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一百章 你想学科学阵法吗?

第一百章 你想学科学阵法吗?

  吴大鹏市舶当时像银幕上的大奸臣一样,仰天大笑起来。

  “哈哈哈……”

  那个黄祖厢首反而平静下来,拱手道:“在下刚才失态了,原谅则个……不知吴市舶何笑之有?”

  “人生在世,不是为利就是为名,鞑靼人为什么要烧杀抢掳?为何能够在所到之处战无不能胜?”

  “某知道,他们的骑射凶悍无比,天下之间,一时难挡!某正在演练阵法,到时一定会大破之!”

  “傻波依,他们的骑射能攻城还是能游泳?他们不是这个厉害------”

  吴大鹏市舶卖了个关子,笑而不语。

  愤青的特点是年轻而沉不住气,他果然跟上了,问道:“那么是何厉害?”

  “因为他们能唤起人性中的恶!

  跟我走,有吃有喝有财物分,这个就厉害了。真正的鞑靼人才有多少?

  那些靠着用这种方法来收编的仆从军才是绝对的主力,战无不胜了,因为这代表了先进的抢劫方法------说说看,大宋士兵打赢了,他们有啥收获?如果打输了会死,那么他们为什么不跑?”

  年轻的黄祖厢首一时间嘿然无语。

  吴大鹏市舶心里冷笑,又摇着他的毒舌说:“无数历史表明,凡是装波依,讲什么文明的力量,都不是这样队伍的对手,除非你也和他们一样野蛮------或者还有一个办法,就是使用科学这个阵法------”

  “科学阵法?说来听听------”

  “哼哼,这是机密,你又不是我身边人,如何能告之?

  我和贾平章是好朋友,如果想要功名,那是唾手可得------怎么样?跟我走吧------”

  年轻的黄祖厢首坚决地摇摇头,说:“某要见到晋/江县尉的公文才行,驻守平湖本岛,才是某的本职!”

  这是一个死心眼的傻波依!

  白费这么多的口舌了------走了!

  在告别时,这个不要脸的小子还吹嘘拍马的想套吴大鹏市舶的话,想多知道一些“科学阵法”的事情,吴大鹏市舶不稀得搭理他,再说了,他哪里知道什么是科学阵法,就是随口一说。

  不能白来一趟啊,这平湖本岛上不是还有几十户渔民嘛?还会种旱稻!

  吴大鹏市舶背着手,像个下乡视察的干部一样,看着岛上种着的稀疏的旱稻,一块一块的,还分得挺开。

  这一亩地能有一百斤的产量?高估了吧-----

  他已经让手下两个半大小子去招募人手了。

  一个月十贯钱,管吃喝,然后再按照打上来的鱼获多少和质量给奖金。

  两年后,一人十亩上等的水田!

  就不信不跟我走------利益是最好的武器,不一会儿就招募到几十人了。

  吴大鹏市舶心想,这些人的工作能力好,能打鱼,还能种田。东非黑人能出大力气,但是不会种田;日本农民吧,会种田,但是不会打鱼。

  吴大鹏市舶拉着人走了,那个黄祖厢首还是礼貌地在码头上欢送。

  两人在码头上淡淡的离别了。

  这个小子还一直目送吴大鹏市舶扬帆而去,不过,他的身影远远的看去,是怅然若失的,很寂寞。

  他回到河口区后,已经近黄昏了。

  吴大鹏看见码头上靠着万士达先前出海的船,他先从小流求岛回来了。

  码头的岸上堆了一堆的石块状的东西,他用脚踢了一下,果然很轻。

  鲍威和郭勿语两人也分别踢了一脚,说:“吴主家,这是何物?”

  吴大鹏说:“这是鸟屎石------用来育田。”

  鲍威吃惊地说:“天神,鸟屎还可以变成石头?!”

  “怎么不能?石头能变成猴子,鸟粪就不能变成石头?”

  郭勿语乐了,说:“吴主家晚上能讲那个《西游记》吗?”

  “现在是开发的关键时期,断更了,等着一切上轨道再说了------”

  郭勿语连忙问:“何时何样才算是上轨道?”

  吴大鹏看看眼前依旧忙乱不堪的场面。

  他说:“什么时候烧荒砍伐一直能到那个山坡上,这里都变成了农田和工厂,那个时候才算是上了轨道!你们两个回宿舍吧,跟着我跑了一天的海。”

  鲍威和郭勿语两个人无奈地看着吴大鹏主家远去的背影。

  郭勿语说:“你还能记得《西游记》吗?”

  鲍威说:“怎么不记得?三打白骨精------第二打了!正到高氵朝呢,断更了!”

  两人怏怏不乐地回了所谓的宿舍。

  他们二十个人,加上先前买到的小孩子和仆人,都住在一起,他们被六名时空走私者当成了家眷了。

  一水儿的全是大帐篷,这个和安静他们的女性宿舍是一样的。

  吴大鹏先去铁匠铺子看了看。

  宋子强早已经完全恢复了健康,正领着一群铁匠在干活呢,几个铁匠炉子里的火苗呼呼地烧着,他们带了许多焦炭。

  一时间,全是叮叮当当的敲打声。

  这个时空的劳动工具破损率高,不时的要重修补。

  吴大鹏看到宋子强正和那个自称有才华的胡镇北铁匠修补着排犁。

  它好像掉了两个犁齿------

  吴大鹏说:“这还是用兵器所里的好铁打造的?三天不到就坏了?”

