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九十三章 八道河河口

第九十三章 八道河河口

  他们到达流求北部地区时,时间正是上午十点钟。

  此时,天气晴朗,而且明显感觉温度比临安城地区高了。

  万士达看了看气压表,还好,压力偏高,不可能有偏大的风暴出现。

  他端起望远镜细细看向海岸。

  在望远镜里,原本是墨绿一片的海岸线,现在拉近了,那墨绿色变得翠绿的植物了。

  他先看到遍布岸边的海岸上都是密密的红树林。

  在那面的世界里,这些都是要保护的植物群落,而且它们在北部地区都已经消失了。

  但是现在他们是这里的主人。

  再往远一点看,是各种树木,它们争相把自己的树冠向着天空伸去,要多多吸收阳光……如果这时候爬到桅杆顶上,可以看得更多一些,但是又不值得了,毕竟现在不着急的。

  再远一点,是连绵不绝的高山了,同样是被密密麻麻的树木掩盖,那高山起伏的轮廓都变得格外柔顺和含糊不清。

  这是植物们的世界,不是他们这些人的。

  他们没有选择流求北部地区作为发展的第一基地是有原因的。

  这里冬天的雨季是阴冷、潮湿的,他们害怕第一年挺不过去,只不过把它当成一个木材来源基地还是可行的。

  但是后来他们舍弃了这个想法,因为在流求的南部地区,单单木材一项上,可用的资源更多,暂时还用不上这里的,只在乎这里的煤矿。

  按计划,他们要继续向着西南前行。

  万士达纲首一边端着望远镜看,一边对自己的身后说:“你别贴我这样近,一会儿,我会给你看……”

  蔡二郎船长不好意思地后退了一下,刚才他的衣服都碰到万士达纲首了。

  由于贴近了流求的西海岸,海浪小了很多,航行非常稳定。

  非常好,第一个关口打过了。

  万士达纲首把望远镜给调好了焦距,连带着皮带一起,挂到蔡二郎船长脖子上了,他都急得不行了。

  这一是混熟了,二是万士达纲首喜欢有好奇心的人,这样的人有进步的空间。

  蔡二郎船长看了后,就不拿下眼了,大呼小叫个没完。

  “神器,神器啊!真有千里眼啊!”

  “好了,好了,别喊了,你别把鲸鱼都吓跑了。”

  现在确实看到鲸鱼了,此时不用望远镜也能看到。

  此时,在南海越冬的鲸鱼,正陆续通过这个海峡前往北太平洋过一个美好的夏天,它们中大部分的种类由于脂肪太厚,无法忍受南海的炎热。

  万士达纲首盯着不远处的两条露背鲸出神。

  此时它们正悠闲地游动着,不时用它特有的长鳍还拍一下海面。

  吴大鹏放下了望远镜,把它递给了鲍威,此时这个半大小子正围在他身边转来转去,差不多要直接抢下主家的千里眼看看,怎么个能看到千里之外……

  吴大鹏说:“你们看的时候都把皮带挂脖子上,打了的话,把你们小鸡鸡揪下来!”

  这是宋主家常说的话,大家都不怕了呢,没有见他揪下过谁的,而且现在像是没有力量的样子了。

  吴大鹏对万士达说:“打鲸鱼还来得及不?别都跑光了……”

  万士达说:“别怕,不过四月份,还会有很多的。”

  在饮食结构上,他们的肉食来源将有两样,一是那岸上数不清的水鹿;二是海里数不清的鱼类……如果这时能打上一只鲸鱼,可以解决太多问题了。

  这个时空,大宋的老百姓蛋白质摄入真的严重不足啊。

  他们的海船队伍就这样顺风顺水地航行在流求大岛的西海岸。

  第二天,他们遇到了西海岸上的第一个河口。

  那河口大概有百余米宽阔,可能是上游刚刚下过雨,河水发黄,水速很快地冲入蔚蓝色的大海,黄蓝的交接处泾渭分明!

  这是原先的台北河吗?

  到了中午十二点的时候,万士达用六分仪测量了一下,发现此处的纬度是24度50分,然后与那面世界的台北河的地理经纬度比较了一下,发现不是,因为已经过了。

  他们确实在现在不用知道经度,只要知道纬度了,可以直接套用那面世界的资料了。

  对他们来说这里的河是一条新河。

  吴大鹏得意地说:“就叫它为新河吧!”

  万士达否了,说:“这个时空的人地理知识不算好,不如起个‘一道河’的名子------”

  吴大鹏吃了一惊,说:“那这西海岸不是有无数道河了!”

  “哪能,河口宽度超过一百米的才算河,剩下的就叫溪了,随便叫名子!”

