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一百一十八 先把自己过好

第一百一十八 先把自己过好

  宋子强大声地说:“人只要没有死,做什么事情都不能叫失败!你去打水鹿,没有打到,但是却打了一窝兔子,弄不好还打到一头猪野,你说这叫失败吗?……对不对?”

  吴杰灰头土脸地点头认同了。

  他们采出的泥质灰岩是棕褐色的,所以烧制出来的骡马式水泥也是棕褐色的,这个可以从吴杰的脸上看出来。

  半大小子们一直不知道什么叫罗马,总以为是那个骡马,宋子强才懒得讲罗马的故事……所以,任由他们乱叫一气了。

  在这个时空,叫什么名字一点也不重要。

  他们的煅烧窑里可能是放木炭过多了,鼓风效果又太好,所以出现了过烧的情况。

  但是挑一挑还是有合适的,但是不足四分之一可用。

  宋子强大声地说:“你看,挑出来的好用吧?下一次只要放少一点木炭就欧了,为什么说失败?在科学探索的道路上,你会遇到无数次这样所谓的‘失败’,这个时候,你不要怕,继续来呗……”

  吴杰灰头土脸地点头认同了。

  结果第二窑里面欠火的又太多了……这个温度要求和烧制石灰还真不一样呢。

  欠火的泥质灰岩有什么用呢?

  宋子强扒拉着一堆欠火的泥质灰岩碎块,说:“用它铺水泥路,好东西啊,它和骡马式水泥的亲和力特强……”

  吴杰灰头土脸地点头认同了。

  几次后吧,吴杰终于掌握了木炭和泥质灰岩碎块的比例,还有烧制的时间,甚至鼓风风量的大小……现在开始,出产量一次比一次好。

  宋子强大声地说:“看吧,你学会了,你会成为一名光荣的骡马式水泥厂厂长!”

  吴杰灰头土脸地摇头不干了,说:“某要和伙伴们在一起!”

  “傻蛋……”宋子强笑着说,“你可以把窑料下好后,指挥杂役厢兵干活啊,懂了技术,就是不用干体力活了……”

  吴杰终于笑了,这小子牙还挺白,也许是脸上的灰映衬出来的。

  他们决定开建盐池了。

  在这个时空里,盐是宝贵的生活物资,在大宋地盘上,走私二十斤以上的盐,就要判死刑的,可以看出他们是多么在乎盐。

  对六名时空走私者来说,它也是重要的生产物资,所以很早就要生产加工的。

  现在,春耕生产工作已经过了最紧张的时候,剩下的就是安静育种基地自己都能忙过来的事情了。

  那里面基本上都是这个时空没有的新物种。

  这个黄昏,张国安和吴大鹏走在了八道河的河畔上。

  他们的水车在轰隆地转着,风车在呼呼地转着,车上来的水,在水道里汇成一条小溪,在哗啦啦地流动着。

  傍晚的轻风吹动着他们的长发,令人惬意。

  张国安说;“你们回去吧,我能看出现在强子急坏了……剩下的工作我都能领着人干完。”

  吴大鹏这时在河岸上来了一个双脚立定跳远,还行,二米五有了。

  回到那面的世界,一米五有没有?他都不敢试了。

  吴大鹏看着天边五色的晚霞说:“这里开春时才下了两场小雨……今年要是旱了呢?

  还是等宋子强弄完压力水井,我们同时弄完盐田再说了。

  哪怕是弄完一期工作呢?放心吧,强子那面我能说服他的……”

  现在对他们来说,压力水井容易建成,他们有了骡马式水泥建设密封井壁和井口,也有三轮摩托车的内外胎来做密封圈。

  至于砌水井的工作和铸造压力水井的铸铁管和铸铁件,都是很轻松的事情。

  这个时空的地下水太丰富了,连小流求岛上都很轻松地打出了水井。

  在那面的世界里,岛上住了十几万人,当然需要很多的淡水了……而现在那些上岛的土著们还不足二百人,还是在强迫下他们才学会了洗澡,他们才能需要多少水?

  当时种花生时需要一些了……

  所以现在,防备春旱还是他们心里的大事情,压力水井算是相当重要的一种防旱设施了。

  他们在毁林烧荒时,没有敢动河口地区的海岸红树林,正是它们的存在以及八道河比较充沛的水量,才阻挡了海水可能会倒侵蚀内陆,造成土地的盐碱化。

  这些海岸红树林很重要!

  他们在距离河口不远处开发水田时,土地的ph值都测过了,要不然打死他们也不敢开发,会白辛苦的。

  但是问题来了,有一利就有一弊,这要是开垦盐田怎么办?

  必须要破坏掉一些海岸红树林。

  黄祖厢首不以为然地说:“煮盐多方便……这里有的是柴火,而且铁锅和人力也不缺!”

  这个小子身体就是好……回来没休息几天,马上就恢复了,又开始四处看看,提这个意见,那个意见的。

  不过他现在多了一个小尾巴,那个叫什么娜娜的土著女孩子整天死死地跟着他,睡觉都要和他在一个竹楼里。

  吴大鹏曾经暗示他说,她这个时候年纪还太小……你明白吗?

  黄祖厢首的一张大脸当时就红了,大声说:“吴市舶!在下是正人君子……莫说是一个野人,就是……”

  “好了,好了!”

  吴大鹏烦了,我就说了一句话,你用得着说那么多吗?!

  现在没有人可以把这个土著小女孩子和他分开,安静也试过,但是她发出的尖叫声能有200分贝了!

