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一百一十七章 主家从来不失败

第一百一十七章 主家从来不失败

  吴大鹏这时看到,从地笼子里又拖上来一个女土着,看她的胸部的发育情况和身形,可能还不到十三岁的样子,她脸上还有没有刺青。

  他心里直发愣……土着们还有这传统?还可以让小女孩子陪坐地笼子??

  这可太人道了……

  他又看到黄祖厢首这几个人赤身裸体的样子,看他们奄奄一息的样子,莫非是为了眼馋他们?

  吴大鹏想多了。

  当他们这些人冲杀进小寨子时,好一会儿了,这里的土着才反应了过来。

  娜娜的爹爹手持钢刀马上冲出了竹寮……他看十几个人也同样手持钢刀向着这里冲来了。

  他这时的瞳孔骤然缩小了,自己死定了!

  他猛然回头冲着跟出来的女儿娜娜怒吼:“快跑!快跑!”

  然后他也冲上前了……

  娜娜吓得大哭,马上向后面跑!

  她没有敢回头看,那个酋长抵抗了一会儿,砍翻了对方一个人了,但是很快就被对方也砍翻了,甚至砍成了碎块……

  但是至少,他为娜娜挡住了一会儿……这可能救了她的命。

  她号淘大哭地跑着,但是寨子后面哪里有出路?!

  大宋长枪手们也冲上来,喝斥那些土着刀手,若不是尔等乱跑,那里会有人伤亡!?

  娜娜在竹墙那里哭喊着找出路,但是哪里有?!

  不断的惨叫声,还有女人的,孩子的惨叫……

  滴着血的钢刀,快速移动的双腿!

  娜娜哭号着无力地摇着坚实的竹墙!

  但是哪里能摇动?

  正在一步步逼进的赤足,狰狞的笑容。

  娜娜忽然看到了那地笼子!

  她想都不想,飞快地跑过去,解开地笼子,飞身跳了下去!

  这个时候,黄祖厢首和几个手下正在面面相觑,然后听到惨叫声了,他们马上面露笑容,这可能是来救某了!

  这时,他们看到一个野人女孩子一下子跳了进来,他们几个人的脑袋都是木木的了,没有反应过来,这是如何一回事情?!

  这时候一个他们的土着,站在地笼子口,一下子就把地笼子口的竹子盖掀开了,用钢刀指着那个女孩子,说:“*—……%¥#!”

  那个野人女孩子吓得眼睛溜圆,嚎叫着:“*—……%!”

  这声音无比尖锐,震得几个人耳朵都疼。

  黄祖厢首明白怎么一回事了,他当时用虚弱无力的胳膊把野人女孩子挡在身后,仰头看着那个拿刀的土着,虚弱地说:“滚开……莫要杀她……”

  黄祖厢首这时又听到有几个大宋长枪手远远地喊了一句:“万船首有令,尔等放下钢刀!”

  黄祖厢首盯着那个拿钢刀的土着,然后虚弱地笑了,某家的兵来了……

  吴大鹏知道了整个情况后,他很是诧异地看了他一眼,小样长得也不咋地啊,这也算是一种艳遇?!

  他挥挥手,让人把他们几个扶走,上船去休息了。

  他们清点了一下战利品,结果发现,啥也没。

  除了几台简陋之极的纺麻机,一个黑陶窑,剩下的啥也没有。

  除了夺回的钢刀外,全寨子的铁器加一起不足一百公斤。

  他们用的长矛,都是黑曜石的。

  这是一种常见的产自火山的矿物晶体,是一种自然形成的二氧化硅,通常呈黯黑色。

  由于其贝壳状断面锋利而无锯齿,远古时期,常用它来做石刀、石矛和石箭什么的……

  万士达摆弄了一下那石矛头,对吴大鹏说:“呀,别小瞧啊,挺锋利的……捅死人一点问题也没有……”

  吴大鹏说:“你刚才说这玩意儿是产自火山地区?”

  “是啊,你在他们的竹寮里没有闻到硫磺味吗?这些土着也知道用硫磺来驱虫……”

  吴大鹏高兴了一些,这些土着知道火山在哪里,还知道硫磺就好,把硫酸搞出来,王德发那面就会玩了。

  那么,那些俘虏算是最大的收获了。

  吴大鹏没有心情算他们杀了多少人,马上命令都挖深坑埋了!

  他计算了一下活下来的人。

  一共俘虏了二百多人,里面有一百多个老中青妇女,几十个老中青男人。

  吴大鹏最后和万士达说:“都带走吧,把这个地方放火烧了,别整出什么疫情来……现在还不急着开发这里……”

  万士达说:“最后把他们都弄到小流求烧石灰吧……我们一周提供一次生活用品来和他们交换。”

  吴大鹏点点头说:“那十几个投降的土着,到时候给他们配上刀让他们去挖硫磺,等着道路熟了,再大规模开发,现在只好这样扣着他们的家属了……”

  万士达看着自己带着的土着,有的搂着可能原本是自己的女人吧,正在哭着。

  他们可能还没有一夫一妻制,是**群养护式的制度……但是谁关心这个呢?

  他说:“不要把两帮放在一起,怕他们都给杀了……”

  吴大鹏叹口气说:“放心吧,血仇会随着时间而忘了的……我看见他们还在用绳结记事。

  一把火烧了再说!这就是丛林……”

  当这支队伍往海边走时,他们看见身后的家园升起了滚滚浓烟!

