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九十四章 浴火重生

第九十四章 浴火重生

  当整支船队都进入到八道河内后,六名时空走私者决定今天大部分人先休息了,这些天的航行也挺累人。

  河面和海面的区别太大了,经过了六天海程的人们感觉像是回到了陆地上一样平稳。

  宋子强现在慢慢开始恢复体力。

  这才六天时间,一路上还顺风顺水,没有遇到灾害性天气,在那些水手们看来,这只是一趟串门一样的行为,但是对他来说,却死去活来的一次经历。

  宋子强说:“真没有想到,我还有这个弱点------”

  大家心想,你弱点太多了,何止这一个。

  宋子强说:“感谢大家对我的照顾,你们永远是我的好朋友------”

  大家都愣住了,这二货怎么了?

  宋子强说:“我吐啊,吐啊,感觉把好多脏东西都吐出来了-------”

  吴大鹏不在意地说:“人在身体变虚弱的时候,都喜欢忏悔,想想吧,你做了多少对不起我的事情?”

  “------你滚------”

  好了,一切都恢复正常了。

  宋子强不一会儿就又昏昏睡去,脸色上看,开始变红润了。

  但是前期工作还要作一定的准备。

  吴大鹏按照计划,派出了几十名日本农民和几十名黒人先行上到右岸,用长短镰刀开出一个工作面来。

  顺便采割一些芦苇,晒干后盖房子用。

  并且给他们发了防蚊头罩,绑紧了裤腿,当然,还给他们抹了大宋出产的驱蚊膏。

  他们划着小船上岸了,开始把芦苇成片、成片的割下来,剁成一垛一垛的。

  他们都干得不错,进度很快。

  吴大鹏拿着望远镜观看他们劳动情况。

  感觉那些长手长脚的东非黑人使用起大长镰刀,还真是顺手,大开大合的样子,进度蛮快。

  矮小的日本农民则是弯着腰不停地干着活儿,进度不快不慢。

  两个不同的人种不自觉地就分头开始干了,日本农民向下游的方向开干,东非黑人向着上游前进。

  王德发说:“这个芦苇我们还会有很多的用处,不如多要一些。”

  吴大鹏想了想,说:“对,用处可能比我们想的要大!”

  吴大鹏又派人给几个厢首下了命令,让他们从各自己的厢队了抽出一些人来,也去左岸割芦苇。

  劳动场面开始壮观了。

  两岸都是人类劳动的身影,空气中似乎弥漫着青草汁液的芳香。

  吴大鹏给两岸都送了大铁桶式炉灶,装上炭,就开始一大壶一大壶的烧开水,还加点糖和盐,桔子皮。

  当他们轮流不停地割了几百垛的芦苇后,黄昏也就到来了。

  这一夜,大家就住在了船上,等待着明天的到来。

  重头戏是第二天的安排。

  他们事先计划中就决定用毁林烧荒的办法来得到前进的基地,一点都不心疼那些树木,因为在这个时空它们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现在是一个干燥的季节,但是还是有许多的绿色植物,单纯的烧荒,怕是意义不大,但是,他们决定再加上油,还有粉末式黑火/药!

  如果那些绿色植物连这两样都能抗住------不可能的!

  第二天早晨八点多钟,吴大鹏等人再次组织日本农民和东非黑人,先让他们用镰刀和斧子,先在荒草丛中开出数条深入一些的通道,然后等到十点钟左右时,随着陆地温度的提高,海陆上产生了温差的变化,由海面开始,向流求岛内刮起了海风。

  吴大鹏等人就是在等这个时候呢,他们让日本农民和东非黑人赶紧往那通道的两旁倒油,撒粉末式黑火/药!

  他们乖乖地听着话,来来回回地跑着干活,吴大鹏看到几条通道内,投入了大约两吨的食用油和一吨的粉末式黑火/药后,他让他们都撤出来,点好了人数后,吴大鹏让人点了火,所有人都退到了河边小船,然后再回到停在偏向左岸的大船上。

  那火开始燃烧了,一开始不太旺,只是不断冒着青烟。

  那冒起的股股青烟还没有等升到天空上,就被海风吹弯了腰,向着内地散去。

  吴大鹏他们在船上用望远镜可以看到,当火光中出现了粉末式黑火/药的爆燃后,大火猛地速燃起来!

  几条火龙向着内陆快速的前进着,蚊子、蚂蟥或是其它什么生物,没有什么能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活着!

  可能所有的细菌病毒也不能存活吧?这是一次巨大的消毒!

  浴火重生,也许就是指这个。

  然而当几条火龙聚合了时,威力倍增了!

