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九十七章 感恩节的由来

第九十七章 感恩节的由来

  当两条小船满载着水鹿回去后,他们可以直接从木栈桥码头上岸了。

  经过近两天来猛砸木桩,万士达带着杂役厢军们,生生赶造出了一架木栈桥,桥头伸进河面足有十米远。

  这一下子,较小的海船马上可以直接吊卸物资了,不再用小船来驳运了。

  万士达这时就还要去作别的工作了。

  他命令原先那些人,继续加固加宽,实现一边应用,一边建设的态势。

  他们最后的工作结果就是让最大的海船直接可以在这里下摆货物。

  王德发的两条小船还是小了些,码头上的人只能在木栈桥上用吊杆滑轮吊运水鹿,他们在下面负责捆绑好。

  这个时候,万士达蹲在栈桥上,抽着烟,和码头上暂时没有事的大宋人一样,瞅着吊运上来的一头头水鹿直高兴,这些鹿都好肥啊。

  他喊道:“发仔,你观察那个水鹿资源多不多?!”

  王德发高兴地回答说:“放心吧,比我们事先设想的还要多!趁着水鹿对人类还不熟悉,明天再去多打一些!”

  很明显,肉比鱼更受大家喜欢,所有人都开心起来了,他们知道,这一些里肯定也有自己一份的。

  王德发这时候闻到了一股浓浓的腥气,说:“看来他们的鱼获也很多啊……”

  “等你上来看看吧,妈蛋的,没有想到河鱼这么多,可能从来就没有人打捞过它们……”

  八道河河口的淡水鱼非常的丰富。

  蔡二郎船长和自己的水手们随便打了几网,都是收获满满的,他们最后索性采用了围网方式,效率马上提高了,远远地超过吴大鹏市舶对他们的要求。

  但是实际上,大宋的人更喜欢吃海鱼,他们完成这个任务后,一起出海去了。

  淡水河与海水交接的地方海水浮游生物种类多,所以鱼类也多,是捕鱼的好地方。

  他们吊运完最后一头水鹿后,王德发上了岸。

  这个时候,他看见了一大堆的河鱼,那地上铺着的芦苇草上,全是了。

  一百多人在那里快速地处理着,大火烧了这么久,竟然还会有苍蝇,不停地围着鱼堆飞,那帮子人不停地轰赶着,不停地加快处理鱼。

  鱼的内脏不能白白丢了,挖个坑沤出来后,到时候可以肥地,当然要离这里远一点,那味道很不好闻。

  王德发挥挥手说:“古剑山和张德培留下,其他人上去帮忙……”

  一大帮半大小子去帮忙了,他们也就能对付鱼获了,收拾水鹿,还是不行的。

  王德发喊了几个大宋人,搭了木头架子,直接就把水鹿挂上了。

  结果发现人家大宋厨子比他还会处理水鹿!

  这个不能怪王德发,在那面的世界,水鹿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吃了会犯法的,在这面的世界,水鹿是普通肉食品。

  好吧,王德发乐得轻闲了,他要好好教育那两个小子,好好的朋友,竟然在争吵时想动手了!

  对他们的批评和教育直到快要吃晚饭时,才结束,两人真心服了,在王德发的指挥下,他们又是互相握手,又是互相拥抱的,受不了王德发主家的大道理了。

  晚饭用的是大宋传统的烹饪法制成,酱焖杂河鱼!

  但是又多了一样,炖鹿肉块和下货!

  很久以后吧,这个流求地区每到二月的最后一天,总是吃这两样食物。

  后来,他们就把每年的三月一日定为了感恩节,感谢对河口地区的开发。

  再后来,全世界都流行起这个节日了,到这一天,都要吃酱焖杂河鱼和炖鹿肉块。

  当然,有些国家和地区的做法可能不同,但是食材是一样的。

  文化嘛,从来都是从强势向着弱势地区流动的。

  这些都以后再说了。

  他们还带了一些板式房的构件,于是就先搭起来十间大木头房子,因为怕在雨季受潮,所以先前就是采用了吊脚式的设计。

  那些构件,都是叫兵器所里的木匠加工的,他们的手艺还可以,尺寸上可以保证的。

  板式房的底部距离地面大约有半米高的高度,可以通风防潮。

  这十间大木头房子全都交给了厨头乔十郎管理。

  这样所谓的食堂就有了自己的建筑了。

  当然这里一时间无法容纳所有人同时就餐了,还是那个老办法,到这里打饭,爱到哪里吃饭就去哪里。

  如果说人工建筑,它们还不算是第一批。

  第一批是厕所和牲口棚。

  三千多人上厕所是个大问题。

  这个要是不好好管理一下,刚刚被用大火消过毒的地方又可能被自己污染了。

  张国安领着人按照地区的范围修了十个旱厕,全是十蹲位的。

  还有一些宫女和女佣,张国安则专门让人给她们修了一个小型的。

  都是旱厕当然会有味了,但是张国安解释说:“没关系,挺过一阵子后,我们有能力了,会修水冲式的,那时候这一些旱厕点正好直接填埋了沤肥,可以赶上种田用。”