  这话有道理,大家都认同了。

  靠近岸边了,那东北季风变得柔和些,而且洋流也正是再向着西南方向流动,各条海船的颠簸都减轻了,这样,基本上不会再有人晕船了。

  他们手里有那面世界的资料,西海岸上原先各个城市的经纬度都有,而且各种地形特点,甚至物产也都清楚,但是在这时可没有用了,只能提供坐标作用了。

  谁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个样子,本来是想偷偷摸摸搞自己的小建设,但是现在变成了一个大工程!

  有意思的是,他们事先没有来勘探,就是大约知道一些情况罢了,实属脑袋一热就上马的项目。

  可是,他们自信啊,就是单单知道嘉南平原这一点,他们就是这个时空资料最详细的人了。

  嘉南平原,以那面世界的资料和坐标算,它北起彰化,南至高雄,呈枣核形,南北长180公里,东西最宽达43公里,面积达4550平方公里,海拔均低于l00米,是岛内第一大平原。

  平原内地势开阔,人烟稠密,溪渠交错,稻田密布,交通发达,为物产丰富的农业区,耕地面积占全岛的40%。

  这么大的平原,对于一个孤悬大海、山脉盘结的岛屿来说,真是宝中之宝了。

  当然,这些是那面世界的情况,但是对于他们来说,只要把这个地方开发出十分之一,养活二百万人,一点问题也没有。

  他们没有想优中选优,标准只有一个,只要在彰化的北纬24度04分和高雄的北纬22度42的纬度之间,找一条百米以上宽度的河口插进去,直接就干了!

  这一天他们到了在那面世界应该是台南安平港的地方,但是,这里没有资料中所说的天然沙堤所形成的天然港湾,看来,时间还不够它们慢慢沉积。

  但是,西海岸上确实有了一些变化,沙滩开始多了。

  鲍威被安排成观察员,在甲板上举着望远镜观察岸边的变化,特别是要找到人烟的踪迹!

  鲍威喜欢这个,他认真地执行着。

  这让郭勿语羡慕得不行了,他也要,于是两人轮换着观察。

  但是结果啥也没有看到。

  那有的地方发黄,有的地方发黑的沙滩上,连个动物的足印都看不到。

  再往西南方航行时,他们真的遇到了一个合适的河口了!

  这是他们遇到的第八道河的河口,水面宽度足有一百五十米!

  如果再往下走,肯定还能遇到,但是不想了,就以它为切入点!

  这里的河水吸引了他们。

  八道河河水格外清澈,可以看出它的上游地区没有下过雨。

  而且,每年的十月到三月份,嘉南平原属于旱季,一些小型的溪流都会自己干涸了。

  但是八道河的水量很充沛,又说明它的中上游有很多支流。

  这个河口与大海汇合的地方,两岸是大片的金色的沙滩,这一定是在雨季时冲积出来的,而海岸红树还没有来得及侵占这里,沉积的时间还不算长。

  他们到达这里的时间是早晨八点钟。

  六个时空走私者拿回来望远镜都看了看岸上的情况。

  这里还是属于嘉南平原的范畴内,可以看到远处有群山,但是距离至少有十公里以上,剩下的就是一望无际的野草和杂树!

  这时候,那八道河两岸的半黄半绿的芦苇在风中晃动着,似乎能在海涛拍打岸边的礁石的声音中,听到它们发出的沙沙声。

  只有一处让人感觉不好。

  这个地方的岸礁似乎多了些。

  万士达说:“这是嘉南平原海岸的一个特点,岸上的礁石多了些,我们够幸运的了,到现在还没有发生触礁的事件------”

  王德发说:“有一弊就有一利,这些岸边礁,我们正好能用上,看颜色,他们大多是石灰岩,到时候烧石灰还是水泥的,都是现成的材料!”

  大家又高兴了。

  是的,他们计划中烧制水泥和白灰的地方,应该在原先世界里的高雄地区,那里才是这种石灰岩的主要产区。

  但是不妨可以先借用这里的。

  大家就决定选择了这个地方了。

  就这里了!

  他们先让一条小船下去,测量一下水深。

  蔡二郎船长吊放下一条小船,几个水手跳了上去,拼命划向河口,还好吧,河水虽然充沛,但是还不算湍急。

  他们开始不断的把绑着铁块的绳索投入的河里,激起无数的浪花。

  这个时期,资料上记载,他们测水深最大的深度大约有七十余丈。

  当时测水这样深,可见大宋时期已经有比较熟练的深水测深技术了。

  几个小时以后他们回来了,报告了情况,河水两丈有余,河口处未见暗礁,可行大船。

  蔡二郎船长也观察过那河口水面的波纹,不似有暗礁的样子。

  好吧,全体进入河口!

  所有的海船都开始调整着风帆,让东北季风把他们送进八道河。

  在船舱里,大家问刚才测过纬度的万士达,这里相当于那面世界的什么地方。

  万士达举着手电筒,用手指指向台南和高雄的中间的地方,说:“就是这里了,地图上没有的大河。”

  吴大鹏笑着说:“好,我们原本在历中上也没有,那就让我们在这个原本世界没有的八道河发展吧。”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7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