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一百零五章 一条大鱼上门了

第一百零五章 一条大鱼上门了

  那头雄性座头鲸最后挣扎了一下,终于不动了,老老实实地躺在了海面上,随着波浪起伏着。

  万士达看到古剑山投了一支鱼叉后,那支鱼叉斜斜地叉在了座头鲸身上,这个半大小子现在的体力还不够。

  万士达挥手喊着让船上甩下粗麻绳索,然后指挥着水手们绑住座头鲸的尾部。

  座头鲸的尾鳍像是两片对摆着的镰刀一样,非常容易捆绑。

  那些水手们熟练地打着结,万士达看了一下他们的打结方法,真有意思,他们打的这一种水手结千百年都没有变化了。

  蔡二郎船长在船上看着那条大座头鲸,嗓子里咔咔作响,这大鱼公要有五丈长了吧?!这要有多少石重啊……

  就这样捕杀到了?就这样简单?万士达纲首真乃神人也!

  万士达的耳朵没有变红,他现在估算了一下,这头座头鲸大约有十五米长了,毛重能差不多有二十吨?

  大概吧,现在关键的问题是要尽快拖运回去了……

  他让人拔起鱼叉,收拾了弩箭,那个捕鲸炮矛就留在上面吧,回去后再处理。

  如果是在那面的世界捕鲸,还可以通过输气管向它的肚子里打气,让它可以在海面上漂浮得更久。

  不过,由于他们采用的是放血式捕杀方法,没有伤及到座头鲸的腹腔……所以那里面还存有大量的空气,足够保持一定的浮力。

  放血式捕杀法过于残忍了……现在座头鲸的四周已经是血的海洋了。

  海浪打到座头鲸的身上时,浪花都是粉红色的了……

  万士达想,等到什么时候有空了,琢磨琢磨内爆式捕鲸矛,把矛尖的内部装置上炸药,等它扎入鲸鱼体内后轻微爆炸,迅速杀死鲸鱼,这样就节省人工了。

  不过,现在要好好看蔡二郎船长航行的手段了,拖着它航行时会有一定的麻烦。

  问题是,他现在还害怕吗?

  蔡二郎船长这时却大大方方地说:“害怕?某去过波斯国……一生行了几十万里海程,何怕之有?”

  这就好,赶紧回去吧。

  蔡二郎船长亲自掌舵,并指挥着水手们操帆,巧妙地利用侧逆风一路前行,竟然没有太影响船速,三五天就回到了河口区。

  真的打到了大鱼公……座头鲸!

  他们到了河口码头的时间是下午三点钟左右。

  这条座头鲸不仅让河口地区的人大喜过望,还吓了黄祖厢首一跳!

  大鱼公,他见过太多,却从未有捕杀它的想法!

  他看着那条涂着两个圈圈,一个竖的大海船,感觉好像这和那上面的床弩有关。

  那个捕鲸炮已经重新涂过桐油,裹上了油苫布,他没有注意它。

  这样用床弩也可以?!

  黄祖厢首这时看见好几百人都上前了,他们搭上了绳索,喊着号子往河滩上拉着那个大鱼公。

  吴大鹏不动声色地对他说:“在我们在这里没有什么可以做不到的……”

  黄祖厢首一时无语。

  ――――――――――――――――――――――――――――――――

  先前,黄祖厢首在吴大鹏市舶刚走没几天,就接到来自晋/江县尉的公文,让他去所谓的流求大岛听从主殷地安吴大鹏市舶的命令。

  黄祖厢首当时拿着这个公文心情复杂。

  他其实早就想去找吴大鹏市舶了,还是想弄懂那个科学阵法,但是又感觉那人身上有特别之处,让人不甚喜欢!

  反复想着他的话,好像有一些是有道理的,但是要是认真琢磨,又是破绽百出!

  若是人人只想着自己,那天下又会是如何?!

  更可笑的是,人如何能只为名利活着!!

  但是他有所谓的“科学”阵法可破鞑靼的铁骑……

  真有这个阵法吗?不敢怀疑……

  从晋/江县尉的公文看,此人确实是为我大宋转国运而去流求祈福……天底下尽然还会有这样的人物!

  所以一时间感觉矛盾之极啊……

  但是无论如何,这都是晋/江县尉的命令,他必须要听才行。

  他令人把平湖寨子里的物件收拾起来,那刚刚开出来的厢田,送给了驻地的渔民,不要让他们重新撂荒。

  自己几年内恐怕回不来了。

  可是,他还倒是不急着回家乡了,因为他设想了好多阵法,通过在纸上推演,再加上实兵操练,自己又一一给否定了,实在是挡不住鞑靼的铁骑!

  他自然关心那个所谓的“科学”阵法了……他也许真有办法。

  他带着两条海船,一路向东,到了流求海岸时,顺着海岸找那个所谓的八道河河口,没有费多少事情。

  那个所谓的八道河河口,生怕别人不知道在哪儿一样,竟然搭建了一个几丈高的竹楼,上面还挂了红、绿、黄三面旗子,实在不知道是何意思。

  而且远远的看去,那三面旗子开始依次摇动,这又不知道是何意思。

  他们刚刚靠近河口时,那八道河河口码头上的人好像是知道自己来了……呵呵想必与那个旗子有关了。

  他的两条海船幸好事先修补过了,此时算是安排了上了用场。

  这里的寨子远比自己的平湖寨子大……

  他站在甲板上远远地看着那用青竹子搭建的寨墙,又看到那大大的竹排大门,如果真如他们所言,这才不到一个月的光景,他们这里就成了气候,果然有两下子。

  吴大鹏市舶在码头亲自迎接他,这个时候是要求快速发展的时候,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何况还是这样自己带口粮来的帮手呢?

