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一百零八章 法可提辖的机会来了……

第一百零八章 法可提辖的机会来了……

  在行营护军的校军场上,法可提辖激动地说不出话来。

  他看见一辆加长的四轮/大马车缓缓地驶进了校军场,他知道大宋官家来了,是自己要演习的机会来了。

  自从贾平章贾似道开始坐着四轮/大马车上朝后,诸多大臣也跟着学了。

  贾平章贾似道命自己家里的工匠头造着自己的四轮/大马车打造了一台,试车时,发现还是有些颠簸。

  贾府的工匠头进言说:“小的完全是照着原样打造的,不过由于车厢过大,所以不能不颠簸些许。可以在座位上多加一些厚毛皮,另外,那街道的道路还需要平整一些……小的手下人的技艺,想必要比军器所里的人强。”

  贾平章贾似道感觉有道理,便让知临安府洪起畏把临安城主要街道的路面平整一下,当然这也是他的本职工作。

  大宋官家赵禥见了师臣献上的四轮/大马车很高兴,难得能有这样的意外惊喜。

  贾平章贾似道当时却一脸正色地说道:“臣送此物,是期盼官家能够亲身体察一下这种车的用处,到时评价一番,能不能用在运送军物辎重之中……”

  这本来是一次巴结和送礼的事情,但是这样一说,却马上变得高大上了。

  这也让御史台的御史中丞也无话可说了,官家亲自体察军用之物,不管历史上怎么写,这都是会让人赞美的。

  御史中丞只好在僭越的问题上说道了几句,最后定下了民间不可用四匹颜色相同的马来驾驭的规定。

  确实,皇家和官员们的一些生活习惯,很容易被那些大商们学了去,民间现在已经有人开始打造此物了。

  大宋官家赵禥有了这四轮/大马车之后,也只能在内宫之中行走,由于距离的问题,刚刚坐一会儿,就又得调头,只是围着小西湖畔转圈,开始感觉新奇,后来也不甚了了。

  此时,听说可以去校军场观看一番,那可远比在皇宫或大殿上好玩了,于是大宋官家赵禥喜不自胜地答应了。

  其他大臣们也是好奇,这个蟋蟀宰相又是弄出什么机巧来?!

  临安城内各种拱桥数百,也并不是什么地方都能过得了车的,所以,轿子还仍在使用。

  但是,用它在城外运货的用处就太大了,远比过去的太平车好用。

  诸多的商家都精明地看到了这一点,他们可并不是为了乘坐的。

  整个城内,最适合通行的便是那条几公里长的御街了。

  官家要去校军场,这条御街就暂时就要清场了。

  当众多街卫把行人清场之后,这条宽敞的御街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这时,大宋官家赵禥的那一辆镶金嵌玉,画着龙凤之图的御车辚辚地走在了众人之前,四匹同色的大马也装扮得威武万分。

  在他之后,则是众位大臣,有步行的,有乘轿的,当然也有似贾平章一样乘车而行的。

  御街两边暂时被清道的行人,看到这个壮观场面,一时间也欢呼起来。

  大宋官家赵禥坐在车里,听到这声音也感到欢喜,偷偷掀开一点窗帘看去,只见那街边商铺林立,百姓们个个兴奋。

  他心里道,还是师臣有办法,是朕的股肱之臣啊,先帝的嘱咐果然要听从。

  这一路上甚为通畅,最后很快就到了校军场。

  御史中丞从轿子里出来后,直接谏言说:“官家,今后不可轻易出宫,此行过于扰民——”

  大宋官家赵禥还正在回味着刚才的感觉呢,一下子听到了这样的话,心中不喜欢,但是又不得不点头认可,因为这是一句道德正确的谏言。

  他口中说道:“知道啦……”

  贾平章贾似道说:“官家,这四轮/大马车若是用在军中如何?”

  大宋官家赵禥马上乐了,说:“甚好,那座位上甚是柔软……军中想必可用。”

  贾平章贾似道正正经经地一躬身,说:“我大宋官家不辞辛苦,亲身验车,这是我大宋的幸事!”

  大宋官家赵禥高兴的额头都亮了起来,自己竟然做了这样的好事?!

  御史中丞看不惯贾平章贾似道这样当众阿谀奉承,他气哼哼地说道:“这条路是御街,天下还哪里有这样平整的石路?军中上哪里弄那样多的皮毛之物?”

  贾平章贾似道也冷笑道:“当然没有了,但是,官家是指运送军辎之物,那些还怕什么颠簸?”

