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一百零九章 做事与做人

第一百零九章 做事与做人

  此物由于是贾平章贾似道搞的,看完了火绳枪的演习后,有一些大臣们开始抹黑了,或者说是质疑了。

  “若是下雨,此物有何用处?”

  贾平章贾似道笑着说:“若是下雨,君以为鞑靼的弓箭或可用?”

  这个是事实,无论用何种兽筋或生皮制成的弓弦,只要受潮受水,便会发软,毫无用处了。

  所以在那面世界电影里演的古代大战中,如果看到在雨中能射箭的镜头,那一定是用了现代纤维材料……

  “某看那火绳枪装填一次费事无比,而且射程不远,焉能挡住铁骑?”

  这个质疑也有道理。

  公元1068年,大宋有李宏者发明一种蹶张弩,叫神臂弓,这种神臂弓采用足力上弦,由一人发射。

  此弩的射程可达370多米,可贯穿重甲,故成为北宋军队体系中最重要的主战兵器。

  作战时,宋军一般都在阵前设置拒马,刀枪手居前掩护,弓弩在后。

  当敌军近至300米时,令一神臂弓手起立射之,若可入敌阵,则神臂弓手俱发。

  接近到200米时,弓箭手起立抛射,若箭能入敌阵,弓箭手起立平射之。

  当敌至拒马,则枪兵与之肉搏。

  那些常年与西夏作战的西北军,就擅长使用弓弩压制西夏骑兵,当年的种师道率军救援东京的战斗中,曾成功依据地形用神臂弓压制住金骑兵的攻击。

  但这不是百战百胜的战法,因为它最重要的是要利用地形。

  所以,贾平章贾似道也早就有所准备,他笑着说:“确实抵挡不住,火绳枪装填麻烦,但是它可比神臂弓省力,若是数量足够多,像弓弩那样来个迭射阵呢?……甚至此物只是用来守城呢?”

  这个人人都知道,先前的时候,宋军在与金军作战时,多采用迭射法射箭。

  所谓迭射,就是前后排为3列,第一列发射时,第二列准备,第三列装箭,发射后第一列退至第三列位置装箭,第二三列进到第一二列位置,轮番发射。

  最有名的迭射法战例就是公元1131年宋金和尚原之战,宋将吴蚧采用迭射法,曾经依靠地形,也挡住过一次完颜宗弼所率的金军主力……

  就算大宋是历代文人最擅长谈论阵法的时代,大家也一时挑不出不足来。

  贾平章贾似道知道自己的表演机会又来了。

  他把自己从那个殷地安大商那里听到的,还有法可提辖在他安排的演练中的心得,再加上自己的理解,在这个场合下侃侃而谈,听得大家都无言以对。

  大宋官家赵禥这时一句话也没有说,但是他被贾平章贾似道的描述迷上了。

  由于他的师臣讲得过于生动形象,大宋官家赵禥的脑子里,出现了他都能够想象出的场景。

  一排排火绳枪枪手,他们倚着高大的城墙,冲着远处的鞑靼铁骑开枪,无数的骑兵纷纷倒地……无数攀爬城墙蚁附的士兵纷纷掉落在云梯之下。

  在他的脑子里,在一处奇关险隘之地,一大队鞑靼骑兵正在得意洋洋地行军,突然,两边的山崖上,站起来无数的火绳枪手,他们冲着山下的鞑靼骑兵们齐射,一时间无数骑兵纷纷倒地……接着弓驽手们又开始流水般发射,此时,那火绳枪手已经装填完毕!

  大宋官家赵禥的脸变红了,众位大臣心里明白,官家又被他说服了。

  就在这时,贾平章贾似道的身上响起了蛐蛐的叫声!

  贾平章贾似道马上停下了自己的设想,从怀里掏出蟋蟀罐子,他的大将军又嫌热了!

  他刚刚打开一条小缝,想多给它透透气,上品的蟋蟀罐子本来就是能够透气之物。

  没有想到他的大将军真的太热了,“噗”的一下子跳将出来,跳到了大宋官家赵禥的身上了!

  贾平章贾似道马上急了,大声叫道:“快快抓住它,莫伤了,莫伤了,它可是千古难寻的河蟹大将军!”

  大宋官家赵禥还没有反应过来,法可提辖手脚麻利,右手一个虚握,便在官家的身上把河蟹大将军一举擒获!

  其实河蟹大将军在同类面前也许可以张牙舞爪,但是,在人的面前,它可就啥也不是了。

  这时候场面有些乱了。

  御史台御史中丞马上直谏官家,弹劾贾平章贾似道于官家面前放浪形骸,玩物丧志,有失体统!

  大宋官家赵禥乐呵呵地看着他的师臣。

  贾平章贾似道正在为河蟹大将军的完美回归而高兴呢,于是马上承认错误了。

  他对大宋官家赵禥深揖了一躬,说:“某在官家面前失了礼数,当罚五百金……”

  大宋官家赵禥真诚地说道:“天下之物,有见爱于人者,君子必不弃焉。何也?天之生物不齐,而人之所好亦异也。好非外铄,性之情发也。”

  御史台御史中丞心中大怒,按说那贾似道还应该受到官家的廷斥才对!可是官家竟然还能用了他在《促织经》里的话!!

  真真是气死了!!!

