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一百一十一章 适合当下的,才是最好的

第一百一十一章 适合当下的,才是最好的

  王德发抱着膀子看大宋工匠们从硝土里提取硝。

  他们在竹架子上架了一口陶瓮,在偏底部钻一个筷子粗的小孔,然后将硝土倒在里面摁结实,还起名曰:摁瓮子。

  瓮的上半部分倒上清水,当小孔中渗出黄褐色的水时,这便是含硝的“卤水”了。

  待到滤出的水无色了,就将卤水倒在大锅里,他们又起名曰“熬水”。

  最后,他们把熬出的水倒在木盆里,冷却后结晶成硝,又起名曰“盆硝”,先期熬出的盐则倒在布兜里用沙土埋好,叫做“栖盐”,要过几天才能食用。

  这程序说来简单,实际过程要长的多。

  他们摁瓮子至少要半天,滤水要三五天,熬水需四五个小时,而最终结果不过是五六斤硝、七八斤盐。

  但是好在这硝土没有成本,但是算一算还是没有硝田法好,因为硝土找起来费事,而且**的含量不高。

  而且两个人干了五天多的活儿,收获太少。

  当然,他们提取出的**纯度还不算高,不会温控。

  他们所谓的栖盐,就是所析出的盐中还含有少量的**,他们想借此分化了……

  王德发亲自设计了一种方法,采用塔式分级淋洗过滤来从草木灰中提取钾盐,利用重力,让水流在富含钾盐的草木灰中缓慢移动时,迅速溶解其中的钾盐,并随水流在草木灰中的推进,不断有新的钾盐溶入而使溶液浓度逐渐增高。

  然后收集最初滤出的高浓度溶液用于蒸发浓缩,其后排出的中低浓度溶液则排入下一滤池用于继续浸提,至排出溶液钾盐质量浓度足够低时结束洗滤,这样就可以有效的提取草木灰中的钾盐了。

  提取硝土的办法也可以用这个设备。

  这个设备其实就是一些铁锅、木桶和竹筒的组合,最先进的设备就是温度计了。

  这样,王德发有信心建起一座手工作坊式的原始型化工厂,在初级阶段里,可以日出一吨的碳酸钾和五百公斤的**。

  紧接着,他又去筹备他的硫酸厂了,有了硫酸后,哪怕一天才有个几十公斤产量,他也敢说自己开启了化工时代的大门……当然这路子还很长,他需要各个行业的配合,特别是宋子强的机加工上。

  上升到硫酸这个档次了,他可不敢用木头和竹子对付了,要求一定的铸铁设备,陶瓷罐子到可是以解决一定的贮藏,但是加工过程中可不能没有生铁设备。

  他去找宋子强时,宋子强正在忙着浇铸生铁锅,工作挺忙的。

  他今天的工作量是十口中型的,十口一米二直径的。

  王德发看到几个大宋工匠正在用细沙、石灰、砾石的原料,制作铁锅模具呢。这个铁锅模具根据铸造铁锅的大小不同而不同,一个铁锅模具最多能使用四五天。

  所以这道工序总要有大宋工匠们不停地在做。

  宋子强看到王德发来到自己的铸造厂了,便停下了打磨铁锅的工作。

  宋子强说:“怎么又要铁锅?前两天送的不够用?”

  王德发说:“够用了,我来看看,你这里什么时候能加工出低压反应釜……”

  宋子强愣了,说:“不是说等下批次才开始整硫酸嘛?我这还没有开始搞压铸技术呢!”

  “压铸很难吗?”

  “发仔,不难,但是那些大宋工匠只会用人力压铸,这样加工出的型件太小了,我们不能总要铁锤和铁斧吧……”

  王德发说:“等着吧,我多建几座风车……”

  宋子强笑着说:“大家都没有用过风车动力,你也只是看过视频……”

  “怕啥?总比没有用的强……”

  王德发这时看到一个大宋工匠正端着长柄钳锅勺具往模具里浇涛,这个大棚子里顿时充斥着一股子生铁的味道。

  现在大棚子外的冲天小烘炉在一头毛驴转圈拉动的风箱的吹动下,发出呼呼的声音,正在将他们所带的好铁熔化掉。

  现在陷入了一个悖论中,没有原动力,他们就加工不出原动力来。

  宋子强抹了抹自己的黑脸,说:“发仔,你别急,我们还算幸运呢,至少这些铁匠浇铸的水平不比我差,要不光是满足你的设备就得累死我了……”

  这是实话,王德发看到三个大宋工匠正在不断地将水和草木灰的混合物刷在铁锅模具上,这样做的目的是阻止铁水和铁锅模具粘合在一起。

  铁锅的生产过程看似简单,其实里面的工艺还是很复杂,比如水和草木灰的混合比例是多少,铁水倒多少到模具适合,什么时间起模最好。

  这些全得靠大宋工匠们日常工作经验的积累。

  宋子强说:“也不知道那面的世界变成啥样了,把这一批活儿赶出来后,大家回去看看吧……”

  王德发知道他又开始鼓动别人回去了,笑着唱道:“心若在,梦就在!……勤勤苦苦已度过半生,今夜重又走入风雨……”

  宋子强马上说:“闭嘴!你别忽悠我……快回去过好日子,我都感觉我再呆下去,自己都要变傻了……”

  王德发正色地说:“你让张国安他们夫妻两个忙活这一些……能行吗?”