  又有人哭了,家没有了。

  万士达这时心情真不好受,弄得我们像是强盗一样,他大喊道:“哭什么?那不是你们的家园,那是旧规矩!都没有了更好,把丛林法则烧了不好嘛!!”

  也许他当时的声音大了些,两边的丛林里似乎都有了回音,一下子没有人敢哭了。

  他们回来的时候,正赶上全体成员参加春耕生产工作。

  三千多人,除了各种工匠和烧窑人员外,全都下大田了……连安静都带着所有的宫女下田了,她们插的秧苗是带过来的高产常规品种,只要水热合适,六十日便可成熟……

  还好吧,这个时空会从事这样农活的人很多。

  一开始时,张国安还想弄成抛秧来提高生产率,但是自己试了试,感觉技术不行,抛洒的不均匀。

  这本来就是一个技术活儿,不是谁弄都可以。

  这个抛秧理论根据是对稻谷早期生长特点的长期观察总结,那个秧苗根系生命力极强,抛在水面上的秧苗完全可以自己确定日照的天空、水下的泥地的方位,一天之内即快速地向泥地潜入,固定位置,随后一段时间根系继续深插,确保吸收营养,确保抽穗结穗时能支撑高大的植株、沉重的穗吊。

  抛秧应该是水稻生产由手工向机械化、半机械化转变的重要工艺。

  但是他在抛洒过后,还要把所有的秧苗再重新理顺一下,还不如直接插秧呢。

  几千人一起参加劳动的场面是壮观的,但是二十个半大小们脸上都抽抽了,又要干农活……

  幸好吧,家主们没有用他们上大田,却去干了一件更可怕的事情,烧制螺马式水泥……

  而且是跟着宋子强主家,他要求别人干活认真,还踢人屁股。

  找到了泥质灰岩后,问题就好办了。

  它的密度由于低于石灰岩,只要轻轻一炸,便开采出来了,而且还容易粉碎成小块状。

  在宋子强主家的安排下,他们一层木炭,一层泥质灰岩碎块的排列在洞窑里。

  这个洞窑远比石灰窑要大,半大小子们知道,这个所谓的骡马式水泥,可能需求量更大。

  他们整整装了大半天的窑后,留出烟道和通风口,直接用石灰、粘土和沙子砌砖来封堵了窑口。

  宋子强让他们在通风口用干芦苇点了火后,直接装上用鹿皮和硬木制成的轮式大风匣,对半大小们说:“你们分成两人一组,使劲摇吧……看到那个烟囱了吧?什么时候它开始冒白烟了,就停下休息……等它再冒黑烟,再摇!”

  二十个半大小们自己就做了组合,开始摇了。

  由于大家都在一起,还不算沉闷,边摇边聊天呗。

  宋子强唱着“摇啊摇,摇到了外婆桥……”的歌走了。

  螺马式水泥的硬度只有硅酸盐类水泥的一半……但是,它加工的温度要求不高,还不用任何添加剂……故又名天然水泥。

  它具有良好的水硬性和快凝特性,特别适用于与水接触的工程,正好用来建盐田,建成了,我们就回到那面的世界当大富豪了,国安,我们为你两口子做的够多了。

  吴大鹏和宋子强两个站在远处,他们看着一群半大的小子灰头土脸的,但是还能嘻嘻哈哈地在一起干活……至少,他们是快乐的。

  宋子强说:“十三四岁就去杀人了?你们也太心狠了……”

  吴大鹏小声说:“这是难得的机会啊……他们不快点成长起来不行的,我们交给国安的人一定要是全才……是这个时空的高级全才。”

  宋子强撇了一下嘴,说:“拔苗助长呢……你别整出一群心理有问题的人才,还好吧,那两口子是老师出身。”

  吴大鹏阴阴地笑了,说:“心理有问题?不会的,你们他们能笑着干活,而且我们又不给他们喝狼奶……一点问题也没有,再说这个时空,他们还没有学会把土着们当人看,其实能学会把大宋人自己当人看,这都是我们教育成功。”

  宋子强没有理这个话题了,他问道:“教会他们烧制水泥后,你还有什么打算?”

  吴大鹏说:“火炮啊,计划里的……”

  宋子强看了看那帮半大小子干活的样子,说:“小炮吧,两磅的……霰弹装的,效果就够用了,百分之百的守住河口。”

  吴大鹏点头同意了,说:“这个可得听你的。”

  他们本来想在河口架上大型床弩,但是一论证,发现由于海风的原因,那弩箭射出去后,距离近一点还行,远了就有些发飘……特别是上次捕鲸时的验证,差不多都要拄上了鲨鱼的身子再发射了。

  再有就是那个弓弦的防潮问题,也是个琐碎的事情,远远没有丝绸火药包容易保存。

  但是也不是说它毫无用处,用来守住后门则是适用,只要架在岗楼上,就算不上弦,那寒光凛凛的驽箭箭头也是吓人的。

  这次袭击给他们带来的另一个收获就是,他们也要加强自己的防备了。

  两天后等到螺马式水泥出窑,一大帮子半大小子灰头土脸的等着看,结果宋子强吧搭着嘴说:“坏了,貌似烧过火了……”

  宋子强看到大多数泥质灰岩碎块出现了点状的琉璃体!

  吴杰鬼头鬼脑地问:“过火怎么了?”

  “用它铺路会隆起而且造成裂隙,你都能插进手指头了!”

  “那完了,宋主家,你也有失败的时候啊……”

  “屁!失败啥,这是最好的干燥剂……”

  吴杰白白挨了他一脚,还要带着土着们把烧过火的捣碎,装在木头盒子里,听说要放黑火/药用。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7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