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一百一十四章 拯救南宋大兵黄祖(上)

第一百一十四章 拯救南宋大兵黄祖(上)

  事实上,安静没有在课堂上讲太深奥的知识。

  只是告诉他们一定会这样,但是没有说为什么,把课堂内容简化。

  一般堆肥后的3到5天里,堆肥里的有机物开始被微生物分解释放出热量,堆内温度缓慢上升,7到8天后堆内温度显著上升,可达60到70c,特别是在流求岛南部地区,温度还偏高的情况下。

  安静轻松地给他们上着课,说:“当堆肥在七八天后,变热了,你呀,就用一根长的铁棍插入堆中,停放5分钟后,拔出用手试之。

  手感觉发温就约有30c,感觉发热约50c,感觉发烫就约60c以上了。

  然后再观察铁棍插入部分表面的干湿状况。

  若成湿润状态,表示水分适量;若呈干燥状态,表示水分过少,可在堆顶打洞加水。

  25天之内还要进行翻堆一次,把外层翻到中间,把中间翻到外边,需要加适量粪尿水重新堆积,促进腐熟。

  重新堆积后,等再过一个月后,原材料已近黑、烂、臭的程度,表明已基本腐熟。

  就可以使用了,或者压紧盖土保存备用。”

  安静说完后,看着二十个半大小子的反应,他们大多数装模做样地在听,有的还装模做样的在记笔记,但是安静相信,他只是记在了本上,没有记在心里。

  只有封争一个人瞪着亮晶晶的眼睛在听。

  八道河农业基地得益于这个时空良好的物质条件,通过用鲸鱼骨粉、水鹿骨粉或其它鱼骨粉,鱼下货及内脏的沤制、堆肥,还有从草木灰中提取碳酸钾等落后而原始的技术手段,勉强准备齐了处于原始级别的氮、磷、钾三大种类的化肥。

  当然,其中的鸟粪石则是属于复合型的缓释肥了------

  总之吧,他们或许开启了近代农业的大门,为后来几十年的农业高速发展打下了坚实的物质基础。

  所以,相关土化肥的准备工作是一种八道河地区农业上的“新常态”,由于种种原因,这种工作要月月干,天天干!

  东非黑人们和日本农民天天在为这个忙碌,他们才是这个土化肥生产加工的主力,他们忙碌的身影除了休息天,从来就没有停下过。

  大宋杂役厢兵们中农民也有很多,但是,他们从没有见过为了种田而做这么多的准备工作-------好在他们虽然没有见过,但是也非常理解,这些办法或许有用。

  这个时空的大宋农民和日本农民都已经开始用粪便来肥田了。

  张国安选择的稻种是这个时空的早稻种。

  大宋时代的“早稻”和“晚稻”,并不是现代意义上的早稻和晚稻,而主要指的是收获期上的早晚。

  所以即便是所谓“早稻”,也大多属于中晚熟品种。

  原本他们带来的六十日可成熟的常规稻种了。

  大宋时代早稻主要分布在长江流域的四川、荆湖、江东、江西、浙东、福建等地。

  在这些地方选择早稻种植,从其初衷来看,首先是着眼于抗旱,特别是避开秋旱。

  这个时候有个谚语嘛,“禾怕秋日旱,人怕老来穷”。

  八道河农业守着一条八道河,倒不怕这个,张国安看中的是它的产量和成熟期相比其它的种子能快一些。

  他们在穿越时当然为了品种多而不得不降低了数量,所以主要种子还是要依靠这个时空的。

  张国安计划在早稻收获后,还可以栽上二季稻或其他旱作,如大豆和蚕豆。

  在农业地区安排上,他依据地势分为水田区、旱田区和山坡地区。

  这些半大小子就不明白了,为什么要把所有农作物都要育苗?

  就连小麦也育苗?

  他们选择的是这个时空的春小麦麦种。

  南方原先很少种麦,汉以后才逐渐向南推广。

  这里主要是出于农民自己的传播,有时王朝政府或地方官也曾督促推广。

  南宋初年,北方人大批地迁移到长江中下游和福建、广东等省。

  北方人习惯于吃麦,麦的需要量突然增加,因而麦价大涨,刺激了麦的生产。因此,麦的栽培迅速扩大开来。

  麦和稻的生长季节不同,只要安排得好,就可以在秋季收稻以后种麦,夏季收麦以后插秧,同一块田一年可以两熟。

  精明的大宋农民发现麦的推广并不妨碍稻的栽培面积,他们开始热情非常高了,经过一百多年的发展,南方对于种麦,已有相当的技术水平,单位面积产量也比较高,并不比北方差。

  所以在这些半大小子的眼里,小麦不算啥新鲜东西。

  八道河农业区最先种下的是春小麦,由于它的根系发达,所以从秧田里取出时,要分外小心,不能伤了根和叶子。

  半大小们负责取苗、送苗,大宋杂役厢兵们则负责栽培,干着干着,他们中有人真心烦了,对张国安主家说:“张主家------土豆、地瓜、玉米,我们没有见过,可能要育苗,水稻育苗也属于常事,但是小麦绝对不是要育苗的,我们从未见过!”

