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一百零二章 想要捕杀鲸鱼

第一百零二章 想要捕杀鲸鱼

  在八道河河口地区,三千多大宋杂役厢兵们在私下里的谈论中,流传着各种有趣的传说。

  这是肯定的了,人们工作,吃饭,居住问题都解决了后,当然要开始追求精神上的愉悦了。

  这个要求可能不分时空,八卦别人的行为也不可以阻止得了,让别人说去呗,天又塌不下来。

  其中有一个传说是,吴市舶他们家养了二十个少年郎,他们用点燃的绳子,再借助一根铁管子,可以将水鹿和野猪打死,据说还能打死大老虎!

  因为这二十个少年郎是天上的二十个星宿下到凡间,专门护佑着吴市舶等六人来转变大宋的国运……他们人人会法术,听说,他们之间不用说话就能明白对方的心意……

  当然,也有人说,那管子里可能是放到的是火药和铅弹子……他们不说话是因为,他们会用手势来表达意思……

  总之吧,偷偷地妄议什么的都有,六名时空走私者一点也不在意。

  现在,河口地区的竹楼以一天十几幢的速度,迅速盖起来,吴大鹏严格规定他们每幢之间都不小于十步的距离,这是为了防火。

  其实建造竹楼很简单,如果不是同时要搭起栅栏,他们现在就可以完工了。

  但是,大宋杂役厢兵们可能更擅长搭建栅栏吧,他们搭建的十字交叉式结构,结实而又省事。

  其实,他们还带了一些剑麻的种子,等着到时候洒在墙外,这样就会更安全的。

  剑麻的叶茎是似剑了,没有什么生物敢于直接靠近。

  他们唯一不担心的就是种子,这东西又轻又便宜,现在那面的世界已经是地球村了,只要有钱,想要啥都有。

  比如他们还带了轻木的种子。

  轻木是木棉科,属于一种常绿中等乔木。

  一株10年生的轻木可高达16米,直径50-60厘米。

  这东西好,头一年就可以生长到五六米高,它的材质阴干后极轻,仅为水比重的十分之一,而且木质细白,虫不吃,蚁不蛀,到时候可以做安全衣里的充实物,当然其它用处更多……不带种子不行,在大宋的时空里,它和剑麻一样,还都在南北美寂寞地呆着呢。

  现在六名时空走私者已经明确开始分工了。

  吴大鹏负责总体的协调,他照着手里的计划表走,然后根据实际的情况调动人员安排。

  比如现在对竹子的需求大于对木材的需求,那么原先只在计划表提了一句的工作,就需要加强了。要多多加派人手去动手砍伐竹子。

  宋子强负责机加工和能源燃料供应。

  现在宋子强把原先的和后来又让大宋兵器所和弓弩院加工的木工机床配件组装起来,这样就多出了几台木工机床。

  梅乐芝和郭子仁他被从打猎队里抽出来几天,让他们帮助大宋木匠使用它。

  用木工机床来加工竹材实在太容易了,于是各种竹器流水一般地出现了,竹桌、竹椅、竹床之类的都是简单之极的东西,不提了。

  关键是借此要培养出十几个学会使用机床的木匠!

  梅乐芝和郭子仁不能不用心教他们,不教会他们,自己回不了打猎队,而且离开了集体两人心里有一种空荡荡的感觉。

  大宋木匠头一次见过如此方便的机器,一个人用脚踩着三角架就可以让那圆锯运转如风,大腿粗细的竹子转瞬即断,胳膊粗细的圆木转瞬即断!

  那个两人操作的机器更是有力!

  梅乐芝和郭子仁哪里管他们的好奇,只想让他们快一点学会,自己好回到队里,有时还骂人家蠢笨!

  大宋工匠们知道他们是吴市舶等人的家养小子,也不怪他们,被骂了,就嘿嘿地笑。

  宋子强听了后阴阴地说:“你们涨能耐了是吧?学会这点东西,就敢骂人了,再多学点,还不打人啊?怕不怕被人揪了小鸡鸡!”

  宋子强孔武有力的身材,胡子拉渣的面孔,阴阴地笑着,怪吓人的,两人不敢回话。

  宋子强说:“教会别人使用这个,比打一头水鹿强!还当什么好东西了,那肉骚哄哄的……”