  御台御史中丞前进一步,大声说道:“官家不得纵容!”

  好吧,你说的对,大宋官家赵禥真诚地说道:“师臣,下次可要把促织交与可靠之人养护,不可带到朝廷之中……不甚雅观……下不为例,可否?”

  这是廷斥?算是吧……

  贾平章贾似道又深揖一躬,说道:“下不为例,下不为例!”

  众位大臣心里叹然,这个佞臣已然是深得君心……

  事后的事情果然能够证明这一点。

  大宋官家赵禥马上下旨,要成立一支御前火绳枪营,以示直属大宋官家,不受枢密院管辖,也不隶三衙。

  这个火绳枪营还有自己单独的军器所。

  首任指挥使钦定为法可,正六品武官。

  整个御前火绳枪营暂定人员为正兵五百,役兵二百。

  法可指挥使乐坏了,回家和自己的娘子做好几次牵手以上了,现在俸禄涨了不说,还可以在驻地安家,其家属可以就粮于禁军……也就是说,家属也可以吃上军队食堂了。

  整个大宋时期,文贵武贱是常态,但是由官家钦定的武官,则是非同一般。但是更重要的是,他有自己独立的军器所了,不受他人所控……先前如不是贾平章插手,他休想动用那样多的好铁和工匠。

  法可指挥使感觉自己有了新的前程!

  这件事情,其实最大的赢家是贾平章贾似道。

  他先前在军中感觉自己毫无实力,如今算是摆布了一枚棋子。

  但愿吧,那个年轻人别让自己失望。

  他在私下时间里,专门找了法可指挥使。

  贾平章贾似道说:“老夫求官家设的这个御前火绳枪营,你将如何操练?”

  法可指挥使说:“在下当然要好好操练诸兵士的枪法,以求尽快成军,报效官家的信任!愿成为抵抗鞑靼的一支强军!!”

  呵呵,果然是年轻人……贾平章贾似道说:“有志向……但是老夫告诉你,禁军中虽然不互相统领,但是,你要广交朋友,多结善缘。

  老夫如你这般大小时,常常恃才傲物……很多时候,都是在其名其妙中得罪了人物……就眼下来说,会做人比会做事情更重要……”

  法可指挥使想了半天没有说话。

  贾平章贾似道微笑着说:“老夫听闻,你在初一之时便向你的上级推荐四轮/大马车……呵呵,那时,是送礼的时候,不亦谈论其它事物……”

  法可指挥使轻叹了一口气,没有说话。

  贾平章贾似道当然知道他出身卑微,而且生活拮据,而且没有外力倚仗,这样的年轻人,正是自己所需要的……怪了,为何先前却没有听过这个人?

  贾平章贾似道呵呵笑道:“你的住处过于局促了,这样,老夫在清河坊还有一处闲房,破烂了些,但是修缮一番后,尚可住人……一会儿你且随管家去看看。”

  法可指挥使涨红了脸,有心拒绝,但是一想自己的娘子若是知道这样,一定会非常高兴……

  他站了起来深揖一躬,刚想说些什么……贾平章贾似道拦断了他的话,说:“大宋一时间没有能力给你们年轻人助力,老夫心里明白,你们生活艰难了些,等待将来时局转好后,定会一一改善……”

  贾平章贾似道在法可指挥史走后,把玩了一下手中的东山水晶镜,一边修理他的一字胡,一边又让人喊来陈宜中。

  大宋这个时期的太学生们,有着积极的参政意识……当然他们在参政的过程中也体现出了两种心态,分别是虚荣心态和投机心态,对于这一点,贾平章贾似道心里非常明白,但是,年轻人若是不这样,那还是年轻人吗?

  现在,好好培养他们,到时可以引为依靠啊。

  在他的心里,早就给陈宜中安排好了一个职位,让他去当监察御史!

  这个官位品级不高,仅为七品下,但是可以分察百僚,巡按郡县,纠视刑狱,肃整朝仪,品秩低而权限广。

  如果使用得当,完全可以借用他的年轻气盛,来打击那些对老夫不满之人。

  陈宜中年轻而英俊,面貌要比法可指挥使肤色更白些……

  他在年少之时,家贫如洗,但是为人“性特俊拔”。

  曾经有一个商人推算他的生辰,认为他将来必定大富大贵,于是把女儿许配给他。

  进入太学之后,陈宜中写的优美文章,得到了许多饱学之士的赞誉。

  作为太学生员之时,他为人正直,很关心时政。

  但是,他现在醒悟了一些,那一次弹劾丁大全之事,现在看来有些毛燥了,除了让自己在建昌受了许多磨难之外,还得到了什么好处?

  其他没有参与弹劾的太学生现在已经有外放为知县了,而自己却带着妻子饱受流离之苦,幸好已经去世的宰相吴潜奏请官家将自己调回,又幸好自己审时度势,投了贾平章的门下,免了省试,直接在廷试中考取了第二名。

  现在,他担任绍兴府推官校书郎,考绩一直优秀,但是他知道,他必须要仰仗贾平章……

  贾平章贾似道同样微笑着对眼前这个年轻人说:“你若是做了监察御史……你会如何做事?”

  推官校书郎陈宜中心中大喜,但是面容沉稳,他站了起来,恭恭敬敬地说:“在下当唯平章之令为命!”

  好,一个聪明的年轻人!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7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