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一百零四章 鲸鱼启示录

第一百零四章 鲸鱼启示录

  万士达背靠在船舷上,吹着口哨,悠闲地看着水手们在忙碌着。

  那三个半大小子还在练习操纵床弩,他们终于明白了,这玩意儿,概率是最重要的决定性因素……万士达主家答应过他们,回到河口区后,会让他们操纵更大型,更轻便之极的床弩。

  水手们的动作更熟练了……

  一桶桶的海水从海上打了上来,然后,一桶桶的海水又冲到甲板上,原本清澈的海水变成了粉红色的了,它们又从船舷底部的孔道冲回到了海水里。

  几个年轻的水手都没有用上二十分钟就把甲板收拾出来了。

  刚才在处理三条皱唇鲨时,那甲板上全是血迹和肉渣,现在又变得清洁如故了。

  现在是一个大晴天,海风又刮得紧,不一会儿,那水迹便都干透了,在甲板上形成了一片片白花花的盐渍。

  这需要回到河口地区后,才能彻底冲刷干净。

  全船上的人都忙乱起来后,大家的心态都好多了,不似刚开始那样压抑了。

  万士达当然明白了,那些出远洋的船只,没有喜欢让水手们闲着的,总要让他们做些活儿。

  这有利于调节气氛,劳动是最好的方法。

  看到那白花花的盐渍,他有一件事情要问一问这个时空的大宋人,看看是不是和自己想的一样。

  万士达对来自那面世界四川重庆地区的古剑山说:“你们为什么都要煮盐呢?晒盐多方便……”

  古剑山说:“煮盐多方便啊,直接就可以得到了……晒盐,某也见过的,建造石板盐池,所需费用太多了……”

  是这样的,他们没有太好的办法来解决渗水的问题,而且,可能是因为如果用黄泥之类的池底,取盐时会造成二次污染?

  果然,古剑山又说:“若是粘泥土为池底,那盐会太脏了,还得重新煮……何苦费事?”

  万士达点点头表示明白了,哪怕是烧出低质水泥来建造盐池晒盐也比这个煮盐强。

  当然,还有一些对原动力的要求。

  萧湘现在还对把些鲨鱼肉白白丢了的事情有些意见呢,说:“某不信不能吃……”

  万士达笑了,说:“大自然当然从不造一样让人用不上的东西,除非,你还没有发现它的用处……那个鲨鱼肉啊,如果深埋到沙地里,待半年后,它腐烂发酵,再取出来切成小块晾晒,吃的时候绝对别有风味,和炸臭豆腐有一拼了,算是重口味的美食吧……”

  “……万主家,何为臭豆腐?”

  “你们没有吃过?”

  “闻所未闻……”

  “好吧,捕到鲸鱼回去后,我给你们做……当年我还从事过这个行业,让城管赶来赶去的,小车子都给砸烂了……”

  “……”

  三个半大小子大眼瞪小眼,表示听不懂。

  不懂,万士达也不想多说。

  很久以后,吴大鹏对万士达把炸臭豆腐和腐烂鲨鱼肉的做法泄露出去的事情,一直耿耿于怀,因为在所有的饮食街上,就没有不卖这两样臭货的摊位!

  走着走着,大街上莫明地就传来一股子臭气!

  更要命的是,从流求大岛出去的人,很多都怀念这两样,认为它们是家乡的味道……你妹的家乡才是这个味道呢!

  更有意思的是,腐烂鲨鱼肉块在通古斯大平原上却最受欢迎,因为有一年靠这个救了不少人命。

  这个就是属于墙里开花墙外发臭的极端例子了。

  这样说吧,反正是喜欢的极其喜欢,讨厌的极其讨厌。

  当时三个半大小子却对万士达的许诺念念不忘,心里期盼着快快捕杀到鲸鱼好回去做出来!

  万士达心里后来也有些后悔,这不是给自己添乱嘛,他哪里想到半大小子们的记忆力超级好……

  万士达一开始只能借口没辣椒做不了,到了后来辣椒满大街时,他才不得不开始做这两样了。

  这些都是后话,暂时不提了。

  ――――――――――――――――――――――――――――――――

  当他们快要到了东沙群岛时,哈哈,发现了鲸鱼!

  万士达在望远镜里看到了两头座头鲸!

  座头鲸好啊,他们性情十分温顺可亲,游泳的速度很慢,大宋海船如果操纵得当,完全可以追上的。

  当他们在海面缓缓游动时,就像一座冰山一样,身体的大部分沉在水下,有时又象是一个自由飘浮的小岛,能看到露出海面的身体。

  这些家伙游泳、嬉水的本领十分高超,有时先在水下快速游上一段路程,然后突然破水而出,缓慢地垂直上升,直到鳍状肢到达水面时,身体便开始向后徐徐地弯曲,好像杂技演员的后滚翻动作。

  也可以钻入水中快速潜水游动,那时仅用几秒钟就消失在波浪之下,进入了昏暗的深渊。

  他们露出水面呼吸时,从鼻孔里会喷出一股短粗而灼热的一种油和水蒸汽混合的气体,把周围的海水也一起卷出海面,形成一股蔚为壮观的水柱,同时发出洪亮的类似蒸汽机发出的声音,被称之为“喷潮”或“雾柱”。

  有时他们还兴奋得全身跃出水面,高度可达6米,落水时溅起的水花声在几公里外都能听到,动作从容不迫,优美动人。

  事实上,也正是这个动作让万士达发现了他们!