  大局观还是要有的,不稀得和他一样了。

  吴大鹏市舶表达了自己热烈欢迎之情,两人在码头上一时间嘘寒问暖,场面很感人。

  所有的不快都好像抛到脑后了。

  这个时候,那高高的竹楼上传来了锣声。

  吴大鹏市舶抬头看去,那上面又打起了旗语。

  是自己家的海船回来了!

  这个旗语是吴大鹏直接借用那面世界的旗语了,但是非常简单的,是自己的船,还是别人的船,有几只,有无危险,就这样的几个意思。

  半大小子张德培学得快,他被从打猎队里抽出来了,在竹楼上打旗语。

  开始时,他感觉有意思,但是还不到两天时间就受不了了,这个活太闷人了,哪里有和小伙伴们在一起快乐。

  吴大鹏主家当时的要求很简单,能够教会另外两个人你就可以下来了。

  张德培于是就认真教另外两个挑出来的哨兵,结果发现,对他来说很容易的事情,对别人来说,很难的,慢慢教吧。

  就这样,黄祖厢首的两条海船来的消息,码头的人很快就知道了。

  万士达的海船回来时,大家也很快就知道了。

  所有人都被这条大鱼公弄兴奋了,天神啊,这躺着都比一个人高的大鱼公,足够多少人吃一顿的?!

  万士达领着水手们开始操刀。

  他先安排了人,把所有能用的铁锅都拿出来,架上炉灶,一会儿好炼油用。

  宋子强马上决定,这两天就给铸造超级大的大铁锅……

  万士达领着两个水手先登上了座头鲸的后背,用大砍刀在它的颈部横着切了一刀,发现用力小了,没有切到脂肪层,于是用力了一些。

  他指着自己砍出的痕迹对另两个水手说:“看到了吧?就这样切开它的皮。”

  两个水手明白了,马上在座头鲸的后背也学着砍起来。

  万士达让下面的水手扔上绳子来,然后在那三寸多厚的皮上扎出眼子来,让他们一起拉。

  两三个人拉不动的,于是看热闹的上来十来个,他们喊着口号用力拽,结果随着巨大的撕啦声,一大片比较完整的鲸鱼皮给撕下来了,连一直吸附在上面的藤壶都卷在里面了。

  这皮子好啊,只要好好鞣制一下,可以做多少皮鞋之类的皮具?!

  这个不用他们管了,大宋皮匠表示可以弄好。

  万士达早都跳下座头鲸背,开始当起现场指挥。

  另两个水手,也学着万士达的样子做,很快,他们得到了好几块大皮子。

  这大皮子上面的洞眼不怕的,因为皮子足够大了。

  座头鲸现在变成了一座白花花的肉山了,血早都放干净了。

  万士达用刀在那肉山上切出一个“口”字,然后让人拿来一个大木头盆,他用力一切,一大块肥肉掉在木盆里,足有十多斤。

  现在的座头鲸在温暖的南海过冬时,由于吃了太多的浮游生物,正是膘肥体壮之时,那脂肪层足有两尺多厚了!

  他还不满足呢,这要是捕杀到号称油葫芦的虎鲸,那脂肪更厚的。

  他的手下人很聪明,马上端走了,送去铁锅上炼油了。

  剩下的人马上明白如何办了。

  他们在沙滩上铺上了厚厚的干芦苇,一些没有东西装的,就切割下来,暂时堆起来。

  整个河口地区很快就弥漫着猪大油一般的香气了。

  座头鲸的肉和内脏就好办了,除了苦胆用来做成药村外,剩下的全都是能吃的了。

  几十个人,几十把刀忙活起来了。

  那八道河河岸上还有几十个在洗着内脏的人。

  万士达一一安排完毕后,叉腰看着这些人干活,心里充满着自豪感。

  这些大宋杂役厢兵还是很能干活的嘛,相信那个乐颠颠跑来跑去忙碌的蔡二郎船长很快会迷上这个捕杀鲸鱼的活儿了。

  害怕?在利益面前,只要没有了生命的危险,没有人会怕的了。

  吴大鹏领着黄祖厢首来了,为他们两个做了介绍。

  黄祖厢首叉手道:“万纲首真有雷霆一般的手段啊,在下佩服!”

  万士达笑了,说:“捕杀鲸鱼是个简单活儿,现在那些个水手人人都能会了,过几天还能打上一条来。”

  黄祖厢首敬佩地点点头,说:“在下想跟着出一趟海可否?”

  吴大鹏插话说:“不行啊,黄祖,你另有工作任务……”

  吴大鹏还看中了他带着的七十个土著,打眼一看,就知道是亚洲南岛人种,他们也要派上用场。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7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