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一百一十三章 告密与忠诚

第一百一十三章 告密与忠诚

  吴大鹏想,还有一个问题要好好处理。

  这一次他们上交的心得抄袭情况严重!

  吴大鹏单独叫来杨友行,要好好批评他。

  吴大鹏说:“你好好说,我不打你,你到底给几个人写了心得?”

  杨友行是二十个半大小子中比较帅气的一个,瘦高个子,但是很灵巧。

  杨友行这个时候咬着嘴唇不说话。

  吴大鹏说:“他们让你替他们写,这是他们犯的错,与你无关……”

  杨友行小声说:“……王主家说过,永远不当告密者,更别说是朋友了……”

  吴大鹏愣了一下,想了想说:“连我你也不想告诉吗?看到别人犯错误,你不告诉我吗?!”

  杨有行这个时候有些害怕了,但是仍然坚定地说:“我们的错也没有危害到公共安全……”

  “呵呵,你知道个屁的公共安全……你说不说?!”

  “……不!”

  吴大鹏当时就火了,说:“哎呀,你信不信我把你赶回临安县城?!”

  杨友行的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身子都有些晃了,说:“……信。”

  吴大鹏当时心软了一些,这还是个半大小子啊。

  但是他的脸上还是凶狠狠的表情,说:“出去站着!想好了再来告诉我!”

  杨友行当时站在吴大鹏的竹楼外,眼泪不停地流淌着,他要离开他的朋友了,世上还有这样可怕的事情吗?!

  天神,我要怎么办啊……难道我要靠出卖朋友来保护自己?!

  他伤心地要站不住了。

  没有了这些朋友他将什么也不是了……

  王德发看到他了,笑着走过来说:“小杨友行,你又调皮了?”

  杨友行于是把自己的事情说了,吴主家要送自己回临安县城了。

  王德发听完后心里一沉,但是仍然微笑着说:“哈哈,这是给你的考验呢!很好,你通过了……你是一个不肯出卖朋友的孩子!但是,为别人写心得,这个可是不对的哦!”

  “是的,我知道自己错了。”

  “难道这里面还有什么许诺?”

  “……是的。”

  王德发等了一会儿,看到他不想说出来了,也就没有问下去。

  他认真地说:“小杨友行,以后说话一定要说真话!如果不能说真话,那就不说话!如果不能不说假话,那就说不伤害别人的假话!……你就按照这个常识去做事吧!好了,现在你去玩吧…”

  “吴主家那面……”

  “去吧,不要害怕,在我们身边长大的孩子不会有恐惧和担扰的……”

  但是杨友行还是胆怯怯地走了……看着他的背影,王德发叹了一口气。

  别看他们都是年纪相仿,但是性格差异太大了,郭子仁可以被摁在地上暴揍一顿,打哭了就打哭了,第二个小时一点事情也没有,他是一只大甲虫……但是有的人就不行啊,他们的内心就像是精美的昆虫一样脆弱,受不了一点伤害。

  这个时候吴大鹏还在自己生闷气呢,正在琢磨怎么对付这个小子。

  王德发进门了,说:“大鸟,小杨友行的前后事情我都知道了……”

  “这个小子竟然不忠诚于我们!”

  “你想让他出卖朋友来表示忠诚于我们?这样的人在别的社会也许会受欢迎,但是,你和我能信任那样的人?”

  吴大鹏脑子里一下子转过弯来了,但是还在嘴硬,说:“是我们重要,还是他所谓的朋友重要?”

  “大鸟,得了,我太明白你的表情了……这是一个二选一问题吗?这两者互相矛盾吗?说实话,我倒是更喜欢他先忠诚于朋友……就像我们这样……”

  吴大鹏笑了,承认错误地说:“看看吧,我这是中毒太深了呀,竟然也有那种逼别人出卖什么来表达忠诚习惯……幸亏你提醒了我……我也许还会有错误的思维习惯?”

  王德发说:“我们都会有的,慢慢在这面改,咱们六个人互相纠正吧。

  尽我们的力给国安他们留下一些阳光、正直而且有能力的助手……”

  吴大鹏点头认可了,说:“是的,就是对我们自己来说,到时候,我们来这面的世界串门时,也会有好日子过。”

  但是,一想到要回到那面的世界时,大家的心情都非常非常复杂,这里面要除了宋子强。

  杨友行心惊胆战地等了几天,真的再没有见到吴大鹏主家生气了,这才放下心来。

  古剑山偷偷摸摸地对他说:“你永远会是好朋友,没有揭发我……我答应的事情保证做到……”

  吴杰鬼头鬼脑地对他说:“下次这样的心得还帮着写不?”

  杨友行这个时候坚决地摇摇头,说:“这是错的,以后不管是什么条件,再也不要做了……”

  吴杰说:“你看,你不说主家也不知道……”

  “你若是错了,主家就会知道的……他们无所不知!”

  吴杰撇着嘴,心里想,某才不信呢,但是又不敢试的。

  郭子仁乐呵呵地说:“你真是好人,你若是说了,某又会被一顿好打!”