  胡镇北铁匠插话说:“是的,这是甚好的好铁!”

  宋子强说:“这里是生土啊,底下的草根盘根错节,几万年没有人动过了,结实得很啊。”

  胡镇北铁匠又插话说:“若不是主家设计的农具巧妙,哪里可以在一天里开垦出这样多的田地?”

  吴大鹏和宋子强都没有理他,他也只好低头干活了。

  吴大鹏说:“那么两个月内能建起三百间木屋?计划是不是太急了?”

  宋子强想想说:“可以的,王德发找到了一片竹林,搭竹楼也可以,很省事的!”

  “这很好啊!我忘了竹楼!”

  吴大鹏递给宋子强一颗烟,两个人就抽起来了。

  这时候,胡镇北铁匠也不干活了,凑了过来,说:“主家,给我一颗烟------”

  吴大鹏看了宋子强一眼,模样怪怪的。

  宋子强说:“靠,可不是我教他的,我一抽,他就跟着要,几根就上瘾了!”

  吴大鹏只好给他一根,妈蛋的,要是那个黄祖小子能这样,多好!

  宋子强安慰他说:“没事儿,是咱的他就跑不了,不是咱的别强求!”

  这个时候胡镇北铁匠倒是不发言了,在那里美美地品尝着烟。

  吴大鹏还能说什么,等着吧,那小子会来的。

  他又去张国安那里看看。

  这个时候开垦荒田的农民都收工了,他们有的抬着大型农具,有的牵着牲口,大多的人是扛着工具走回营地,要吃饭了。

  他们看到了身上穿着六品官服的吴大鹏,都恭恭敬敬地施礼,吴大鹏市舶赶紧一一回礼,快步走过他们。

  他喜欢别人尊敬他,但是人太多了,一一回礼累人。

  在田地头,他看见了张国安,王德发也在那里,两人正蹲着聊天呢。

  现在才开垦了不到三百亩,离计划中的三千亩水田还有一大段距离。

  当然,他们不会在这里种植那面世界的种子。

  由于害怕两样种子出现了花粉杂交的现象,他们带的可以育种的高产水稻,计划将在五公里外。

  这个还不急,安静正在领人开发育秧田,这一批鸟粪石要发挥大作用了。

  吴大鹏也好容易蹲下了,关心地问:“现在有什么难度?”

  张国安摇摇头说:“没有------正在商量一边引水泡田,一边开垦新田的次序呢。”

  王德发说:“怎么,没有把人带来?”

  吴大鹏恨恨地说:“可不是嘛,遇到二货了,不过招了几十个专业的渔民,不算白跑一趟,不怕的,到时候他们会主动来的,这个大宋的办事效率,你懂的。”

  现在,在他们的眼前,他们开发出来的新田,在这一片还覆盖着灰黑色草木灰的大地上格外显眼。

  这是一片充满着希望的土地。

  三原十一郞小跑着来了,刚要跪下,吴大鹏站起来了,摆摆手示意不让。

  时空走私者们不喜欢人家给跪,不管是什么样子的人。

  三原十一郎满脸都是黑灰,抹的一道一道的。

  他深躬了一下说:“吴市舶临走时交待的任务,小人完成,烧荒农民无一人受伤,倒是有一个黑鬼伤了胳膊,已经送到医—疗保障船上医治了。

  另外,今天一天收集了五十大桶的草木灰!”

  这是要制硝用的,虽然这个方法产量低了些,但好在草木灰是无穷无尽的。

  王德发要负责这个项目,他听到后高兴了,说:“好好,你去洗洗吧,要开饭了。”

  但是谁知道这个家伙又弯躬表示感谢了后,竟然没有走!

  吴大鹏赶紧示意他离开,还表示对他的工作很满意。

  这时他才高高兴兴地走了。

  吴大鹏说:“看到了吧?他们的等级观念比大宋人强烈------说明什么?现在日本生活大不易啊,比大宋差了太多。”

  越是生活艰难的地方,或者越是等级观念强烈。

  三个人又一起去看看安静领人开发的育秧田。

  这个育秧田在八道河河边,有十亩左右,按照一比十的比例只不过能满足一百亩。

  现在,建设才刚刚开始。

  安静她们也忙完了今天的活儿,看样子还刚施过底肥了,目前只能是草木灰和人的粪便,整个育秧田里弥漫着难闻的气味,但是没有人嫌弃。

  不过明天就能用上鸟粪石了。

  安静看到王德发后,乐了,说:“我让人去木材场找你,没有想到你跑国安那里去了!明天我还想要一点细竹子,有些秧苗怕太阳晒,想要搭架子用。”

  王德发说:“放心好了,只要是竹子,我就让它从上游漂下来。

  现在是什么都需要的时候。”

  安静忽然指着他们的身后说:“你们看哪,晚霞多美啊!”

  三个人回头看去,只见太阳即将落入了大海里,它努力把最美的一瞬间留给懂得欣赏它的人。

  那美丽的霞光光茫万丈,却又绚丽如画。

  吃晚饭的时候到了。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7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