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一百一十二章 终生学习和盼着你死

第一百一十二章 终生学习和盼着你死

  这一天是休息日。

  八道河河口地区规定,每个月的第十天休息一天,重大节日则正常休息。

  一十九个好朋友回来了!看到他们的三条海船了……在瞭望楼上的张德培高兴的都要哭了,他把一个海螺号子吹得“呜呜”作响!

  你们可算是回来了,这些时日闷死我也……我实在是想念大家!

  他不自觉地冲着他教的两个“大学生”打了几个手势……可惜,他们现在还是看不懂。

  此时正是清晨,晨雾还没有散去。

  有雾的天气里,声音可以传得更远……那沉闷而有力,还带着某种兴奋的呜呜声,似乎能把整个八道河河口地区的人都叫醒了。

  远处的水鸟似乎也都被叫醒了,早早的就开始在天空中飞翔。

  吴大鹏也被吵醒了,但是他感觉浑身马上就充满了力量,而且他的心头气很顺。

  他在那面的世界从来没有睡得这样踏实过,或者也有过吧,但是想不起来了。

  那时每天晚上要是不喝醉酒了,他基本上都睡不好觉,醒来后,又没有一次不想骂人。

  宋子强知道他这样后,好像很懂他一样,解释说:“大鸟,这是因为竹子的味道有安神的作用……你说我们一天到晚地忙,要不是看在国安他们两口子的面子上,你说我们图个啥?

  回到那面的世界,我们就是亿万富翁了,多好。”

  现在,他们的寨子里确实有一股清新的竹子味道,但是谁听说过竹子能安神?

  吴大鹏当时拍着他的肩膀说:“别急啊,到四月还有一段时间……我能保证让你安安全全的当亿万富翁,但是你要听我的……我安排的事情,啥时出过错?”

  宋子强当时只好点头同意,他一直认为,当年吴大鹏家里要是有背景的话,不用啥穿越,他可以完胜其他站前台的人,亿万富翁都是挡不住的。

  当然,在吴大鹏的面前,他只是承认现实,才不会表扬他的。

  吴大鹏醒了后,直接打了一个挺,从竹床上跳下来,整个竹楼都有些颤抖了。

  他拿下挂在窗前的望远镜,推开了竹窗。观察张德培的旗号,是我们的船队回来了,一共三条船。

  算一算时间,不是去小流求岛挖鸟粪石的那一队人,嗯,是臭小子们回来了。

  他顺着竹楼之间的竹桥通道,去了王德发的家,但是这小子正睡得香呢,就没有叫醒他,自己喊上几十个和自己一样起来早的人去码头了。

  今天休息天,大家其实也没有地方去,只能在寨子里活动,等着吃早饭。

  在码头上,三条中型海船停靠好了后,一个个半大小子都不走跳板,持着不离手的火绳枪,直接从船舷跳下来了!

  长长的木栈桥被他们震的嘭嘭作响,平静的河面上多出无数的涟漪。

  鲍威队长骄傲地对吴大鹏说:“吴主家,我们打到了一百多头水鹿!”

  郭勿语副队长说:“一共是二百七十八头,其中有十五头是梅花鹿,有四头有鹿茸……还有十四头野猪,其中一头有三百多斤。而且,所有猎物都被我们一一处理好了,都腌制好后带回来了。”

  这是好成绩,吴大鹏看了一下他们的样子,还好,好像没有人受伤,但是衣服都破烂了,脸上,手上,似乎都有划痕……他们看样子还钻了树林。

  吴大鹏挥挥手,几十个人都去帮忙卸运战利品了。

  吴大鹏对他们说:“现在,你们第一个任务就是去休息!”

  围猎队的这一次收获是巨大的,但是,吴大鹏可不仅关心这一些。

  等到他们都休息好了后,吴大鹏开始听鲍威队长和郭勿语队长的详细报告,而且要求事无巨细。

  ――――――――――――――――――――――――――――――――

  围猎队先到了九道河后,并没有在河口地区上岸,而是直接去了上游。

  但是在行进到了一段时间后,前面负责测量深度的水手说,再前行或有搁浅的危险。

  问题来了,有的队员建议划船上行,因为他们以前就是这样走的;有的队员建议直接上岸前行,看那岸边草木不算多了……

  鲍威队长和郭勿语副队长商量了一下,决定划小船了,只有一个原因。

  吴主家和王主家说,在河上划船要比在岸上行走安全多了。

  他们注意到,他们带着的那些来自平湖寨的人,他们的刀鱼船很好用!

  远比他们的船划得快……

  吴大鹏听到他们描述那种刀鱼船的船型,知道了那种细长的船也许更符合流体动力学原理,这个简单,可以随时仿照。

  后来,他们到了九道河的上游后,发现那里的地形与八道河上游的地区类似。

  于是他们开始安排围猎。

  起先,那一百个人一直好奇他们的武器,但是他们却是笑而不语,不多解释,到时候让他们再看吧。

  大家找到了鹿道后,安排了一个漂亮的伏猎,一下子打死了七八只大水鹿!

