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九十六章 在打猎中成长

第九十六章 在打猎中成长

  流求水鹿在这个岛上本来没有天敌的,但是从现在起它们将要有了,一群拿着火绳枪的人对它们有了歹意。

  八个一直在划船的水手知道这一些人是去打猎的,看到他们拿了铁锹和镐头,这个他们也明白,要用挖陷阱的办法来抓水鹿。

  但是他们没有拿弓弩之物,却拿着一根铁管子做甚?每一个人的胳膊上还绑着绳子……

  八道河的河水现在清亮亮的,清晨时弥漫在整个河面的雾气已经散去了。

  随着他们不断的上行,两岸的植被开始稀少了,比如芦苇就开始比河口位置的少了。

  四处本来一片宁静,但是他们的划水声不时惊起两岸的水鸟,那些水鸟于是就在空中乱飞乱叫着,像是抗议这些人的骚扰。

  古剑山就拿着火绳枪乱瞄一气儿,口中还“啪、啪”地叫着,模仿枪击的声音。

  但是他的行为让王德发批评了,说:“古剑山,打猎要讲性价比的,现在这个时期,你用一颗铅子打一只水鸟,合适吗?”

  当然不合适了,古剑山马上把火绳枪收好,脸上一本正经起来,像别人一样把枪搂在怀里。

  他旁边的张德培轻笑了一下。

  古剑山小声说:“你笑个甚?火绳都没有点上,某哪里可能开枪?”

  张德培说:“王主家不是说这个,他是教你要算一下成本帐啊……”

  “闭嘴!”

  “……”

  两条小船靠着右岸继续上行,王德发盯着右岸上的草丛看。

  相比其它动物,流求岛上的水鹿比较笨,这可能和它在这里没有天敌有关。

  它从来都是沿着一条路去喝水,绝不会改变。

  这是一种尊重传统和习惯的动物,除非死掉,否则坚决不改。

  这就好办了,只要找到它的道路,可以“守路待鹿”了。

  由于它长时间只走一条路,所以从那岸边的野草上,总是能看出些痕迹的。

  这时,一个眼尖的水手先看到了,他停了划桨,转头对王德发说:“王纲首,那里便是一条鹿道了……”

  大家都顺着他抬起的木浆看,果然在前面不足三十米的岸边,看到有一处被践踏得非常凌乱的野草。

  看来水鹿这种海岛常见的动物,人家水手们也熟悉呢。

  王德发小心地在船上站起来看,看到那河滩上的低凹处还有一地的蹄子印记。

  他又看了一下周边,都是高高地乔木,野草没有河口那样密集和高大,还不到半人高。

  没有啥危险,他挥挥手,让两条船靠岸。

  大家都顺利地跳了上了河滩,只有吴杰没有跳好,一只脚踏入水里了!

  还好没有打湿身上的火药,这小子挺笨的,你就穿着湿鞋走路吧……

  他们小心地避开河滩上泥泞的地方,来到那个低凹处。

  这里原先肯定是一个烂泥塘,经过整个旱季,这个烂泥塘的水都蒸发掉了。

  看那蹄子印,大大小小的都有,说明这里是水鹿常来的地方。

  王德发看看表,十点多钟了,中午时分它们是要喝水的。

  他笑着对鲍威说:“这里是水鹿出没的地方,你看看怎么设计一个伏击?”

  我?鲍威的脸上有些涨红,他看着四周的环境,说:“莫不如大家都藏到两旁的草丛里,待有水鹿来时,从四面向它们射击,定不会让一只跑掉的!”

  王德发点点头,没有评价,又问其它人,鲍威的这个计划好不好。

  郭勿语看见王德发好像是满意的样子,马上说:“甚好,一只也跑不掉!”

  大家都开始大声赞同。

  王德发冷冷地说:“这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他蹲在地上划了一个圆圈,说:“看到那个圈子了吗?如果你们开枪,那极可能是没有打到水鹿,却把自己人击中了!”

  他用力在圈子的两边点了一下,说:“你们现在围成一圈儿,给我看这个画的圈子,好好想一想!”

  大家围成了一圈,盯着地上的圈子看,然后又抬头看到对面的伙伴,大家大眼瞪小眼,真的哦,会打到伙伴的……

  王德发于是直接布置了,让他们成一条战线,都躲在一面去,在草丛里守候吧。

  现在是蚊子多的时候,让他们戴上了防蚊头罩,手上涂了驱蚊膏。

  对这些半大小子,他们真是要当成多面手来培养的,保不齐真就能培养出几个人才来。

  半大小子们耐心地等着,这是他们第一次打猎,又紧张又兴奋。

  但是主家王德发就在他们旁边,又让他们安生了不少。

  王德发小声说:“到时候让过水鹿,趁它们喝水时点上火绳,我说开枪再开枪!”

