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一百一十章 等着卖给大宋纯硝

第一百一十章 等着卖给大宋纯硝

  后来,法可指挥使终于明白了,其实贾平章贾似道并不关心这个火绳枪营会如何,而是关心自己在禁军中的人际关系。

  说实话,贾平章在军中的声望不算太好。

  当年鄂州城大捷时,有几个军将竟敢出言讽刺他,认为他的作战方式是偷机取巧,这也让他怀恨在心,等回到临安城时,他禀告了宋理宗,以其它的罪名处理了几个,当然,从这开始,表面上没有人敢惹他,但是他也知道自己怕是在军中无助力。

  法可指挥使想,自己或是他的一枚棋子?

  不过,他也不关心这个了,因为他关心他的火绳枪。

  他现在的火绳枪明显要比殷地安大商们的粗大得多。

  他知道为什么,因为他的黑火\药没有他们的好……那个有才华的铁匠都教过自己制取的方法了,他也教过火药局的工匠,但是还是没有他们的好。

  他已经把原先帮助他们打造火绳枪的铁匠,甚至木匠都调到自己的军器所了,好帮助自己继续打造。

  他原先的上级某某人对他这种行为是敢怒不敢言,当时法可指挥使也不在乎了,从他被钦定为御前火绳枪营指挥使后,他怕是这一生都要离开了工部。

  先前时,他们是按照给大商们的尺寸打造的,但是在试枪时,发现枪子儿的力量不足!

  一个铁匠头想了想,摇头说:“现在火药的力气不足,须要多放……多放了,管子又太细了。

  不如把管子打造得粗一些,可以多放!”

  法可指挥使还有些担心,说:“会不会有炸膛之虞?”

  铁匠头笑了,说:“这些都是精铁,比好铁还好,用手指一弹便知道,都是精心打造……”

  说完话,他用他粗大的手指一弹那枪管,铿然有声。

  “某还可以把装药处打上两层铁管……”

  法可指挥使一听就高兴了,好啊,这就让人放心了。

  所以他们的火绳枪要比那些大商们的重上许多,更需要支架了。

  重要的问题还是把**的药力提高一下。

  火药局的工匠已经按着他的方法试着制取硝,结果,有时好用,有时不好用,还不如用老办法。

  法可指挥使说:“那种霹雳炮的黑火/药,不如用他们的办法制成的,尔可以慢慢试制,不要着急……”

  火药局的工匠们只得慢慢来。

  霹雳炮,又称火药火毬,北宋末年所发展出来的火炮,威力巨大,声如霹雳,故称之。

  在南宋绍兴三十一年,也就是1161年,大宋水军已经将霹雳炮装备在水师舰船上。

  但是这个是用机械力量弹射的,用纸包裹,内装石灰,声音巨大,然后用石灰来迷住对手的眼睛……

  当年金海陵王完颜亮撕毁《绍兴和议》伐宋时,虞允文在采石矶反击金军渡江,“舟中忽放一霹雳炮,盖以纸为之,……自空而下,……其声如雷,纸裂而石灰散为烟雾,眯其人马之目,人物不相见。……逐大败之”。

  法可指挥使在闲暇时几乎把曾公亮所著的《武经总要》都翻烂了,把上面黑火/药的三种制取方法都背在心里了,也没有找到像那些人说的方法。

  想必他们那里就是与大宋不同。

  他还正在书房里苦苦恩索时,他的小娘子高兴地进来了,说:“官人,贾平章又差人送来了新鲜的菜蔬……”

  法可指挥使暗自叹了一口气,自己欠贾平章太多了,将来可要好好回报。

  清河坊的这一处住房决不是不堪入住的房子,光是两进的院落,就让娘子喜不自禁了。

  正房三间,厢房六间,其中光是柴房都比自己原先住的地方大!

  自家娘子刚进来时,各个房间看了足有三遍!

  现在他们也雇佣了两个女佣,这都是贾平章给予的……

  他的娘子喜滋滋地说:“某家也派人来送了些生活用具,省下了不少钱钞!”

  法可指挥使心中苦笑,若是自己家族的人知道了,也不知道还会如何,自己现在哪里算是飞皇腾达了?

  法正指挥使说:“和娘家许久没有来往了,不要亏了他们,某现在正在忙于公务……”

  “官人,回家也要忙吗?”

  “是啊,一直找不到好办法来增加火药的药力。”

  “何为药力?”

  “呵呵,娘子感兴趣了……就是把**置于白纸上点燃,**烧光后,而白纸不得烧着……”

  他的娘子皱着眉头想了半天,也不知道是什么样子的,说:“妾看官人自己忙碌,不如悬赏天下的能人来解决……”

  法可指挥使乐了,对极,何必自己和工匠们下苦力?就不信这天下没有人能解决此事了,若是实在不行,他还可以去流求大岛找那伙儿大商们!

