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一百二十三章 犯我利益者死

第一百二十三章 犯我利益者死

  在岸上的人摆弄手里的物件时,这个血腥的场面得到了短暂的平静。

  黄岛水军营总管姚麦这时终于清醒过来,他不能站在这里等死!

  他发力一跳,跳到了河里,然后快速向着对岸游去。

  他出生于海边,善于凫水,这个技能现在派上了用场……

  宋子强刚才一直是在瞄着他打,因为他明显是个军官……但是专门冲着他打了一个弹匣的子弹也没有打中他!

  旁边的人倒是误中了不少……

  待到他装上了第三个弹匣时,那个家伙竟然跳河了,而且游得还挺快!

  不能让他跑了……这个时候,原先钻进寨子的人都出来了,他们好像听到了鞑靼大兵们的惨叫。

  可是他们还是离着几位船首很远,并且做出了随时要再跑回去的样子。

  宋子强心想,就这个样子还叫什么兵……他喊道:“你们去几个人,坐上小船,把那个跳河的抓住!”

  那些看眼的人们明显集体畏缩了一下,宋子强怒了,说:“他都跳河了,你们还不敢去抓?!一群懦夫!!带上铁锹去!!!”

  黄岛水军营总管姚麦的行为启发了其他人,船上还活着的人也明白了,不能在船上等死,他们都丢下在甲板上打滚的同伙,纷纷跳下了八道河里。

  而那些懦夫们这时还没有敢动,宋子强真想用枪突突了他们……他又怒吼了一句,说:“快去,他们谁敢反抗,我就打死他们!”

  终于,这些懦夫们开始动了,他们中有十几个人跑到码头上,去划小船了……

  岸上这三个冲锋枪手看到第一条船的甲板上已经没有人了,知道也许还有人藏在船舱里,但是先不管这条船,他们直接奔向了第三条双桅海船的近岸边。

  王德发跟着那群半大小子们也冲到了靠近第二条海船的岸边,他这时看到那上面的人,正在七手八脚地操纵着三台床弩……

  他端起来微冲就开始点射,绝不给他们发射的机会!

  直到打完一个弹匣后,他看到那船的这一面甲板上已经是人仰马翻。

  他一边快速地又装上一个弹匣,一边命令道:“全体都有了……枪上肩!”

  这些半大小子们都喜欢举起来瞄准,而不是端在手里用概率法开枪,他也只好认同这样了。

  半大小子们这时齐刷刷地举了起来火绳枪,用肩膀顶住了枪柄。

  “废尔!”

  这时一排白烟冒了出来,“嘭!”“嘭!”“嘭!”,二十发铅弹也许正在排着一队打了过去!

  船上顿时又倒下了几个人!

  王德发突然看到那船上竟然还有几个人正张开了弓箭!

  他连忙点射过去……那几个弓箭手中,顿时倒下了两个,剩下的人一慌乱,手中弓箭不知道飞向了哪里……

  王德发感觉这些敌兵还挺能抵抗呢……他这时并不知道,这些人都是先前打过无数次仗的战兵!

  能在冷兵器时代的战场上活下来的战兵,也许个个都有些办法,但是,他们确实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也许从来都是无知者无畏吧?!

  王德发一直警惕地盯着那船上幸存者的举动。

  这时他们也有跳河的了,王德发没有理会那样的人,跳到河里了就没有一点儿战斗力了!

  他只盯着还在船上跑来跑去的幸存者……

  二十个半大小子以最快地成绩重新装好了铅弹,但是王征也许是紧张吧,差点忘了把枪通条拿下来了,旁边的古剑山喝了他一声,王征这才想来,他满脸通红地拔出来了。

  “全体都有了……枪上肩……废尔!”

  “嘭!嘭!嘭!”

  宋子强和张国安夫妻两个赶到第三条海船的岸边时,对方竟然抢先进攻他们了!