  这件事情其实没有影响他们的建设,这是真正的白手起家,生活还是要继续了。

  但是他们一直没有放松对半大小子们的教育,上午的课,无论多忙都要准时全员上课,现在还不是给他们分科的时候,基础知识面打的越牢越广,将来,他们的成就才会越高。

  当然,实践也是很重要的。

  这一天,他们下午要去安静主家那里实践了。

  现在,安静主家的育苗田里各种的芽苗都长势良好,它正在春天的微风里,冲着半大小子们打着招乎。

  但是,半大小子们不喜欢这里,他们当然不知道那些芽苗能代表着什么。

  那些芽苗将代表着他们今后只要勤劳,可能会永远没有了饥饿。

  但是半大小子们真心不愿意来这里,哪怕他们去熬制樟脑、松香,甚至可以去帮助铁匠们抡小锤子,来打制火绳枪筒也行,哪怕累一点呢。

  在安静主家这里,那活计可是真多,还磨叽。

  在种子室里,他们要把那用竹子扎成的苗盘,拿上拿下,浇水施肥。

  等到成苗了,还要迁移到育苗田里,还要小心翼翼地------光是引水、浇水、拔草、施肥这一套下来,真心烦啊!

  可是不久还要种大田呢!

  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烦,比如封争就喜欢这样农活,而且他还喜欢跟着安静主家一起干,感觉她像是自己的娘亲了--------

  安静说:“这是一个农业时代,如果没有我们来,可以会持续很久的,现在,你们所干的工作,只是农业生产的十分之一,想想吧,农业生产有多累人,那些农民有多么不容易!”

  侯东方哭丧着脸说:“我家乡种大小麦子,都是直接洒到地里,哪里有这样麻烦-------”

  安静说:“大家想一想,是多累一些,让相同的面积产出更多好呢,还是轻松的干活,产出却很低好?”

  这个还用大家选择吗?侯东方无语,只能老实地跟着封争他们去堆肥了。

  封争被安静家主认命为他们中的农业队长,他偷着高兴极了,干活儿非常卖力气。

  其实这些半大小子们差不多人人都当队长了,只不过这个根据分工时的不同而不同。

  比如去硝制皮子实践时,就有梅乐芝当队长了;处理鲸鱼时就变成穆木当了。

  诸如此类了------总之,张国安的建议就是让每一个人都有组织和领导他人的时机。

  大家都认同了,他本来就是当老师的出身嘛。

  “让每一个人都有使命感和角色感!”

  全队中,只有封争在扛着农业工具走路时乐呵呵的了。

  他们要按照安静主要的吩咐,去堆肥啦!

  封争根据自己当时在课堂上学的道理,在基地的不远处,选择了一处地势较高一些,又背风向阳,还要离水源较近的地方为堆制地点。

  他领着大家把堆制地点的地面平整了。

  在场地上,开挖出一个“井”字形沟,深宽各15—20厘米左右,在沟上纵横铺满硬坚的作物秸秆,作为堆肥底部的通气沟,并在两条小沟交叉处,与地面垂直安放了竹竿,把这个作为堆肥上下通气孔道。

  他们收集了杂草、落叶等绿肥1000斤左右,然后加入粪尿200—300斤,水100—200斤,每一层又适当覆盖一层薄薄的深层暗沟泥。

  安静主家讲过,这主要是起到加快腐熟的作用。

  但是这个泥土也不宜过多,以免影响腐熟和堆肥质量。

  封争队长在这个臭哄哄的场合里笑着说:“草无泥不烂,泥无草不肥!”

  侯东方说:“你有种把安静主家的话都背下来!我怎么就记不住呢?倒是能记住万士达主家的话-------”

  封争队长还是笑着说:“当官的活儿,十几年,工人的活儿,几十年,农民的活儿,万万年!”

  好吧,大家都背不过他,只好继续干活了。

  他们在在堆积场的通气沟上铺上一层厚约20厘米的污泥、细土或草皮土作为吸收下渗肥分的底垫。

  然后将已处理好的材料,充分混匀后,又逐层堆积、踏实,并在各层上泼撒粪尿肥和水后,再均匀的撒上少量石灰、草木灰、鲸鱼骨粉。

  “这时候一定要加足水啊!”

  封争队长这时候给那些来来回回拎桶倒水的小伙伴们打气儿!

  也确实啊,加水就是堆肥的关键。

  接着他们开始盖严了。

  把成堆后的肥料都要用泥土密封,安静主家说过,这样可起到保温保水作用。

  如此一层一层地堆积,直至高达5米为止。

  先前他们每层加入的粪尿肥和水的用量,都是上层多,下层少,这样方可顺

  流而下,上下分布均匀。

  堆好后,他们及时用2寸厚的稀泥、细土和芦苇密封上,随后又在它的四周

  开环形沟,以利排水。

  一个肥堆不算啥,大家很快就干完了,但是封争队长的话,让人沮丧。

  “好了,大家想必学会了办法,就像这样啊,三人一组,再堆出六个来,我要一一检查,合格了,方可结束今天下午的实践工作!”

  好吧,你是队长,你说的算了。

  封争队长果然认真起来,他还表扬了鲍威、郭勿语、杨友行的组合非常认真,并且说古剑山、郭子仁、吴杰三个人要返工,认为他们偷懒了。

  三个人不服气,封争队长说:“我去找安静主家来评评理好不好?”

  不好!

  我们不就是稍稍差了点吗?返工就是了------

  安静在远处看了看他们劳动的场面,感觉满意。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7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