  “……好吧,不能超过四月份啊,这是底线……”

  六名时空走私贩确实定下了四月份必须回去了,要不然,他们又要担心那面世界里山后村的布局了。

  大规模的毁林烧荒现在告一段落了,借助了黑火/药和鲸油,他们在这个流求南部地区,烧出了近三十平方公里的平地!

  向东他们烧到了山坡地了,北面是八道河,南面是一条不足三十米宽的溪流,这仅仅是指整个河道,而水面不足五米宽。

  这是一条季节性很强的溪流,从往年的水线上看,真要是到了雨季时,水势还是蛮大的,比在临安县城的红水溪还要猛的样子。

  他们现在还对付不了八道河,但是对付这条溪水还要有把握的。

  大家谁都没有搞过水利工程,但是对建一个二三十米长的水坝还是有把握的。

  吴大鹏除了全面主抓工作外,还自报奋勇地担当起监工了。

  但是人家杂役厢兵们中,干过这个的有好多,根本不用他操心。

  厢首们表示,只要吴市舶把工钱发足了,这些活计不用他管。

  吴大鹏市舶乐了,说:“诸位放心,钱钞是绝不会少的,三年之后的许诺,绝不会变的。”

  这个让杂役厢兵们高兴,他们自己在那条溪水的上游找了一个合适的位置,开始修漫水式水坝。

  这是大宋水利最常用的方法。

  大宋时期,水利发展水平比较高。

  只提一样吧,北宋时期,刘彝担任赣州知州时,根据赣州的地势地形,设计了福寿排水涵沟,同时将城内三十多口池塘连接起来,又设计了专门防止江水倒灌的水力铁门。

  甚至能用到现在。

  2010年5月下旬,江南、华南地区等地遭遇大到暴雨天气,江西赣州部分地区遭遇了三百年一遇的洪水灾害,而处于章江、贡江、赣江三江交汇的赣州市老城区安然无恙,又一次免遭城市内涝。

  这得益于以宋代福寿沟为代表的城市排水系统,而离赣州不远的广州、南昌等城市却惨遭水浸。

  赣州之所以面对暴雨的侵袭安然无恙,就是因为这条世界上现存最早的城市地下排水系统,全长6公里的福寿沟仍承载着赣州近10万老城区居民的排污功能。

  有专家折服:赣州旧城,即使再增加三四倍雨水、污水流量,也不会发生内涝。他们认为古人的前瞻性真令人赞叹,这就让人无语了。

  吴大鹏没有去操心水坝工程,但是活儿还有的是。

  他们还需要大量的石灰,这个不仅建筑要,化工和卫生全要,特别是卫生一项,现在全指着它给环境消毒了。

  至于说石灰的烧制,就比较简单了,他们直接在山坡上挖出五六米深的山洞,然后让石匠砌上石壁和石顶,直接开始用炭烧了。

  石灰的原材料是海岸礁石和他们吃的海蛎子壳。

  在采海岸礁石时,吴大鹏当起了二把刀的爆破指挥,让他们石匠打眼,然后装上黑火/药,然后用木桩压实堵死,装上长长的引火索,然后点燃……

  “轰!!!”

  结果第一次装多了,碎石都飞出去一里了,差一点砸死人!

  收拾现场的碎石费了很多力气。

  所有的石匠脸都吓白了,他们没有见过这样开石……

  第二次又装少了,大块型的太多……叮叮当当地碎成小块又费了一些力气。

  几次下来,由于防卫做得好,一直没有出现伤人死人现象,最后终于让石匠们掌握了黑火/药的用量。

  事实上,吴大鹏自己还没有他们有数,只是充当安全员的作用。

  至此,八道河的海岸边经常发出轰隆隆的声音了。

  他们生产的黑火/药大多用在这上面了。

  吴大鹏决定开始尝试着炼烧水泥,品质再差的水泥,它的抗水性也比石灰好。

  六个人同样都没有从事过这个,大宋工匠们更不会了,所以,大家照着带过来的资料,照本宣科的建设。

  在他们的计划中,什么时候建起了晒盐池,什么时候才算第一个阶段完工,他们才会回到原先的世界。

  食盐,不仅仅是食用或者贸易,它更是一种重要的化工原料。

  在那些半大小子们带着围猎队回来的时候,他们不仅带回来了大量的猎物,还带回来了不同的石头,其中有一块就是泥质灰岩。

  这些半大小子出去围猎时,还被要求捡拾各种不同的石头,充当地质勘探队的作用。

  泥质灰岩是指介于粘土岩与碳酸盐岩之间的过渡类型沉积岩。

  它比石灰岩质软,比粘土岩又硬,正好可以用来烧炼“罗马水泥”。

  这玩意儿不用填加配料,温度要求又不高,直接烧炼就行,正好适用于现在。

  所谓的波特兰水泥,想都不要想了,光是对高温的要求,他们就达不到,更不要说是各种配料比了。

  罗马水泥强度不够高,但是,它更耐水,特别是海水。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7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