地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最终实现民富国强的终极目……

  双方还就当前的国际形势发表了看法,共同指责某些强盗集团在不具备合法性的条件下,组建了极权国家,并不断地用各种让人不齿的手法来挑衅邻国,破坏了这时难得的和平环境,对国际和平形势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

  他们这样的对话实在是太多了,大概意思就是这样吧。

  当贾平章贾似道正大骂某个极权国家总耍流氓时,主殷地安国市舶吴大鹏忽然听到了一阵蛐蛐叫声……真的听到了,而且,这声音是从他身上传来的!

  他来传呼了?

  整个场面出现了平静……

  贾似道听了这个叫声后,当时就乐了,他连忙伸手掏出一个玉盒,轻轻放置桌上,他笑着开口说:

  “笑相寻,须将玉罐金笼拼,谩昕清音啭!

  这蟋蟀将军想必是嫌怀中热了……蟋蟀者,如人才,暖则去郊;寒则近身……它会自己发出叫声来要求的,呵呵……”

  吴大鹏心想,人人都能从自己的爱好中得到哲理啊,但是玩这个,你还真不一定是我的对手。

  “平章所言极是,人才者,允其出声,然后才会从其声中判断中好坏优劣。不能专门挑那些只会发出好听声音的蟋蟀,未必会是良虫,应该以其真实的才华论之……”

  “嗯,甚有道理……唧焉啾焉,扬清音之悠悠;喓喓嘒嘒,敷素韵之缤缤。有些蟋蟀虽然声音动听,但是,确实不是良虫,或可起名为叫喜虫,呵呵。

  吴大商精通蟋蟀否?”

  吴大鹏谦虚地说:“在下只略通一些,也只会看蟋蟀的形状……”

  贾似道五十多岁的人了,长得还有模有样,就是那一字胡子有些怪怪的,蛮有趣……现在正乐得一翘一翘的。

  贾似道眉飞色舞地说:“说说看……”

  “那身形与河蟹相似的最为厉害!”

  “啊呀,吴大商也是行家里手啊!有言道:蛩身弓起如河蟹,不拘五色或麻头。任人观看则不怕,此是名虫何处求。

  呵呵,老夫这蟋蟀将军正是名叫河蟹将军……来来,请观之……”

  然后两人头碰头,品评了一下一头青黑色的蟹形蟋蟀,用芊草棍轻轻拔动它,又引出它得意的叫声来了。

  两人又讲了一点关于蟋蟀的饮食与喂养方才尽兴。

  不怕领导有官威,就怕领导有爱好。

  大家这样一聊天,整个场面更加和谐了。

  贾似道有时也有些恍惚,这个年轻的后生,怎的感觉这般老练?

  殷地安国真是不简单啊……

  吴大鹏瞅准机会,又献策说:“殷地安国有一种物产,名为罂粟,以果喂之,必使蟋蟀发出能有十倍于先前的力量……”

  贾似道吃惊了一下,竟有这样的物件!

  但是又想了想说:“那物件也可能会害了虫儿……能再战否?”

  “不能,一次性力竭则死……”

  “果然,养育蟋蟀,不能行投机取巧之事!”

  妈蛋的,你这是说谁呢?!

  吴大鹏不喜欢听了,他忙转移话题说:“平章,我带来一个人,堪当大才,可鉴之?”

  “好说,好说!”

  关系熟悉了一些就是好,吴大鹏的脸上看不出有丝毫生气。

  这时,法可提辖见了贾平章贾似道竟然还有些紧张了。

  但是贾平章贾似道先前和吴大鹏谈得入港,心情愉快,满脸带笑,这也让他轻松了一些。

  贾平章贾似道轻捻着一字胡,说;“你说的这个殷地安国火绳枪?可比得上突火枪?”

  法可提辖拱手作揖道:“强上百倍,可于万人之中,取上将军性命!”

  贾平章贾似道捻胡子的动作一下子停了,眼睛都瞪起来了!

  “果真!”

  这眼睛是瞪向吴大鹏的,向他求证来了,因为带着殷地安国名字,不是他们的物件,又是谁的?!

  吴大鹏本来想走了,但是他看着书房墙上挂着的各种字画,口水都流出来了。

  这要是都拿走了……他还正琢磨着怎么也要带走一两幅,不能白来啊。

  贾平章贾似道这一瞪他,吓了他一跳,以为看透了他的想法。

  “吴大商,这殷地安国火绳枪可否真能如此?!”

  吴大鹏心想,可于万人之中,取上将军性命?这话说的……要很多条件啊,但是,这个时空文人说话的特点,你懂的。

  他于是说:“此物在殷地安国是为打猎用的……若是再粗大些,一枪可以靡废数十里地……”

  你看,咱也会说这样不负责任的话……

  贾平章贾似道跳将起来,说:“快,快,去后花园演示一下给某看,一直感觉好事会越来越多……哈哈!”