  万士达一边用望远镜看,一边对三个半大小子说:“在你得意时,你们一定要好好看看四周……”

  万士达指挥着蔡二郎船长向着他们靠近!

  万士达指挥整条船的时候,故意装出极度兴奋的样子,像是发现了金矿,又像是打了鸡血……

  蔡二郎船长的脸有些发白……那一定是龙了,他们发出来啪啪地砸水声,噢依噢的叫声,还有轰隆隆的喷水声,太吓人了……

  但是,万士达纲首的大叫大笑声或许影响力更大!

  蔡二郎船长发白的脸上勉强露出笑容,听从着他的命令……

  万士达纲首高叫着,哈哈,我们发财了!他们是座头鲸啊,最老实,游速最慢,只能吃小虾米的座头鲸啊……一头能卖上数百贯钱啊……

  给这么值钱钞?

  水手们以目互视……

  “他们眼神不好,我们到他们跟前,他们也看不到我们……”

  万士达纲首高举着双手,嗷嗷叫着!

  三个半大小子看着他的背影,感觉不太对劲儿,万家主不是个能为几百贯钱高兴到如此地步的人啊,捕杀完事后,好好问一下。

  当001号旗舰到了距离它们十几步远时,那两头大鱼公,不,座头鲸果然没有理会他们。

  它们的叫声更响了,但是,水手们却好像更安心了。

  万士达知道,雄性座头鲸每年约有6个月时间整天都在唱歌,而且其歌声中敲击音与纯正音的比例与西方交响乐中两者的比例非常类似。

  这种庞然大物至少能够发出7个八度音阶的音,但它不是毫无章法地在吼叫,而是按照一定的节拍、音阶长度和音乐短语来歌唱。

  座头鲸还十分擅长用一种人类歌唱家常用的“a—b—a”格式来演唱,即先演唱一段旋律,接着进一步阐述,然后再回到稍加改变的原旋律上来。

  万士达听着那雄性鲸鱼依旧在“噢依噢”地唱着,看着水手们的脸色,他感觉放心了一些。

  他对着蔡二郎船长高喊:“快,努力把舵把稳,让船头对着它们!要发财了!!”

  事实上,万士达有些后悔,由于太匆忙了,他忘了给捕鲸炮加装万向轴,哪怕是简版的!

  他只能在捕鲸炮的支撑柱上高低调整!

  但是只要船头能对准了也一样……

  蔡二郎船长感觉着海流的变化,努力把稳了舵,操帆水手也在配合着。

  万士达点燃了自己亲手捻成的引火索,他心里有数,它大概有五秒的燃烧速度!

  在这五秒钟内,他感觉着波浪的起伏,掌握着节奏,让炮口始终对准正在唱歌的雄鲸……这可能是一对儿刚新婚的夫妻,没有见到他们带着孩子。

  正常的情况下,座头鲸的配偶为一夫一妻制,雌兽每2年生育一次,抚育幼兽,怀孕期约为10个月,每胎产1仔。

  当雌兽带着幼仔时,往往另有1只雄兽紧跟其后来保护自己的一家。

  万士达端着捕鲸炮的后柄,随着波涛的起伏,努力把炮口对准了雄兽。

  “咚!”

  捕鲸炮矛划着直线向着十几步远的鲸背上飞去!

  它带着的麻绳索在海风中抖动着,竟发出铁丝抽打空气的声音!

  “噗!”

  “噢!噢!噢!”

  一米一十厘米长的捕鲸炮矛几乎全扎入鲸背中,矛头部的三角锚状利刃早都磨得锋利了……扎入那背部时,锋利的利刃瞬间切断了座头鲸的大小血管和部分神经,很快,鲜血从矛柄上的放血槽中如喷泉一样喷出!

  座头鲸停在了原地,用头部和尾部拼命击打着海水,叫声惨烈,声势吓人!

  万士达故意哈哈大笑,笑声让整条海船都能听到!

  “我们发财了!我们发财了!投下浮桶!!”

  他身边几个待命的水手,颤颤惊惊地投下了六个大浮筒!

  另一只母座头鲸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似乎想要用长吻去碰他,但是他拼命的挣扎动作,又让她靠近不了,急切地嘤咛着,发出嘶嘶的声音。

  万士达不想开第二炮了,他感觉第一炮很幸运,再开就浪费了。

  他高喊着,让海船侧身,让两台床弩射他!

  给他放血,消耗他的力量……

  古剑山这时高声叫道:“万家主,用不用射第二条?!好机会啊!!”

  这小子真是没心没肺啊,以后会是一个捕鲸的好手。

  “不用了,不管她!我们带不走两头的……”

  对啊,这一头就太大了。

  两台床弩陆续开始射击了,准确率极高,一个是因为目标足够大,一个是因为靠得近……

  雄座头鲸随着伤口的鲜血越流越多,已经有气无力了。

  万士达还要给他最后一击!

  他让放下四条小船,自己带头跳了上去,喊道:“停止弩射!”

  两台床弩马上停了,怕误伤到自己人。

  古剑山飞快地跑过来,顺着绳索滑到了万士达的小船上。

  万士达让水手划过去,自己操起在军器所里专门打造的带着倒勾和尾洞的鱼叉。

  到了五步远时,他感觉这七八米距离,他正好能发挥出最好的水平……

  他用足了劲,狠狠地把手中的鱼叉投去!

  “噗!”

  他看到扎进了足有一尺的深度……

  当另三条小船上来后,那条母座头鲸哀鸣着游远了……

  她身上的遗传基因给了她巨大的身体,但是没有给她足够大的反抗精神!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7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