  这时心中安定起来,他轻搂过小娘子,牵手以上了一下。

  两人嘻嘻笑了。

  ――――――――――――――――――――――――――――――――

  法可指挥使在想办法提高黑火/药的药力时,在流求大岛的八道河口地区,王德发也正在为从草木灰中提取碳酸钾而忙碌着。

  草木灰的主要成分是碳酸钾和氧化钙、五氧化二磷。

  其中碳酸钾是可溶性的,可以通过溶解、过滤、蒸发、冷却和结晶等步骤,可以把草木灰中的这种钾盐提取出来。

  海边植物的钾盐含量要比内陆高,所以,王德发敢断定这里草木灰的钾盐成分要超过百分之八,达到百分之十一也是不好说的。

  所以他开始时,只能用实验法试制取,当然,这里也有教会大宋工匠的意图。

  当然,大宋工匠们其实也会这种提取办法,但是属于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的。

  王德发这样就开始两面跑了,第一架荷式大风车还正在建设中。

  提炼的工具很简单,一个可以装到一百公斤草木灰的大铁锅。

  王德发让人往里面装草木灰,并在铁锅中加水,当水没过草木灰半寸许后,然后用干芦苇当燃料来加热。

  同时让两个工匠充分搅拌,当到60摄氏度左右后,趁热先用麻布过滤,将大部分杂质去除。

  然后把得到的溶液,在搅拌的同时,加热至沸腾,然后趁热再用多层棉布过滤,再加热!

  当剩余少量液体时,停止加热,这时,随着温度降低时,就开始有碳酸钾析出了,只是颜色偏黄了些。

  还可以再提取的,不急了。

  他让人称了一下,足有十公斤,除了损耗,才刚刚过了百分之十。

  他心想,下次用海藻吧,让人打捞后晒干当燃料了。

  其实这个时候可以制作出香皂了。

  只是这个含钾比较高,皂化出来的肥皂比较软一些罢了,这时候再加入香草汁,就做成纯天然的手工香皂了。

  但是这一批次先不能用了,要先生产出硝再说了。

  王德发当时对两个大宋工匠说:“你们学会了吗?”

  两人拱拱手说:“小的学会了……那草木灰水烫手时,刚刚伸不进去时才开始过开始过滤……”

  王德发还想给他们温度计用呢,一见他们竟然会用这样的方法来解决,索性不给了,差不多就行。

  接着他又叫来两个大宋工匠,去和他进行重要的一步:建设硝田用的种菌田。

  这个其实是当年俄国用过的硝田法,那时俄国海军炮使用的**有相当部分是硝田法生产的硝酸盐。

  这个国家由于常年低温,天然的硝酸盐矿脉几乎没有,除了从智利进口之外就是用硝田自产。

  当年他们又与控制了智利硝石的大英帝国关系不怎么的,尤其是在远东国际问题上矛盾重重,所以只能自己解决了。

  说白了很简单,就是利用亚硝酸菌的发酵和分解作用。

  王德发事先建造一个硝池,底层用砖和石灰砌成,防止渗透,当然四周也用砖和石灰砌起来,形成一个长十米,宽五米,深三十厘米的池子。

  不能太深了,因为需要大量的氧气参与活动。

  池子的内部要用膨松的黏土和细沙混合铺底,又适当的混入一些弱碱性的草木灰,因为硝化细菌不能在酸性环境下存活

  拌好后还要多多扎孔。

  王德发在池子的上面架起了大竹棚,铺了芦苇,而且在竹棚的四边搭了竹帘子。

  这是为了保证这个棚子不能透光,任何角度射进的阳光都会要硝化茵的小命了,那东西怕紫化线。

  这里的温度要保证在二十五度左右,这个王德发也有办法,他有温度计,温度高了,他打开背阳的帘子,夜间温度低了,他多加帘子。

  同时为了保证空气流动,保证足够的供氧量,便于硝化细菌繁殖,同时也抑制厌氧细菌的存活繁殖,他安排人手定时采用人力风箱往里面鼓风。

  由于一开始时只能先用人工鼓风……这个累活成了惩罚犯错人的工作了。

  这个硝田上,王德发用人工加水。

  他把不同直径的竹子打通,然后钻孔,定时加水,采用滴溉的办法供水,保证土壤湿润。

  至于要填加的原料,这里的鱼下货和人畜粪尿等要多少有多少。

  这个时候还可以定期在膨松的土质上撒入一些草木灰拌好,这样最后刮硝土以后可以直接得到**。

  一切弄好后,王德发开始等着刮硝土了,估计怎么也得七至十天吧,到时候看看效果如何,然后开始大力兴建,弄不好以后光卖给大宋就暴发了……

  但是现在也不能闲着等啊,王德发让工匠们去找现成的硝土。

  大宋工匠们会这个活了。

  硝土一般存在于厕所、猪、牛栏屋,庭院的老墙脚,崖边,岩洞以及不易被雨水冲洗的地面。

  现在由于他们的毁林开荒都烧到了山脚下了,便直接上山找岩洞或是山崖边……硝土潮湿,不易晒干,经太阳曝晒后略变紫红色。

  好的硝土放在灼红的木炭上会爆出火花。

  果然,他们在一个不起眼的山洞里找到了黄乎乎的硝土。

  这个时候,王德发欣赏起大宋版的制硝方法了。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7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