  贾平章贾似道在前头带路,法可提辖后面紧跟着,吴大鹏停了一下,他狠狠地看了一眼那些挂着的字画,此时四周无一人……但是算了吧。

  吴大鹏也踱到了后花园里。

  这个书房的后花园还真不小呢,一千个方是有了。

  大多奇花异草,他叫不上名字,张国安来了就差不多能认出来。

  此时,那盛开的梅花似乎正在飘着幽香。

  他感觉此时眼前的情景不太和谐……

  法可提辖在那里对着贾平章贾似道摆弄着火绳枪,一个家仆正在那粉墙下,忙着摆放陶瓷坛子。

  吴大鹏在旁边一直冷眼旁观。

  我们对你们大宋够意思了吧?这样以后,你们要是还不行,可不能怪我们了……这个时空,木头架子的回回炮都是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如果不出意外,大都那里也正在试制呢。

  现在,化学能和机械能还不知道谁能战胜谁。再说了,你们只是守住襄、樊两城就行了,又不是野战。

  法可提辖真是个笨蛋,第一枪放去,二三十米的距离,竟然没有打中陶瓷坛子!

  就这水平还万人之中取上将军性命呢……但是老贾乐得跳了起来,因为那粉墙上打出了一个火柴盒大小的坑,迸起许多灰尘……

  老贾然后又观察法可提辖重新装上火药和子弹的动作,面对他笨笨的样子,老贾在那里窥来嗅去的帮不上忙。

  五分钟都过去了,枪筒都凉透了!

  第二枪好多了,一个陶瓷坛子终于应声而碎了!

  “啊也!”

  老贾手舞足蹈起来,吴大鹏忽然发现不知道从哪里钻出四五个女子。

  长相都蛮不错的,身材也是蛮不错,绝对是诱人的熟女,绝对都不超过三十……原来好看的女子都藏到家里了!

  再从她们衣着看,她们可能是家眷了。

  小妾?当她们听到枪声后,竟然不是躲起来,还能跑出来围观,怕也就是她们了,大宋的女子们毕竟还没有经过最后的杀戮,保持着好奇的天性。

  老贾这时候像个那面世界生意极其成功的大土豪,得意洋洋地冲着几个熟女炫耀着。

  不过老家伙挺聪明,还知道叫人拿两根长棍子,交叉竖起来当支架。

  这家伙自己想放枪了,他可能是端不住。

  果真啊,男人都喜欢射出去的东西……就是不知道这个老家伙的身体条件,还能不能真“射”出去!

  但是,想到自己穿越回去的年纪,他的心情一片忧伤……

  看着老东西在不停的乐,他充满恶意地想,你要是知道自己十一年后会被人在路上杀死,你还乐不乐了?

  老东西在法可提辖的帮助下,像是瞄准了,然后射了,妈蛋的,还真的打中了!

  陶瓷坛子的破碎声也没有他的笑声响亮……

  “哈哈哈,殷地安,殷人之地安好啊……殷人也是某先祖之辈……这就是上天佑大宋的明证!”

  吴大鹏听了后,想,就算是真的有殷人东迁了,那么殷人算不算这大宋的祖先呢?这是一个正儿八经的学术问题呀。

  老东西真高兴了,他拍着法可提辖的肩膀不放手了,说:“法可提辖,后生可畏啊……明天,老夫亲自上朝,重重推荐你!”

  看把法可提辖乐的……

  然后他们又没有放过自己坐的四轮/大马车!

  最恨人的是,他们竟然没有找自己上车,而是带着他的五个小妾上车了!直接就走了!!

  鲍威和郭勿语两人站在他旁边,感觉到他好像不是十分开心。

  鲍威说:“吴主家,那贾平章好大方啊,竟然一下子给某十贯钱!”

  郭勿语也说:“某也有!”

  吴大鹏说:“你们两个练火绳枪的射击水平如何?”

  鲍威说:“某更喜欢弓箭!”

  郭勿语说:“某更喜欢弩……”

  吴大鹏皱了皱眉说:“为何?”

  “装火药时太费事了……”

  吴大鹏想了想,对,到流求岛后,还真的要造一批枪弩出来,这个可以和火绳枪形成互补……但是长枪队就不用了,他们有微冲,有手枪,应该是无敌了。

  那么这个大宋的军队会因此有何变化?

  这是他们的事情了,我们够意思了……

  贾平章贾似道带着一车的小妾回来了,满脸通红地下来了!

  坏了,他开口就要把车要走……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7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