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一百二十二章 我们不是屠杀

第一百二十二章 我们不是屠杀

  宋子强听到了后,当时就丢下图纸,然后拔出大腿上的手枪,马上打开了保险,大步走出了竹棚子。

  宋子强这时大喝一声:“妈蛋的,都别跑!!”

  他向着天空开了一枪,枪声清脆!

  也许是这一声喊叫声音巨大,或者那枪声吓人,差不多一下子把那些乱跑的人镇住了,也没有人再乱叫了……

  “这都是怎么一回事情?!”

  张德培小脸煞白,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喊道:“宋主家,宋主家!河口外的海面上,来了五条海船……三大两小!三条大船上挂着鞑靼水军的旗子……”

  宋子强当时就翻了一下子白眼,说:“鞑靼水军?你见过他们的军旗……”

  “见过,见过!我在大江里见过!”

  宋子强又问:“他们离河口有多远?!”

  张德培说:“至少两公、里……”

  “妈蛋的,到这里最快也要一个小时,你们怕个屁!”

  “谁、谁害怕了……”

  宋子强说:“去叫鲍威队长把那些臭小子们组织好……等我回来!”

  说完他返身回到自己的竹楼里,找出望远镜,背上微冲,拿上了所有的手雷和弹夹,这次要干把大的了!

  这个时候王德发和安静两口子也来了,他们同样也都是武装完毕。

  现在,万士达在上游的深山山区里找大家需要的矿物,而吴大鹏正领着绝大多数杂役厢兵在修建盐场……他们距离这里足有三公里远!

  这个八道河河口地区只有他们四个人,二十个半大小子,一些工匠和不足几百人的厢兵了。

  但是,四个人中没有一个人怕的……虽然他们还远没有准备好。

  宋子强直接跑到了观察哨上去观察。

  果然,在望远镜里,他看到了三条五十来吨的破两桅木头船,船上面的船帆都变得黑黄了。

  那船上还有穿着破破烂烂兵服的一群人,他们在船舷边上挥舞着刀片子,那破刀还挺亮呢,偶尔也能折射了一下阳光……

  帆顶上挂着一面破黑旗……在海风里飘舞着。

  还有两条小船明显是渔船,那上面坐满了百姓,好像还有人在哭。

  这帮子人是从哪来的?!

  宋子强回头看了一眼寨子里,王德发似乎在那里整队,二十个半大小子们站得还挺齐……他感觉到自己有些托大了,早一点铸青铜炮啊,但是谁他妈的能想到鞑靼水军能来……鞑靼水军?真他妈的有喜感。

  王德发现在看着自己面前的两排半大小子,大多数人都挺紧张,郭子仁这样的则咧着大嘴笑,全是满不在乎的样子。

  因为他知道,人比水鹿还好打!

  王德发大声地说:“我们在这里建设,你们也都看到我们付出的血汗了……他们就是邪恶,他们就一定要破坏我们的建设……就是想把一切都变成他们的。

  他们认为自己有了刀子,就有了一切,但是他们忘了,我们还会有枪的!

  但是,你们还小,你们跟在我们后面,看着我们怎么把那些邪恶干掉的……”

  鲍威这时候喊道:“我等誓死跟着主家们!”

  半大小子们又激动志来了,脸面都有些发红……

  张国安笑了,说:“全都要听命令!……跟着我们,不是要你们去死的,是要你们过上好日子,一定要好好活下来……”

  安静这时悄声对张国安说:“我这一次绝对不会闭眼睛开枪了,要保护的人太多了呢。”

  张国安也悄声说:“你让那些女孩子进山区了?”

  安静摇头说:“没有用的,我们要是跑回那面的世界,她们在这里也活不下去,我让她们等我们回来!我一定要回去!”

  张国安咬了一下牙,抱了安静一下,说:“放心,我们不会有事的……”

  他们带着二十个半大小子到了码头。

  那五条敌船也只能像他们一样,需要进到八道河里才能上船。

  现在的八道河河岸,已经被他们修整过了,所有的芦苇都变成的有用品,一眼可以看到河口的海岸红树林。

  原本还要修建岸基,但是现在还没有来得及。

  除了小渔船,那三条海船无法靠岸,他们只能在码头上停泊!

  黄岛水军营总管姚麦刚进到河口,他也发现了这一点,只能先抢占了那码头。

  他当时得意地对船长说:“靠上码头,大军一到,他们都会吓跑的!”

  黄岛水军营总管姚麦做的判断是有他自己的道理。

  先前,他们到了平湖本岛时,三条战船刚刚在码头附近露面,那岛上的百姓便吓得四处逃窜!

  他那时观察了一下,那里没有发现任何兵丁,也许先前的传言是错的?这里根本没有一支驻岛厢兵……其实就算有了,他也是不怕的!

  他们是战兵!

  他带着战兵们上了平湖本岛,却一无所获,只见到一个空空如野的木头寨子……大军一到,哪里可以空手而归?

  他一怒之下命令放火烧了那寨子,然后让人去百姓那里搜一搜!

  那些厢兵是不是都藏起来了。

  他的战兵如狼似虎地冲进了周围几十户人家,结果也是一无所获……这里的人真穷啊。

  不过,总算有一些鱼干和米粮,还不算彻底空手。

  他于是让所有人都在这里休整了一天。

  从那些渔民口中,他知道了这些厢兵都去了流求大岛,还知道那里确实是有几个商人,他们领着几千厢兵在一直东去的一条大河河口处扎了竹子寨,比这里的要大上好多,那里都是竹楼……

  黄岛水军营总管姚麦当时问道:“他们可是人人有武器?”

