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九十五章皮鞭和秩序

第九十五章皮鞭和秩序

  当天吃晚饭的情况有些乱,主要原因是吴大鹏想把所有人的吃饭地点统一在一个地方,变成大食堂组织,这样可以省粮,还可以省火、省力。

  但是,没有想到这些杂役厢兵们不适应,当时的场面马上就乱了起来。

  他们纷纷向前挤,差点把吴大鹏都挤个跟头。

  啊呀,这帮子人素质这样差!

  吴大鹏当时就火了,他跳上一辆四轮马车的车厢上,举起冲着天上就开了两枪,场面一下子静了。

  这帮子人倒不是怕死,而是好奇了,何物能发生这个鞭炮响声?

  吴大鹏在车上跳着脚大骂,让二十个厢首出来把自己的队伍带好,看看是哪个人在里面乱挤!

  再乱挤,定要斩首示众,不服的试试!

  二十个厢首这时候才想起自己的责任,这个吃饭时,还要负责管他们……

  又是一番骚动后,场面开始平静了些,开始有秩序了。

  然后吴大鹏喊上万士达、王德发、张国安四个人,一个人抛给他们一把日本战刀,还把刀都抽了出来,四个人来回溜达着,手里还拎着刀。

  那日本战刀细长,锋利,而且亮闪闪的,拎在手里,让人看去挺吓人的。

  吃饭的秩序好极了。

  本来还想让安静也参加,但是安静拒绝了,理由是,她才不想沾上人血。

  其实他们自己也绝不会轻易就挥刀砍去的,一时间没有那个心理素质……若是有不合适地方,最多会是挥动刀鞘打去。

  但是那帮子杂役厢兵哪里知道他们的心理素质是什么样子?

  他们没有见过这样让人吃饭的,都吓了一跳,不敢轻易乱动,老老实实地站好了,慢慢跟着队伍走。

  他们的晚饭很简单,大米饭加炖咸鱼和白菜汤。

  每一个人都是一样的量,饿了再说。

  他们分成四队,依次经过四个饭点,领过陶瓷碗,然后有专人挥着饭勺子,用竹夹子,菜勺子加菜加饭,最后自己找地方吃饭去。

  吃完后,把陶瓷碗和筷子再送回来就行了,这个也有专人处理。

  第一次没有经过事先训练的集体吃饭就这样结束了。

  这打破了人家原先都是按照厢队、按大伙一起吃饭的习惯。

  六个时空走私者吃的和他们一样,而且是最后吃的,凉了一些不在意。

  吴大鹏已经安排过蔡二郎船长想办法弄到新鲜鱼。

  蔡二郎船长当时笑了,说:“守着这一条大河,人手够了的话,一万人也饿不死!这里的河鱼可太多了……”

  吴大鹏说:“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一天打上六千斤鱼,能做到吗?”

  “可以,但是我至少要五十个水手……”

  吴大鹏说:“五十个不够的,我抽出二十个人后,剩下的都给你,你安排他们去海边赶海,贝类啊,藻类啊,能吃的都弄回来。”

  蔡二郎船愉快的答应了,赶海嘛,太简单了。

  岸上很快搭建出一片帐篷,在夜色安全降临前,一千多人都住了进去。

  晚上时,六个时空走私者商量了一下,大家都说说自己的感受。

  安静先说了,她感觉这种强行建立规矩的办法实在是冒险了,万一引起了群体事件,那可太可怕了。

  吴大鹏和农民工打交道的时间可能是这里的人中最多的。

  他笑着说:“安静,你不明白的,别看他们都是一样的身份,但是由于我们以后不管他们是哪里来的,多大岁数,全是一个标准对待,那么他们就会成了一个个的个体了,无法抱团的。

  所谓的群体事件,百分之九十五都是由于受了不公平对待造成的……所以,只要我们先把公平这一点把握住,就能消除掉百分之九十五的可能性。

  若是真遇到了百分之五的可能,有一些人抱团想逼迫我们……”

  吴大鹏突然恶狠狠地说:

  “那就坚决地打压!绝不退让!!为什么?不这样,就是对那些守规矩的人来说造成了最大的不公平……我们决不搞只要平息的事件就好的实用主义,因为如果这样,确实可能一时间保持了稳定,但是这成了一种变相的鼓励!

  大宋那种‘杀人放火受招安’就是一种实用主义,表面上解决了问题,但是隐患更大了!”

  万士达点点头表示认同,说:“是的,只要把握住了公平对待,皮鞭也是可以建立起秩序……”

  张国安轻轻搂过安静,说:“有我们,别怕。我们不是小年轻了,只要他们是正常的人,我们都有办法对待,放心。”

  大家乐呵呵地看着他两个秀恩爱。

  宋子强现在感觉舒服多了,他说:“大鸟已经安排好捕鱼的了,那我明天带着几个半大小子去打猎吧……你们不是说这里的水鹿多吗?”