  张国安笑了,这些满头大汗的半大小子们还真不怕吃苦,听说他们在木材加工厂和竹器加工厂干活时,干得比工大宋工匠们还要欢实!

  他们是性子燥了,这个可真要磨一磨。

  他故做神秘地说:“小麦育苗可不单是为了增产,它还有一个重要的用处,那就是在起苗时能锻炼一个枪手的细心和耐力!

  我问你们,在捕杀野兽时,没有细心和耐力的猎人会成功吗?”

  当然不会了,这是常识!

  半大小子们笑了,纷纷说:“我们曾经在草丛里蹲过两个时辰呢!”

  张国安这时候又故作高深地说:“所以,在殷地安国,一个优秀的火绳枪手,他一定要会工农这两样,还要上课学习------”

  噢,原来主家们是用心良苦啊!

  半大小子们就是半大小子们,他们的劳动劲头一下子就来了,积极投身于八道河地区的春耕生产了。

  在六名时空走私者的计划中,他们完成了春耕生产后,其他四个人就要回去了,毕竟挣钱才是大家现在的最高要求。

  对他们来说,走正路已经是挣不到钱了,只能靠着这样的邪路。

  很多可以富起来的制度本来也就不是为他们制定的,是为别人。

  这三千多个人开始了最后的忙碌,每一个都像那荷式大风车一样团团转了。

  这家伙的效率果然远远比水车高。

  大宋工匠们马上明白了横轴式传动的好处了,省力而且稳定!

  第二座风车马上就投入了建设中,不用王德发操心了。

  当他以为自己可以省心时,又出事了。

  -------------------------------------------------------------

  陪同黄祖厢首去招募土著劳动力的一个厢兵哭着跑回来了。

  黄祖厢首等一干人被一个部落扣留了,要他们用上好的棉麻布和铁器换回来。

  吴大鹏听完这些后,不知道是要哭还是要笑。

  在一心暴力抢夺的人面前,无论多有才华的人也是施展不出能力来的。

  还能怎么办,救人吧!

  事情发生了一些变化,说到底,还是与黄祖厢首有关。

  去年,黄祖厢首在平湖本岛上力擒了七十多偷割旱稻的土著嘛,那是人家一个部落的主力啊,结果又被吴大鹏引诱,留在这里天天忙着去搬运椰子。

  搬运这个词用得非常准确,因为这个时空里椰子真是太多了,而吴大鹏还说过,不管是落地的,还是新鲜的,这里都需要。

  吴大鹏还琢磨着用椰子壳烧活性炭呢。

  那些土著的部落剩的人就不多了,本来也没有关系的,但是不知道又从哪里来了一帮子土著!

  双方同样是语言也不通,但是,人家就是准备来抢的,结果就把部落酋长给杀了,把剩下的青壮和老弱病残统统都给杀了,只剩下妇女和儿童了。

  在丛林社会里,势力均等是唯一能和平相处的要素,没有了这个要素,那么就随时会发生屠杀和奴役!

  结果,黄祖厢首不知道啊,还带着人去招募劳动力呢,他还以为这是一件小事情。

  当然,发生的这个惨案,大家谁也不知道。

  对方那个胜利的酋长看到了他们拿来的棉布、麻布和铁器,当时眼睛就亮了。

  语言不通这个没有关系,抢劫是大家谁都明白的。

  当时就把他们扣下了。

  事实上,黄祖厢首其实还是带着武器的,也做了一定的防御准备。

  但是没有想到对方换人了,而且方法也换了,当一下子被两百多人围住时,他们只能投降了,对方也都是青壮。

  那个酋长看了看黄祖厢首的衣着,喜欢了,当场就扒了下来;看了看他们坐的船,有了主意。

  他当时就比划着黄祖厢首几个人,又拉出一个黄祖厢首的手下,又比划着棉、麻布和铁器。

  最后努力把双手抱圆,意思是要这么多的东西。

  当时他的族人都看明白了,发出“嘞、嘞、嘞”的声音,快乐无比!

  那个随从当然也能看明白了------

  吴大鹏一手抱着肩,一手拄着下巴耐心地听着那个随从的哭诉。

  最后他问道:“你看他们能有多少青壮?”

  那个随从一会说是二百人,一会说是五百人,完全是吓蒙了。

  好吧,吴大鹏根据常识推断了一下,这一个强盗集团是一个部落,他们生存在山区里,如果单单靠着只能种旱稻的农业水平和他们也只能用极其简陋的狩猎工具------这帮子土著现在还不会挖陷阱呢!

  他们的生存能力是很不高的,缺少维持一个种群的规模扩大的能力,所以一个部落决不会超过五百人!

  他们六个人商量了一下,决定还是要把事情告诉那些正在搬运的土著们。

  营救的时候,还是要以他们为主力,当然,还要给与他们大力帮助------眼下这些土著,都是好不容易接受了他们世界观教育的人,虽然还不太多,但是已经相当不容易了。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7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