  三支小孩子胳膊粗细的弩箭冲着他们射了过来……但是,床弩这种东西是凭借概率射击的,击中大型的目标容易,击中活动的人体目标,那是开玩笑了。

  但是,那三支巨大的弩箭扎在岸上的地上时,弩箭颤动不已,尾部发出了嗡嗡声,声势够吓人了。

  接着还有弓箭射来!

  张国安连忙把安静挡在了身后,他们三个赶紧后撤了,真差一点射中宋子强!

  妈蛋的,看着离自己不到五十厘米的弓箭,刚才若不是一直在跑,可能真射中了……挺准呢。

  当他们感觉跑到了一百米左右时,放心了,对方床弩的第二波射击虽然也开始了,但是最近的弩箭离他们也足有二十米远。

  不怕了!

  他们端起来微冲,认真瞄了一下,一个点射过去,对方正在忙着摆弄床弩的几个人纷纷倒下!

  也许是枪声太小吧,他们还不怕呢,其余的人还在忙碌着……

  他们三个接着不停地开枪,还不信他们不怕!

  最后的结果是他们赢了,船上的人坚持不住了……他们也开始纷纷跳河而逃,还有钻进了船舱里的……

  在河的左岸,由于同样对芦苇的需要,那里也同样被割得干干净净,许多刚刚爬上岸的人,马上就跪倒在地下了!

  ……这个时候,吴大鹏终于领着两千多人赶来了!

  所有人都停下了射击,你们不是想凭钢刀来作战吗?给你们机会,去和两千多拿着棍子、铁钎和铁锹之类的人打吧。

  跳河的人基本没有武器了,这些战兵绝对没有选择对打,他们都投降了。

  在战场上能活下来的人,一般也都是有眼光……没有眼光的,可能早死了。

  那些大宋工匠一看自己人这么多了,而且鞑靼大兵们也基本投降了,他们来了勇气,争着驾驶小船去抓还在水里游泳的人。

  张国安左手举着微冲,扛在了左肩上,说:“迟到的勇气,也是勇气……他们毕竟只是大宋工匠……”

  宋子强也只能点头同意了。

  这时候二十个半大小围住了他们三个人,郭子仁咧着大嘴说:“主家,为何不教我们用这种武器……我们的太差了,我才打死了两个!”

  王征说:“我看到了,只有一个,另一个只是受伤了!”

  鲍威得意地说:“主家说过,中了铅弹,就是死了……”

  王德发本来想表扬他们,一看这个样子,就不想表扬了。

  他马上命令说:“排成两列纵队,去检查那两艘小渔船,看看有没有藏着敌人!”

  三艘战船在河面上已经停摆了,它们被河水推动着,乱撞在一起,正在发出吱嘎吱嘎的声音。

  后面跟着的两条小渔船害怕了,他们赶紧冲岸了,一船的人正在那里不知道是上岸好,还是留在原地好。

  这时,河对岸那面有人高喊了起来。

  原来是一开始就被吴大鹏雇佣的渔民,因为工期很紧张,他们也去帮忙建盐场了。

  现在他们也赶来了,想必是远远地认出来这些人了。

  那两条小渔船上的人安静了下来。

  吴大鹏命令黄祖厢首把那些跪地投降的都绑了起来,然后又让人去河里把海船都停好,搜一搜隐藏的人,反抗就打死!

  最后一查人数,打死了不过几十人,淹死的都有十个了!

  左岸上现在跪倒了一片的鞑靼大兵,一个个都被绑得结实,个个都是湿漉漉的。

  吴大鹏右手举着微冲,扛在了右肩上。

  他走到哪里,哪里的鞑靼大兵就害怕地低下了头,浑身发抖……不是害怕他身材高大,而是怕他手中的武器凶猛!

  强盗从来都是绝对尊重武器的!

  他们终于用鲜血明白了,那物件有多么厉害……

  吴大鹏接到了报告后,马上带着所有的人马跑来了,还好吧,正好也赶上了关键时候,一个也没有让鞑靼兵跑掉!

