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九十一章 阵法的名子叫科学

第九十一章 阵法的名子叫科学

  吴大鹏当时看着贾平章贾似道兴奋的老脸,知道自己不可能拒绝他的要求了。

  这个老家伙可是自己亲自上过战场的,指挥过打仗的,他只要这一试坐,不用别人说四轮/大马车好处,他啥都明白了!

  那么现在问题的关键,就是可以我们可以交换到什么……对于这一点,大宋还行吧,没有强调别人要学会奉献精神,还真心换呢。

  至少,现在这个老家伙在物资要求上很配合,除了钱钞外,需要的都尽量给了。

  但是现在我们还想要点什么呢?

  贾平章贾似道乐呵呵地说:“老夫知道,吴大商喜欢那书房里的字画,真是有好眼光……《赵昌蛱蝶图》、《崔白寒雀图》、《展子虔游春图》,幅幅都是精品。”

  吴大鹏的脸终于有些红了,心快跳了几下,我就看了那么几眼,就让你看出来了?不好意思啊……不过,行的,这辆四轮/大马车可以换几幅吧……

  没有想到的是,贾平章贾似道接着说:“但是可惜啊,那也是老夫的心爱之物……你应该和大宋的官家讨要!

  ……这个,老夫可以为你帮忙!”

  好吧,差点以为你是在耍戏我……那我们就还要大宋皇帝的作品……

  事实上,大宋真的已经给了他们几份先帝徽宗的字画。

  徽宗首创的瘦金体书法,可以说是连不懂书法的人看了都要称赞好看,这是真的。

  宋子强就反复大赞,不住嘴的夸奖:“看看,就是好看,还能让人认识……”

  徽宗首创的工笔画画技,可以说是不懂水墨画的人看了也喜欢。

  宋子强还大赞过:“画得太逼真了,太像真的。”

  大家都没有评价,其实也都是一个水平……

  但是他们现在的画院里有的是皇家作品的存货!

  当吴大鹏提出这个要求时,贾平章贾似道微笑颔之。

  吴大鹏提出还要人,女人,要那些因为年龄大了而离开皇宫的宫女!这是他突然想到的,大宋可以帮助解决这件事情。

  大宋政府其实对离开皇宫的宫女一直非常好。

  她们十三岁到十五岁入宫后,一般到了二十一岁之前,都会安排出宫,不会有老宫女白首还未嫁的现象。

  她们平常的月俸可以自己攒起来,临出宫时,还有一笔遣散费用。

  所以,一般平民家的女儿也有愿意到宫里做事的,这个出路也算是可以了。

  出了宫后,她们可以嫁个好人家,当然,诸如权贵之类的就不要想了。

  一些小康人家也喜欢这样的女子,认为她们知进退,有教养,而且还都有一定的生活技能,身体条件和长相上也不差的……还可以自带嫁妆。

  贾平章贾似道微笑着想,呵呵,这些海外行商怕是需要人来照顾,这说明他们真是安心在那里修炼水晶球了,甚好,甚好。

  所以,他一口就管应下来了。

  看到了贾平章贾似道如此容易答应了,吴大鹏有些后悔,可能要求太简单了……但是一时还想不起来再要什么。(神藏/read/38/38522/)

  只能先放过了这个老家伙了。

  回来后,大家对吴大鹏临时要求非常满意,这就对了,咱们在开荒的时候也要过上好日子,正好要有人侍候着,堪比皇家待遇了。

  万士达这时说:“大家放心,我会把001号旗舰内部改造一下,让我们的生活更加舒服。”

  众人全都同意,表示一起动手来干,让自己的生活更加舒服。

  第二天的早朝,贾平章贾似道的声音在整个大殿里响起:

  “海外有国,名为殷地安,其人极其仰慕大宋文化,对先帝的墨宝和书画求之若渴,当然,他们不远几十万海里来此与大宋商贸,同时又献上重宝,所献之物无一不是大宋的急需。

  如此可以明白,先帝们定下的以商贸立国的国策,是多么英明和正确,所以,吾辈当奉此为圭臬!

  海外行商尚且以大宋国事为先,真不知诸大夫们如之奈何?

  更有甚者,为一己私利百般阻挠《公田法》……对老夫的各种人身诬蔑,老夫不在意的……”

  贾平章贾似道这一次难得的上了早朝,这一番慷慨激昂的大论,一时间确实让在场的众位大臣无言以对,特别是工部人员,又气又恼,却又无可奈何。

  现在,官家在龙椅之上已经是耐不住的激动了,脸色都发红了,正在以敬佩的目光看着自己的师臣。

  这个神情说明他们早就私下里联系了,那么谁还能说什么?

  -――――――――――――――――――――――――――――――――

  好一阵忙活后,远行的准备工作到底是基本完成了。

  大宋官家够大方,把有宋以来先帝们的墨宝依次挑选了一样,着人赐给了他们,这把六个人乐坏了。

  是人都明白,这单件文物和一套完整的文物,它的价格是没有办法比的!

  发财了!