  好吧,别真被他揪了小鸡鸡去,两个半大小子耐心教了起来。

  宋子强发现,如果用这面时空打制的刀具,最多可以对付竹材;用宗申三轮正向摩托车的钢材,可以对付一般的木材了。

  而对付硬木,则需要自己带来的刀具了。

  宋子强手里的核心设备就是自己用柴油发动机改制的机床,他已经试过好几次了,用麻绳索传动,减震的效果很好。

  这个机床,他没有教给别人,教了也没有用,他估记没有个十年八年的,他复制不出来这个原动力。

  当他操控着这种机床破开那些大木时,那吱吱的叫声,如切开水果一般的效果,所有大宋工匠无不惊叹这是神物。

  有才华的铁匠胡镇北都很服气,他打造的圆锯确实不能用在这个上面,看那个转速,若是掉一个齿,会打死人的……

  宋子强现在主要为王德发的风车加工木件,其中的主要构件用樟木和相思木这样的硬木,其它的部份用松木或杉木,把尺寸交待好了,可以交给大宋木匠加工。

  王德发已经专门负责这一项工作了。

  现在他不得不领着他们亲自干活,荷式风车现在很重要,将来的盐田提水,农田灌溉,碾磨压榨的,全靠这个了。

  按理说它本来是结构简单,成本基本没有的一种设备,但是,大宋工匠们没有一个见过,所以非得领着他们加工出几架才行。

  王德发只能让打猎队单独开始行动,他眼下要专门负责。

  张国安和安静则全权负责一切的农业生产了,这个目前是重中之重,要不然也不能调走那么多海船来专拉鸟屎石。

  这个以后会越来越表现出他们的重要性,以后再提了。

  万士达则是负责一切海面上的事情。

  万士达决定开始从事他的捕鲸大业了。

  万士达对大家说:“我经常听到水手们讨论那二十个半大小子们的事情,他们现在成为传奇了……但是,我们都知道,如果我们现在回去了,他们还不足以承担保护国安两口子的任务,打猎和杀人,这是两回事情。

  我想,现在开始捕杀鲸鱼吧,这个举动会让所有人震惊的!”

  众人点头认可。

  纵观大宋现在和以前的历史,甚至是以后的,这个民族缺少了一种鲸鱼文化。

  这不单单是吃鲸鱼肉或是使用鲸鱼产品的问题,而是一种海洋的文化精神。

  这种精神里,可以包括杀戮,或是拼博,或是团结,挺复杂的,可能还有别的看法。

  当万士达提到马上要捕杀鲸鱼时,船长蔡二郎很吃惊,不是他没有见过,而是他见过太多了,却从没有想过要捕杀一只大鱼公!

  事实上,他们不止见过,还捡到过,他们得到鲸鱼的方法也基本是靠捡。

  年年都有鲸鱼在沿海某个县城搁浅,这个查县志就可以知道了,但是他们没有一次是主动捕杀的,他们对大的东西,总有一种莫名的害怕和恐慌。

  由于天人合一的思想,甚至认为死一条鲸鱼就会死一个王公……

  当然,民间则还没有这个传言。

  吴大鹏高度赞赏,强烈要求马上实施,因为他烧荒的油料不足了,没有了油料和黑火/药,他会降低到土著烧荒的水平,弄不好还会回到新石器时代了。

  一条鲸鱼的油脂,可以以吨来计算了。

  事实上,它不是鱼,是哺乳动物,所以那油和猪牛羊的油差不太多,不管是吃还是用,都是好处多多。

  鲸鱼身上的肉也可以以吨来计算了,尽管大部分位置的肉粗糙了,总是动物蛋白质,人体需要的。

  鲸鱼的内脏当然可以食用了。

  鲸鱼的脑汁是做蜡烛的好原料。

  鲸鱼骨焙烧后,是天然的磷肥。

  鲸鱼的皮用处太多,不值得提了。

  所以,我们必须要捕杀鲸鱼!

  在现在这个时空,人类比鲸鱼更重要。

  万士达和蔡二郎船长在出发前做了一些准备。

  他们带齐了粗大的绳索,各种带绳索的鱼叉,四条小船,还有各种类型的大小木浮桶。

  当然,最重要的还有那门立在船头的捕鲸炮了。

  万士达现在终于好好给他讲了这个的用处。

  万士达和蔡二郎船长一起打开了绑在捕鲸炮上面的油苫布,还可以,只有微微的铁锈。

  万士达让蔡二郎船长帮着他重新给捕鲸炮涂了桐油做保养。

  万士达说:“这叫捕鲸炮。其实也就是一个粗铁筒……你们的黑火/药由于纯度不够,所以作用还没有发挥出来,我在铁筒里装上丝绸药包,看到这个孔了吗?这叫火门,到时候扎破它,插上引火索,然后呢,再装上捕鲸矛,就那个像小铁锚的东西……哎,对,就是我特意让人把它的尖部磨得锋利些。

  看见那个尾部了吗?有点像一个小碗……到时候把它用纸啊什么的裹紧,然后使劲塞进铁筒里。

  看到捕鲸矛身上的一条沟了吧?那是放绳索的地方,到时候,它飞出去后,会带着绳索,就是那一圈我亲自盘好的绳索,然后我喊你们丢木浮桶时,你们就把那四个大木桶丢下去!

  是的,当然一下子扎不死了!这时候你要利用海风再用床驽来射击,让它反复流血……最后放下四条小船,让水手用鱼叉扎,他们会用吧?那我就放心了,那鱼叉后面也带着绳索,绑着浮木桶……这样鲸鱼就渐渐死了,这时,你要抛下绳索,绑住它的尾巴拖回去……你明白了吗?”

  蔡二郎船长汗都下来了,他连忙说:“万纲首……大鱼公不吃人吗?”

  “你放心,我挑的一定不吃人,比小猫咪还老实……你信不信我吧?”

  “……信!”

  “你放心,我们一直会在一条船上……”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7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