  那一百个人惊得目瞪口呆……他们怎么也不相信原来那个小小的铅子竟能打死那样大的水鹿!

  讲到这里,鲍威队长得意地感慨道:“他们开始围着我们叫着小哥小哥的,想要试一试枪,当时我们便都拒绝了,如此重器,哪里能让他们乱开枪?!”

  郭勿语副队长补充说:“当他们看到那水鹿身上的枪眼后,都服气了……原先还戏称我们为少年郎,后来很敬佩了……叫我们两个人为队长了。”

  吴大鹏说:“枪杆子里出尊严……后来他们的配合如何?”

  鲍威队长说:“甚好,让挖陷阱就挖陷阱,让赶山就赶山……要不然我们哪里会打死这么多……”

  郭勿语副队长补充说:“吴主家,我们发现了上游地区似乎有人住过,但是不知道他们为何又放弃了……”

  吴大鹏来了兴趣,说:“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那里也有砍下的竹子,好像是直接搭成的窝棚……但是又倒了很多,大概有几十个窝棚了……”

  鲍威队长也说:“那竹子都烂透了……砍下来至少是三年以上了,那里其它的什么也没有了。”

  吴大鹏想了想说:

  “因为他们没有战胜大自然的能力,所以可能只好跑掉了,输给大自然了。

  但是我们有,特别是我们如果团结在一起的话,没有什么能赶我们走的……

  你看,如果只有你一个人,哪怕是两个人,就算你们拿着火绳枪,你们也战胜不了大自然……”

  两人用力点头,是的,吴主家说的对极了,只有团结起来,才能战胜那个那个什么大自然。

  两人又介绍了一下后面的情况。

  他们在九道河上游地区赶了几次山后,发现水鹿一时间都逃到了深山区里。

  这时候大家又有了争执。

  有人说继续进深山里追赶,反正主家说过,这个大流求岛上也没有猛兽;有人说可以去下一个河口嘛,趁着水鹿容易打时多打一些。

  最后鲍威队长和郭勿语副队长决定还是去下一个河口了。

  吴大鹏说:“为什么做这样的决定?”

  鲍威队长说:“很简单,因为大家发现火绳枪在深山的密林里运用起来不方便!”

  郭勿语副队长补充说:“我们刚一钻进去时就发现了这一点,我们无法排成一队……”

  吴大鹏高兴了,说:“没有一种武器是万能的,因为根据环境的变化,你们要学会运用不同的战斗工具……”

  鲍威队长马上追问,说:“那吴主家,在那样的树林里,用什么样的武器好?”

  “……”

  吴大鹏一时回答不出来,他哪里知道!

  大道理他当然懂了,但是遇到具体的事情,他也不会了,他又没有做过特工。

  吴大鹏装作深沉的样子说:“……空口说了,你们印象不深,不如等着王主家亲自教给你们……”

  接着,他飞快地布置下了任务,让他们人人写一份心得,三百字以上,不许抄袭别人的……

  噢,当半大小子们听到了这个命令后,有相当多的人心里发愁,还以为自己以后再也不会学习了呢。

  吴大鹏站在道德至高点上说:“学无止境!这世界的知识如那滔滔大海一样广博无边,不认真学习,将来如何做一个新时代的新青年?!难道你们想学那些年青人一样,小小年纪就学不了新知识了?”

  学谁?

  “不用知道,两天后交稿!”

  好吧,大家开始去写了。

  两天后,从上交的心得里,吴大鹏看到了很多闪光点。

  第一条是,可不可以让一些人专门填装子弹,然后让枪法好的人专门开枪。火绳枪连射三发后,枪筒便会烫手,若是多备几枝,便正好可以等待慢慢变凉……

  吴大鹏想了想,好孩子,有想法……但是你不知道可以用水浇枪管吗?

  第二条是,可不可以把枪管再加粗一些,铅子再大一点,装多些黑火/药,可以打的更远!

  呵呵,这孩子不知道后坐力啊……身板还是太小了。

  第三条是,可否将**装入铁球中,点上引火索,然后投掷出去,定能将水鹿群全都炸死!想那大石都可以被炸开……先前我等为取下一块石头费了许多事情。

  好,好,这小子见过开石爆破了……

  王德发一边翻看着他们带回来的石头,一边也非常有兴趣地看着半大小子们的心得,说:“大鸟,这些孩子们是我们的希望啊……”

  “嗯,要是在将来让张国安两口子想找到得力的助手,我们就得努力教他们,要他们全面地发展,一点点带着教吧。”

  然后吴大鹏又开始重新安排他们了。

  上午学习基础知识,每天的下午轮着给六个主家集体打工!

  郭子仁忧郁地问道:“吴主家,我们到底要学多久?”

  吴大鹏笑呵呵地说:“终生学习……除非我们六个人都死了……”

  郭子仁马上高兴了,笑着说:“天神,至少有了盼头……”

  吴大鹏愣了一下,马上反应了过来,喊道:“臭小子你站住,看我不把你的小鸡鸡揪下来!”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7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