  可算了吧,你那枪法,大家心里都想笑。

  王德发说:“我带着他们一起去吧,强子,你还是休息一天吧,不急的。”

  宋子强心里一阵温暖,他说:“感觉好多了……可能再睡一觉就没有事情了,要不我明天领人慢慢建木炭窑和烘干窑吧,不用我动手,指挥就成了。”

  好吧,大家各自去睡了,明天的活儿更多。

  吴大鹏独自己一个人上了甲板,他看着岸上的几堆篝火依然在燃烧着,这个原本黑暗无边的夜空,现在就多了一丝明亮。

  王德发不知道什么时候也上来了。

  他说:“没有想象中的难……”

  吴大鹏冷笑着说:“也不会有那么容易,当河水快速流动时,一些渣滓也可能冲走了,等河水平静下来,它们也就显露出来了。”

  “那是以后的事情了,现在别急。”

  “是不能急,但是先把规矩定得死死的……最坏的规矩,也比没有规矩强。”

  “对,你的说法我赞同。”

  先前时,吴大鹏把各条船上的,厢队里的厨师全都集中起来了,结果发现这个厨师队好到两百人了。

  于是他安排了一个厨师当厨头,让他自己选个副手,然后安排这些人分工合作。

  这个厨头叫乔十郎,原本是001号旗舰上的厨子,吴大鹏喜欢他煮的海鲜汤,而且还会调理鱼生。

  乔十郎厨头清点完划归自己管理的各种食材后,说:“吴市舶,若是一天还是按三顿算,而且还加量,这些米面怕挺不过十个月……”

  吴大鹏亲切地拍着他的肩膀说:“谢谢你的合理化建议,但是你不可以减量,一来,我会加大提供鱼肉和鹿肉的力度,二来,还会让人回到临安城购买。

  我们在这里为转变大宋的国运做努力,大宋应该有所表示,放心,不会让大家挨饿的……”

  乔十郎于是照做了。

  当然,这都是重体力劳动,若是饮食供不上,光靠发工资的诱惑,可不能长久的。

  第二天早晨,大家的早饭都是一个样子,蒸饼加稀粥和咸鱼、咸萝卜条。

  但是吴大鹏等人,又把刀子拎出来了,让大家排好队,依决领取,然后自己找地方去吃。

  那些陶瓷碗和筷子都是专人清洗,用热水烫过了。

  秩序在慢慢建起来,但是还需要时间,所有人对这份早饭满意,不错的。

  但是吴大鹏等人仍然不放下刀子,拎着四处看。

  宋子强真的能起来了,看上去气色还不错。

  他指挥着分给他的劳动力,用生土夯建炭窑和木材干燥窑。

  结果他高兴地发现,人家干的比他想象的还要熟练。

  一问才知道,人家原先的本职工作就是筑城和建房的,而且还要烧炭,所以这活儿很明白的。

  他们从河滩上挖来了粘土,又挖来河砂,按一定比例添加进去,宋子强本来建议他们再添加一些白灰。

  但是一个厢首说:“莫不如建筑好后墁在外边,使之更加防雨……”

  宋子强看了看他们夯好的生土块,感觉也可以,就同意了。

  一帮子人很快分好工,挖土的挖土,挖砂的挖砂,运送的推着两轮车和独轮车,还有人专用版模来用力夯实的,大家都有得忙,只有宋子强一个人闲着,偶尔还问一问人家问题。

  窑体的四周好说,但是封顶是个大问题,可是人家很容易解决了。

  他们先用木板支撑着,接着用拱压式方法建好,等到整体建好后,慢慢再抽下支撑板,挺住了。到时候再彻底烘干,就更结实了。

  宋子强挺服他们的,果然中国就是土木工程的老祖宗……

  这第一间的生土窑不大不小,大约有二十个立方的样子。

  这样的标准是有原因的,他们在那面的世界求教过制炭专家,这个尺寸的窑体是性价比最高的,过大和过小都不利于热量的凝聚。

  但是那帮子人对宋子强要求在底部留个小洞表示不解,这时为什么呢?

  宋子强认真地解释说:“我要那个木焦油……”

  噢,众人点头明白了,至于要了干什么,人家就不关心了。

  宋子强看着人家有条不紊建着生土窑,速度很快的,感觉用不到自己了,便想着去别处帮帮忙。

  这时,远处又升起了浓烟。

  吴大鹏领着日本农民和东非黑人专门组成了放火队,正在那四处点火烧荒。

  他们至少要开发出二十平方公里以上的平地,这需要锲而不舍的放火精神。

  其实他们的举动更间接地帮助的王德发的忙了。

  王德发带着自己的武器,领着二十个半大小子划船到上游打猎。

  河口这样的地方不适合水鹿的生长,上游才会有。

  流求水鹿是岛上最大型的草食性动物,比这里所出产的梅花鹿更大。

  一头成年水鹿轻松可以达到三百五十斤的体重!

  水鹿的天敌主要是老虎和鳄鱼,但是流求岛上没有这两种动物,最凶猛的算是野猪了,所以它的数量现在是惊人的。

  时空走私者们准备限制一下它们的数量。

  它们主要栖息于乔木森林里,喜活动于高山水源地或近溪流的地方。

  所以王德发他们只能逆流而上了。

  他们分乘两只小船,努力向着上游划行。

  这一次是专门带的八名水手,半大小子们还不会划呢。

  到了中午的时候,他们果然到了一片分布着乔木的地方。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7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