  他看着跪下地上,形形色色的人,真有意思,还真抓到了几十个白种人……他们没有穿兵服,是水手,但也是同案犯!

  吴大鹏挥挥手,对围观的杂役厢兵们说:“黄祖厢首,你快领着大家回去继续干活,这里交给我们了……”

  黄祖厢首跟着跑来时,刚刚看到了一个尾……右岸的人看见他们一大帮子出现了,就停止了动作。

  但是,他也看到了一次火绳枪齐射……太出乎他的意料了,竟然能如此厉害!

  更可怕的是吴大鹏市舶手里的物件……这恐怕是神器了吧!!

  吴大鹏看见他充满了疑问的眼神,说:“还是那句老话,建好了盐场才能让你真正见识一下!”

  甚好!

  黄祖厢首兴奋地带着众人又回去搞盐田建设了。

  吴大鹏早就把建设盐场的指挥权交给他了,他则观察他的指挥过程。

  还行吧,黄祖厢首明白了吴大鹏的要求后,也是能把工地组织得有条不紊。

  原来,别看人家小,也是当官的出身呢。

  宋子强等人坐着小船过来了。

  大家谈论着对这些人的处置……安静坚决不同意全杀了来立威的建议。

  吴大鹏说:“那么我们也不能总看管他们吧……”

  王德发说:“这样安排,让他们去小流求岛屿挖鸟粪石和烧石灰吧……看看能不能去掉身上的匪性。”

  宋子强说:“劳动能改造人?我认为不能,还是大鸟的建议好,全杀了,让大家看看我们的能力……”

  张国安说:“不好,我们现在正缺劳动力……”

  吴大鹏想了想说:“先关起来,我们先审问一下……”

  大家陆续把这帮子强盗押过到右岸,但是现在来不及建监狱,这一夜就全绑着,差几个人看守了。

  他们这次的收获不小。

  那三条船撞坏了一些,可以修补一下照常用。

  他们还带着一些物资,也能用上。

  平湖本岛已经被他们毁了,但是他们没有杀人,可以算是也增加了劳动力。

  也许就是他们没有乱杀人,这在张国安两口子心里加分了吧?

  通过审问那个当头的姚麦,大家有了一个办法。

  鞑靼强盗集团存在等级歧视制度。

  一种常见的说法是将臣民分为四等,即鞑靼人、色目人、汉人、南人。

  但是实际在他们的法令文书中,并没有明确划分为这四等的专门法令。

  可是,这种划分却反映在一系列不平等的政策和规定中。

  比如曾规定汉人不许结社、集会、集体拜神,禁止汉人私藏兵器,鞑靼人被汉人打死需要偿命,而鞑靼人因争或乘醉打死汉人只需“断罚出征,并全征烧埋银”。

  汉人如当兵则不许充宿卫,如当官也往往只能做副贰。

  当然实际上还存在很多例外情况,比如姚麦就是这次行动的大头目,而一个鞑靼军官则做了他的副手。

  这是因为姚麦和鞑靼在黄岛水军营的大头目关系好的原因。

  鞑靼人一般不会遵守自己制订的法律,这个要看情况再说的,也要看身份高低的。

  吴大鹏有了办法,说:“这样吧,让他们亲手杀了这里面的鞑靼人吧。一个不杀,太圣母了,没有杀气不行的。”

  这是好办法,他们自己杀了队中的鞑靼队友,他们还怎么想着逃回去?

  因为杀了鞑靼人,在法律上是铁定要死刑的!

  第二天,吴大鹏让他们自己指认出鞑靼人,其实从面相上也能看出来。

  现在,他们还没有来得及完成民族大融合。

  让他们自己指认,当然会罪加一等了。

  那个姚麦很配合,当时就指认出七八个人来。

  原本还有更多,但是由于大多是操纵床弩和充当弓箭手,所以,伤亡更大一些了。

  剩下的人,让他们动手制作绞刑架子。

  没有砍头,是因为想让他们的尸体在八道河口地区挂久一些。

  犯我利益者死……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799.html