  这才是真正的大财啊……大宋,我们有点喜欢你了,嘿嘿。

  他们出发这一天,是在黄历上挑了一个好日子,宜出海,宜这那的,很多。贾平章贾似道亲自前来送行,这是他所看重的一次行动。

  在码头上,他一一嘱咐这几个海外行商,一定要成功啊,就差给他们来个握

  手后再拥抱了。

  码头上船帆如云,帆底还挂着红色的绸带,正在随风飘舞……这个是万士达要求的,海上容易看到。

  码头上此时也正是人声鼎沸的时候,看热闹的多,还有人趁机做起了小生意。

  其实一直有各路的道士和术士,甚至于还有和尚前来窥探,希望能在这样的活动中,占点便宜,或者沾点光,弄些好处。

  但是对这六个时空走私者来说,他们那点小伎俩实在是不够看的,所以一些装神弄鬼的人,自称有仙气的人,能请来天兵天将的人,都被他们拦了出去,一句话:我们殷地安国的国情与你大宋不一样,我们的修炼与你们的法术也不一样的,抱歉,无法兼容。

  非要想跟着的,他们也不管,上我们的船可不行,你们自己找船去,因为,他们的船位都是经过计算的,经心安排人员和物资的。

  别看就三两天的海程,他们可也是用心准备的。

  万士达还真操纵不了这个时空的帆船,虽然他理论性极强。

  他随手画出的海图,都把001旗舰的船长吓一跳,一看这个图就明白,人家万纲首也是去过那里的。

  万士达给设计的海路是,先到达流求北部地区,然后顺着流求的西岸,下行到南部地区,找一个最大的河口地区进入。

  万士达之所以不敢明确说明是那一处河口,因为近八百年的差距,地理上的变化真的不知道有多少了,他只能到了大概的地区后,再通过六分仪来测出经纬度,才能知道他们到了哪里,或者相当于那面世界的哪个地理位置。

  陆上的河流的大小、走向的变化,甚至比滩涂的变化都要多,而且不可推测。当然,一些高大的山脉,变化不能太大,可以当坐标用的。

  万士达和001号旗舰的船长曾经深入交谈过的。

  这个中年大叔竟然还远到过波斯国!

  他说:

  “当年,有天竺巨商用某,从广州之琵琶洲出发,行三十八昼夜便到

  三佛齐国,又行五十五昼夜至古罗国,此国有古罗山,因名焉。再西行六十一天可至占宾国,其国多黑鬼,但身小四肢短,极喜铁器……最后舟行七十一昼夜,可到天竺国。

  其国有城七重,高七尺,南北十二里,东西七里。每城相去百步,凡四城用砖,二城用土,最中城以木为之,皆植花果杂木。其第一至第三皆民居,环以小河;第四城四侍郎居之;第五城主之四子居之;第六城为佛寺,百僧居之;第七城即主之所居,室四百余区。

  今国主相传三世矣。民有罪,即命侍郎一员处治之,轻者絷于木格,笞五十至一百;重者即斩,或以象践杀之。

  其宴,则国主与四侍郎膜拜于阶,遂共坐作乐歌舞,不饮酒,而食肉。俗衣布。亦有饼饵。掌馔执事用妇人。

  其嫁娶,先用金银指环使媒妇至女家,后二日,会男家亲族,约以土田、生畜、槟榔酒等,称其有无为礼;女家复以金银指环、越诺布及女所服锦衣遣婿。若男欲离女则不取聘财,女却男则倍偿之,呵呵。

  地产真珠、象牙、珊瑚、颇黎、槟榔、豆蔻、吉贝布。五谷有绿豆、黑豆、麦、稻……”

  万士达听到这里愣住了,他打断了中年船长的话。

  “颇黎?是玻璃吗?”

  “小的实在不知道玻璃是什么……颇黎,此宝出山石窟中,过千年,冰化为颇黎珠,又称之为水玉……”

  万士达马上明白了,又是水晶……

  他说:“明白了,你接着说如何到波斯国!”

  “呵呵,若是再从天竺国西岸西行十二日,便可至乾陀罗国,又西行二十日至曩誐啰、贺啰国,又西行十日至岚婆国,又西行十二日至誐惹曩国,又西行可至波斯国,其国人凶悍,但尚能守商规。

  此地有……”

  万士达又打断了他的回忆,说:“你能西行如此之远,却又为何没有上过流求岛?”

  “……那上面全是丛林野草,瘴气肆意,听闻还有食人的生蕃,为何要上去?”

  万士达呵呵一笑,说:“你可错了,那上面有黄金、有铜,还有石炭,铁矿,你说说看,是不是宝岛?”

  001号旗舰的船长眼睛都绿了,说:“……某出海三十年有余,为何从未听闻过?!”

  万士达当时嘿嘿一笑。说:“所说的那些矿物,只不过远在深山,那里有巨兽看管,非人力能战胜它,除非和我等一起做法阵三年,才有可能战胜它,否则去一人死一人,去两个死一双!”

  001号旗舰的船长脸色发红,说:“这法阵可否能成?”

  “当然能成,否则,我们何以许诺三年后必会给你们重奖?”

  “敢问这阵法的名头吗?”

  “当然可以,此阵法的名子就叫……科学!”

  001号旗舰的船长当时激动的说不出话来了。

  万士达微微一笑很阴险,说:“不可泄露天机,否则,此阵法必然会失去

  法效……”

  “某蔡二郎绝不会露了天机!”

  万士达笑了笑,想,不怕传出去的,没有用过六分仪,连我自己都找不到

  别说你们了。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7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