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一百零六章 小官场经验

第一百零六章 小官场经验

  吴大鹏市舶看到黄祖厢首还带着七十多个土着来这里了。

  他猛然想到了,这个流求岛上的土着们在计划里面还没有安排上用处啊。

  他问清楚这些人来这里的原因后,乐了,这是一群小小偷,不算大毛病。

  他当时马上有了主意,说:“黄祖厢首,你会说他们的话吗?”

  黄祖厢首摇着脑袋说:“他们都是野人,连字都没有,大家比划着说……不过倒是有一个野人能听懂我等的话,但是他不会说……”

  好啊,吴大鹏市舶当时就给他安排了任务,明天就让他带着那个野人去招募他的同伴,剩下的野人嘛,就留下来干活吧。

  这不是强迫劳动,咱们给工钱,干好了还有奖金。

  黄祖厢首又摇着脑袋,说:“他们只会开荒、挖沟之类,剩下的活计都是无能为力。”

  吴大鹏市舶点点头,知道他们和大宋工匠是没有办法比了。

  但是,他认真地说:

  “黄祖厢首,只要是人就有用处,所谓无用的人,都是你没有给他们安排在合理的位置上。

  比如这些你认为啥也不是的野人,他们可以去采摘椰子,或者采摘野果,你看,他们至少还穿着麻衣,说明他们的种族里还有会纺麻布的成员,甚至,你看到他们还有铁制刀具,这也说明,他们至少会冶炼生铁……怎么能说没有用呢?”

  黄祖厢首心里烦躁起来,这个人与自己年纪相仿,但是一说起话来,总是让自己感觉他是在耳提面命的教导自己,真是一个好为人师者。

  他不服气地说:“某不晓要椰子有何用处?若是只想着喝些果汁,一个半个就够了,还用得着专门完排人员去采摘?!”

  “黄祖厢首,君子不器啊,任何大自然的产物都不可能只有一样用处。

  椰子棕可以制成绳索和床垫,椰子肉晒干后,可以榨油,椰子壳可以烧炭……就算是野果子也可以加工出酒精,你看,用处大不大?”

  好吧,黄祖厢首一时无语,只好与两个人道别,直接去了给自己安排的住处了。

  吴大鹏笑呵呵地继续看着处理座头鲸的场面,心里充满了教育了别人后的快感。

  万士达没有理他们的对话,他看着那些人把座头鲸颈部的肉都切干净了后,他又让人用大砍刀把座头鲸的头砍下来。

  和其它的鲸鱼比,它的头相对较小,扁而平,吻宽,嘴大,鲸须短而宽,每侧都在200条以上,是制作伞的好东西。

  但是最重要的还是它的脑液和脑子,用这些原料做成的蜡烛据说还有催情的作用,这也许就是烛光晚餐的真实原因吧。

  他们的晚饭就是炖鲸鱼肉,一块块的,人人有份。

  可惜的是现在还没有土豆,要不然,绝对有牛肉炖土豆的感觉。

  由于在食堂里炖得时间够长,再粗的肉也炖烂了,整个基地充满了煮肉的香味。

  那些土着也分到了,他们也吃得欢气。

  这个基地里的吴市舶正式雇佣他们了,说是干活给棉布或是大米,要不就给会子,让他们选择,如果不愿意干活也行,回家打猎去。

  工作也不累,就是去南边的地方向这里运送椰子,不管是新鲜的,还是早就落地的,都要。

  那一帮子土着野人,用他们的语言商量了一会儿,都选择留下来了。

  因为穿着官服的吴大鹏市舶还拿出来了棉布和大米给他们看,这东西对他们来说,太重要了。

  因为这些东西还可以让他们拿回家,给家人用。

  这些人当时渡海的木排都让黄祖厢首烧毁了,不过到时候,他们还会扎竹子排回去。

  走陆路,他们无法穿行那无比茂密的植被,这也许就是河口基地到现在也没有看到有土着野人出现的原因……

  黄祖厢首最后只好无奈地听从了吴市舶的命令,带着几个人和那个能听懂他的话,但是不能说出来的土着野人,第二天就出发去招募土着野人了。

  王德发说:“这小子的手下明显比其他的杂役厢兵好一些,让他做这个活儿,太可惜了。”

  吴大鹏冷笑了一声,说:“发仔,越是感觉自己是一个人物的人,你越要先给他安排这样的简单活儿,干好了,正好,大家都高兴;要是干不好,就有意思了------这小子有点东西,但是太年轻了,以后不好管理,要慢慢敲打着来。

  正因为他的手下像点样子,我才给他先调开一阵子,要不然他再借着自己的手下比别人强,他更不好被管理了。这叫小官场经验。”

  王德发点头认同,小官场的经验,他可比不上过去当主任的吴大鹏。

  吴大鹏从黄祖厢首的杂役厢兵中挑了一百个人,都是身体比较好,模样也过得去的人,给他们配上了刀棍组合式武器,让他们跟着打猎队,进行比较大规模的屠杀水鹿行动。

  吴大鹏喊来了鲍威,暂时让他负责这次行动。

  吴大鹏私下里对鲍威队长说:“你怎么看这次行动的?”