  好吧,大家忍了,开辟一片新天地,也许从来不是轻松而写意的。

  牲口是现在的战略性资源,不管是马还是驴、骡子和牛,那都是专人照料的,连兽医都配备上了。

  所以它们的居住点比人的居住点要先行建好。

  大量的河砂帮助他们重新铺垫了地面,刚砍伐的木材除了用在栈桥上,就是用在了这里。

  三十多头大牲口很快就住进了超标面积的住房,还是带顶棚的。

  一切事情都在按照计划中的安排前进着,暂时比较顺利。

  但是,让人伤感的事情出现了。

  一个大宋杂役厢兵在砍伐树木时,被一棵只有碗口粗细的树木砸死,直接砸中了头部,

  两个日本农民和三个东非黑人被山火烧死了。

  在岸边时还好说,海洋吹向大陆的气流还算稳定。

  等到了内陆一些的地方,就开始有危险了。

  这五个人深入了一些,都是被回龙火头包围了,一个也没有逃出来。

  这才不到三天,就死了六个,时空走私者们不开心的。

  这一大群人的最高领导人,主殷地安国市舶吴大鹏叹了一口气说:“意外总是有的,只要不是常态化发生就行了……他们就算在别的地方也可能发生意外死。”

  他的朋友们还能说什么,这是一句大实话。

  但是这样的事情不要在发生了。

  吴大鹏市舶召集了二十个厢首、日本垦荒队队长三原十一郎还有那个东非黑人的传译,就是那个只会听大宋的话,却不会说的人。

  吴大鹏市舶现换上了官服,这样显得正规一些。

  他强调了安全生产的重要性,提出注意安全的几个要求。

  有没有效果还不知道,第二天就出现两个泻肚不止的宋人。

  一问才知道,吃野果子了!

  妈蛋的,讲了好多遍了,不能轻易吃野果,还有蘑菇啥的!嘴馋腚遭罪!!

  关于疾病,他们当然有安排的,刚到这里时,他们就专门抽出来一条船当医疗保障船了,配备了大宋医生,主要的草药也都有。

  草木灰是上好的肥料,也是他们提取硝的第一原料。

  但是,对于这一片生地来说,肥力还是不太够的。

  按照事先的计划,万士达还要出一趟海,二十个水手就足够用了。

  他们要到周边的海岛上挖鸟粪石。

  在那面的历史里,流求岛包括棉花屿、猫屿、草屿、太平岛与东沙岛这几个绝对是盛产鸟粪石的岛屿,因为这里是迁移性鸟类极佳的中途休息站,特别是白腹鲣鸟

  这里周边的无人岛上,本来有的是鸟粪石,但是在日本人侵占这里时,没用几年就采光了。

  鸟粪石是农田里最好用的天然缓释肥,也是最好用的提取单质磷或加工磷酸盐的物资之一,总之好处多多,要不然小日本当年会拼命开发?

  但是万士达这一次的出海带有碰运气的成分,因为,在那面世界的资料里,只提到了几个岛屿有这种物资。

  可是他相信,就算最近的几个岛屿也肯定有。

  他把第一站选在了小流求岛。

  当然,在计划里,他们不仅要鸟粪石,而且还要顺道看看开发小流求的难度,如果它大于河口地区,就暂时搁置,如果各项条件好,他们可以顺道把这里当成土豆、地瓜、花生的主要产地。

  工业上的要求最重要了,这里将要是他们的石灰生产基地。

  小流求岛其实就是那面世界的琉球屿,从经纬度上看,直线距离不过二十多海里,海上出发,不过半天的事情。

  所以,万士达自己领着一条中型海船出发时,大家都没有当回事情。

  事实上也确实很简单。

  他们在凌晨出了河口,趁着东北季风,还不到下午一点就到了。

  他们的登陆地点选在了小流求岛的东北部。

  这里本来是那面世界主要的避风港,那个是在天然条件好的基础上建成的。

  在流求岛的周边中,小流求岛是唯一一个珊瑚岛,周边露出海面的海礁林立。

  他们在航行时,万士达要求他们降了半帆,而且要格外的小心。

  不过好在这里的海水,清澈到令人发指,站在船头,一眼可以看到十几米的深度了。

  在那海水中,可以看到密密麻麻的都是海鱼!

  这条海船的船长高兴地大叫:“天神啊,这里大部分是乌鱼啊……某只听说过海外流求之地或有此物,并不知道原来是在这里……”

  万士达微笑不语,心里说,你不知道的地方多了,好好跟我走吧。

  乌鱼长者尺余,其子满腹,脂黄味美,吴越人以为佳品,早在大唐时期就是贡品了。

  在民间当然也能买上好价钱,别的渔民当然也不会轻易把这里的渔场告诉别人。

  这个地方还将会是他们的渔业产品加工基地。

  那个船长对乌鱼感兴趣,万士达倒是对一只正在海礁缝隙间慢慢游走的大龙虾感兴奋。

  这就像是在高档海鲜楼里的展示池子里看龙虾一样了。

  他判断了一下,这一条从头到尾至少半米长,周边的海礁不算多,而且最多能有三米深的样子。

  他自信一个猛子扎下去,可以将它擒获!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7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