  响彻云宵。

  安静最后放弃了自己的努力,说:“一个人在极端恐怖下,突然遇到了解救她的人,她会产生一种完全的认从感觉,这需要相当长的时间去消弭这种强烈的心理刻印……”

  吴大鹏感觉有意思了,人的心理还有这样的事情……

  他问道:“若是一个民族在最危急的情况下,突然遇到了解救他们的人,会不会产生这种……什么心理刻印?”

  安静说:“我学的教育心理学只是指教育教学……但是我知道可以用谎言来造成一种集体心理刻印,有极端的案例是被骗几十年了,他还会相信原先的欺骗!”

  吴大鹏这时恍然大悟,说:“我说的嘛……那些曾经上当的人,还坚持相信,他们占的比例不大吧?”

  “就算不多,但是他们会找到同类来互相加深错误的心理印刻……特顽固。”

  吴大鹏说:“这是一个教训!如果以后我们能怎么样了,我们会把说谎者直接干死!”

  安静明白他的意思,说:“不用吧,拿出真相就行了……”

  吴大鹏不说话了,但是他已经有办法了。

  吴大鹏听到黄祖厢首建议煮盐时,说:“你们大宋人是没有办法才煮盐的,那成本太高了,效率又太低了……”

  黄祖厢首接着说:“但是极为省事!”

  就目前来说,这里确实在用铁锅和干芦苇草来煮盐,但这只是权宜之计。

  吴大鹏不想说服他了,想建成后让他亲眼看看就明白了。

  他们避开了河口,在八道河的右岸,找到了一个海湾之地。

  吴大鹏命令,把海岸红树林都砍了!

  上千个杂役厢兵动起手来了。

  红树也是一种很有用的树种,比如它的树皮中可以提炼红色染料,如果同时使用硫酸钠助染,效果远比这个时空的印染水平好。

  但是它不是材木,直径过于细小不说,树干还特弯曲。

  所以扒了它的树皮后,只能晒开了当柴火……但是这也有利于砍伐了。

  连续砍伐了三天后,他们清理出了五百米长的工作面。

  在他们的计划里,这个盐场第一步就是要建成防海堤。

  它的修建要占盐场百分之八十工作量。它的作用当然也大,当海水涨潮后,海水可以通过防海堤上预留的几个堤口涌入到一级晒盐田里,然后放下堤口闸门,就可以把海水留下了。

  当然,这个闸门技术要求比较高,既要顺利提升落下,又能挡得住海水回流冲击力,现在他们有的是硬木,也有木工机床,正在细心加工呢。

  第二步是盐田建设。

  开垦盐田时,要把表层沉积土挖掉。

  吴大鹏在别人都去砍伐红树林时,他自己铲了一下这个小小海湾的岸土。

  当他足足铲除到六十公分后,终于露出了让他喜欢的粘土层,这个粘土层可以有效地防止海水渗漏。

  待到他们建好防海堤以后,就可以开挖它了。

  如果这个粘土层有漏点的话,到时候可以填上粘土,然后压实。

  再以后盐田所有地面统一用石辊再碾压几遍。

  第三步将要是用骡马式水泥建成的二级盐田。

  他们将要用骡马式水泥建成数个二十五米乘以五十米,深二十厘米的盐水池。

  这些池子是互相通连的,深度以为二十厘米的原因是,有利于快速风干,快速出盐。

  在一级盐田里的海水经过大约的一周蒸发后,海水浓度会由百分之三点五达到百分之十八左右,随后,这些高盐度海水将被提升到二级盐田。

  如果这个时候还想提高盐粒均匀程度和质量,就需要一天不停地搅和几次,这活儿技术含量很低,费点体力罢了。

  当那些有百分之十八盐度的海水再经过日光照射和风吹,便开始二级盐田里结晶,池底会出现白花花结晶盐。

  这个时候不用待水分完全蒸干,便可用木板扒子来扫盐和归盐,天气好的话,一天可以扫一次。

  剩下再晒,如此循环。

  这就是他们的计划设计。

  海水依靠自身的重力可以自动流入第一级盐田,然后被截留住。

  但是提升到第二级盐田就需要额外的动力了,他们准备用几架小型风车来自动车盐水。

  当然人工车水也是可以的,这个时空大宋的脚踏式车水工具在农村比较常见。

  说实话,宋子强还研究过他们的脚踏式车水工具。

  他们的脚踏水车的结构非常精巧。

  脚踏水车的总长度在5米以上,纯木质结构,连一根铁钉都没有使用。

  水车的身子相当于一个半封闭的长木盒,两头都有开口,一头吸水、另一头出水。

  长木盒里面是一片片正方形的小木块组成的小木斗,然后等距离地连接在一节节的活动木连杆上。长木盒两头各有一个可以转动的、带有木制齿轮的粗轴,活动木连杆上的小木斗则恰倒好处地镶嵌于齿轮之间。

  吸水那头的粗轴是被封在水车内部的,而出水这头的粗轴是横穿水车头部的,两侧各穿出的长度也就是100多公分,在这穿出头部的粗轴上均匀地镶进了一圈圈的脚踏板。

  水车头部的旋转粗轴的正上方树起一个像单杠一样的木架,三四个人可以同时扑在木架上,脚下步调一致地踩着脚踏板,提水工作就开始了。

  水车的粗轴旋转,那么水车中的那些小木斗就十分连贯地跟着转动起来了,把吸水的那头儿放在河里或是塘中,水就会随着小木斗的转动而源源不断地被提了上来。

  宋子强当始感叹地说:“大宋的工匠们也很聪明啊,如果不被鞑靼打断了发展,你说,他们会不会进化到铁制齿轮或是轮轴?”

  张国安当时笑着说:“历史是不容假设的……但是我们可以改变,你不想看看改变的后果吗?”

  宋子强叹了口气说:“得了,先把自己过好吧……”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7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