  众人口中说是。

  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让人等得心焦,但是到了中午时分,果然,大家都听到了树林里有枝叶乱碰的声音。

  大家都蹲得更深了。

  这时,一群水鹿出现了,大约有七八头的样子,它们排成一队,走向了水边。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等着它们喝水。

  事先王德发给他们每五个人发了一盒火柴,一根火柴正好能点五根火绳。

  半大小子们悄悄开始点上了。

  所有的水鹿都在喝水,或者听到了划火柴的声音,一头高大的水鹿,仰起了顶着鹿角的头,傲慢地四处望了望,然后又不在意地低头喝水。

  王德发这时候小声命令说:“第一蹴鞠队和第二蹴鞠队射击左边五只,第三蹴鞠队射击右边三只……王征和小二留着补枪!……预备……开枪!”

  半大小子们忽的都站了起来,冲着水鹿群开枪了。

  “啪!啪!啪!”

  一排铅子打去,鹿群迸起一片血花!

  当时就倒下了六只,还有两只负伤了,正在逃跑!

  王德发也举起自己的火绳枪喊道:“补枪!”

  “啪!啪!”

  一只鹿倒下了,另一只鹿腐着腿跑进了树林……

  为何只有两声枪响?

  王征带着哭腔说:“刚才,某忘了命令,随着大家开枪了……某去追杀那一只!”

  说完就想着冲进树林!

  王德发大喝道:“站住!”

  王征吓了一哆嗦,站在那里不敢动了。

  这声音太大了,甚至把一直在船上等待的八个水手也吓了一哆嗦,天神,原来那铁管子是有这样的用处啊……

  水鹿,他们都见过,也抓过,但是,真没有见过可以这样的……

  他们没有见过可以一箭射死水鹿的,但,那铁管子可以一下子打死水鹿的……

  王德发这时挥挥手,对着一直在船上的水手们喊道:“你们上来吧,快去把水鹿收拾了……”

  他这时转身对着这些半大小们命令道:“重新装弹!”

  他们这才想了起来,马上开始装弹。

  王德发一个一个地看着他们装弹,可能由于刚才太兴奋了,很多人一直没有装好,甚至动作顺序都忘记了……

  王德发在心里叹了口气,十次以上的打猎活动,会不会让他们真正学会使用火绳,而且还要学会遵守纪律和配合呢?

  不过不急的,慢慢来。

  王德发待他们终于全装上子弹后,时间已经过去了五分钟,呵呵,这是第一次打猎嘛。

  王德发领着他们看他们的战果,结果大家都笑了,有的水鹿身上中了三四发,还有一枪毙命的,这个铅弹的威力是惊人的了。

  王德发说:“大家看到了,其实火绳枪的威力在于齐射,这一次我们能埋伏得近,似乎单打也可以,但是以后如果离远了,就必须要齐射了。”

  众人看着地上的水鹿高兴地点头认可!

  王德发又说:“刚才王征没有听从命令,大家看到后果了吧?”

  王征小脸涨得通红说不出话来。

  “还有,其实跑了一只水鹿不算什么,但是为此要进入树林可又是第二个错误了……因为他脱离了这个团队,只有我们在一起配合,才会有这样的收获,一个人的力量是不够用的,没有命令,不能单独行动!”

  众人看着地上的水鹿又高兴地点头认可!

  好吧,王德发想,这样的经历多了后,他们就成熟了。

  他们赶紧在那条鹿路上开挖陷阱,众人轮着用力,不一会就挖成了一左一右,两个的陷阱。

  大家把陷阱的顶部掩盖好后就回去了。

  由于是顺流而下,划起来就不那么费力了,船速快了很多。

  王德发正琢磨着要不要教他们唱“让我们荡起双桨”这首歌呢。

  忽然,有人轻声叫了,原来在岸边发现了一行正在行走的水鹿!

  它们足有三四十只,而且,并没有理会在河面上航行的他们!

  它们看来还没有学会怕人!

  王德发看了看远处的黑烟,觉得它们可能是被这个山火赶出来的,嗯,这也是一个狩猎的好办法……

  他马上命令道:“不分小队了,两条船左舷的五个人点燃火绳!”

  划桨的水手马上配合着不划了,他们也兴致勃勃地看着。

  重新点燃了火绳后,两条船上的十个火绳枪手,一起瞄准了正在悠然行走的水鹿们。

  王德发喊道:“瞄准自己枪口前的水鹿!预备……放!”

  这一次齐整了,几乎是一起响了枪,一起喷出烟雾来……结果岸上的水鹿倒下了五只!

  其余的水鹿这时才明白河面上也能给它们造成危险,马上惊慌失措地又跑进了树林。

  刚才伏击时,他们离着水鹿不足二十米,所以几乎都能打中,现在才四十米的样子,准确度竟然下降了一半,他们事先人人都练过的。

  不过,对火绳枪来说,这个命中率也算高的了。

  他们赶紧靠上岸,去收拾猎物。

  这个时候古剑山和张德培又争了起来,一个说是自己打中了第一只,另一个说其实是他打中的第一只。

  两人的争吵声还挺大。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7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