  一个老渔民老老实实地说:“他们只是在干活,听说要建什么法阵……”

  黄岛水军营总管姚麦笑了,果然如此!

  因为那些渔民比较配合,他也没有杀他们,又怕他们会去福建通风报信,于是在修整了一天后,让他们全都上两条大一点的渔船,剩下的房子都烧了!

  留着这些人,或许还能干些活儿。

  平湖本岛上冒起了股股浓烟……不少渔民都哭了。

  黄岛水军营总管姚麦又笑了,能让你们活着就不错了,都是一些破木头房子有什么可哭的?

  就这样,他们在来过八道河河口的渔民引领下,直奔着那里去了!

  黄岛水军营总管姚麦当时是一手把着自己的钢刀,一手把着船舷,信心满满地来了。

  还真不远啊,一个大半天就到了,现在风向还不算太好。

  刚到那个河口时,他远远地看见那里有一个几丈高的竹架子,上面有一个小屋,有三面旗子在那里胡乱摆动着,还似乎能听到螺号的声音。

  这些人还知道安排瞭望哨……

  当进了河口后,他果然发现有人在那右岸上乱跑,口中尖叫着什么,呵呵,这不是和平湖本岛上一般模样吗?

  不过那正在转动的风车让他认真看了几眼,此物有趣,竟然可以这样车水;那几架水车,他只看了一眼,此物不稀奇。

  他看到远处的河面上有一架长长的木栈桥码头,好,就在那里上岸了!

  这时,他看到岸边上有三男一女,身子都甚是长大,在那里直直地站着,他们身后还有一些半大小子们,他们在后背背着弓箭,手里好像还拿着铁棍子,站得倒是齐整。

  只听到其中一个大汉喊道:“你们是元朝的水军嘛?!”

  黄岛水军营总管姚麦愣了一下,什么元朝?!

  宋子强刚刚喊完,张国安小声说:“他们还要十几年后才称元的……”

  宋子强笑了,说:“我管他呢……”

  黄岛水军营总管姚麦这时也喊道:“大汗的天兵已到,尔等跪地迎接,可以饶尔等不死!!”

  张国安说:“好了,就是他们来了……”

  他们四个人把手中的微冲端起来了,他们一起瞄准了第一艘。

  王德发这时嘱咐了一句,说:“强子,你可千万别扫射啊,点射……”

  宋子强白了他一眼,我有那么差吗?!

  王德发又对着后面的半大小子说:“你们看好了,我让你们引燃火绳再引燃……”

  半大小子们齐声说:“喏!”

  “都重新回答!”

  “是!”

  他们四个人开始略微瞄准了。

  他们私下里买的微冲是79式62毫米轻型冲锋枪。

  这是中国设计制造的第一种轻型冲锋枪,1979年设计定型,定型已20多年,该枪主要以单发和点射火力来杀伤200米以内的目标。

  它具有结构简单、体积小、重量轻、精度好、近距离火力强、携带使用方便的特点。

  在那面的黑枪作坊里,很容易仿制出来。

  该枪发射时后坐速度5米/秒,后坐力较小,便于射击,枪身短、操作灵活、反应快,弥补了手枪及步枪存在的不足。

  特别是用在穿越事业上,特合适。

  79轻型冲锋枪使用5l式62毫米手枪弹,79轻冲,在枪托折叠与展开的情况下均可实施单、连发射击,具有良好的射击精度。

  它的弹匣容量20发,枪重9公斤,枪托是可以折叠的,打开后,全长740毫米,枪托折叠后是470毫米。

  特别是折叠后,可以用古人的大袖子完全盖住。

  四个人当时在岸边并排站好,一起瞄准了四五十米外的目标,开枪了。

  “突突突……”

  二十个半大小子这时都惊呆了,脸上都胀红了!

  他们看到,第一艘战船上,原本站在船舷边冲着他们狞笑,狂傲地举着钢刀的鞑靼大兵们,现在正在纷纷倒下,他们的身上都迸出血花来了!

  他们看到,那船舷上、桅杆上也迸起无数的木屑!任何物件似乎都在这突突声中颤抖着……

  黄岛水军营总管姚麦瞪着眼睛一动不动地站着,他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做,只能呆呆地看着。

  这是如何一回事情?!!

  没有被击中要害的人,躺在甲板上翻滚着,哀叫着……

  黄岛水军营总管姚麦看着岸上那四个人手中不时喷着火花的物件,终于明白了,就是它们造成的伤害!

  掌舵的舵手被打死了,也没有操帆手了,那条战船便在八道河上横了过来,任由河水推动着。

  他们打光了两个弹匣,正在一起装第三个。

  场面一时静了下来。

  这个时候安静却又不会装弹匣了……她刚才装第二个时,都不知道是怎么装上的。

  张国安马上帮助她装上。

  安静喘着粗气说:“我真的没有闭眼……这是屠杀……”

  张国安轻轻笑了,说:“不是,是拯救。我们救的人,一定更多!”

  王德发冲着二十个半大小子喊道:“点上火绳!小步向第二条船跑去!”

  二十个半大小子,点上了火绳,排着队伍,沿着岸边,向着第二条海船跑去。

  王德发紧紧跟了上去。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7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