  鲍威队长乐呵呵地说:“吴主家放心,某定会收获大批猎物。

  吴大鹏说:“错了,第一要点是震住他们,让他们对你手里的火绳枪害怕和羡慕!”

  “为何?”

  “因为他们现在还是黄祖厢首的人------你要想着把他们变成我们的人。”

  鲍威队长皱着眉头想了半天说:“吴家主,为何不见你对别人这样?”

  “因为其它厢首都是认命了的人------”

  “怎会这样?某不信黄厢首会反抗主家!”

  “我也不信------但是要把一切的可能性控制住!你好好想一想,想不通就去和郭勿语一起商量一下,如何能在他们面前表现你们的强大,告诉他们,最听从命令的人,才会有好前程和好武器------”

  年轻的鲍威队长睡不好觉了,开始按照吴大鹏主家所要求的那样开始了思考。

  也许是有了办法吧,他们在出发时,鲍威队长脸上有了自信。

  因为他还真和郭勿语商量出来了几个办法,不妨到时候试一试。

  这一队人是要去八道河的南部打猎。

  因为河口基地已经派人去巡查了一番,又发现了三条大河,直接起名为九到十一道河。

  那里是也是水鹿成群的地方,而且好像椰子树更多一些。

  吴大鹏亲自到码头送他们去围猎,他当然不能不关心这支队伍,在这些半大小们身上,花费了很多心血,别说,像是对自己孩子一样了。

  吴大鹏又去王德发那里了,王德发的风车今天要开始建起第一台。

  他建造的第一台是阻力型横轴式风车,利用杉木条来充当四片帆布叶片的骨架,其横轴传动设备则为樟木和相思木。

  风车的底部为塔式结构,内部分为两层,上部为主要设备,下部为基本工作间。

  河口基地砖瓦窑出产的第一批砖瓦都要用在它身上了。

  如果能解决了原动力,这个配套的水车就好办了。

  只要能领着大宋工匠建造好一台,那么,大宋工匠就能复制出一批来。

  大宋的这个时空也有风车,但是以软帆风叶为主,立式轴传动。

  优点也有,就是可以用绳索调整角度,能够充分利用上各路来风,这个明显是从船帆上发展来的。

  立式轴的结构也相对简单。

  但是,正因为是软帆风叶,它的体积小,而且功率较低。

  所以,大宋工匠们没有见过这种硬帆和横轴传动样式的。

  此时在西方,也刚刚发明了横轴传动的风车。

  在这个简单的技术发明上,东西方走上了不同的道路。

  王德发相信,只要让那些大宋工匠参与建造一次,他们就能照着葫芦画出瓢来。

  所以这第一台很重要。

  王德发问道:“你放心他们去围猎?”

  吴大鹏意味深长地说:“留在我们身边是长不大的------这岛上也没有猛兽,也许最凶猛的敌人是人啊------”

  王德发说:“别说的那样吓人,至少现在,我们遇到的还都是正常人,还没有喝狼奶长大的样子------”

  吴大鹏说:“我们早晚会遇上的,没有办法,大家都推算过的,我们和鞑靼的四大汗国实在是无法共存,大家的处世思想和做人理念完全不同,怎么相处?

  他们一定也必须要消灭这个南宋,道理也是这样。

  鞑靼相信什么都是他的,只要他看上了,也没有东西和你换,也不想换,就是一个抢,怎么交往?

  一但没有了南宋,我们会很寂寞的------”

  王德发知道吴大鹏说的是心里话,再说了,大家也都是认可他们自己的推演,他们随着建设的发展,发现还真的离不开大宋。

  王德发看见大宋的工匠在不紧不慢地砌着砖,心里不由得不急了,他高喊着:“加把进度,三天之内完成塔身的建设。”

  这一下子,比四天的时间又加快了一天。

  砌砖的,筛河沙的,拌白灰和河沙的,不由得不加快了速度。

  王德发也要捋着袖子上工了。

  吴大鹏说:“也别心急,南宋和鞑靼的襄阳大战,还有足足两年吧?”

  “不行,我上去搭把手,他们干得要是慢了,我直接踢他们屁股。”

  吴大鹏看着自己的朋友的背影笑了,这人要是一年轻了,最有一种冲劲儿,这真是让人喜欢。

  吴大鹏又转了转,没有发现什么问题。

  然后他去了张国安那里,因为今天早晨时,他说了,金鸡纳霜树种,育苗成功了。

  这是一件好消息,几年后,他们有对付恶性疟疾的大杀器了!

  眼下,就算他们借用了大火来消毒,还是出现了十几个疟疾患者。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7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