  一条冒着十几米高的火焰,形成了一条战线,它们坚定不移地向着内地推进,不时远处传来爆燃发出的噼啪声,那火焰就猛地上窜了一下------

  大船上的人看着高兴,不由得欢叫起来。

  安静却有些担心了,说:“会不会发生全岛性的火灾啊------”

  张国安轻轻搂着妻子的肩膀,说:“不会的,这片土地上,小河小溪众多,你看八道河的左岸什么事情也没有。”

  现在,有的树已经燃烧成火炬的样子了!

  它们散发高温的热量同时又加助了火势的力量,让其它的同类也受高温所累。

  烧了两个多小时了,火势依旧不减,但是大家观看的兴趣却减了。

  吴大鹏看了看,现在不过烧进两三公里的样子,还好火头还正在前进。

  在那片区域,一切能烧着的都烧着了,不可能有倒风头引起的回火了。

  吴大鹏命令几个厢首,把人马都带上岸去!

  这个时候所有小船都用上了,条条小船都向着河对岸划去。

  八道河河口开始喧闹起来,这可能是此地历史上第一次这样热闹吧?

  几百只河鸟,黑的白的都有,在河口的上开始盘旋起来,它们发出了悲伤的声音,但是都被人们发出的欢呼声掩盖了。

  安静抬头看着那些河鸟,叹了口气,去别处吧,有的是可以生存的地方。

  六名时空走私者中的五个人也上岸了,宋子强就让他多躺一会儿。

  他们按照计划分了工。

  吴大鹏和王德发负责带着人把余烟缭绕的地面平整出来,一些坑洼的地方填平,一些烧焦的木桩子处理掉。

  他俩指挥着厢首们,厢首们指挥着杂役厢兵们,铁锹、斧子、镐头什么劳动工具全用上了。

  此时空气中弥漫着炒菜的香气,他们当然大多数是用的食用油,这又让人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万士达则领着一些人去搭建简易的木桩码头。

  岸边的水深不够,根本无法停靠上海船,除非搭建一个木桩式栈桥码头。

  不在乎质量的,能挺个一两个月就成。

  他让一部分人去砍伐八道河右岸没有经过燃烧的树木。

  如果现在从上空很下看,这里就像是一张黄绿间杂的密不透风的地毯,被他们生生烧出了一个巨大的缺口。

  但是这个缺口还是不够大,他们会一直烧下去。

  至于人员安全性上,他们只需要考虑别烧到自己人就行了,其它的很放心了。

  这里绝不可能有什么蛮族,或是猛兽,原先的丛林实在太密实了。

  很快这块地方又响起来叮叮当当的伐木声。

  安静不知道怎么又想起来了《诗经》的话:

  “坎坎伐檀兮,置之河之干兮。

  河水清且涟猗。不稼不穑,胡取禾三百廛兮?

  不狩不猎,胡瞻尔庭有县貆兮?

  彼君子兮,不素餐兮!”

  这是奴隶对奴隶主的质问,原先在高中语文教材里的,后来教改就给去除了。

  安静心想,我们以后才不会把他们当奴隶看呢,大家都是合作者。

  张国安和安静则负责指挥运送一些物资上岸,按计划,今天晚上就要上岸住一批人。

  海船上毕竟还是生活空间狭小,到现在还没有出现什么疫病,那都是很幸运的事情。

  先前,蔡二郎船长对这个担心倒是不在意,他对万士达说:“某当年到那波斯国,那是几十万里了,也没有死上几个人------到流求才有多远?”

  万士达说:“那是你们当水手的适应了,如果是普通人呢?”

  “那也无妨,现在没有坐过船的人寥寥无几------”

  好吧,万士达一时无语,他们还冒充自己是海洋国家呢。

  小船现在在河面上来回穿梭着,所需要的物资陆续下摆到岸上。

  没有办法,码头还没有建好,只能一点点驳运。

  其实蔡二郎船长对万士达那是极为钦佩的,他感觉万士达纲首似乎知道天下的一切。

  他不信这个年轻人到过天竺国和波斯国,但是,他竟然能知道那里的事情。

  还有就是他层出不穷的办法。

  他不知道在他船头加的那个粗铁管子是做什么用的,但是,他相信一定有大用,只是他没有多讲。

  单单就是一个滑轮组吊杆,就让他们省了太多的力气,要不然也不能这样方便

  他用麻绳和几个铁轮子组在一起,顿时就省事了,一个人可以吊起四个人的货物。

  对海船来说,升降帆是大事情,以往都是要全体水手们参加。

  有了它后,就用不上这些人了。

  难怪他们天天跑军器所,光是打造这些铁轮就费了不少的事情。

  但是随行的铁匠们中,有一个自称有才华的人却说,这个不费事,想到它才是真本事。

  这一天,除了宋子强和陪护他的两个半大小子,几乎所有人都开始忙碌起来了。

  夜色,就在晚饭的飘香中降临了。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7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