  御史中丞一时无语。

  南宋时期军队变化较大。

  初期,北方禁军主力大部溃散,重新编组的中央军,称屯驻大兵,南方各地的系将和不系将禁军虽保留原番号和建制,但已不是主力,而降为与厢军相类的杂役兵。

  所谓的中央军统统改为行营护军,分前、后、左、右、中5支大军。

  其统兵官为都统制和副都统制,负责守卫临安府和建康府,事实上也还是屯驻大兵。

  这些屯驻大兵,均按军、将、部、队序列编成,其统兵官分别为统制、统领,正将、剔将、准备将,部将,队将等,现在,他们事先听闻大宋官家来校军场亲自观看演习,也都在制置使的带领下,站在校军场上迎候。

  屯驻大兵的军士一般分效用和军兵两级,效用和军兵内又分若干等级,以示身分和待遇的差别。

  到了现在,大宋为加强对屯驻大兵的控制,进一步扩大由文臣出任的制置使、宣抚使等官的统兵职能,使之逐渐取代、剥夺各都统制的统兵和指挥权。

  在这个行营护军的校军场上,大宋官家赵禥坐在行辇上,心里充满了期待感。

  他看着十几步外的二十几个军兵,穿着整齐而统一,正在一个队将的带领下挺胸昂首地站着。

  在他们的后面,三十步远的地方排了一排的黑陶瓮罐,都立在了半人高的木桩子上。

  那黑陶瓮罐子身上的黑釉此时在阳光下闪闪发亮。

  贾平章贾似道乐呵呵地摸着自己的一字胡,对年轻的法可提辖说:“可做好了准备?”

  法可提辖恭恭敬敬地对他作了个揖,道:“在下训练他们多日,所选中的人员都是其中的善射者……”

  贾平章贾似道点点头,表示认可他的所作所为。

  “来,同老夫去拜见官家……”

  法可提辖激动地有些哆嗦起来了。

  贾平章贾似道笑着说:“法可提辖,我大宋官家是平易近人之君,不必诚惶诚恐……呵呵……”

  果然,见了大宋官家赵禥时,并不让他跪拜,仅是作一个长揖而已。

  大宋时期,官家和大臣们如果在非正式场合那是非常随意的,可以同时坐而论道,可以私下里赌博,甚至可以穿着汗衫一起蹴鞠。

  就算是正式场合吧,也可以不跪的。

  在汉代以后,一直到宋朝,有两种大臣在正式场合见君主时是可以不用下跪、不用叩头的。

  这两种大臣是:年高德劭、或位加九锡者,如曹操、司马懿、高欢等人;再有一种是皇上的老师,即那些“侍读学士”。

  前一种人可谓“不世出”之人物,哪个王朝若是摊上,那也就离亡国不远了,后一种大臣虽然免除了下跪之劳,但一般也都是站着给皇上讲课的。

  到了大明时期,侍读学士要跪着给皇上讲课了。

  到了大清时期,所谓的经筵,就改成皇上给学士们上课了,学士们要跪着接受各种指导和教育了……

  话说回来。

  法可提辖当时就站在大宋官家赵禥身边,亲自为他一一讲解,两人都是年轻人,很容易打交道的。

  校军场上的演习开始了。

  这时场外却又跑进来一队军兵,他们扛着一根根铁柱,到了二十多军兵的面前,把铁柱用力插到土里,然后撤离了。

  法可提辖解释说道:“贾平章事先用过此物,不过是用了两根柱子来交叉架起,臣受此启开,着人打制了一种带着横叉的铁柱,它的下端尖锐,可以插入土中,火绳枪架上后,会端得更加平稳……”

  大宋官家赵禥点头表示明白,其他大臣也表示听懂了。

  那个队将高喝道:“点燃火绳!”

  那二十多个人拿出火折子,用力吹燃,然后引燃了火绳。

  大宋官家赵禥在宫中良久,没有见过此物,他以目视法可提辖。

  法可提辖说:

  “这火折子是民间之物。用土纸在面筋水中浸水泡过,取出后捶扁,再泡加棉花、芦苇缨子再捶,然后晒干。

  它还可以加上硝、硫磺、松香,樟脑等易燃物质和多种香料。

  最后折成长扁筒或拧为绳,点燃之后,待成阴燃似无明火后,可放在竹筒里,到需要用时,把盖子拔掉,然后对着火折子轻轻吹,便可以引出明火,一只可用两个时辰……

  但是听闻有殷地安火柴,取出即可燃烧,方便之极……”

  贾平章贾似道这时笑着说:“莫要担心,某家里有几盒,你到时拿去了用吧……”

  这时那个队将举起了腰刀,高声叫道:“上架!”

  于是二十多个人将手中的火绳枪放到架上……

  “废尔!!”

  “咚!咚!咚!”

  一股股黑烟从火门处、枪口处喷出……远处的黑陶瓷罐子碎了十几个!

  法可提辖心中大惭,前几日尚能做到全都打碎,今日在官家面前,却只有八成的击中数量……

  大宋官家赵禥不由得不拊掌大笑,说:“哈哈,甚好!声如鞭炮,利比床弩……”

  他曾陪同先帝宋理宗观看过床子弩的试射。

  很久以后吧,六名时空走私者争论是谁教给法可这个怪声音的,但是大家没有人承认,或者也真是忘了。

  不过也没有关系了,人家就是高喝“废尔”,废了你,也是可以的。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7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